优发娱乐官网>一品嫡妃>目录>

第398章 大结局

第398章 大结局

小说:一品嫡妃作者:我吃元宝字数:16882更新时间:2017-05-09 07:18:44
   剩下的一千万股,其中三百万股留给军队。  留给朝臣,王公贵族,豪门勋贵的只有七百万股。  颜氏族人,宋家,还有侯府蒋家,包括霍延宋安芸两口子,颜宓的那些亲兵,宋安然都提前打了招呼。这些人都对宋安然有一种莫名的崇拜和信任,宋安然要他们购买股权,这些人都表现得非常积极。将家里的存银都拿了出来,几家人先后购买了几十万股,接近一百万股。  见宋家,侯府蒋家,还有颜氏族人闷声发大财,朝臣和其他豪门勋贵愤怒了。  不就是钱吗,谁没钱,我也一口气买他几十万股。只可惜,在京城的豪门勋贵就没有几家能够一口气拿出几十万两现银的。  如果宋安然肯给一两个月的时间周转,这些底蕴深厚的豪门世家,也是可以一口气拿出几十万两现银购买股权。  奈何宋安然只肯给十五天的时间。短短十五天,完全不够豪门世家将手中的产业脱手换成现银。  眼看着股权都要被买完了,豪门勋贵们也顾不得矜持。干脆将老祖宗们积攒的金饼银饼拿出来,将媳妇的私房钱拿出来,全拿去购买股权。  两千股,在不到十五天的时间里销售一空。  如此强劲的购买力,如此庞大的银钱数目,纵然颜宓颜均等人见多识广,还是被惊呆了。  更别替其他人,完全就是目瞪口呆。  就连宋子期,纵横官场几十年,也被民间积存的财富给吓住了。  当初宋安然告诉宋子期,民间很穷是实话,但是民间不差钱也是实话。地主老财都喜欢挣了钱埋床底下,人人都这么干,也就造成了市面上金银流通不畅,朝廷却银子,可是民间却有大把的银子。  以前的王朝,想不出什么办法,能将银子从土豪手里收归朝廷,进入市场流通。  如今宋安然一招股权认购,就让民间一千万的金银流通市场。  宋子期长长出了一口气,宋安然口中的资本论,看来他得好好琢磨一下。否则很快他就会落后整个时代,最终被扫到历史垃圾桶里。  宋子期不知道,宋安然已经有了新的计划。  有了两千万两金银做本,宋安然的银行计划就可以提上日程。  银行?宋子期首次听说这个概念。  颜均被宋安然灌输了很多后世的概念,对银行倒是知道得不少。  宋安然告诉宋子期:“银行和钱庄差不多,不过比钱庄更复杂,开展的业务也更多。这次建银行,由皇室背书,以黄金作为货币基准。  这次股权认购,收了将近六十万两的黄金。加上四海商行这么多年积存下来的黄金,凑足一百万两黄金。以一比十为基准,可以发行一千万两的大汉纸币。  剩下的白银则投入市场用作流通。想用纸币取代金银成为市场的主流货币,至少需要十几年的时间。其中最关键的就是要获得老百姓的认可。  想要获得老百姓的认可,最要紧的就是确定新型货币的价值。以黄金存储量作为纸币发行基准,这是银行的根本。  只要我们坚持这样做,终有一天,纸币去取代金银,得到老百姓的认可,用于市场流通。等到老百姓自觉使用纸币来交易,到时候朝廷就可以用回收纸币和发行纸币调控市场物价。”  颜均暗自点头,这其中的门道宋安然已经同他讲的非常清楚。可以说,整个天下,颜均是除宋安然之外,最了解银行操作的人。  宋子期微蹙眉头,问道:“以黄金的存储量为发行基准,这个我能理解。只是为什么非要按照一比十的比例发行?为什么不能一比二十,或者一比三十?”  宋安然赶紧说道:“万万不可。父亲刚才说的一比二十,甚至一一比三十发行货币,这已经属于超发货币。超发货币的后果就是钱不值钱,同样的钱,购买力却大大下降。  长此以往,最后纸币会变成一堆没有的废纸,老百姓不再认可纸币,也不再信任皇室和朝堂。  当老百姓对朝堂对皇室失去了信任后,父亲可有想过会发生什么后果?王朝无三百年国运会再一次上演。我们现在所做的努力,就将成为泡影。”  宋子期皱眉,“既然这个超发货币有这么大的危害,为何还要建银行?继续用金银购物,岂不是很方便。”  宋安然苦笑一声,“父亲,大汉要以商业工业立国,其中最大的难题就是货币流通。金银笨重,几百万两的生意,全用金银结算这是多大的负担?光是金银的重量,就能让人不寒而栗。更别说几百万两的金银,那么大的目标,多少人眼红?就不怕人惦记?不怕人打劫。”  宋子期说道:“钱庄有银票,用银票结算也是一样的。”  “父亲说的没错。”宋安然笑了笑,继续说道:“可是这天下的钱庄都在私人手里。钱庄一旦破产,谁来为老百姓善后?  还有,钱庄掌握在私人手里,也就意味着金银也都流入了私人钱庄。现在国朝初立,商业还不够繁华,暂时还没关系。  可是十年后,二十年后商业发达,每年上亿两白银的交易,全都流入私人钱庄,那个后果简直让人不寒而栗。  私人手握千万两的白银黄金,朝廷却苦于没有白银黄金。父亲,这个后果你承受得起吗?大汉的百姓承受得起吗?  金银在朝廷手里,朝廷会用于市场流通,市场上不会出现金银枯竭的情况。金银落在私人手里,私人不可能拿出来流通。  到时候,整个市场犹如一滩死水。没钱,老百姓拿什么购买货物?不购买货物,这个市场还能繁荣吗?几十年后,朝廷缺乏金银的情况会再次上演。  到时候,朝廷拿什么去打仗,拿什么去赈灾,拿什么给朝廷官员发放俸禄,拿什么去办学校,拿什么去修建堤坝?  父亲,女儿要建银行,一是要取代私人钱庄。二是要回收民间的白银黄金。三是要整合整个市场的货币。  用二十年的时间,让皇家银行发行的货币成为市场上唯一流通的法定货币,到时候,白银黄金全入国库,作为银行发行货币的基准储备。  到时候,朝廷不在为缺乏白银黄金而苦恼。民间私铸钱币的情况也能被一扫而空。”  宋子期皱眉深思,宋安然说的内容看似简单,实则内涵颇深,牵连深广。简简单单一个银行,牵连到农业,商业,税收,军队,民间和朝堂。几乎是将全天下一网打尽。  如果真的让宋安然建成这个银行,并且能够推行天下的话,那真的是个无往不利的利器。  宋子期再次问道:“一开始就发行一千万两,是不是太冒险?”  宋安然笑了起来,“父亲可知道整个大汉,光是商业上一年流通多少金银吗?”  “至少两亿两,这还是女儿保守估计。四海商行没被拆分之前,一年的流水就有上亿两白银。今年,拆分后的四海商行,目标是流水两亿两。只发行一千万两的货币,已经非常保守。”  宋安然一口气砸了三个庞大的数字出来,顿时将在场的所有人都给震惊了。  唯有颜宓一脸骄傲,与有荣焉。那什么沂州宝藏,谁稀罕啊。四海商行一年的流水就有上亿白银,绝对比那什么沂州宝藏值钱多了。  颜均心潮澎湃,整个市场加起来,一年有两亿的流水。如果全部抽税,按照十抽一的最低标准,这就有两千万两的税收。有了两千万的税收,颜均根本不稀罕农税。  而且这还是保守估计。等过几年,商业繁荣,整个市场突破十亿两白银的时候,朝廷一年的税收得接近一亿两。想到这里,颜均心中生出豪气。  这个银行必须办,而且还要尽快办起来。  颜均想到税收,宋子期和颜宓同样想到了税收。算算税收数目,每个人的呼吸都加重了。历朝历代,没有一个王朝能像今日大汉朝,脱离土地,光靠工商税就能养活整个国家。  宋安然轻声说道:“这只是国内的商业规模。如果算上海外的商业规模,还得翻番。”  宋子期急忙问道:“海外的也能抽税?”  宋安然挑眉一笑,“那是当然。大汉海军建立,海外基地陆续组建。凡是有大汉商人的地方,就有大汉的海军。到时候想抽税,只需要将税官派到海外各个港口去就行了。不过海外开拓不易,对扎根海外的商人要给予适当的优惠。”  宋安然见大家听得津津有味,于是继续说道:“组建银行,对朝廷最大的好处就是,以后大宗买卖都用银行支票交易。如此一来,朝廷税官能够清楚的知道大宗买卖的交易金额,避免大商家偷税漏税。  我已经吩咐下去,拆分后的四海商行将是皇家银行的第一批客户。等银行开业的第一天,他们就会到银行开户。同时,凡是同四海商行进行大宗货物交易的商机,必须使用皇家银行的支票进行交易。  父亲,我可以保证,拆分后的四海商行,一年下来给朝廷创造的税收就能超过两千万两。尤其是奢侈品,被征收两倍的重税。光是奢侈品一年就能创造几万百两的税收。”  宋子期长出一口气,他都快被宋安然惊人描述,以及一连串的数字给砸晕了。  宋子期问道:“银行什么时候建立?新货币是什么样子?”  宋安然抿唇一笑,知道父亲已经被说服了。  颜均拿出一个木匣子,木匣子上了两道锁,里面装的就是即将发行的新货币模板。  打开木匣子,交给宋子期。  其他人也好奇的上前观看。  全套崭新的货币,还散发着油墨香味。  宋子期拿起货币,货币纸张有些怪异,摸着手感很特殊。  宋安然说道:“这种纸张,转为发行货币而制造。全天下也只有内务府能够制造。这种纸张能够防水,还能防止假冒。货币上面凹凸不平的地方,都是防伪标志。”  宋子期看着手中的货币,最大的面值是一百两,最小的面值是一文钱。一套共计十六张,面值分别是一百两,五十两,二十两,十两,五两,二两,一两,五百文,两百文,一百文,五十文,二十文,十文,五文,两文,一文。总计一百八十八两八百八十八文。  宋子期一张张的检查,纸张很结实,应该能够防水,总体为红色。正面顶上中间写着大汉朝皇家银行发行。下面写着面值,还有一串数字,是发行码。旁边还配着画像和花纹,画像是一艘巨大的海船。背面依旧写着面值,还有颜均的画像。  咦,竟然是颜均的画像。  宋子期发现,十六章纸币,每章纸币的背面都是颜均的画像。至于正面则有所不同。两以上的面值,正面都是海船。两以下的面值,正面全是丰收的稻谷。画像非常逼真,摸上去还有凹凸感。  宋子期说道:“将皇上的画像印在纸币上,这合适吗?”  颜均苦笑。他也反对过,结果反对无效。  宋安然笑道,“货币代表了皇室的威严,朝廷的威严,大汉的威严。纵观所有,唯有皇上的画像才能代表这一切。”  宋安然这个理由很好很强大。颜宓就在旁边看笑话。  宋子期又问道:“为什么最大面值只有一百两?”  宋安然轻声说道:“其实一开始,我连一百两的面值都不想发行。老百姓日常生活中,几乎没有超过一两以上的交易。对老百姓来说,一两以下的面值就足够用了。  不过后来考虑到天下有钱人也不少,这才决定发行大面值纸币。至于一百两以上的交易,银行鼓励大家用银行支票,安全快捷,便于携带。朝廷也方便收税。”  宋子期点点头,说道:“如果这套货币真的能够发行天下,倒是方便了老百姓的日常生活。”  铜板太重,而且不方便携带。有了纸币后,这两个问题都得到了解决。如此一来,也能减轻朝廷铸造铜钱的压力。朝廷存储的黄铜有限,每年都在为铸造新钱发愁。因为朝廷铸造的铜钱有限,民间需求又多,以至于民间有很多人都在铤而走险铸造私钱。钱币混乱,朝廷收不到税,也是理所当然的事情。  只有统一了货币,统一了价值,朝廷才方便收税。  宋安然又拿出一枚钱币,交给宋子期。钱币上写着半两。  宋子期看着像白银一样亮光光的钱币,很是惊讶,“这是?”  宋安然含笑说道:“这是银元。这样一枚钱币,纯银比例六成九,黄铜三成,最后还有一点点钱。父亲,皇上打算推行这种银元,取代市面上的白银。这样一枚银元,价值半两白银。父亲觉着怎么样?”  银元制造得很精美,让人一看就喜欢。像这样做工精良的钱币,宋子期已经好多年没见过了。别说私钱,以前就是朝廷铸造的钱币也是粗制滥造。这也是私钱泛滥的一个理由。  宋子期对纸币信心不大,但是看到这枚做工精良,可以用来收藏的钱币,宋子期顿时有了信心。他相信只要这种钱币出现在市场上,不需要朝廷费力推销,就能获得老百姓的认可,迅速占领钱币市场。  老百姓有眼睛,分辨得清什么钱值钱,什么钱不值钱。  宋子期连连点头,面上都露出了欣喜之色,“这种钱币不错。半两的价值也很合理。你们打算铸造多少?”  宋安然朝颜均看去,含笑地对颜均点点头。  颜均说道:“这种半两钱币,第一批打算铸造五千万枚。等到银行回收足够的白银,会加大数量,争取在三年内,铸造五亿枚。”  “银行回收白银,如何回收?”宋子期好奇地问道。  宋安然抿唇一笑,“父亲,老百姓在皇家银行存钱,银行要给储户利息。存钱时间越长,利息越高。同样,银行也会办理借贷业务。利息高于存钱利息,但是远远低于民间借贷。通过存钱给利息的方式,银行可以回收一部分民间白银。通过利息低廉的借贷,又能打击民间高利贷,印子钱。”  宋子期皱眉深思,然后说道:“看来你这个银行要尽快建立。高利贷害人不浅,老百姓只要还有一个选择,就绝不会去借高利贷。”  宋安然笑道:“父亲说的是。女儿也打算尽快将银行办起来。地址已经选好了,剩下的就是人员培训。女儿打算启用一批内侍。  内侍里面很多人都读过书,而且他们无根无基,只能依靠皇室。现在皇上不用太监,很多内侍都没有事情做。  将其中一部分聪明伶俐的人安排到银行去当值,也算是人尽其才,物尽其用。等银行业务上了正规后,再从外面招收人员进入银行当差。”  宋子期说道:“这些细节,你们安排吧。都是利国利民的政策,一定要尽快实施。”  “父亲放心吧,皇上比你还要着急。”宋安然笑着说道。  颜均的确很着急。现在已经开皇元年二月,马上就要到三月。要完成今年税收目标,任重而道远。银行业务早点开展起来,逃税漏税的就能少一点。  老百姓逃点税没关系,颜均不计较。但是那些大商家,大土豪逃税漏税,颜均不能忍。这些人占着朝廷的便宜还不肯乖乖缴税,真是岂有此理。没有收税如何养军队,如何造船造兵器,如何养朝廷。  难不成还要依靠四海商行吗?除非全天下的生意都让四海商行一家来做。  很显然,这是不可能的。四海商行依法纳税,其他商家也必须依法纳税。  早点推广银行业务,也就能够早点掌握大商家的动静,做到合理收税。  银行业的章程已经弄好了,房子也选好了,正在改建。剩下的就是人员培训以及造势。  通过四海商行,银行业的性质和具体业务都传了出去。不少商家得知四海商行以后统统采用皇家银行的支票进行交易,顿时发愁了。这银行真有这么好?还是说这又是太后娘娘新想出来的圈钱门路?  商户们心中有疑问,大家都在等待皇家银行开业,看看银行业务到底是怎么办的。  三月十五,诸事皆宜。  位于西市的皇家银行第一分行,位于东市的皇家银行第二分行同一天开业。  这一天,大汉第一套纸币正式发行,半两银元也在同一天流通市场。  纸币无人问津,唯有四海商行给面子消化了一部分纸币。  银元一经面世,就遭到了哄抢。实实在在的银元,拿在手上可比纸币踏实多了。  银元做工精良,很多人都不舍得用,都想藏起来。  老百姓都有藏钱的习惯,不过宋安然早有准备。  从今以后,四海商行的商铺,只接受纸币和银元。大周铸造的铜钱一律不收。  此举一出,京城的老百姓顿时紧张起来。  不收铜钱,那手里的铜钱怎么办?  四海商行的伙计笑眯眯地告诉大家:“我们商行不收前朝铸造的铜钱,更不收私钱。但是皇家银行会收。拿着铜钱去皇家银行换新钱,就能到我们商行买东西?”  “当真?”  “这种事情岂能骗你。”伙计哼了一声。  “那一枚铜钱能换多少新钱?”有人问道。  皇家银行发行的纸币,老百姓私下里都称之为新钱。  伙计朗声说道:“一枚同伴换一文新钱,是不是很公道?”  老百姓暗自点头,还算公道。  伙计又说道:“你们要是不乐意用新钱,也可以去别家商行买东西。”  老百姓们纷纷摇头。四海商行名下的商铺,价格公道,东西也好,而且从不缺斤少两。去别家买东西,说不定就会遇上以次充好。  老百姓们想了想,干脆去皇家银行看看。要是真像伙计说的那样,那就换点新钱来用。老百姓现在都知道,四海商行是太后娘娘的产业,太后娘娘肯定不会欺骗大家。就算四海商行被拆分了,太后娘娘也是最大的股东。  老百姓结伴前往皇家银行,结果发现银行门口已经排起了长长的队伍。原来和他们一样想法的人不在少数。为了方便,大家都打算换一点新钱。  好在银行的办事人员业务熟练,手脚麻利,队伍虽长,却前进的很快。  当老百姓从银行人员手里接过崭新的带着油墨香味的纸币,心里头还觉着沉甸甸的。几张纸真能买东西?  老百姓有些不安,不过很快就被新的东西吸引了注意力。  原来有银行人员在对老百姓宣传储蓄业务。告诉老百姓,只要将钱存到皇家银行,就有利息。有  老百姓们不敢相信。钱庄那里,存钱还要倒给利息,这可是第一次听说。  有人就问道:“你说的是真的?存钱真给利息?”  由内侍该做银行办公人员的年轻男子笑眯眯地说道:“当然是真的。看到墙上的业务介绍了吗,白纸黑字,童叟无欺。”  有人又问道:“这么多人存钱吃利息,你们银行就不怕破产倒闭吗?要是倒闭了,我们找谁要钱去?”  年轻男子依旧笑眯眯地说道:“知道皇家银行是谁办的吗?是太后娘娘。你们想想,太后娘娘会差你们几个利息钱吗?太后娘娘那么有钱,我们皇家银行会倒闭吗?  我可以告诉你们一个大消息,今天我们银行刚刚开业,以前四海商行的大掌柜就来了。一口气存了五百万两白银。”  “哇!”  “五百万?天啦,那得用多大的屋子来装啊。”  青年男子见效果很好,于是继续说道:“将钱存到皇家银行,不用担心被人偷,更不用担心被人抢,还能吃利息。你要是存一百文钱,一年下来就有三文钱的利息。你要是有十两银子存到银行,一年就有三百文利息。当然,存钱时间越长,利息越高。时间越短,利息越低。而且银行每年结算一次,利息算入本金,又可以继续吃利息。”  “哇,真有这么好的事情?”  “太后娘娘开办的银行童叟无欺,一百年不变。谁家里要是有闲钱,就赶紧存进来。多存一天就能多吃一天的利息。”  “要是真能吃利息,我倒是想将家里的闲钱存进来。钱放在家里,总是提心吊胆。我们那里混混地痞太多,大多手脚都不干净。”  “可惜我没有闲钱存银行。等以后攒了钱再来。”  老百姓们三三两两结伴离去。拿着刚从银行拿出来的新钱来到商行,果然顺利地买到需要的货物。太后娘娘这个银行,还真是童叟无欺。而且新钱轻便,方便携带。不用像铜钱那样,稍微一多就重得不行,一点都不方便。  银行内的青年男子则开始新一轮的游说。  刘小七走上前,拍拍青年男子的肩膀,赞许地点点头,“做得不错。再接再厉,月底算你奖金加倍。”  “多谢刘公公。”青年男子喜笑颜开。  刘小七板着脸,轻咳一声。青年男子赶紧改口,“多谢刘总管。”  刘小七这才满意地点点头。  刘小七双手背在身后,就像地主老财一样巡视自己的地盘。  原本刘小七是想跟随永泰帝前往海外,而且都已经收拾好行李,准备出发。  结果宋安然二话不说,直接将他打晕带走。  海外很辛苦,宋安然深有体会。宋安然不想让刘小七吃了大半辈子苦头,临到最后还要继续陪在永泰帝身边吃苦受罪。  当初,刘小七被打晕带走,等醒来的时候,永泰帝已经带着萧氏族人离开了京城。他没有跟着出海,永泰帝会不会大骂他忘恩负义,刘小七不知道。  刘小七只觉着茫然。他不知道自己留在京城还有什么存在的价值。  颜均开国,不住皇宫,不用太监。他身为太监,已经没有用处,也没有存在的价值。与其留在京城,不如跟着永泰帝去海外。好歹还有点存在的必要。  奈何,宋安然阻止了他。  刘小七一度很低沉。他找不到方向,不知道接下来要怎么生活。  而且就算颜均住皇宫,用太监,刘小七也不敢伺候颜均。他怕一旦到颜均身边伺候,他和宋安然的关系就会发生改变。他怕有一天,颜均和宋安然会忌惮他,防备他。真到了那个地步,还不如让他去死。  所以刘小七很确定自己留在京城,除了混吃等死外,一点存在的意义都没有。  刘小七消沉了一段时间,宋安然也没去开解他。有些事情需要适应,有些生活需要改变,而时间可以做到这一切。  宋安然建立银行,启用内侍太监,这个决定给刘小七带来了新的希望。刘小七眼中迸发出灼热的光芒。  刘小七终于找到了自己留在京城的意义和价值,那就是帮宋安然打理好皇家银行。  宋安然在下一盘很大很大的棋,皇家银行就是最关键的一环。所以刘小七无论如何也要帮宋安然实现银行覆盖全天下的目标。  刘小七出任皇家银行第一分行的总管,头衔变了,服饰变了,就连精气神也随之发生了改变。  银行看似简单,门道却很多。  刘小七站在大门口,看着进进出出的老百姓,心中万千感慨。这一刻,刘小七坚信颜均一定可以开创一个全新的时代。而他就是这个时代的见证人。  新发行的银元和纸币给老百姓的生活带来了实实在在的便利。经过一段时间的推广和发酵,京城的老百姓已经认可了皇家银行新发行的纸币。当然,最受欢迎的还是银元。  银元面值半两,但是在实际交易中,一枚银元的价值一般都大于面值。半两银元可以当做六钱银子使用,甚至在偏僻的地区,可以当做七钱银子使用。  对于这个情况,宋安然没去干涉。  老百姓很朴实,因为银元货真价实,做工精美,得到了老百姓的认可,老百姓才会将半两银元溢价。换做大周的钱币,只会跌价,从来不存在溢价的可能。  新钱在京城的推广基本顺利,慢慢由京城辐射乡村,又通过各地商人和四海商行渐渐地推广到全国各地。  当然,想让全天下的百姓都用纸币,此事任重而道远,还有很长的道路要走。  新钱推广顺利,银行业同样顺利。  由四海商行带头,很多商行都在皇家银行开了户头,用支票本进行大宗商品买卖,的确方便了很多。  老百姓也开始有选择的将闲钱存入皇家银行。三个月后,当第一批储户从皇家银行拿到了应得的利息,此事通过皇家报的宣传,短短时间就轰动了全天下。  皇家银行果然守信,说存钱给利息就真的给利息。随着宣传推广,越来越多的人将钱存入皇家银行。  而皇家银行也迅速扩大,半年时间内,就从良家分行发展到二十家分行。  同时在江南,东南,西南,西北,两湖等等地区,凡是经济发达,民间富裕的地方,都陆续开设了皇家银行的分行。随着皇家银行遍地开花,纸币也随之推广开来。  皇家银行信用很好,而且纸币发行不是随便乱发,是根据银行黄金储备量来发行,保证了纸币的价值一直很坚挺。如此一来,大家对纸币的认可度也逐渐增加。  当然,最最受欢迎的,还是做工精美的半两银元。  而且第一批五千万枚银元,被很多人当做传家宝,收藏品收藏了起来。  紧接着皇家银行发行了第二批半两银元,一样是五千万枚。依旧做工精美,用料十足。不过第二批很显然没有第一批有收藏价值。  初秋季节,碧空如洗。  宋安然坐在行宫的后院,旁边放着几箩筐的账本,一部分是拆分后的四海商行的账本,另外一部分是皇家银行前两个季度各个分行的总账。  颜宓就坐在旁边,给宋安然剥桔子吃。  宋安然翻开银行总账,对颜宓说道:“幸亏当初学堂里培养了足够多的会计人员。不然这么多账目,一个月都算不完。”  颜宓从不管账,所以他没有插手这些事情。  颜宓将剥好的桔子放在宋安然的手里,说道:“尝尝味道。下面的人从南方特意运来。”  宋安然吃了一瓣桔子,点点头,“很甜,味道很好。京城有卖的吗?”  颜宓点头:“南北货运商行的速度很快,今年很多人尝试将南方的新鲜土特产运到北方来卖,几乎每个人都赚了钱。”  南北货运商行,就是从四海商行拆分出来的内陆运输。  宋安然吃着桔子,暗自点点头,问道:“听说海军已经组建完成,准备下海?”  颜宓笑了笑,“早就该下海了。没有海军护航,海商只能在海域周边转悠。有了海军护航,再远的地方海商都敢去。”  宋安然笑了起来,“该制定一个政策,鼓励海商往更远的地方去。”  “这些事情要慢慢来。今年给老百姓的冲击已经足够大,接下来还是稳妥一点好。”  宋安然点点头,“你说的对,现在还是稳妥一点好。先将民间的金银都收上来,让民间资金流通起来。只要国内商业繁荣,那些海商不用朝廷驱策,就会卖力的寻找海外新大陆,寻找发财的买卖。”  宋安然翻着账本,一口气翻到最后,对颜宓感叹道:“皇家银行这半年的业绩,公布出去,不知道会刺激多少人。”  颜宓头都没抬,随口问道:“怎么了?是很好还是太差?”  宋安然笑了笑,说道:“不是太差,而是很好。你知道吗,半年时间,皇家银行通过吸收储蓄,就从民间回收了五千万两的白银,还有两百万两的黄金。”  颜宓咋舌,“这么多?民间果然不缺有钱人。”  宋安然含笑点头,“民间的地主老财,几辈子攒的钱都存在家里地窖里,这些人不是一般的有钱,是非常有钱。如今总算撬动了这帮地主老财的口袋,让他们将银钱存到银行。”  宋安然继续翻着账本,嘴上则说道:“有了这两百万两黄金,又可以发行两千万两的纸币。至于五千万两的白银,一部分用来铸造银元,一部分存储起来,以备不时之需。”  颜宓说道:“我听说纸币的推广还算顺利。可是到目前为止,皇家银行总共只发行了六千万两的纸币,够用吗?”  宋安然端起茶杯,抿了一口。然后说道:“当然不够用。不过用纸币的大部分还是平头百姓,高门大户,地主老财用纸币的不多,他们更愿意用银行支票,或者是银元。我打算接下来发行的纸币,以小面额为主。大面额的纸币,只发行极少量的。”  颜宓点点头,“这个策略很好。真正有钱的人,日常生活中极少用到纸币。那些人还是更喜欢用白银和黄金。”  说到这里,颜宓笑了起来,“安然,你知不知道在京城有种说法,说是纸币都是给穷苦人家,还有上不得台面的商户使用的。有身份的人要保持传统,继续用白银和黄金。”  宋安然嗤笑一声,“不用理会那些守旧的人。国内的金矿一年的开采量,只有一百万两,这远远不够。偏偏民间有存储黄金的习惯,而且老百姓也不愿意将黄金拿出来。  最近这段时间,我翻了大量的账册,估算了一下数字,其实国内并不缺少黄金。只是大部分的黄金不是掌握在皇家手里,而是掌握在那些传承了上百年的世家大族手里。  依我的估算,世家豪门手中掌握的黄金,足够我发行上亿两纸币。可是想要将民间的黄金全部回收,此事几乎没有可能。回收一半,也是难如登天。  老百姓都喜欢收藏黄金物品,不到走投无路,他们不可能将黄金拿出来交易。为了增加黄金储量,一方面需要银行努力回收。不过回收的效果肯定会越来越差。第二条路就是去海外开采金矿。”  颜宓眉眼一跳,“去海外开采金矿,这可不是容易的事情。首先你得派人勘探矿产,光是这件事就得耗费数年的时间。”  宋安然笑了起来,“正好我知道有两个地方有金矿。派人去勘察,顺利的话,不需要几年时间,半年一载就能在海外开采金矿。”  “果真?”  宋安然含笑点头,“当然是真的。这种事情我岂能骗你。只是海外大部分地方都是莽荒之地,野外勘探危险不小。其实有个国家,说他遍地黄金都不为过。如果我们的军队能占领这个国家,不,只需要占领一部分地方,朝廷就不再为缺乏黄金苦恼。”  颜宓看着宋安然,一脸若有所思,“你是指身毒?”  宋安然点头,“对,就是身毒,也叫天竺。”  颜宓笑了起来,对宋安然说道:“你这么一说,我心里头就有点蠢蠢欲动。我都想亲自带兵前往身毒,看看那个国家是不是真的遍地都是黄金。”  宋安然说道:“遍地黄金,这话肯定夸张。但是那里的黄金肯定很多。传闻有寺庙,从地砖到房顶都用黄金打造。佛祖塑身,更是纯金打造。那里不光黄金多,各色珠宝玉器也多得令人咋舌。”  颜宓捏着自己的下巴,笑道:“你越是这么说,我越是心动。安然,你成功勾起了我的好奇心还有征服欲。这样一个地方,不带兵去看一看,搜罗点好东西回来,那可是平生憾事。”  宋安然笑了起来,“再告诉你一个好消息,那里的人格外顺从。只要你尊重他们的宗教信仰,那里的人就会心甘情愿的臣服在强者脚下,五体投地的跪拜你。”  颜宓大笑起来,“这样神奇的地方,我更应该去。就算不能亲自占领那片土地,我也要去看看那地方的风物。”  宋安然小戴:“我也想去。只可惜太远,而且那里气候炎热,生活在中原的人贸然过去容易水土不服。”  “那就安排海外的人过去。将海盗赶过去。人员问题总有办法解决。”  颜宓眼中闪烁着兴奋的光芒,很显然他心动了。  宋安然双手拿着长辈,遮住半张脸,偷偷的笑了起来。  颜宓留在京城,并不快乐。至少在宋安然眼里,颜宓快乐的时间太少。虽然每天都有很多事情要做,可是京城气氛如此,想要获得简单轻松的快乐,以他们的身份并不容易。  该做的事情,差不多都已经做了。宋安然也在考虑离开京城的事情。  宋安然不想常住京城。京城乱糟糟的,人心乱,朝堂乱,新旧冲撞,各处都乱。这是开启新时代,是社会大变革,宋安然心中欣喜。可要她长期在这种环境中生活,宋安然也不太乐意。  宋安然想去外面看一看,走一走。看看新政在地方上的效果到底是好是坏,看一看民间的百姓生活情况,真正了解他们的需求。当然,享受生活,享受美食也是必不可少的。  宋安然见颜宓心动,心头有些得意。  不过就算要离开京城,也要等过了年。  倒是颜筝这死丫头,今年开春的时候,就偷偷的离开了京城。好在颜筝不是一个人离开,身边还带着护卫。  颜筝离开的头三个月,一封信都没有。估计也是怕被人找到,然后被抓回京城。  三个月后,颜筝才写信回京。  宋安然刚想起颜筝,白一就拿着一封信进来。正是颜筝的信件。  宋安然撕开信封,拿出信纸看起来。  宋安然突然一声怪叫,“大郎,我们闺女好像有心上人了。”  “怎么回事?”  宋安然赶紧将信件交给颜宓。  颜宓皱着眉头看完了信件。  在颜筝的这封信里出现了一个新名字,而且出现的频率很高。  宋安然和颜宓面面相觑,貌似闺女有了心上人,他们两个做父母的是不是该出面考察一番。  宋安然问颜宓,“你的人是不是一直跟着筝丫头?要不要问问?”  颜宓沉重地点头。自己的宝贝闺女突然有了心上人,颜宓觉着好心酸。究竟是哪个臭小子,竟然能够打动宝贝闺女的芳心。  不行,他一定要将那个男人的祖宗八代都调查清楚。但凡有品行不端的情况,一定要坚决反对。  颜宓担心宝贝闺女的终身大事,以至于别的事情全都丢在了脑后。颜宓赶紧调派人手,一面保护闺女的安全,一面调查男人的祖宗八代。  颜宓手下的人效率奇高,不到十天,就有了详细的消息送到京城。  厚厚的一叠纸,记录了颜筝口中的那个男人这辈子所有大小事情。  颜筝的心上人,名叫陆自谦,出生江南世族陆家,是陆氏嫡出六房嫡长子。  不过陆自谦的命运非常坎坷。他十岁那年,父亲病逝,家族权柄落到嫡出六房下面的小二房,也就是陆自谦的亲叔叔手里。就连家中的田产和铺面也都由叔叔打理。  陆母带着陆自谦搬出住宅,住到别院里,本意是为了躲清净,远离家族是非。  可是没想到,亲叔叔不甘心代为打理田产商铺,而是想将陆自谦家的田产商铺变成自己的。  亲叔叔涉及陷害陆母,说陆母不守妇道,在外面偷人。陆母不堪受辱,悬梁自尽。陆自谦家的田产商铺全都落入亲叔叔的手里。  陆自谦年少,无力报仇,只能将仇恨深藏在心底。  亲叔叔也担心陆自谦报仇,虽然不敢明着弄死陆自谦,却想方设法的阻碍陆自谦读书上进。  后来由陆自谦的母族出面,经族长调停,陆自谦随舅舅一家生活,在舅舅家读书上进。  陆自谦读书有天分,十三岁就取得了秀才功名,十八岁那年又考中了举人功名。  不过这个时候,亲叔叔已经攀上了知府大人,连指挥使大人也和他推杯换盏,互称兄弟。  也不知道陆自谦是怎么想的,反正他在十八岁这年报仇了,就在中举后不久。  陆自谦借着中举的好事,回老家探亲,和叔叔一家和睦相处。外人看来,都以为叔侄二人已经尽弃前嫌,关系恢复如初。  就在大家被陆自谦表现出来的谦逊和善误导的时候,陆自谦突然大发神威,杀了叔叔婶娘,还有落尽下石陷害陆母的两个族人,以及两个婆子长工。  陆自谦一口气杀了六口人,连夜离开家乡,避走海外,做了一名海盗。  当秦裴率军剿灭海盗,陆自谦就顺势投靠了秦裴,做了秦裴麾下一员猛将。  颜均开国,陆自谦以太上皇麾下将领的身份,回乡扫墓。却没想到会偶遇颜筝。  期间又发生了一些列事情,不知陆自谦哪里吸引了颜筝,颜筝偏偏就看中了陆自谦。  陆自谦这人前面十八年,是一个颇有天分的读书人。后面十年则是杀伐决断的武将。  他身上既有身为武将的傲气,又有读书人的低调内敛。这是一个极其复杂的人,气质独特,加上不俗的外貌,对姑娘家的确有很大的新引力。  看完资料,宋安然暗暗叹了一气。  光是看资料,宋安然都能感受到陆自谦的魅力,想要知道他更多的事情。颜筝一个不开窍的大姑娘,又怎么抵挡得住陆自谦的吸引。  颜宓却笑了起来,“这个陆自谦我认识,还见过几面。”  宋安然讶异,不过转念一想又明白了。  陆自谦身为秦裴手下的猛将,颜宓肯定有了解过。  颜宓对宋安然说道:“陆自谦没有成婚,身边也没有丫鬟伺候。当初听人说,他是小时候受了刺激,所以不喜男女之事。如今看来,所谓的刺激,就是陆母受辱一事。  这人很有能力,见识不俗,是少有的帅才。我曾经想要招揽他,可惜他不肯舍弃秦裴。我没想到筝丫头看中的人竟然是陆自谦。如果是他,我倒是能够接受。陆自谦做了我的女婿,我就不信他还能跟着秦裴。”  宋安然盯着颜宓,嘴角抽抽。宋安然十分怀疑,颜宓答应这门婚事,目的就是为了将陆自谦拉到自己的阵营,让秦裴吃瘪。  宋安然揉揉眉心,不动声色地问道:“这个陆自谦的人品怎么样?”  颜宓肯定地说道:“人品不错。是个有情有义的人。当初他选择亲手手刃仇人,我估计他是看到亲叔叔和官员交好,以为报仇无望,于是选择铤而走险,亲自了结这段仇怨。”  宋安然微蹙眉头,“他真有你说得那么好?”  颜宓轻声一笑,“好不好,你亲自见了就知道。筝丫头要是真嫁给他,我放心。我可以运作一番,让陆自谦再次回归陆氏家族。”  宋安然说道:“这个陆自谦,未必源于重回陆氏家族。与其回家族受家族管束拖累,不如另外分一支,重立族谱。”  “这也是一个办法。不过我们现在说这些都为时过早,还是看看筝丫头是怎么想的吧。”  过了几天,宋安然又接到颜筝的信件。颜筝要回京城了。这一次,队伍中多了一个人,自然就是陆自谦。  宋安然一想到即将见到未来女婿,心情莫名的紧张起来。  颜垚主动请命,“母亲,不如让儿子去试探试探那个陆自谦。”  “别乱来。”宋安然警告颜垚,“要是坏了你妹妹的姻缘,娘亲饶不了你。”  颜垚捏着鼻子笑了笑,“那要不让大哥下一道旨意?”  宋安然摇头,目前还是别做多余的事情。等人到了京城再说其他的。  颜筝回京的路程很慢,宋安然等了半个月还没见到人,都快暴躁了。  好在最后颜筝还是回来了。  宋安然和颜宓一起,在花厅里见到了陆自谦,果然一表人才,就是眼神有点忧郁。这种男人对女人的杀伤力,难以估量。  瞧着颜筝脸上羞涩的笑容,宋安然呵呵两声。死丫头,不声不响的跑出去,最后带个男人回来。等晚上再收拾这个死丫头。  宋安然摆出太后娘娘的派头,开始查户口。虽然已经知道陆自谦的生平,宋安然还是要亲自问一问。  陆自谦不卑不亢,面对当今太上皇和太后娘娘,他侃侃而谈,有理有据。  宋安然暗自点头,别的不说,陆自谦的心理素质很强大。  颜宓开始问起海外情况,考察陆自谦的能力。  陆自谦说了很多个人的见解,某些方面和颜宓宋安然不谋而合。  宋安然又问陆自谦对新政的看法。  陆自谦斟酌了一番,说了新政的优点,又指出新政的不足之处。  宋安然和颜宓交换了一个眼神,陆自谦头脑很清醒,任何事情他都有自己的判断,不会人云亦云,更不会盲从,这一点很好。  至于人品如何,还需要抽时间考察。  这个难题就交给颜垚还有颜均。两个做哥哥的,理应帮妹妹把关。  陆自谦住在客栈里,接下来一个月的时间,陆自谦被颜均颜垚两兄弟连番考察,过着水深火热的生活。  颜筝没有阻拦,她对宋安然说道:“我看中的男人,肯定不是怂货。我坚信他对我的感情,更坚信他会通过考察。所以我不会拦着两位哥哥,他们想怎么考察陆自谦就怎么考察。如果最后的结果,陆自谦真的不适合我,我虽然会觉着遗憾,却不会难过。如果他通过了考察,那就是我最大的幸运。”  宋安然暗暗点头,闺女长大了,面对感情,该热情的时候热情,该理智的时候理智,这样很好。  颜均和颜垚使出各种手段考察陆自谦,最终陆自谦通过了考察。  宋安然和颜宓都很满意,最后拍板同意了这门婚事。  不过在颜均下旨赐婚之前,陆自谦提出一个要求,他想从陆家分出来,重立族谱。  宋安然和颜宓都笑了起来,没想到陆自谦和他们想到了一块。  宋安然和颜宓支持陆自谦的决定。  陆自谦杀了陆家人,如果真的回了陆家,大家都不自在。不如分出来,重立一宗。  陆自谦返回江南,以最快的速度办完了分宗这件事情。然后带着袍泽和母族亲戚回京城迎娶颜筝。  颜均亲自指婚,年底颜筝顺利嫁给了陆自谦。  秦裴身为陆自谦的上官,做了主宾。对此,颜宓十分不爽。他嫁闺女,秦裴凑什么热闹。不在海外待着,跑回京城,纯粹添乱。  宋安然却很高兴。秦裴能来,就该欢迎。  秦裴端着酒杯,冲颜宓挑衅地笑了笑。颜宓哼了一声,改日再斗。  秦裴笑了笑,斗就斗,反正颜宓打不赢他。  当然,秦裴也打不赢颜宓。这两个男人,在武力上,这辈子就没有分出过胜负。  颜筝大婚后,宋安然就开始忙起颜垚的婚事。  靠着宋安然和颜宓的努力,颜垚终于如愿以偿,娶了闻先生的徒孙王思北。  儿子女儿都结婚了,宋安然最大的心事终于了结了。  开皇二年,颜筝说要跟着陆自谦去海外,建立属于他们的城邦。  宋安然没有阻拦,尽量多的给人,给钱,让闺女的愿望能够早一点实现。  五月,颜筝跟着陆自谦离开了京城。宋安然亲自送他们出城,很是不舍。好在,以后还能常常见面。  颜垚婚后终于收了心,安心和王思北过小日子。  颜垚的逍遥日子让所有羡慕嫉妒恨。  有时候颜宓看不下去,就抓颜垚做壮丁,帮着跑前跑后。  偏偏颜均宠着颜垚。只要颜垚到颜均跟前诉苦,颜均就会出面,替颜垚推了所有差事。  颜宓同宋安然抱怨,“老大将老二宠得无法无天。宠儿子都没这个宠法,更何况是宠兄弟。简直是乱来。”  宋安然含笑说道:“随他们去吧。老大愿意宠着老二,我觉着很好。”  颜宓哼哼两声,故意说道:“你就是慈母多败儿。”  宋安然翻了一个白眼,颜宓分明是恼羞成怒。算了,她就不刺激颜宓。  开皇二年,皇家银行又开了一百家分行。纸币深入人心,银元成为最受欢迎,流通最广的货币。就连海外的人,也喜欢用银元做买卖。甚至连西域地区,也有人在使用银元。  这一年,皇家报的发行量终于突破了一百万份。皇家报的影响力大大加强。颜均通过掌控皇家报,也就间接了的掌控了天下舆论。  这一年,新政在某些地方遇到了不少阻力。颜均将宋安杰派往当地,处理新政危机,总算圆满解决问题。  这一年,拆分后的四海商行,一年的流水达到三亿白银。通过皇家银行进行结算的大宗商品交易达到五亿两白银。  这一年,第一家全由女子组成的纺织工坊在江南建立。  这一年,大汉皇室在全国各地新建了一百所初级学堂。  这一年,有十万少年从初级学堂毕业。一部分升入高级学堂,继续深造。一部分进入商行,工厂,军队,银行,等等行业。  这一年,大汉海军在海外开疆拓土,建立港口,划分地盘。  这一年,大汉的商人跟在海军的屁股后面,正式开始殖民海外的历史。  这一年,海派同守旧派的争论到达了顶峰。守旧派不敌,最终败下阵来,改走教育路线。  这一年,颜垚做了父亲,颜筝也有了身孕。  这一年,大皇子进入军队,开始服兵役。  这一年,大汉皇家军事学院建立。紧接着,大汉皇家海军学院建立。  这一年,大汉第一所医学堂建立,霍大夫做了医学堂的第一任山长。  这一年,海外军人终于找到了一个储量丰富的金矿,皇家银行黄金储备不足的难题得到解决。  这一年,宋安然和颜宓扬帆海外,寻找黄金遍地的的身毒。  这一年,大汉江山焕发新颜,大汉的老百姓喜笑颜开。只要肯努力,到了年底,每家每户都有肉吃,都有新衣服穿。所有人都坚信,明年还会更好。  ……  开皇十年,闻先生已经是一百一十岁的高龄。  他时日无多,最后的心愿,就是见宋安然一面,和宋安然下一盘棋。这么多年过去,能下赢闻先生的人,始终只有宋安然一人。  开皇十年,立夏。  宋安然和颜宓终于回到了久违的京城。  宋安然洗漱一番,直奔京郊的闻达书院。这些年,闻先生就住在闻达书院著书立说,开创了一个新的学派。  宋安然被小道童引着,来到静室。  这一幕和几十年前,第一次见闻先生的场景何其相似。  就像是人生跑了一个轮回,最终又回到了梦开始的地方。  闻先生就坐在蒲团上,面前摆着一张棋盘。  闻先生见到宋安然,笑了起来,他指指棋盘,示意宋安然不必说话,下棋就好。  宋安然点点头,坐在闻先生的对面,专心下棋。  两人从午时一直下到傍晚,一共下了四局,两胜两负,两人打平。  闻先生朗声笑道:“还是和娘娘下棋最痛快。”  宋安然仔细打量闻先生,关心地问道:“先生的身体怎么样?霍大夫怎么说?”  闻先生显得非常豁达,“老夫活了一百多岁,足够了。再活下去,就成了老不死。”  “先生……”  闻先生抬手制止宋安然,“不必多言。老夫活到现在,已经没有任何遗憾。当年娘娘对老夫描述海外风物,甚至说要在海外建国。那时候老夫对娘娘的话嗤之以鼻。  不过老夫当时是真的对海外感兴趣。大周无我立足之处,唯有海外才能让我大展拳脚。  老夫在海外生活多年,没想到有朝一日还能回到中原为皇上出谋划策,为大汉江山打下不朽伟业。  老夫这辈子值了,已经没有任何遗憾。老夫现在已经能够笑对生死。娘娘,老夫想要对你说一声谢谢。是你给我老夫希望,又给了老夫机会,让老夫一生所学得以施展。  老夫亲眼见到了你曾描述的国,这个国很神奇,老夫很满足。老夫最后心愿已了,足以含笑九泉。哈哈哈……”  闻先生大笑三声,三声之后,笑声戛然而止。笑容还挂在闻先生的脸上,可是闻先生已经没有了气息。  宋安然心中哀痛,却忍着没有哭出来。  闻先生一生无憾,长寿百岁,著书立说,开宗立派,如今含笑九泉,这是喜丧。她不能哭,因为闻先生不喜欢别人哭。  宋安然走出静室,让小道童报丧。  小道童似乎早已经料到这一切,表情很平静。很快,闻先生的弟子,闻达书院的老师学生都赶了过来。  见闻先生含笑九泉,众人心中又是敬佩,又是遗憾。  宋安然下懿旨,以国师礼下葬闻先生。闻先生的身后事所需花费,全由她来承担。闻先生平日里所写所说,集结成册,三个月后出版发行。  宋安然离开静室,走在长长的回廊上。  就在宋安然茫然无助的时候,那人就站在前方,眼中带着温暖的笑意,对她伸出双手。  宋安然突然笑了出来,她奔跑,投入那人的怀中。  宋安然依偎着对方,轻声说道:“大郎,我们这次回来就不走了,好不好?”  颜宓搂着宋安然,点头答应,“好!我们就在京城养老。闲时四处看看风景。”  宋安然又说道:“父亲和公爹都老了,我们该多陪陪他们。还有老大,他做皇帝很辛苦,我们该帮他分担一点。还有孙子孙女,我们也要用心教导他们。”  颜宓宠溺地说道:“都听你的。陪着长辈,替老大分担。用心教导孙子孙女。”  宋安然笑了起来,“我喜欢软软的小孩子,不如让老二媳妇再生一个吧。他们年轻,有精力生孩子。”  颜宓笑道:“好,就让老二再生两个孩子。”  “还有筝丫头。上次路过她的城邦,已经像模像样。该写信给她,让她有空回京城来。别嫁了人就将娘家人给忘了。”  颜宓点头,“你说的对,是该让筝丫头带着外孙回京城长长见识。”  宋安然继续说道:“我还要继续建学校,建善堂,建医学堂。要让更多的孩子接受教育,让百姓不为疾病而苦。让我们的国更加美好富强。”  “好,都依着你。”  两个人渐渐走远了。  这个世界因他们而精彩,这个国因他们而强大!  全文终!  ------题外话------  完结了!  元宝本来有很多很多完结感言想说,可是现在却不知道该从何说起。  唯有感谢!感谢小伙伴们一路陪伴。感谢小伙伴们坚定守护。感谢有你,让元宝坚持到今天。  让元宝休息几天,满血复活归来。4月7号下午,元宝开新文,不见不散。  ,!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