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捉婚>目录>

504 追逐

504 追逐

小说:捉婚作者:作者大熊字数:7059更新时间:2017-05-09 07:33:11
   当所有人都聚集在公司里的那一刻,我们谁都没想到,事情会闹的这么大。  疯子拉着萧程来负荆请罪,我和阮修辰来讨伐姚北,更没想到的是,单泰铭也毫无征兆的来了公司。  单泰铭出现的一刻,他直接就冲到了姚北面前,紧张而责怪的说道:“你怎么能把公司卖掉?姚北,你不就是要钱么,现在钱你拿到了,你为什么还不收手!”  姚北小人得志的看着单泰铭,笑道:“你来插手我们的事做什么?”接着,她转头看着阮修辰和萧程他们,指责道:“你们这些人,是有毛病吗?我自己的公司,我想卖就卖!和你们有什么关系!在我找来保安之前,你们最好赶紧给我滚出去!”  一旁,疯子走到了姚北的面前,她上手就抓住了姚北的头发,骂道:“贱人!我长这么大,就没见过你这么贱的!用坑蒙拐骗的方式偷抢别人的家业,你怎么那么不要脸!”  疯子转回身,指了指萧程说:“萧程,你死活不说是吧!好,你不说!那我说!”  萧程为难的站在原地不知所措,看得出,他是真的不想把疯子口中的那个秘密说出口,但是,他也没有阻拦疯子。  似乎,只要那件事不从他的嘴里说出来,他就会觉得轻松一些。  疯子继续抓着姚北的头发,无论姚北怎么挣扎,疯子就是不撒手,疯子死死的用着力气,随后眼神认真的看着我说:“芯瑶,你之前那么努力的帮着萧程争取项目合作的机会,我看你真是白费心思了!你知道萧程他对你隐瞒了什么吗?我昨天亲耳听到,他和科文在家里谈话,说姚北的孩子,根本就不是阮修辰亲生的!”  当这句话落地的那一刻,我想,我听到了迄今为止,最让人不可思议的事情。  阮北北,不是阮修辰亲生的?  我觉得疯子是真的疯了,可是,我似乎又觉得,她说的,是事实……  疯子所谓的真相被戳破之后,我们所有人都不说话了,而姚北拼了命的挣脱开疯子,大声骂道:“你胡说八道什么呢!阮北北怎么就不是阮修辰亲生的!当初孩子出生的时候,可是有亲子鉴定的!你就算是想要害我,也要拿出个像样点的借口!”  疯子用力的牵制着姚北,继续喊道:“昨天是我亲耳听到萧程和科文谈论这件事的!他们还说,姚北不让说出这件事,否则就把合作案的事情给取消!”说着,疯子回过头,“萧程,事情已经发展到这种地步了,难道你就没有想说的吗!难道你还要帮着这个死女人,助纣为虐吗!”  萧程难为的看看我们大家,他想上前阻止疯子,但是,又没敢走出去。  我回过头,看着萧程说:“她说的都是真的吗?阮北北,真的不是……”  萧程大抵是觉得瞒不住了,他狠狠的叹了一口气,说:“这些都是科文告诉我的,但是他不让我说,所以我一直没开口……”  这时,萧程气愤的走到了疯子的身边,用力的扯开疯子,说:“你别闹了!可以了!”  疯子送开了手,一边往后退,一边笑着说:“怎么样!姚北,这次你没办法狡辩了吧!”  顿时,姚北的表情慌张了起来,但是她并没作罢,她将矛头转向了阮修辰,解释道:“修辰你别听他们胡说!他们就是为了坑害我,才说出这种假话的!阮北北是你的亲生儿子!我当初可是给你过你亲子鉴定的!”接着,她转过头,看着萧程和疯子说:“你们说孩子不是亲生的,那好,你们拿出证据啊!你们倒是拿出证据啊!别在这里胡言乱语。”  萧程不说话了,而疯子却天不怕地不怕的顶撞了过去,“要你麻痹的证据!你要是想证明你的清白,现在,你就带着阮北北去做鉴定!当着所有人的面,把鉴定做出来!”  姚北慌张的冷笑了两声,她转过身,看着阮修辰说:“当初孩子一生下来,我就给你做过鉴定的!孩子就是你亲生的,他们都是在胡说!他们根本就没有证据!”  看着姚北抓狂的模样,我是越来越觉得,她在说谎。  我侧头看了看阮修辰,我以为他会大发雷霆的,可是眼下的他,格外的沉着冷静,他一句话都没说,就静静的看着这场闹剧。  办公大厅里的气氛越来越僵硬,周围的那些员工也跟着围了上来,大家都在看热闹,等待着更劲爆的消息。  忽然间,阮修辰开了口,他嗓音平静的说道:“阮北北是我的儿子,当初做过鉴定的,他的确是我的儿子。”  阮修辰的话一说出口,我们几个人就又都懵掉了,身后的疯子张牙舞爪的喊道:“不可能!阮总,你别被姚北这个贱人给骗了!”  阮修辰没作答,而是转身冲着办公大厅里的人说:“回各自的岗位上去吧,别看热闹了。”  话毕,他看着姚北说:“我们是不是应该找个安静的地方谈谈?如果你不想把事情闹到大的话。”  姚北憋着气缓了一小会儿,说:“好!去十四楼的会议室,那层没人。”  我们这一群人抵达十四楼的会议室之后,阮修辰最后一个进的房间,他将房门关合,随后坐到了椅子里,看着姚北说:“你确定你要把集团出售出去吗?你就不怕,担上不必要的麻烦?”  姚北笑了笑,“阮修辰,你这是在求我吗?”  另一旁,疯子仍旧克制不住的喊了过来,“阮修辰!你是不是傻了!我都说了,你的孩子不是你亲生的!是姚北和别的男人生的,然后她利用你,骗了你的公司!”  阮修辰没说话,姚北则一口回骂了过去,“你算个什么东西!一个劲的说孩子不是亲生的,那你拿出证据啊!你倒是拿出证据啊!”  疯子拿不出证据,她就拼了命的想要往外冲,而萧程死死的控制着她,不让她乱动。  这时,单泰铭忽然从角落里站出了身,他看了看阮修辰,又看了看姚北,说:“姚北,你够了,该收手了。”  姚北一把推开了单泰铭,放话道:“我劝你不要多管闲事!他阮修辰还没说话呢,你算个什么东西!”  话落,姚北继续看向阮修辰,说道:“阮修辰,其实你今天来找我也没用,因为我已经和国外那边谈好了,一会儿,他们就会过来签字,你的公司,很快就会属于别人了!现在,就算是你跪下来求我,也都没用了!”  这一刻,阮修辰的眼神里才算是冒出了零星的怒火,但是,他好像并没打算发火。  我已经看不懂阮修辰的神态了,我总觉得,他似乎是在等待着什么事情的发生。  这时,姚北双手抱怀的站在我们面前,她看了看我们所有人,接着说道:“好了,我现在也没心情跟你们闹了,我的客人马上就要来了,你们要是再不走,我可就要叫人了!”  姚北转身就要往门口的方向走,而这时,阮修辰和单泰铭互相对视了一眼,接着,单泰铭走到了姚北的身边,拉住她的手臂说:“姚北,你确定你要继续这么错下去吗?”  姚北回过身,趾高气昂,“你们到底有完没完了?”  单泰铭漠然的望着她,说道:“姚北,前天美国警署那边,给我发来了一封邮件。”  姚北奇怪的看着他,“所以呢?你收邮件就收邮件,跟我有什么关系!”  单泰铭认真的说道:“是关于秦辛那个案子的。”  说到秦辛,说到美国警署,这一次,姚北真的慌张了。  姚北的眼神立即变得恍惚无神,“呵呵,秦辛?那个死掉的人,你和我提她做什么!”  单泰铭回头看了阮修辰一眼,接着继续对姚北说:“当年迷奸秦辛的那件事,就是你指使别人做的吧!还有,秦辛后来被绑架,也是你谋划的,对么!”  姚北冷笑了三声,“你说什么呢!她绑架的事跟我有什么关系!而且,那件事都过去多少年了!”  单泰铭继续道:“当初秦辛被绑架的时候,我和阮修辰去了他们指定的那个工厂,可是,当我们快到的时候,就因为我和阮修辰已经谋划着要把秦辛救出来的时候,你却在那个时间段,给劫匪打了电话,让劫匪杀了秦辛,然后逃跑,是么。”  单泰铭说出这些事以后,姚北不自然的向后退了一步,她嗓音颤抖的说道:“你说什么呢!我听不懂!”  单泰铭无望的摇摇头,“前天,美国警署给我发来了一封邮件,他们说,他们最近抓获了一个绑架犯,那个绑架犯承认了自己以前所有的罪行,而他还亲口承认,他曾参与到秦辛的那场案件当中,他说,当初就是一个叫做姚北的女人,指使他这么做的。是一个叫姚北的女人,在绑架的中途,给他们通风报信,然后撕票了秦辛……”  事实真相被道破之时,姚北是彻底的慌了,她紧张的一句话说不出,但却一直摇头做着否定的回应。  单泰铭沉默了片刻,说道:“其实我老早之前就怀疑过你了,我甚至,还委托国内的律师事务所调查过你很久之前的手机联络记录,而所有的证据都显示,你和当年的那些劫匪,是有着关联的。”  忽然,姚北大声喊道:“你胡说!你们这些人都疯了!先是说我的孩子不是亲生的,然后又污蔑我杀人,你们是不是有病!难道就为了抢回这个破集团吗?那我告诉你们!你们没机会了!这个集团已经是我的了,我想把它怎么样,就怎么样!”  单泰铭失望的摇了摇头,“我之前甚至想过,如果你知道悔改,就让以前的那些事情都过去,毕竟当年的你是因为太想得到阮修辰,才会做出那么多的傻事。可是后来的你,越来越变本加厉!秦辛的事我们先暂且不提,可是关于孩子的身世,难道你还要一直这样欺骗所有人吗?阮北北他到底是不是阮修辰的亲生儿子,你心里没数吗!”  姚北的眼神变的茫然而失措,她盯着单泰铭,嘴里莫名其妙的说着一些别人听不懂的话。  单泰铭冷笑了一声,接着,他回过身,看着阮修辰说:“其实我早就知道孩子不是你亲生的了,当初我去美国帮着姚北联络骨髓移植的事情的时候,我就在她的住处,翻出了一份很多年以前的亲子鉴定。我想,那份才是真正的鉴定,而当初姚北邮寄给你的那份,其实是假的。那份真正的鉴定上显示,阮北北不是你的亲生儿子。”  这时,姚北冲到了单泰铭的面前,死死的拉着他的手臂喊道:“你不要胡说!”  单泰铭一把甩开她,说道:“你够了姚北!当初在我知道阮北北不是阮修辰的亲生儿子之后,我劝了你很多次,我让你去和阮修辰说实话,可是呢,你却在我得脑瘤的那段时间,意图谋杀我!我本以为你无药可救了,可你又跪在我面前,说不要把孩子的身世说给阮修辰听!难道这些你都忘了?当初我为什么没有揭穿你,那是因为我觉得孩子不应该被卷到这些事故当中去,与其狠心的揭穿,还不如让孩子好好成长!可是你呢,虐待孩子,利用孩子,现在还威胁阮修辰,倒卖人家的家业!你怎么就好意思做出这种事!”  真相完全被揭穿,此时的姚北已经站不住脚,她整个人都心慌着,两只手不停的发着抖。  我想,单泰铭说出的那些事情,应该都是真的。  姚北真的害死了秦辛,而阮北北,真的不是阮修辰的亲生儿子。  这一切,都揭穿的太过突然了,我们所有人都不说话,气氛沉重的要命,彷佛天都塌下来了。  而也是这一刻,我终于想明白,为什么当初的单泰铭会突然和姚北决裂,又为什么,何璐会多次在律师事务所看到单泰铭的身影。  原来,单泰铭早就知道了一切,他甚至,一直在背地里调查这些事情的真相,他什么都知道,只不过,一直没有说出口。  现如今,一切都瞒不住了,姚北的那些罪恶,也终于被揭穿。  几分钟的沉积之后,姚北忽然大笑,毫无畏惧的说道:“你们很厉害嘛!一个个的,全都在调查我!怎么,很爽吗?觉得自己抓到了幕后的大boss,很牛逼是不是!可惜了,你们知道的太晚了,就算阮北北不是阮修辰的亲生儿子又怎样,就算我当初害死了秦辛又怎样!现在一切都晚了!我已经办好了出国的手续,而且,这家公司,很快就会变成我手里的大把钞票!你们,全都是被我玩弄的棋子!你们,都是蠢货!”  姚北自以为是的话刚说完,突然,座位里的阮修辰就站起了身,他走到门口,随手打开房门,而这时,房门外忽然就走进来了五六个穿着西装革履的人,那些人看着很眼熟,好像是,在法院看见过!  没等我反应过来,那些人就齐刷刷的围在了姚北的面前,其中一个男人亮出了一张清单,对着姚北说:“姚北小姐,我们怀疑你涉嫌资金欺诈,麻烦你跟我们走一趟。”  姚北傻了眼,而这时,阮修辰从上衣兜里拿出了一根录音笔,递给那个西装革履的男人,说:“刚才的所有谈话内容,都在里面了,辛苦了。”  那个男人点了点头,随后将姚北给强制性带走了。  姚北拼了命的挣扎,但是,根本毫无用处。  我这时才看清,原来今天的这一切,都是阮修辰布下的一个局。  我傻眼的同时,单泰铭也傻了眼,他回过头,似笑不笑的看着阮修辰说:“原来你早就预谋好了?你……”单泰铭狠狠的锤了一下阮修辰的肩膀,骂道:“你个死小子!怪不得我昨天跟你说美国警署那边有消息的事,你却不紧不慢的!原来你早都计划好了!”  阮修辰特别自信的笑了笑,说:“关于北北的事,其实我前一段时间就知道了。”  阮修辰回头看了我一眼,指着我说:“记不记得那天我们开车经过马路边的时候,看到姚北和一个陌生男人亲热?”  我点点头,“记得啊!你还让我拍照了!”  阮修辰继续道:“后来我调查了那个男人,是个美籍华人,不出意料的,那个男人,就是阮北北的亲生父亲。那个男人,以前一直在美国居住,和姚北是男女朋友的关系,但是后来两个人就不了了之了。姚北在得知自己怀孕之后,遇到了科文,随后便跟科文结了婚,科文应该也清楚孩子的真实身份,只不过,碍于合作项目的事,一直没有说而已。”  一旁,萧程愧疚的走到了阮修辰的面前,道歉道:“对不起阮总,我和科文应该早点把这件事和您说清楚的!”  阮修辰大度的摇摇头,“没事,其实我一开始就没打算把孩子的身份说出来,我养了阮北六年,已经有感情了,所以,不管他到底是谁的孩子,他都是我阮修辰的儿子。所以,我也拜托你们,以后大家就忘记孩子身份的这件事,阮北北,就是我的亲生儿子。”  萧程心服口服的点着头,嘴里忙不迭的一直说着抱歉。  而我,站在一旁连续不断的松了一口又一口的气,我平抚着自己的胸口,说:“你今天吓死我了!这些事,你怎么都不提前和我说一声啊!”我冲着他翻了个白眼,“怪不得何管家这几天总给你拿一些奇奇怪怪的文件,原来你早就准备好了!”  阮修辰抓了抓我的额头,笑着说:“我怕你兜不住秘密,毕竟你比较笨!”  好吧,我的确是有些笨!  但是,通过今天的这件事,我当真觉得能和阮修辰在一起,是我这辈子修来的福份,他的好,他的正直,他的魄力,死死的将我捆在了他的身边。  能成为他的女人,真好。  一旁,单泰铭松了一口气,说道:“好了,那现在,所有的事情,是不是就都解决了?姚北这次,应该彻底被抓了吧?一个是几年前的那场绑架案,一个是今天的资金敲诈。”  阮修辰点点头,“她利用假的亲子鉴定来跟我做敲诈交易,按着公司的整体资产来说,恐怕她不是死刑,也是无期了。”  得知了这样的结果,我们所有人,都笑出了声。  大概所有人都觉得,这才是姚北应有的结局吧!  我们一行人从会议室走出之后,下楼,打算去阮修辰的办公室稍作休息,因为楼下会议室那边,还有事情需要处理。  只是当我们刚走下电梯,办公大厅里忽然就响起了剧烈的欢呼声,甚至还有人往我们这边扔过生日用的彩带。  我们几个人傻站在原地,不一会儿,张秘书就满脸笑容的走到了阮修辰的面前,说道:“阮总,欢迎您回家!”  看来,姚北被抓的事,已经被整个集团的人知道了。  阮修辰故作姿态的点点头,随后冲着大厅里的工作人员说:“行了!都忙工作吧!明天可以休息一天,后天一切恢复正常。”  顿时,大厅里的人开始欢呼了起来。  阮修辰在处理好会议室那边的状况之后,他拿着车钥匙重新走回了我们身边,说:“走吧,这边没什么事了。”  坐电梯下楼的时候,身旁的疯子一直在和萧程打闹,而单泰铭则像个电灯泡一样,插在我和阮修辰的中间。  下电梯的时候,单泰铭故意撞开阮修辰,然后贴着我的身边走,阮修辰看单泰铭这是在故意示威,他伸手抓过单泰铭的肩膀,说:“你少碰我老婆!”  单泰铭仰着头就顶撞了过去,“你管我啊!你和温芯瑶还没领证呢!现在我和你是公平竞争!”  阮修辰不屑的撇了他一眼,“这可是你说的啊!一会儿我就让你输的心服口服!”  单泰铭完全的忽视他,继续贴着我往门外走,就是不让阮修辰靠近我。  可是,当我们走出公司大楼的时候,公司的门口,忽然就围上来了好多好多的幼稚园小朋友。  每一个小朋友,都穿的像个小小圣诞树一样,他们手牵手的在公司门口围成了一个半圆,每个小朋友的手里,都捧着一个红色的心形毛绒抱枕,看上去,可爱极了。  我们几个人傻傻的站在原地,而这时,小朋友的中间,走出了身穿小小西装的阮北北,北北的脖子上打着红色领结,头发也有型的撇向一边。  阮北北的手里攥着两个类似户口本的东西,笑呵呵的冲着我说:“瑶瑶!嫁给我爸爸吧!”  我以为,这是梦,可是,当我质疑自己的时候,身旁的阮修辰就走到了我面前,他单膝跪地,迎着头顶洋洋洒洒的暖阳,笑着说:“你应该嫁给我了,温芯瑶。”  我忍不住的笑出了声,我怎么都没想到,这样的惊喜,会在这里,在今天,在这个阳光明媚的上午,扑进我的怀抱当中。  而这时,我面前的那些小朋友,齐刷刷的冲着我喊道:“漂亮姐姐!嫁给帅叔叔吧!”  在我听到那些稚嫩声音的一刻,我终于,还是不争气的哭了出来,我捂着自己的嘴巴,绷不住的流了好多好多的泪水。  而眼前的阮北北,一步一步的走上了台阶,他握着手里的那两个户口本,咧着嘴笑哈哈的说:“瑶瑶!户口本我都给你偷出来了!老阮说了,只要把这个偷出来,你就是我的妈妈了。瑶瑶,你可以做我的妈妈吗?”  看到北北天真面庞的一刻,我想,我已经找不出任何可以拒绝的理由了。  我点着头,控制不住的抽噎,“好……我愿意……我愿意……”  而当我说出我愿意的那一刻,公司的大楼窗户里,忽然就掉落下来了数不清的彩色丝带,我抬起头,看到了那几百扇窗户里,竟然有人在呼喊庆祝。  这大概,是我一生中,最温暖的时刻了吧!  我吸着鼻头,拉起了地上的阮修辰,说:“我们去领证!我已经迫不及待的,想要嫁给你了!”  阮修辰抑制不住的微笑着,他伸手将我揽入怀中,用力的拥抱着……  可是,你以为,我们的故事就在这一刻结束了吗?  在我回头寻找阮北北的时候,我忽然发现,那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单泰铭,竟然抱着阮北北,以及阮北北手里的户口本,逃跑了!  我抓狂的喊住单泰铭的时候,他竟然还大言不惭的跟我们放话!  “温芯瑶!我是不会让你嫁给阮修辰的!有本事你们就抓我!抓到算你们赢!”  这个家伙到底要搞什么啊!  我和阮修辰反应过来的时候,拼了命的顺着街道追了出去,而我们的身后,跟了一群幼稚园的小朋友。  就这样,那条街道,留下了我这一生,最美好的画面。  我们向着阳光,向着美好生活,向着我们憧憬的一切,追逐……  (全文终)  微~博:作者大熊  完结感言在下面: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