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太子出没之嫡妃就寝>目录>

第十六章 云卷云舒(番外终)

第十六章 云卷云舒(番外终)

小说:太子出没之嫡妃就寝作者:枯藤新枝字数:4455更新时间:2017-05-15 07:42:05
    十年后。  大和太平盛世,国泰民安。  春暖花开,柳杏翠绿,高高宫城里,琉璃瓦上折射的万彩光芒慢慢的落在一假山后正坐的女子身上。  女子肌肤如玉,眉目如画,此时纤细的手指正拈着一张薄薄的信纸,漫不经心的看着,好半响,女子这才将信随意一折,叹口气。  “小姐,可是有不如意的事?”知香见得云初这难得轻叹的模样,忙上前来。  云初清亮的眸中光束流转,淡淡道,“小甜糕长大了。”  知香有些不解,她当然知道小甜糕是谁,虽说五年前她才在小姐和路十的不懈努力和终不放弃下恢复理智,可是这小甜糕她却不会忘,也知道,当年正是因为她,方才救得小姐。  不过……  “这都十年多去了,表小姐早都过了及笄之年是该长大了啊,小姐你那般大时,都嫁给皇上了呢。”知香有些不解云初有什么要叹气的。  云初闻言,睨知香一眼,点头,摇头,托腮,继续叹气。  知香更加不解,十年经历,越加成熟的脸上,晃怔了半响,“小姐,你烦什么呢,你看我,经历了那样的事,可是,就如你所说,时间总是能抚平一切的,而且……”话说到此,知香面上顿时飞起两抹绯红,“十一对我,真的,很不错。”  “我靠,知香,你皮痒是吧,秀恩爱秀到我面前来了。”云初抄起手就在知香头上一拍,知香也机灵,闪得够快,一边退后好几步,“小姐,留点面子,我现在也是京中最大酒楼的主事。”  “还炫富?”云初明确表示不满。  知香这下不说话了,垂了垂头,“我没小姐你有钱,你可是大和的皇后。”  “你见过被皇上抛弃的皇后?”云初一说到这话,满脸的忧伤,还鲜有的幽怨。  知香这下总算是明白了,上前笑着,“小姐,这皇上去西山军营这才走了三日呀。”不说肯定不是抛弃,就是这真的才三日啊……再说了,知香瞥一眼云初那此时高高隆起的肚子,“小姐,皇后娘娘,你现在这样子,皇上能把你带出宫吗。”  这不说还好,一说云初的就来气,明明说好只生两个的嘛,念初和等云已经够费力了,这景无桀却还给她弄出来一个。  她发明的套套明明就很好用啊,她试过啊,绝对不会漏气,怎么就……  对此,云初依然记得景元桀那张万年不动的冰山脸上那完美薄冷的唇是这样说的。  “天意使然,不可违逆。”那一本正经的模样,让她想把他回炉重造。  面明,好厮说完之后还极尽温柔宠溺的摸了摸她的头。  我靠,我特么想出去玩啊玩啊玩啊。  而且,因为曾经落崖的关系,她虽然说也算是因祸得福,可是这一怀孕,身体就变得越发的虚,所以这不准吃,那不准去……  怎么一个愁字了得。  “对了,皇上离宫时还说了,说要让皇后娘娘你戒骄戒躁,这样,对腹中的孩子才好。”知香又道。  云初瞧着知香,眯着眼,“你到底是谁的人?”  “我这般些年都是叫你小姐,当然是小姐你的人。”  这有模有样把她监视起来的样子,看起来,哪里像她的人,以为我怀孕就好欺负?呵,云初突然那缓缓起身,摸了摸肚子子,“管你是谁的人,从今儿起,皇上一日不回宫,你就别想出宫。”  “小姐……”  “路十一要是想媳妇,你就告诉他,让她来找本宫要人。”  知香欲哭无泪,混迹京中经商几年,她早退了曾经的青涩稚嫩,目盼生辉间,也自练就一番不可小瞧的气势,可是每每到了云初面前,就跟霜打的茄子,敌不过,说不过,只得默默认栽。  “好吧,那小姐,你方才还没你的烦心事呢,你看了小甜糕的信,怎么就不高兴呢?”山老说了,孕妇总是想一出是一出,尤其是没有皇上在身边的皇后娘娘,更是要小心伺候着,所以,一定不能让自家小姐有心事。  云初因为怀孕而显得分外红润风韵的脸庞上这才流过一丝恨铁不成钢的情绪,“我是想着,这夜灵玉从儿时跟到如今,十年过去,都要嫁人的年纪了怎么就还没搞定空无那大神榻呢。”  知香闻言,嘴巴张了张,不好答话,弄了半天,小姐是在担心这个?  “你说,身为我夜家的人,她丢不丢人。”  兰瑟眉心抽,半响,“嗯,是……是挺丢人的。”空无大师那清心寡欲的人,谁能动他心啊。  “皇后娘娘,奴才有事要禀。”这时,御花园外,一名近侍公公快步而来,面色明显着急。  云初示意无须多礼,倒也不急,“只要天没塌,皇上没死,万事都不是大事。”  这话公公听着,顿时一愣,这天下间,敢说这般话的,怕也就宫中这位独一无二的能让皇上后宫只她一位的皇后娘娘了,当下细细述道,“是太子,太子和公主,又打起来了。”  “哦。”云初很淡定的哦了声,挑了挑眉,“打伤没?房拆了没?”  “……没,都没有。”  “行吧,别打扰本宫进行胎教。”云初抬手一拂,一点不介意,转身就去闻身旁正开得娇艳的牡丹。  景等云是个混小子,一点没遗传到景元桀沉稳的性子,反而三头两头闯祸,气得她几次想把他给发落出去,可是这小祸精,却又偏得朝中大臣喜欢,平日里还时不时的出个主意,叫她都刮目相看。  也不知是像了谁。  至于念初。  云初觉得她一定是生了个假女儿,都十四岁了,大姑娘了,看着端庄文静又稳重,可是内心里那是让人何等的卧槽,平日里没啥爱好,就是整太子。  三不五时的和太子打上一场,以无数的“丰功伟绩”,诸如太子府草被拔光,太子府甩的名画被扔,太子府食物一扫而空来验证她和太子那“亲厚”的双胞之情,偏偏人缘还极好,不说京中,就是京外,也名声响当。  而对于景念初,偏偏景等云次次又不上当,不认输,于是乎……这两华这般些年是打得越来越热闹。  她反正是管不着了,这两人要打就打吧。  这两亲生的已经彻底没救了,她眼下就只能指着肚子里这一个。  听话,乖巧,懂事。  只不过,若干年后,肚了里出来的宝宝会让她更头疼。  当然这是后后话了。  而此时,那公公虽得到云初的话,可是身子却没动,而是将头垂得越来越低,“禀皇后娘娘,这次,不太一样……”  “不一样?”云初面色凝了凝,看着公公,“说。”  “太子府来了一位姑娘,美丽非凡,钟灵俊秀……”公公越说,头垂得越低,云初和兰瑟的心思都跟着提了提,却听公公又道,“那姑娘说是要嫁给……”  “靠,哪家女儿觊觎我家太子?”云初当下横眉一竖,开玩笑,打她儿子的主意,过问了她没。  谁知那公公的面色却更不对,“回皇后娘娘,不,不是……”  “我说,向福,能不能把一句话给本宫捋清楚。”陡然一声责喝,那公公当下身子一抖,极其快速,“那姑娘说要嫁给公主。”  啥?  云初当下好懵逼,她没听错吧,对方姑娘看上的不是她儿子,是她女儿?  同性恋,靠,这可要不得。  “那眼下,太子府是何局面?”舒口气,云初倒还是淡定的,淡定得公公好像都觉得这也不算是什么坏事了,忙道,“太子当即就叫人将那女子赶出去,双方便打了起来,公主还……还不叫人插手,说,说太子这是嫉妒,嫉妒女子都喜欢他,而他等的那位还没有来……来。”那公公禀报完都觉得发懵,这遇到的都是些什么事儿。  “小姐,不如我出宫去看看?”一旁知香倒是也着急起来。  云初却一摆手,然后看向公公,“那位姑娘可说她姓什么?”  “回娘娘,好女子没说。”  “呵呵……”云初面上笑意一起,知香和那公公以及远处守着的丫鬟只觉得春风暖意起,琉璃生光月迷人。  皇后娘娘长得真是美。  可是下一秒,云初笑意一收,咬牙切齿,恨恨恼怒,“靠,我倒要看谁是来祸害我儿子女儿,看我不废了你,你们谁也别拦着,我去去就来。”话声一落,当下足尖一点,便一下飞掠出宫,一旁暗卫想拦都来不及。  知香心都悬起了,“小姐,你肚子……”话未落,便见空中,云初早就没了影儿。  知香一急,当下带着侍卫出宫向太子府而去。  一个时辰后。  太子府。  “没有,没有,母后没来。”已经乱居一团,到处花枝毁损的太子府邸,清流俊美的景等云拔了拔头上因方才打斗而凌乱的发道。  知香着急,“没来?那方才,来太子你府邸那位捣乱的女子呢?”  “被我打跑了啊?”景等骈那坦然笃定的模样,知香……急得心肝旺,“太子殿下,那是我母后,你母后怀着六个身孕,不见了。”  “那女人本事大着呢,没事,说不定溜达一圈就回来了。”景等云不以为意,不过,看着知香和身后公公着急的模样,还是一挥手,让太子府的人悄悄去找。  “回知香小姐,没有,宫里宫外都找遍了,没有寻到皇后娘良的踪迹。”这时,身后有人来报。  知香着急,又左左右右看了眼太子府邸,这才带着离开。  身后,景等云让人关上门,这才抚着发痛的唇角,“坏姑姑,不是说演戏吗,为什么下手这么重。”  “太子,你就真的放心让皇后娘娘……”一旁亲卫道。  景等云浓眉微微一绽,“安啦,你没瞧见着,有公主去看着,那女人好着呢。”  “倒也是,不过,属下倒是第一次见得太子和公主如此合拍。”  “哼,谁叫她老嘲笑的梦中的小情人。”  小……情人?  ……  而彼时,云初正悠闲的坐在一方庭院里,大快朵颐的啃着鸡腿。  鸡腿上面覆着一层红红的辣椒酱,在阳光下,香气散发,分外的诱人食欲。  一旁,夜灵玉抱着胸,看着一手鸡腿,一手鸡翅,啃得那叫一个没有仪态一个不亦乐乎的云初,唇角抽了好久,这才上前,“我说,云初,你这女人是有几辈子没吃过饭了。”  云初重重吞下一口肉,“云初告诉你,为了今日这一餐,我可是偷偷饿了好几顿。”  夜灵玉细嫩而美丽的脸蛋上,有些抽搐,“皇宫的伙食有这么差,让你为了只麻辣鸡,设这般大一局,还将儿子女儿拉下水?”  “孕妇的悲哀你不懂。”  “我只知道,如果皇上知道,你一定……”  “安吧安吧,他现在在去往西山军营的路上……等他回来,晚了……”云初继续啃鸡腿,只是,怎么突然觉得周围有些凉,哦,从香腻麻辣的鸡腿中抬头……  “不晚。”空气中随着低沉的嗓音响起,一笔挺身姿落地,骤然出现在云初面前。  云初手中的鸡腿被阴影遮挡了大半,神色一怔之后,整个人都是发虚的,缓缓的,缓缓的,抬头,看向景元桀,“景元桀,你不是去西山军机大营了吗?”云初话刚落,手里的麻辣鸡腿掉了地,一身汗毛尽竖。  景元桀墨眸凝起,眼底怒意无奈,却更多的宠溺。  景元桀越是这样,云初越是心虚,讪讪的抬起油腻腻的细爪子,“那个,我……”  “云初,你就为了吃这一个麻辣鸡,弄这一出?”景元桀走近,陡然愤怒的威压袭来。  云初后退的一步还没落定,整个身子便被人拦空一抱。  “回宫。”  “先让我把鸡腿吃完啊,我忍了四个月啊亲。”  “嗯,回宫亲个够。”景元桀说。  ……  夜灵玉看着云初那吃瘪却无可奈何的模样,摇头,“唉,所以说嘛,要男人有什么用,不是给自己找牢宠。”  “那为毛姑姑你要死追着大神棍一直不放呢。”身后,一道清灵的少女声音响起,拿起方才云初未啃完的鸡腿便喂进嘴里。  夜灵玉回头看着景念初。  景念初一袭纯白衣衫,虽眉目精致,却面色端正严肃,夜灵玉虽长她几岁,在她面前都显得娇憨了。  夜灵此时眉头蹙着,“景念初,能不能尊敬长辈,我那是在拯救大年龄剩男。”  “父皇说,年纪越大的女子越心火旺,果然如此。”  夜灵玉抄起一旁的盘子就想打人,“你们景家的都不是好东西。”  “可是,大神榻空无也姓景啊,还是我大伯。”  “你滚。”  ……  远远的,景元浩看着在院了里打闹的二人,目光尤其落在夜灵玉身上,许久,方才收回眼神,转身。  这一生,有些错过,永远都是错过。再一看向皇宫方向,有些幸福,永远都是幸福。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