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娇医有毒>目录>

情人

情人

小说:娇医有毒作者:莫风流字数:4488更新时间:2017-05-18 07:32:04
    赵钰很喜欢韩苗苗,也想像她那样潇洒的闯荡世界。Zi幽  可是,不知道从哪天开始,韩苗苗就不出去了,将她年老的母亲接到了庆阳,母女二人在顾宅不远的巷子里买了一间院子,安安静静的住下来了。  直到几年后,她才听说了韩苗苗和当今圣上的事情。  对于圣上,她是知道的但是印象并不深,对方在京城,她在庆阳,离的太远且年岁差的太多,实在没什么可说的。  不过,韩苗苗和圣上……  这让她着实吃惊了一下。  听说圣上性子沉闷,这辈子唯一的心愿就是做一位明君,将大周治理的国富明强,而他的后宫里更是亘古少有的冷清。  这位圣上不重色,重权是所有人都知道的。  没有想到,藏在他沉静漠然的外表之下,还有一颗多情的心。  难得啊。  赵钰很好奇可不敢去和她娘打听,父亲那里更是问不出什么,所以夜里偷偷拉着祖母身边的李妈妈打听。  可惜,李妈妈知道的并不多,三言两语还不如她道听途说来的多。  但是,赵钰却是意外的从李妈妈说漏嘴的过往中,发现了一个叫魏易的人。  这……太神奇了,赵钰立刻丢开了韩苗苗和圣上的情史,而转道去打听魏易此人。  阿丙叔说,魏易是宜春侯颜显的表弟,十来年前曾在青囊书院读书,是娘的学生……今年估摸着三十来岁……这个年纪,足足小了祖母有十多岁呢,怎么会和祖母有个什么呢。  不过,就是因为这个年纪的差距,让赵钰越发的好奇。  在她的童年中,祖母一直住在顾宅的院子里,她是知道祖母和祖父和离过,还重新成亲嫁人过,但是她确定在祖母的心里,一直就只有祖父一个人。  因为祖母提起祖父来时,眼底有她自己都不知道的怀念。  祖母不会喜欢别人的。  赵钰坐在院中父亲给她搭的秋千上荡着,修长的腿一摆一摆的,望着天想着心事……  人为什么要谈情呢,这东西有什么意思?女人难道非要嫁人才能过的好吗。  韩苗苗一辈子没嫁人,就过的很惬意舒心啊。  她想着皱着秀气的眉头,从怀里拿了一封信出来,是从安南寄来的……每隔一个月那边就会来一封信,她都已经习惯了,只是,她从来没有回过。  以前不懂,现在她是懂了。  她不想成亲,更不想去安南,那边太远了,远到她想见到爹娘和家人都要走上半年。  简直是疯了,才会嫁过去。  所以,她不但不会信,连信都不看,让小丫头收起来放在一起匣子里,这么几年下来已经垒成了高高一叠。  不过,到底哪个魏易是什么人,他说等祖母老了,他也完成了该有的责任就来陪祖母。  祖母现在已经够老的了,都快五十岁了,魏易怎么没有来。难道要等祖母六十岁的时候?  这人也太奇怪了。  赵钰心里想着事儿,心不在焉的出了门闲逛在街道上,忽然迎面走来一人一骑,她一愣朝那人打量着。  男子三十来岁的年纪,身材高瘦,容貌生的不算俊美,至少和爹爹还有哥哥们没办法比,不过,一身贵气在行人如织的街道上很惹眼,男子牵着马慢慢走着,一条腿似乎有些跛,走的很慢,细细的打量着街道两边的情景。  他身边的小厮笑问着,“侯爷,我们是先去拜访赵将军吗。”  “嗯,即是来了我若不去见他,就太失礼了。而且,我也很想听他说说,这十年来他是如何将这一方地界治理的这般好。”男人轻轻说着,眼里露出惊叹。  “赵将军的能力确实是常人不能及的。”小厮也感叹,“还有顾大夫,一路来处处都能听到她的声名。”  男子笑,点头道:“……她是奇女子,这天下约莫也不会有第二个了。”  来找我爹娘的,还是侯爷……从京城来的吗?赵钰眼睛一亮悄无声息的跟在男子身后,就听到小厮道:“要不要给小侯爷去封信,要不然他会担心的。”  “他事情多,不必和他说。”男子在一个卖胭脂水粉的店面前顿足了一下,又接着走,赵钰抬头看看胭脂水粉铺子,没什么特别的,除了铺子的名字有些好听,叫“静容。”  “那……明年夫人的忌日,咱们还回去祭拜吗。”小厮问道。  夫人的忌日?那这位男子就是鳏夫了吧,赵钰假模假样的在路边抓了点零嘴,买东西的她都认识,准确的说,整个西北就没有不认识她赵小姐的。  鳏夫?爹爹的朋友里,是侯爷还是鳏夫的会是谁呢?  想起来了。  宜春侯颜显。  三年前宜春侯夫人得了重疾还请娘去看的,只是可惜病情太重,娘也无力回天,最后人没了。  宜春侯很伤心,卸了爵位为夫人守孝三年。  他怎么到庆阳来了。  难道是找爹爹叙旧吗。  赵钰摸着下巴,一边的小贩喊着她,“四小姐,你渴不渴我给你削个梨吃吧。”  “不用,我刚在家里喝水的。”赵钰摆着手,和小贩说了几句又跟着颜显。  颜显果然去了她家,她娘亲自从府中迎了出来,两人站在门口说了几句便进了府中,她娘看上去很高兴,但是却显得又有些唏嘘的样子。  赵钰拉着瑞珠过来,“姑姑,宜春侯为什么来我家?”  “小姐看到了啊。”瑞珠笑的高深莫测,手里的针线没停,赵钰蹲在她身边,道:“嗯,看到了。他来做什么的啊。”  瑞珠掩面一笑,轻声道:“他来找人。”  “找谁?”赵钰问道。  瑞珠嘘了一声,压着声音道:“侯爷来找小姐的姨母……”  “姨母?容姨母?”赵钰啊了一声,想到了以前听的闲话,就一脸的好奇的道:“真的来找姨母的?他这是打算重续旧情?”  瑞珠笑着没有说话,不过她觉得宜春侯应该是这样打算的,他完成了这辈子所有的责任,夫人去世,儿子继承了爵位当家做主,接下来的人生,他或许是想按照自己的意思过了吧。  只是可惜……瑞珠叹了口气。  “那我姨母知道吗。我都好几年没见到姨母了,我娘也说她找不到。”赵钰来回的走,“要不然,请陈叔叔帮忙找找?”  崔婧容应该还在草原,可是草原那么大,找一个人谈何容易。  “夫人说,看缘分。”瑞珠叹气道:“这种事说不清楚。不过只要人还在,就一定能找得到!”  赵钰点头应是。  颜显在庆阳住了一日,晚上和爹爹喝了许多久,但是第二日一早他就走了。  赵钰好奇,一路跟着他,他先去了河套,见了司璋还有当年的部下和同僚,便遣了随从离开,他独自一人一骑出了关。  六月时是草原最美的世界,暖风拂面,草香萦萦,颜显策马而出,朝着太阳升起的方向飞奔而去。  草原之大,一望无际,他单薄的身影不一会儿便消失在青草之间。  赵钰坐在城楼下,垂着腿荡啊荡,清风吹来银红的裙摆随风摇椅,少女面容娇嫩绝美,比这草原上开的任何一朵花都要好看。  司音没有做成她的嫂子,已经嫁人成亲了,如今有了身孕却也不消停,整日里和夫君比如骑马。  司璋站在院子里哈哈大笑,说她的闺女果然不同凡响。  赵钰留了几天,就一个人骑着马回去了。  她觉得,不管是谁心里都有念想的人,只有她心里空空的,除了爹娘和家里的人……爱情到底是什么呢。  男女间真的有那么大吸引力,可以让一个人一生都难以忘却吗?  她觉得不可思议。  现在想想,她连李易的容貌都不记得了,她相信李易也不会记得清她的容貌。  所以,都记不得对方的样子了,怎么就能谈什么男女之情呢。  “自己哄骗自己的。”赵钰这样想着便笑了,“还是我好,虽没有人想着,可也不会被人伤着。”  她嚼着草茎躺在马背上,墨发垂在马背上,眯着眼睛看着天……不知不觉睡了过去。  等再醒来时,马儿停在河边正在喝水,四周种了许多许多的药材,因为自小跟着母亲还有二哥,她虽不懂医,但是对药却是不陌生。  “这里居然有药园?我怎么不知道。”赵钰跳下来,在河里洗了脸,沿着田垄慢悠悠的走着,一抬头就在田垄的尽头看到了一间竹屋,屋前坐着一位妇人,说是妇人也不尽然,因为她看着有三十多岁了,可却没有梳头。  大概,和韩苗苗一样,是个未嫁的姑娘吧,赵钰想着走了过去,那女子的容貌越发的清晰,听到脚步声对方抬起头来,看着她一愣,手中的针扎到了手,她嗦着手指吃惊的看着她。  “我很奇怪吗,还是这里鲜少有人来,所以她惊讶?”赵钰打量了自己一眼,觉得没什么特别的,就笑着走过去,站在院子门口,“大……大姐姐,您一个人住在这里吗,这里的药园是您的吗。”  喊姐姐有点不合适,可是赵钰想不到喊什么。  “你是谁?”女子年轻的时候应该很美,就算现在其实也很美,扬着眉有些娇俏的样子,“叫什么名字。”  赵钰咦了一声,回道:“赵钰!”  “赵钰?”女子忽然站起来,几步走了过来,她个子很娇小,才到赵钰的下颌处,“顾若离是你什么人。”  原来是因为认识娘啊?也对,她和她娘还有祖母生的有几分像,所以被认出来了吧。  “她是我娘。”赵钰笑着道:“你认识我娘吗?”  女子盯着她楞了一下,忽然拂袖道:“不认识。”话落,转身回到原来的地方坐着接着做事。  赵钰鲜少被人这样对待,顿时撇嘴哼了一声,“我娘还不认识你呢。”话落,拂袖转身就去了马那边,翻身上马,他便看到一男子从屋后出来,手里提着药筐身材纤长消瘦,长的非常的好看。  不过最惹人注意的不是男子的脸,而是他的一头银发。  “看着很年轻啊,为什么头发全部白了呢。”赵钰咕哝了一句转身要走,那个男人却走了过来,赵钰也不急着走,等着男人过来。  男人一身朱红锦袍,风流飘逸,他立在田间看着她,先是一愣继而有些痴怔的样子望着她。  “又这样。”赵钰不满的看了一眼男人,掉头而走,男人忽然开口道:“她……还好吗。”  不知道为什么,赵钰立刻就知道他问的谁!  “很好。”赵钰回头看着他,“你是谁?”  男人笑笑,他笑起来特别好看,有些赖皮狡诈的样子,赵钰看着一愣暗暗感叹他的容貌,却又听到他说,“喜欢这里吗。”  “还行。”赵钰如实道。  男人微笑,诚挚的邀请,“喜欢就常来玩儿吧,屋后还有好玩的。”  赵钰哦了一声,又问道:“你这么年轻,头发怎么白了?”  男人眉梢一扬,又晃了一下赵钰的眼睛,“可以回去问她,少年白头约莫是个什么病症呢。”  “你要想看病就去庆阳找她啊。”赵钰坐在马背上看着他,“还是……你得罪过我娘,不敢去?”  男人又笑了起来,点了点头,“被你说中了,我确实不敢去。”  赵钰摩挲着下巴若有所思的看着男子,问道:“你和我娘很熟悉吗。”  男人道:“在我心里她是最熟悉的……可是,在她心里却不一定。或许,已经是陌生人了吧。”  赵钰咦了一声,男人笑着摆了摆手,道:“你和她性子完全不一样,到是有点像你的祖母……”话落转身回走,边走边道,“女子嘛,还是像她那样比较好!”  她这是被人嫌弃了?赵钰哭笑不得。  停了一会儿策马就走了。  爱情到底是什么呢?  “我要不要给李易回一封信呢?”赵钰心里思索着,回去就给李易回了一封信……  半年后,李易来了。  少年如玉一般立在她面前,赵钰抱臂打量着他,也不激动,只有好奇!  可是很多年后,赵钰再想李易时,眼前的画面却是最清晰的。  ……  祖母真的老了,以前的她从来不服老,现在却常常坐在院子里发呆,说她老了,头上都有白发了。  “其实白发不能代表老,前些年我就碰见一位男子,生的很好看也年轻,但是却是一头银发。”赵钰安慰她,“祖母还是年轻的,而且,特别美!”  祖母笑着摸了摸她的头,看着远处不大说话。  人老了就会变成这样吗。  赵钰不懂,但是能感觉到祖母很寂寞,很高兴她来这里陪着。  所以她只要在家都会赖在祖母这里,有一回她出去好些天回来,却发现祖母不在家里,娘说祖母出去散心了。  “您怎么放心的。”赵钰问道:“祖母身体不大好,马车坐不久。”  娘看着她,摸了摸她的头,道:“魏先生来了!”  魏先生来了?  赵钰惊讶的不得了,拉着她娘的手,“娘,这就是爱情吗?像宜春侯和姨母那样,不分身份,像父亲和您这样,愿意为彼此改变,像圣上和苗姨那样,没有距离。像魏先生对祖母那样,没有年龄之别?”  “娘也不知道。”娘笑着,道:“跟着心走,或有得失却不会后悔……”  ------题外话------  情人节快乐!么么哒!  本站访问地址http:// 任意搜索引擎内输入: 即可访问!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