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我是大玩家>目录>

697、天下没有不散的筵席(大结局)

697、天下没有不散的筵席(大结局)

小说:我是大玩家作者:会说话的肘子字数:2020更新时间:2017-07-29 07:24:13
   ♂!  无人区上映了,再次迎来口碑票房双丰收。  李导的连续剧上映了,让人印象最深刻的那位远走边塞大漠的金吾卫诸曹参军。后来有人曝光,这位在整部连续剧都没怎么露脸,就算露脸也是远景的诸曹参军,其实是青禾的那位大老板。  这件事情让大家一时惊为天人,没想到这位大老板又多了一个演员身份,演技还如此精湛。  后来,大话西游也上映了,没有前世里的一大堆差评,大家凭着张明和青禾影视的口碑买了高价票走进电影院,笑着进去,哭着出来。  夏雨婷的紫霞仙子太美了,美的如同朝霞与晨露,美得如同雨停之后的彩虹。  美的哀挽,美的凄绝。  后来有人说,其实齐天大圣也是青禾那位大老板演的,语惊四座。  在大话西游之后,夏雨婷从娱乐圈消失了,没人知道她去了哪里,也不知道她现在在干什么。  从此多了一句话,夏雨婷之后,再无紫霞,可能前后几十年,都不会再有谁去挑战这个角色。  竟是成了绝唱。  青禾集团的那位大老板也消失了,连带这消失的还有杨夕。自此之后青禾影视不断的拍出好的影片,《无间道》《罗曼蒂克消亡史》……  然而却再也没见过那位大老板的身影。  有人说在阿尔卑斯山看见那位传奇少年从山巅一跃而下,穿着飞鼠服在山间穿梭。  有人说曾在小酒馆见过任禾和杨夕,他说那一晚任禾喝了不少酒,有人开玩笑的问道:“您有没有完成所有的挑战?”  任禾笑着回应:“完成了。”  有人又问:“完成所有挑战之后有什么收获吗?”  任禾像是开玩笑又像是认真的笑道:“在我完成最后一个翼状飞行的时候,我听见身体里咔的一声,基因枷锁打开了。”  当即,小酒馆里所有人鸦雀无声,无人知这事到底是真还是假,因为在任禾之前还是之后,都无人完成这个壮举。  ……  后来,有人说在阿富汗的战场见过任禾和杨夕,杨夕不再是天后,而是扛着一杆自动步枪跟在任禾的身边,脸上脏兮兮的,却笑的很开心。  而任禾此时确实如同超级英雄打开了基因锁一般,一拳能砸断大树,还能徒手掀翻坦克。还有人见过任禾肉身挡子弹而无事,在战场里,哪里有极端组织,他就往哪里去。  原本极端组织都爱悬赏人头,结果悬赏他的花红却无人敢接。  所有人听到这句话都哈哈大笑,这个牛逼吹的太大了!  有人说看到任禾与cia的马克佩恩坐在一起喝酒,有人说看到两个人掰手腕,任禾赢了。  有人说在南极看到任禾在那里向杨夕求婚了,他们的所有朋友都到场,有刘二宝,有张明,有周无梦,有安肆,有许诺。  唯独没有夏雨婷。  ……  青禾集团最终也没有上市,却成为中国最大的互联网企业,最终在2015年7月进入世界500强,没有人知道它的止境到底在哪里。  随着时间流逝,大家忽然发现在地产经济上扬的过程中,青禾集团这个最大的互联网公司,可能成为了最大的赢家。  在5年间,青禾持续获得全国各地19次标王,手中握地无数。最终和平收购洛禾集团,旗下地产成为了中国第一的地产公司。  这是谁都没有聊到的事情,有人说这是无心插柳柳成荫,有人反驳说,总不能次次都插成功吧?  不知道为什么,青禾的所有项目都在赚钱,竟无一次偏差。  就像是一场考试,别人都在摸着石头过河,青禾却提前拿到了答案。  刺客信条大卖了,里面那位刺客,怎么看怎么像是骑士。  那信仰之跃,正犹如骑士从珠峰上一跃而下。  唯有信仰能与日月星辰亘古不灭,这就是骑士。  信徒千万的骑士。  ……  有人说任禾要把99%资产捐献给慈善事业,所有人皆惊,那是多少钱?  青禾基金现在依靠着哈利波特这本书,把慈善玩的风生水起,大家以为这就已经足够了,青禾集团在慈善事业里面怕不是已经投入了几百亿?  如果再把青禾集团捐出去,那是个什么场面?  结果谣言刚起,任禾便在微博上发了两个字,扯淡。  自此之后,又无音讯。  世人哭笑不得。  那位大老板永远的出人意料,永远的随性。  ……  有人说许诺结婚的时候,任禾往炮筒里塞了无数的胡椒面,协同着杨夕这个帮凶,把许诺这个新郎还有新娘给打哭了……  这个时候刀塔玩家忽然发现凝魂之泪这件道具下面多了一行小字:以此纪念紫霞仙子夏雨婷。  ……  浓重的雪从天上遥遥落下,任禾拉着杨夕的手等阶而上,前边不远就是山中的静心庵。  任禾走上去拍了拍大门,门内露出一个小女孩的脑袋,哪怕带着僧尼的帽子也很可爱:“施主找谁?”  “找了空大师,”任禾平静说道。  “了空大师正在讲课,你们先进来喝口热茶吧,我去跟了空大师说,”小僧尼笑道。  任禾犹豫了一下说道:“不用了,我旁听一下就好。”  大殿上有信徒有僧尼,佛祖坐下一个蒲团上坐着一个眉目如画的女尼,身穿一身灰色的僧尼袍,一尘不染。  那精致的容貌与笑容,与以前都未曾变过。  杨夕静静的站在任禾身边,任禾则深沉的遥望着那位和光同尘的女尼,不知道为何,鼻子里酸酸的。  此时女尼看到任禾,对任禾平静一笑便继续讲课,那声音清脆如往昔:“昔时佛祖拈花,惟迦叶微笑,既而步往极乐,佛曰:一花一世界,一草一天堂,一叶一如来,一砂一极乐,一方一净土,一笑一尘缘,一念一清静……”  任禾牵着杨夕的小手向外走去,他不知道这世间命运到底是如何注定的,但天下没有不散的筵席,看一眼也就足够了。  他回头看了一眼山间的天空蔚蓝,仿佛还活在昨天,永远少年。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