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绣色可餐>目录>

番外 猫眼之楚瑜的过去

番外 猫眼之楚瑜的过去

小说:绣色可餐作者:青青的悠然字数:5002更新时间:2017-08-01 06:59:26
    “喵呜~!”  “别闹,你必须洗澡,真是的,猫都怕水么,咋都这德行,要不你就得关笼子里不能乱跑,不能上床!”  浴缸边,女孩满头乱发,衣衫凌乱湿了一半,戴着长长塑胶手套的手有些紧张地按住洗手盆里一只白猫。  白猫的身上沾染着不少污渍,却依然可以看出它的美貌,漂亮如星空的眸子眯起来,毫不掩饰它的火气。  “喵呜呜~!”  你这条蠢鱼下雨的时候抱着本尊摔了一跤,还敢那么粗鲁!  “求了你,白白,别闹,乖乖洗个澡,明天带你去宠物医院检查检查,要不就被洗,你别上床!”楚瑜快被这只灵敏过度的猫大爷给闹的晕头转向。  要上床睡觉,要在桌子上吃人的食物和喝水,她都不知道哪户富贵人家请回来的大爷!  她好容易逮着它,还被挠了一脸。  但那一声白白之后,猫咪忽然安静了下来,不再乱跳挣扎挠。  她好一会才反应过来,低头看了看怀里的猫,发现它正一脸莫测地盯着自己,她莫名其妙地打了个寒颤,有些不自在地摸了摸自己的脸,随后抬头看了看镜子,发现镜子里的自己一脸水雾狼狈,随后嘀咕:“你是在嘲笑我么?”  但手上动作却没有停,趁着猫咪不闹腾了,赶紧给它洗刷了起来。  “白白乖,一会给你吃好吃的小鱼干。”  不管这只猫到底为什么忽然消停了,她还是先赶紧把他弄干净罢!  看着絮絮叨叨的女孩,他眯起了蓝色的眸子,轻哼了一声,没有再给她好看。  水雾蒸腾里,猫咪看着镜子里忙碌的女孩,眼里闪过一丝幽不可见的笑意。  ……  PM10:30  天空忽然飘起了雨,桌上的电脑放着电影,吹风机的声音呼呼作响。  女孩一手抄着吹风机给膝盖上的猫咪吹干它华丽皮毛上最后一点水汽,一手拿着个苹果啃着。  猫咪懒洋洋地伏在她的膝上,享受着她细长手指穿过自己柔软长毛抚在皮肤上的柔软触感。  楚瑜低头瞅着膝上的猫儿,忽然觉得这一刻有一种奇怪的熟悉感,仿佛她的手指也曾经穿过谁的长发。  莫名的温馨。  ……  也许,有只猫咪陪伴,还真是不错的事儿。  …  “铃铃铃~”手机忽然响了起来。  楚瑜低头看了眼屏显,那是个陌生的号码。  “大晚上的,不会又是卖房或者卖保险的吧?”她不耐地顺手接了起来。  自从她在银行办了一张信用卡之后,各种奇葩电话都多了起来,烦不胜烦。  “买不起房,买不起保险,我什么都买不起……”  “喂,下星期的就是同学会了,你来吗?”  随着夹在脸颊边的电话里那一道清越地声音响起,仿佛像某种禁止魔咒,让正在啃着苹果的楚瑜动作顿住了。  僵了那么片刻,而电话那头的人也没有催她,只是耐心地等待着。  “喵!”膝盖上慵懒的猫儿忽然站了起来。  楚瑜低头看着它,对着电话嘿嘿一笑:“原来是你啊,老同学,你居然大老远从从美国回来参加同学会,我不去,对不起我们的交情不是?”  “嗯,好,到时候见。”电话里的男音轻笑。  ……  簌簌落下的雨滴敲在玻璃上,模糊了窗外城市的夜景。  房间里回荡着王菲清冷空灵的嗓音——  “匆匆那年,我们究竟说了几遍再见之后再拖延,可惜谁有没有爱过不是一场七情上面的雄辩……。”  整个城市,虽然依然灯火流丽,却在雨中已陷入了睡眠,被王菲的声音衬出一种奇异的寂静。  楚瑜站在窗口发呆,手指无意识地抚摸着怀里的猫咪。  她没有看见那只猫咪盯着自己的眼里闪着的堪称危险阴郁的光——  虽然知道,这个世界和几百年前不尽相同,男子是自由的,女子更是自由的,但是看见某条鱼居然会为某个男人露出这种表情真是……哼!  “喵——!”  “哎!”  怀里的猫儿忽然一点不客气地跳下了地,也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它后脚在她脸上直接踢了两爪子。  “白白?”失去了怀里毛茸茸的温暖感,楚瑜瞬间回过神,低头看向几下跃上了书柜顶上的猫咪。  但是对方明显不想理会她,冷冷地看了她一眼,转过身去伏下来。  “……。”楚瑜看着背对自己的猫咪屁股,忍不住笑出声。  随后她懒洋洋地在沙发上一趟,一边啃苹果,一边扭过头去看电脑,屏幕里正播放着《匆匆那年》,倪妮的脸有一种特殊的美感,不属于惊艳,却很有味道,不饰演女大学生,很有种清纯而贴近生活的气息。  楚瑜啃着苹果,不知过了多久,听着片尾曲那首《匆匆那年》,她慢吞吞地叹了一声气儿,自言自语:“我这荒废的青春啊,竟没有一出跟电影里那样轰轰烈烈来一场……。”  虽然后来她不再说话,书柜顶上的猫咪忽然转过脸来,低头看着沙发上睡着的女孩,眼底的阴郁散去了不少。  ……  不过那个男人到底是谁?  ……  ……  “不怪那吻痕没积累成茧,拥抱着冬眠也没能羽化再成仙,不怪这一段情没空反复再排练,是岁月宽容恩赐反悔的时间……。”  KTV包厢里镭射灯晃动着,每个人的脸都看不太清楚,有人声嘶力竭地唱着歌,有人在拼酒,有人聚在一起高声谈笑着毕业几年之后自己的际遇或者成就。  楚瑜拿着一杯啤酒,忽然觉得有这种吵闹很让她点心烦,虽然吃饭唱歌都是同学会毕经的阶段,她自己平日里也喜欢热闹,喜欢和同事朋友唱歌,甚至算是个麦霸,可她今儿却觉得烦。  “怎么了,小瑜,那么烦躁,是因为闵洋还没到么?”一道带着魅惑的女音戏谑地贴着她耳朵响起。  她瞬间一惊,转过身去,正巧看见坐在自己身边的人对着自己眨眼。  那是个美人儿,栗色的大波浪卷发,尖尖的瓜子脸,媚眼红唇,修长的四肢,即使穿着同学会的统一定制的宽大T恤也掩盖不住好身材。  “孝羽,你闭嘴!”楚瑜一点不客气地伸手就往美人儿胸部抓了过去。  孝羽大笑起来,却一点不在乎地把胸挺到她手里,整个人也压过去:“来来,平胸妹,恼羞成怒了?”  楚瑜猝不及防一下子被她压倒,自己也压在背包上,随后一声不悦的鸣叫声响起,一道白色的影子忽然跳了出来,毫不客气地直接跳到了楚瑜的脸上,冷冷地瞪着孝羽。  “喵——!”  孝羽吓了一跳,定睛一看,随后忍不住笑了起来:“小瑜,看不出来啊,毕业三年,你发财了,买了这么个宝贝,还带来同学会了,这是在显摆?”  楚瑜七手八脚地把脸上的猫咪薅下来,把自己的小圆脸从猫咪的屁股下拯救出来,狼狈地坐起来,干笑:“不是,不是,我这出门的时候也没有想到它会钻我包里跟着我出来了!”  她也不愿意的好么?  孝羽好奇地朝着猫咪伸手过去:“还长得真够漂亮的,纯种的罢,同学会见过有人炫富炫车炫房子的,倒是没有见过炫猫的!”  “呜——!”猫咪眯起了眼,星空眸里闪过一丝冷光,尖利的爪子伸出了肉垫。  楚瑜干笑一把将猫咪抱在怀里,避开了孝羽的手:“别,白白认生,会挠人。”  孝羽见状,也不强求,只是慵懒地交叠了长腿靠在沙发上,拿了啤酒喝起来:“看不出你还是只猫奴,说起来我记得闵洋不太喜欢小动物罢?”  楚瑜脸上闪过一丝不自然,抬手不客气地抬起脚踢了她小腿一下,压低声音道:“得,别得寸进尺啊,当初大学舍友里只有你知道我的秘密,现在闭嘴,ok?”  孝羽轻笑了起来,靠近她,轻佻地道:“好好,我知道咱们小鱼最男子气,却单纯了,说起来,闵洋一会到,他可是跟我说了,他回国最想见的人是你啊!”  楚瑜脸上一僵,左右看看,随后干笑:“别瞎说。”  “没瞎说,他当初和黎曼儿分手之后跟你告白了,你却因为曼儿和我们一个宿舍又和你关系好不愿意接受他,不觉得太荒谬吗,我记得那时候你喜欢过他的?”孝羽就要掏手机。  “他微信里跟我说的想见你,你要看看吗?”  “我去上个厕所,我来例假了,要去换卫生巾!”楚瑜赶紧站起来,搁下酒杯抱着猫咪,提着包就往包厢门外溜。  孝羽一个手慢,竟没逮住,她瞅着楚瑜的背影,耸耸肩,看了看手机,只低低笑:“真是的,可不是我没帮你,兄弟。”  “喝一杯,敌人?”一道修长的影子忽然挡在了孝羽面前。  孝羽抬头起来看着对方,片刻,忽然轻笑:“好啊,喝一杯,敌人。”  ……  “呼——真是受不了那个女人,还是这个脾气!”楚瑜出了包厢,叹了一口气,抱着白白就往厕所走。  “喵——!”猫咪不悦地伸出爪子在她胸口挠了一把,尖叫了一声。  那个叫闵洋男人是谁?  ……  不过很快,他就知道了。  “砰!”楚瑜低头一个不注意,就抱着它在厕所门口撞上一个人的背后。  那人转过背,低头看了看她,然后道:“楚瑜?”  楚瑜正要道歉,一抬头却对上一张五官俊朗的面孔,随后楞住了:“你……。”  “闵洋。”男人笑了笑,他笑起来有一种清爽的气息。  楚瑜眼神有些晃,仿佛在那一瞬间有点分不清自己所在何处,是在大学梧桐树下第一次看见那个少年,还是在圣诞喧闹的人潮街道上。  空气里仿佛有梧桐叶青涩的味道,四月的阳光透过叶子斑驳地洒落下来,在那少年的脸上落下奇异的光影。  但下一刻,包厢房忽然打开,有人从里面出来,骂骂咧咧:“你们站在厕所门口干嘛呢,进不进去啊,老子尿急得很?”  楚瑜一惊,对着面前的人局促一笑:“闵洋,我先上个厕所,你先进包厢吧,大家都在里面。”  随后,她一闪身就进了厕所。  男人看了看关上的门,提高了声音,微笑:“我在包厢里等你。”  楚瑜躲在厕所里,心情复杂地看着镜子发呆。  不知过了多久,怀里的猫忽然一抬爪子朝着她的脸“啪”地拍了两巴掌。  “哎!”楚瑜呲牙,回过神,这才听到门口传来“砰砰”砸门的声音,她低头看着怀里炸毛的猫,干笑:“乖白白,厕所很臭,我们出去!”  门口等着上厕所的人排了两三个,见她出来都没好脸。  楚瑜干笑,抱着猫咪一溜烟跑了,只是走到自己的包厢门口,她顿住了脚步,一转身朝着隔壁黑着灯的包厢去了。  这应该是个豪华包厢,超级大包厢足足有一个会议室那么大,只有一盏幽暗的顶灯。  楚瑜寻了角落坐了下来,抱着怀里的猫咪,轻叹了一声,自言自语:“唉,我还是不进去了,孝羽在里面,让她打发去罢。”  “喵——!”怀里的猫咪星空眸阴沉非常,也不知在想什么,只是恶狠狠地瞪着她。  有奸情!  只是楚瑜心不在焉,神游天外一般地呢喃:“我一会要不要进去呢,我和他又没奸情,可是……。”  她正喃喃自语,忽然门“吱呀”一声又打开来,走进来两个人。  楚瑜瞬间僵住,不敢再说话。  因为她所处的角落偏僻,借着包厢门口那微弱的灯却足以看清楚进来的一男一女,她都认识。  女的是孝羽,男的那张清秀像明星的面容,分明是左乐……也是她认识的同学,班上除了闵洋就是他当初最受女孩儿欢迎。  只是孝羽和左乐当初关系一直不太好,两人成绩又是不相上下的好,学业上为了抢各种奖学金与荣誉一直针锋相对,左乐的女友借着自己学生会主席的身份没少帮衬左乐,这让孝羽更是不甘心和愤怒,孝羽作为班花自然也有不少追随的男生,也没有捎给左乐吃排头。  而这一刻,两人却在静静面对面站了一会之后,孝羽率先张开手臂,左乐忽然一把拥上去,双臂紧紧地拥抱着孝羽,手也搁在了她的翘臀上,狠狠地将她往自己的身体压过来。  那种紧紧拥抱的姿态,简直默契得……让人脸红心跳,却又带着一种安慰。  楚瑜彻底呆住了,她如果没有记错,左乐已经和他女友订婚了,婚期就在下个星期!  这也太毁三观了。  “我喜欢过你,不过你有女友了,所以我放弃。”  “嗯,我知道。”  两人的对话很简单,却莫名地带着一种说不出的窒闷和惆怅,还有哽咽。  不一会,两人松开了彼此,对望着,随后左乐忽然把孝羽狠狠拉进自己怀里,吻了上去。  那力气,看得楚瑜觉得自己下嘴唇都生疼一般。  孝羽却闭上眼,享受着,只是眼泪却不断地滑下她漂亮的脸。  ……  “再见,预祝未来新婚愉快。”  “我会一直记得你。”  ……  楚瑜有点呆滞,房间里只剩下她一个人都不知道多久,她耳边还回响着孝羽和左乐的告别时的那句话。  她知道孝羽很快下个月也要出国工作,也许会移民,而左乐是公务员,前途大好,所以他们的再见里都有诀别的气息,却没有了遗憾的味道。  生活,偶尔像个荒诞的话剧。  “喵……。”  猫咪冷冰冰的蹄叫声响起。  像午夜十二点的钟声,她忽然回过神来,看着自己怀里的猫儿那双冰冷的蓝色星空眸。  她叹了一声:“我们回家吧,白白。”  她忽然失去了想要再次进入包厢的欲望。  ……  回到自己家里,楚瑜有点懒洋洋地摊在沙发上,抱起猫儿,呢喃自语  “说起来,当年左乐和闵洋都是那种特别招女孩儿的男生,谁能不喜欢长得好看,又性格不坏的男孩儿,那算是暗恋么,不过过了都过了……”  楚瑜摸着怀里的猫儿,叹息:“可是有些回忆,也许更适合放在过去……。”  说罢,她闭上眼,把脸在它胸口蹭了蹭。  “我相信,我会遇见我的真命天子,我的他。”  猫咪低头看着睡着的女孩,星空眸眯了眯,原本积聚了满胸的怒气仿佛都散去了大半。  这就是你在这个时代的生活么?  ……  虽然看起来不怎样,但是……  这样的你,倒是和以前,或者说以后没什么两样。  一样又蠢又……偶尔有点清醒的聪明。  ……  他抬头看了看窗外的夜空,眼底闪过一丝复杂却又势在必得的锐利冷光。  不过有一点倒是没错。  你会遇到你该遇到的人。  ……  ------题外话------  这种番外也就是随意一写的现代脑洞,也不是新文,大家不要太在意就是了。下次还是在下下个周六!么么哒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