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大叔,不可以>目录>

111 回国,决定

111 回国,决定

小说:大叔,不可以作者:唐家小七字数:4646更新时间:2015-05-19 13:57:49
   云姿听到消息,一时间没反应过来,等反应过来的时候,面色刷的一下没了血色,嗫喏着重复,“心脏病发?为什么会发心脏病?她一直都吃药,控制的好好地……”  “你现在着急也没用,姿姿,我告诉你就是让你有个心理准备,明天最早的飞机,我们立刻回去。本书最快更新地址:【http://dwz.cn/uikda】”萧宸已经预料到她会是这种反应,拧着眉头,倒了杯水,递到她眼前,“喝点水,冷静一下。”  云姿摇了摇头,嗓子里干干的,可她一点也不想喝水。母亲有心脏病的事情,她一直知道,可从来没想过她会真的因心脏病而倒在病床上。  那么多年来,她一直保护着自己,那么柔弱的人,却每次都挡在她跟前。即使后来说了一些令她伤心的话,可这些都无法抹去母亲在过去的二十年李是对她最好的人。  心里难受的紧,手指紧紧的揪着沙发,呢喃的问萧宸,“妈妈会没事的。”也不知道是安慰萧宸还是自己。  萧宸眼底滑过担忧,“姿姿,你再这样,下次出事,我不会再告诉你,既然你家人压着那么多天不告诉你,就是不想让你替她担心。你看看你现在的样子,让人怎么放心?”  云姿抬头静静地看了萧宸好一会儿,深吸了一口气,压抑住身体的颤抖,“我没事,你让我冷静一下就好了。”  说着,她从沙发上站起来,想给自己找一些事情做,一直坐在那里她会胡思乱想的。  拿了两人的衣服,她蹲在地毯上开始折叠衣服,一件一件都折叠的棱角分明,叠完了,站起来,身体重重的跌回了地上。【本书最快更新百度:】  萧宸伸手扶住她的一刹那,云姿想要松开他的手,却被他按住了乱动的手脚,“你难受,就哭出来吧。”  “我才不哭!我妈会没事的。”云姿紧咬着下唇说道。  “等我一下,我现在就去安排航班。”萧宸叹了口气,旋即转身去拿自己的手机,云姿看着他打电话,心里酸涩的厉害。  她知道自己表现得很窝囊,可她忍不住,只要一想到母亲出事,脑子就无法冷静下来。小说最快更新到:。  萧宸打过电话,走回来告诉她说:“今天晚上十一点钟的,喝点牛奶,现在养足了精神,等回去才有精神陪着她。”  强制她喝了一杯牛奶,萧宸让云姿躺在床上休息,自己则坐在一边处理事情。  面色冷峻的看着传来的资料,嘴角的冷厉的弧度越来越大,离开家不过一个月的时间,就发生了这么多的事情,是真的巧合还是有人做妖,等回去就知道了。  让他烦心的是另一件事情,易辰给他的信息来看,萨拉是一个无父无母的人,她的背后的人根本无法探究。嫁入米歇尔家族的继承人后,她就消失的无影无踪。  无论萨拉还是那封在柏林机场出现的不知道含义的信,都将云姿指向危险。现在看来,当年温成玲不是生了双胞胎,就是云姿不是季家的女儿。  可根据云姿说的,季山柏和温成玲一直把她当成亲生女儿来看待,综合季家的具体的情况,最关键的应该是季老太太。  姿姿到底是谁的孩子?又为什么会和萨拉分开?  这一切还没调查清楚,离开欧洲后,只怕更难知道真相了。  萧宸想了很久,薄唇抿成一道弧度,想来寡淡的神色弥漫着几分的严肃和困惑。听到身边云姿在梦里小声的叫着,伸手拍了拍,而后看着她的面容出神。  晚上九点钟,云姿从梦中惊醒,睁开眼睛,看到身边坐着的萧宸,紧张的心情稍微缓和了一些。“萧宸,几点钟了?”  “九点钟了。”萧宸穿着很正式的衣服,蓝色的衬衫在灯光的照射下透着几分的锋芒,“再睡一会儿也不迟。”  “不睡了,睡不着。”云姿掀开被子起来,后背被汗水浸湿了,她原本想去洗澡的,可想了想还是和萧宸说一声,“是我不好,让你担心了,就这一次。”  她会慢慢的变得坚强起来,再也不让他担心。  “你是我老婆,不担心你担心谁?”萧宸的语气听不出息怒,很淡很淡,却让人感觉到暖心。  云姿转身向洗浴间里走去,背对着萧宸的眼睛里微微的湿润。  稍作收拾了一下,刚好十点钟,云姿和萧宸坐车去机场,晚上十一点钟将近十二点,两人坐上了回北京的飞机。  抵达北京的时间,已经是第二天早上,飞机的轰鸣声滑破清晨的第一缕阳光,云姿走出机舱,天边积攒了不少的乌云,遮挡了太阳一半的光线。  a市离北京有一个小时左右的路程,还要继续转乘国内的航班。  折腾了将近十二个小时,云姿看着熟悉的a市,心情和离开的时候是完全不同的。离开之时,她满怀期待,如今回来,却是满怀的忧伤。  萧家的司机来接两人,因为之前告诉老宅那边的人,他们在两天后才会回来,所以老宅那边的人并不知道。  司机见到两人很高兴,说了声恭喜。  云姿话不多说,点了点头说了声谢谢,就疲惫的靠在车窗上。路过萧氏集团的时候,云姿看到在萧氏集团来来往往的员工,说道:“你要不先回公司里吧?我一个人去就可以了。”  “你母亲也是我母亲,事情不急着办。”萧宸淡淡的说道。  云姿握了握萧宸的手,余光里看到萧氏集团的广场前,站着一对母子正在看着萧氏集团的巨幅宣传海报。觉得有些眼熟,可又觉得自己从没见过两人。  或许是在哪里见到过吧,也没多想,就收回了目光。  黑色的奔驰车在医院门口的路边停下,两人打开车后,司机就去泊车。  下了车,一阵冷风吹过来,吹得脑仁疼,云姿觉得自己太阳穴都在跳动。  “小心。”萧宸忽然开口,扯住快要跌倒的云姿,眉头皱的越发的紧。  云姿反应过来,低头一看才注意到脚下有一块下凹的地方,要不是萧宸及时扶着她,早就跌倒了。  萧宸没责怪她,继续向前走。越是靠近病房,云姿的心情就越紧张,她怕看到自己最亲近的人,躺在床上毫无生气的样子。  细细的数来,她这一生里,真正的亲人,仅有五个罢了。  走到住院的病房,问了前台,知道温成玲住在三楼的重症监护室,直接走到病房前,只有季山柏一人守着。季家其他的人都不在,看到两人,季山柏有些意外。  “你们不是过两天才回来吗?怎么今天就到了?”季山柏开口问。  “担心妈的病情,所以提前了两天。”萧宸冷静的回答。  “妈的情况怎么样了?”云姿焦急的问,走到病床前,入眼是温成玲满身插着管子的模样,心里跟有只刀子插着似的难受。  “还是这样。”季山柏叹了声气,看着自己的妻子,眼里满是担忧。  “为什么会突然发病,不是一直都好好地吗?”云姿摸着母亲的手,问出自己心底深处的疑问,不是做的过分,母亲哪里会真的生气。而且一直用药物控制的好好地,怎么会突然就发病了。  “发现的时候已经这样了,没人看到她发病的过程,要不是馨雅发现的及时,只怕你妈这次难过这一关了。”季山柏沉声说道。  “馨雅发现的?”云姿骤然抬眸,是别人发现的,她还有可能想到别的可能,若是馨雅发现的,那这事情十有**和她有关系。  “你怀疑馨雅?”季山柏听出她话里的意思,面上蹙了蹙眉锋,“姿姿,这话以后不要再说了,馨雅她品性不好,爸知道。可爸是看着她长大的,再坏,也不会做出害你妈的事情。”  云姿听季山柏这么说,把自己的猜测也都吞回了嘴里。  无凭无据的说馨雅害了母亲,的确对她不公平。可要她相信,事情和馨雅没关系更不可能。  萧宸走上前,拍了拍云姿的肩膀,“爸说的是。”  季山柏的面色缓和了一些,对两人接着说道,“你妈一时半会儿也好不了,刚从法国回来,一定累了,先回去休息休息,等明天再来看也不迟。”  云姿哪里肯,一定要守着温成玲,她坐在椅子上,对萧宸说:“你先回去吧,我在这里陪着妈。”  萧宸看了她一眼,脸上始终风平浪静。  季山柏看着两人,心里有了比较。成玲出事,他通知馨雅和萧睿来医院,两人都推脱有事情,说晚点会来。可他等了那么多天,两人就出现一次,时间还不超过十分钟。  萧宸和云姿却是听到消息就匆匆忙忙的回来,人都是将心比心,看着两双儿女,谁是真心谁是假意一眼便看得出来。  “萧宸,跟我出来一趟,我有话和你说。”季山柏开口叫了一声。  萧宸点了点,跟着季山柏走出了房间。  医院的阳台上,季山柏点了一支烟,深深地抽了一口,而后吐出来,看了一眼表情平静的萧宸,开口说道:“你上次说的事情,还作数吗?就是帮助季家,让云姿进入公司任职的事情。”  萧宸闻言,眉宇微微一动,“爸,那件事情什么时候都作数。”  “作数就好,现在公司不景气,我想让你帮我。不过,云姿到公司任职的事情就算了,她还小,出来工作了也是被人欺负,我想把我名下的股份,转到她名下百分之二十,来代替任职。等她工作了,再进公司,我会安排的。”  季山柏不紧不慢的说道,这番话他原本想的不是这样,可看到萧宸和云姿满面疲惫站在门口的那一刻,他改变了主意。  萧宸没立刻应承下,季家的公司虽然是小公司,可百分之二十的股份也是有分量的。有许华年在,季山柏做出这个决定,需要付出多大的代价可想而知。  他一直都知道季山柏是愚孝,对许华年的话是说一不二,如今公然把股份转给云姿,只怕在季家又要引起一场家庭风暴。  酝酿了一会儿,萧宸薄唇张开,缓缓地说道,“爸,云姿不要季家的股份也可以。”  季山柏笑了笑,拍了拍萧宸的肩膀,手里的烟灰抖落:“萧宸,我知道你对姿姿好,季家的股份你未必放在心上。可这是我作为云姿的父亲给她的,你代替她收下,我百年后也能放心了。”  “爸……”萧宸觉察到季山柏有些不对劲,总觉得温成玲出事后,他变得和之前有些不同了。可仔细观察的时候,他又变得一如往常。  “天太冷了,姿姿她应该等急了,我们回去吧。”掐灭了烟头,季山柏边说边往里面走,背对着萧宸的面容上,满是伤痛。  回到病房里,云姿正在拿着热毛巾替温成玲擦脸,季山柏满是笑容,摸了摸云姿的头:“想想昨天你还是小丫头,如今就长成大姑娘了。你妈看到你现在这样,一定会很开心的。”  云姿抬头看着父亲,有些内疚,以前小时候季山柏也会对她做出亲昵的动作,可长大后就很少了。尤其在馨雅小产后,父女两人之间就隔了一道沟壑,她躲着父亲。  她现在才注意到,父亲老了,不是印象里意气风发的模样。脸上长了皱纹,头发也花白了,有时候露出疲惫的神态,让人难以抑制的心酸。  想想她其实很不懂事,责怪父母在馨雅出事的时候站在她那边,可她却没想到,馨雅也是爸妈的孩子,馨雅出事了,他们站在她那边,是理所应当的。  百度搜索更新更快  “爸,等妈好以后,我和萧宸陪着你们出去逛逛吧。”云姿边说,边把热毛巾放进水盆里,洗涤几下拧干了,给温成玲擦手。  “嗯,好啊,到那时候,爸爸就退休不干了,带着你妈到处去玩玩,她嫁给我那么多年,我还没陪着她过去过。”季山柏爽朗的满口应下。  云姿笑了笑,过往的一些心结解开。  萧宸看着两父女,幽邃的眼眸深处是翻涌着说不清的情绪。  ,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