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大叔,不可以>目录>

120 蜚短流长,计中计

120 蜚短流长,计中计

小说:大叔,不可以作者:唐家小七字数:4735更新时间:2015-05-19 13:57:51
   医生正在给褚碧云进行检查,房间里一片愁云惨淡。[***机*书*屋*] 毕竟褚碧云掌管萧家多年,家里一直平平静静的,没多大的波澜。  没想到她晚上会跌落进水塘里,有老佣人记得那片水塘就是当年萧家老大落水的地方,而昨天恰好是他的祭日,褚碧云这是念着旧情,去那里祭拜,才会不小心跌落进去。  云姿看了一眼萧宸,房间里暖和的很,可她却凭白打了个一个哆嗦。  想到褚碧云今晚的异常,又联想到她说要找萧宸有事,再加上现在她落水的事情,心里隐隐的有事情串联在了一起。  萧宸拧着眉头看着褚碧云,因着褚碧云是他大嫂,落水后身上的衣服被剥了,现在整个人光溜溜的躺在被子里,男的一律不能靠的太近,他不能上前。  所以,站在比较远的地方,目光定定的,不知道其中蕴藏的内容。  过了几分钟,医生才站起来,面色不好的说:“大太太落水的时间太长,她身子本来就不好,今晚只怕要发烧,等下我给她打两瓶点滴,找个人照顾她两天,应该记没什么事情了。”  医生的话说完,夏岚就松了口气,可着劲的向里面挤,还不忘拉着云姿一起。  萧老太太坐在床边,手握着褚碧云的手,眼眶微红,一直说着,“你怎么这么想不开?傻孩子,妈没怪你,否则也不会……”  她说着声音越发低了下去,没人听到她在说什么。  夏岚根本没把老太太的话听进去,只是看着老太太伤心的样子,宽慰她,“妈,你也别太伤心了,医生不是说大嫂没事吗?歇息两天就好了。”  云姿听了老太太的话,却是蹙紧了眉头。难道褚碧云落水的事情和老太太也有关系?怪她?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让褚碧云想不开落水?  “妈……”夏岚还想说什么,却被老太太给制止了。  “我想一个人静一静。”萧老太太没看夏岚一眼,自顾自地抱着褚碧云的脑袋,泪水顺着她的脸往下流。  夏岚面上的表情僵硬了片刻,而后给了老太太一个谁稀罕的眼神,扭着腰走了。  云姿站在一边,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褚碧云是最早进萧家的,和老太太的感情比她们这些晚进来的媳妇要深厚的多。如今褚碧云出事,还是在老大祭日的第二日,只怕现在她说成花,老太太心里都不会好受。  叹了口气,她最终什么都没说,往外走,路过萧宸身边的时候,扯了下他的手,“你跟我出来一下。”  她要知道这个家里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萧宸、老太太和褚碧云一定在瞒着她。那天的照片也绝不是萧宸说的那么简单,她有种直觉,那张照片一定和褚碧云落水的事情有着莫大的关联。  走到外面,云姿踢了下脚下的雪,抬头看着站在身侧的萧宸,风雪停了,周围安静的仿佛世界里只有她和萧宸两人,“萧宸,大嫂她落水的事情是不是和你有关系?还有老太太,她是不是和你说了什么?”  她望进他幽淡的双眸里,很严肃的在向萧宸求证自己的担忧。  看出了她的疑问和忐忑,萧宸沉默了一会儿,才说道:“云姿,有些事情,你知道了未必对你好。我只能说,大嫂落水的事情,是她自己造成的。哪怕她今天死了,都和我没半分的干系。”  云姿闻言,淡淡的扯了扯嘴角,伸手缠绕上萧宸的胳膊,“你既然这么说,那我就相信你。萧宸,你不告诉我没关系,但永远不要做伤天害理的事情,我怕有一天,你会成为我不认识的人。”  她不是软弱的人,她懂得,这个宅子里的水很深。萧宸只是想让她少接触家里的龌龊。小如季家都有那么多的纷纷扰扰,更何况是萧家。  褚碧云落水的事情,其中到底隐藏了多少事情,她不知道,她想知道的是,这件事情和萧宸有没有关系。  她怕他去做害人的事情,那样她睡觉都睡不安稳。  他说和他没关系,那她就去相信,爱一个人,原本就要无条件的相信他,即使他真的骗了自己,也是为自己好。  云姿看着堆积的厚厚的雪,心里深深地吐了口气,把郁结在胸口的浊气都吐了出来。  凌晨四点钟,聚集在湖心小筑的人陆陆续续的散去,只余下了两个佣人看着褚碧云,很多都打起了瞌睡,闹腾了大半夜,铁打的人也受不了。一个年纪稍微长一些的人,轻轻地推了下不停打瞌睡的年轻佣人,“你先去休息吧,这边有我一个人看着就好了。”  “要是老太太知道了,会责怪的。”年轻的打了个哈欠,睡眼惺忪。  “有我扛着,你怕什么?”年老的拍了拍年轻的肩膀。  “吴妈,那我先去休息了。”年轻的说着,起身向外面走。  等她走出去了,吴妈走到床头,从房间的角落里拿了几块冰,而后走到床头,把冰直接放在了昏迷不醒的褚碧云的脸上,等了一会儿,褚碧云微微的有些动作,吴妈伸手拍了拍她的脸,“大少奶奶,醒醒。”  反复唤了几声,才将褚碧云从沉沉的昏睡中醒来,吴妈干净把冰扔进了水盆里,扶着褚碧云坐起来,小声的在她耳边说:“大少奶奶,你听我说,我按照你说的,都去办好了。二爷那边也传过来话了,他说,他会助你一臂之力,且等着,他不会让你一直受委屈的。”  褚碧云一直半睁着眼睛,不知道听进去她的话没有,半晌后,女人把褚碧云放回了床上,房间里又恢复了安静。  翌日,夏岚进湖心小筑,走到花廊的拐角时,隔着镂空的墙壁听到那边隐隐的传来了两人说的声音,一开始没放在心上,可当那人提到云姿的时候,她顿了下脚步。  “我昨儿个听说,大少奶奶落水的事情,不是偶然的,是被人逼的。”  “可不是吗?我也听说了,你说一个正常的人谁会大晚上的到湖边去?大少奶奶当家那么久,一直对我们很好,但她好就招来人嫉恨了,平静了二十年都没出事,六少奶奶已经来就出了这么多的事情,八成和她有关系。”  “我看着六少奶奶不像是那种人啊,上次我打碎了老爷子的东西,就是她帮我说的情。”  “知人知面不知心!她帮你说好话,那是因为打碎的不是她的东西。仗着老爷子、老太太还有六少爷的疼宠,她都快把萧家所有人踩下去了。连自己的亲姐姐都不放过,能是什么好人!”  “你这么说好像也是……”  “本来就是嘛!而且,我告你一件事情,是听别人说来的,六少爷和六少奶奶新婚夜,六少奶奶是没落红的……你说她是不是之前就和睿少爷有染了?”  “不会吧?!六少爷和六少奶奶可能之前就那个了吧?他们不是早就结婚住在一起了,新婚夜没那个很正常吧?”  “都说是我听说的了,你别给别人说。我还听说,大少奶奶这次落水,就是六少奶奶撺掇六少爷的,别看她现在还是个学生,长得善良的模样,可私底下手段好的很。这不是和六少爷结婚了吗?她就图谋着掌管萧家,大少奶奶碍着她的事情了,就在背后说大少奶奶的坏话,说大少奶奶和别人男人有染,大少奶奶是禁受不住,才会跳湖自尽的。”  “天,真想不到六少奶奶是这种人……”  “嘘,你小声着点,别让旁人给听见了。大少奶奶都能被逼成那样,更何况我们这些佣人,真让六少奶奶知道了,我们可是吃不了兜着走。”  后面的话转移到别的话题上了,等两个佣人说完,夏岚才继续向前走,嘴角勾出一抹笑容。真是一出好戏,这留言是谁传出来的不要紧。  反正和她没关系,现在褚碧云昏迷不醒,就算好了,身子骨多半也是毁了。要是这个留言在萧家再传开,云姿也做不了下一任的女主人,那会是谁来呢?  论资排辈都应该她夏岚来管家。  云姿去医院,是萧宸开车送她的,送她到医院后,他再去公司里。  看着萧宸,她觉得心情无比的好,哪怕发生再多的事情,只要能合萧宸在一起,她就很开心。她喜欢和他在一起时,看似平凡宁静的幸福,眷恋着他的温度,他的味道,他的吻,他的拥抱,他的笑容……只要是关于他的点点滴滴,她就都很喜欢。  假装看着远方,视线却忍不住的去偷偷地看他,觉得他棱角分明长着轻浅下巴的胡子都那么的性感。  到医院的时候,她忍不住,勾住萧宸的脖子,吻了他一下。在离开他的时候,却被他反手按压了后脑勺,加深了这个吻。这段日子以来,两个人第一次在早上这么独处。  云姿觉得今天真是个好日子,配合着萧宸,生涩的学着他回吻他。  直到被吻得脸颊泛红,云姿才被放开,看着萧宸的样子,哼哼的说道:“今天不许喝酒了,早点回家知道吗?”  “知道了,老婆大人。”萧宸露出一丝笑意,笑着说道。  “那我先下车了,你早点去公司。”说着,推开车门走了下去,站在医院的门口,拼命地朝着萧宸挥手,等他的车子消失在了视线里,才转身走进医院。  她几天没来看,一直都有给季山柏打电话,了解母亲的病。  温成玲的状况时好时坏的,好的时候会醒来一会儿,和季山柏说说话。但大多数是昏迷的,心脏病原本就是大病,一旦发作起来,生死一线。  云姿到医院的时候,推开门,看到许华年也在,手上的动作顿了一下。  许华年却是抬眼看了她一眼,语气不怎好地说:“进来吧,你妈病了,你这做女儿的就不会多来陪陪她?!亏的她那么疼你……”  她絮絮叨叨的说着,没做特别过分的事情,比这难听的多的话云姿听习惯了,所以也就麻木了。  走到温成玲的病床前,把拿来的东西放在了床头,“姐姐呢?她怎么不来看看妈?”  许华年听到她提馨雅,面上滑过一丝的怒意,不过这怒气不是对着云姿的,而是对着馨雅的。温成玲作为她媳妇,的确不尽如意,当初她就劝着山柏要娶另一家的女儿,精明能干不说,而且能给家里带来巨大的利益。可一向孝顺的山柏偏偏就看上了温成玲,家境不好也就算了,她这个人生性软弱,哪有一点季家女主人该有的风范?不会说话,做事畏畏缩缩,她真是对这个媳妇厌恶到了骨子里。  可就算在厌恶,那也是馨雅的亲生母亲,季家重孝道,馨雅却是从温成玲住院以后,就来看过一次,这是一个女儿该有的态度吗?就是云姿,都比她来看的多!  一次可以用忙碌没时间,可两次,三次呢?  许华年第一次觉得,自己对这个孙女太过骄纵,让她没了分寸。  没回答云姿的话,许华年站起来,气哼哼的说:“我出去走走,你好好地看着你妈,等下护士要给她来喂药,别走开。”  云姿看着老太太走出去,轻轻地摇了摇头,她对奶奶亲密不起来,无论她现在是什么态度。  替温成玲按摩了手脚后,就有护士进门,拿药给云姿讲,应该吃哪些。云姿听的认真,正询问护士的时候,她听到一句满是笑意的声音,“小涂,你先去忙,这里我来负责。”  云姿听着声音有些耳熟,抬头就看到了楚修白那张欠扁的脸充满了笑意看着她,“你来干什么!?”  楚修白从护士的手中接过药,“来看病人,季小姐,你没看到我是医生吗?”  “我妈不需要你来看,你给我出去!”想到楚修沛对若水做的那些事,她就气不打一出来,对楚家的人没有任何好感。楚修沛不是什么好人,楚修白更不是好鸟,上次还在医院走廊看到他被别的女人打,花花公子一个。  楚修白睨了她一眼,把一袋白色的药丸放进她的手心里,“你那么大声会吵到病人,季小姐,请你配合一下我的工作。”  “你!”云姿气急,伸手要去拉楚修白,把他赶出去。  可她手刚碰到楚修白,就被他顺势抓住了手,“季小姐,你可是有夫之妇,能不能不要这么投怀送抱?我虽然有原则,可看到你这么漂亮的少妇,把持力还是很小的。”  “呸!不要脸!你给我松手!”  ,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