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大叔,不可以>目录>

134 你娶了我会死吗?

134 你娶了我会死吗?

小说:大叔,不可以作者:唐家小七字数:4603更新时间:2015-05-19 13:57:55
   她语气是嫌恶的,却没有因此推开了云姿,就在那么一刻,云姿觉得唐宁宁这个别扭的小丫头很可爱。可很快地,这点好感就被医生的诊断给撵的粉碎,她的伤口开了,需要重新缝合。  缝合的过后,云姿捂着伤口,心里这下是真的对唐宁宁有那么点咬牙切齿了。不是她告诉自己那些事情,也不会撞树上了,不知道最后会不会留下疤痕。  唐宁宁急着看萧子澈,可看着云姿这样,也不好催着她赶快走,不停地催着她,见她走的慢了,嘴上就开始不满的冷哼哼。  折回病房,推开房门,正碰上从里面出来的萧子澈,见到唐宁宁的那一瞬间,他的眼里有些错愕,反应过来又恢复了玩世不恭的模样。  向旁边稍微让开了一些,对着云姿说话,却是没理唐宁宁,好像根本没看到她似的,“小婶,你出去那么久才回来,小叔可是等急了。”  云姿想到刚才的事情觉得有些丢脸,尴尬的咳嗽了一声,说道:“有些事情耽搁了。”  唐宁宁自打一进房间,视线就粘在了萧子澈的身上,见他不理自己,嘴巴撅的能挂一只酱油瓶,“你怎么不说是撞树上了?自己走路不看路。”  萧子澈用略微讶异的目光看向两人,云姿被唐宁宁当面揭穿,脸刷的一下就红了,额头打的麻醉剂也失效了一些疼痛的厉害,“不是因为你,我又怎么会撞树上。”  “还不是因为你自己多想,爱哭鬼!”唐宁宁不甘示弱,嫌恶的看了看自己的衣服,沾染的都是她的鼻涕眼泪。  两个人你一句我一句的,走到病房里,萧子澈听着两人的谈话,嘴角微微的勾起了一抹笑容。  云姿坐在了床前,萧宸握住她的手,“怎么那么不小心撞树上了?额头的线有没有崩开?”  “没事,就轻轻地撞了一下。”云姿咧着嘴,倒抽一口气,其实额头疼的要死,她不想让他担心罢了。唐宁宁的话,固然让她起了一些疑惑,但她从没怀疑过萧宸。想想慕清和萧宸时候,唐宁宁才多大,七八岁左右,还是一个小丫头片子,她知道的不过是片面的,让她震撼的是慕清已经死了。  “哼!虚伪的女人。”唐宁宁小声地嘀咕一声,注意力很快就从云姿的身上转移到了萧子澈的身上,黑色的眼睛滴流滴流的转个不停。  她喜欢萧子澈没错,可还没有到眼巴巴的求着他喜欢自己的地步。她就是不服气,萧子澈凭什么对她看不上眼,哪一点就让他看不上眼的!不就是脾气吗?她改了还不成?!  哼,等她改好了脾气,一定要让萧子澈爱上自己,爱的不能自拔死去活来的时候,再把他给甩了,看他还敢对自己不屑,唐宁宁心里咬牙切齿的想到。  “萧子澈,你最近都去哪儿了?不想和我结婚,也不用躲着我吧?我有那么恐怖吗?”张嘴就开门见山。  不准备和萧子澈绕弯子,唐宁宁直接开口,眼睛晶亮晶亮的闪烁着光芒,尚且稚嫩的脸上写满了不甘心,气鼓鼓的像是一只斗志昂扬的奶气的小老虎。  云姿看着唐宁宁这样,忍不住轻笑出声,越是和唐宁宁接触,她就越是觉得她率真可爱,虽然嘴有点毒,可一点都不是耍心机的女孩子。唐老宠着唐宁宁没错,却没把她宠到歪道上,不像许华年那般,把馨雅惯坏了。  “你还是不是女孩子,才多大点,张嘴闭嘴的把结婚挂在嘴边。”萧子澈被一个小姑娘这么问,有些微微的恼怒,他就是不喜欢唐宁宁。  长得挺秀气的,说话却一点都不斯文,哪家的女儿像她这样,比男人还胆大。而且,唐宁宁才多大点就张口闭口的说结婚。  “我就是这样,你不喜欢我改了就是。结婚的事情,早晚的事情,有什么区别。”唐宁宁似乎感觉到了萧子澈的情绪,咬着下唇不甘心的说道。  “和你没办法说话,宁宁,我把你当成妹妹,以后结婚的事情别再提了,以后我也只会把你当成我妹妹。”萧子澈说着,拿起自己的外套,对萧宸和云姿说:“小叔,小婶,我还有事情要去做,先走了。”  “萧子澈,你什么意思!我刚来你就走!”唐宁宁从沙发上站起来,两只眼睛立刻红了,“我都说我会改了,你说你不喜欢我哪一点,我改还不成吗?你不想结婚也可以,我们先从朋友做起,我不要做你的妹妹。”  萧子澈居高临下的看着唐宁宁,眉宇间是淡淡地不耐烦,“先把你的脾气改了,我喜欢矜持的女孩子,你看看你现在,哪点像女孩子了?”  说完,推开唐宁宁,大步的向外走。  唐宁宁看着他的背影,眼里的泪水一直在打转,却倔强的咬着下唇,用疼痛来抑制眼泪的流出。  云姿看了一会儿,觉得有些于心不忍,唐宁宁还小,又被唐老捧在手心里十几年,哪会受到这种委屈?上前开口劝慰她,“你……”  “不用你多管闲事!我自己的事情,我自己会办好!”唐宁宁张嘴就吼道。  “唐宁宁,你闹够了没有!”萧宸低声呵斥。  “连宸哥哥也吼我,我就那么让你们讨厌吗?”唐宁宁被他吼了一句,眼泪刷的一下就落了下来,拔腿就向外跑。  萧老爷子电话里再三的叮嘱云姿要她好好地照顾唐宁宁,现在她负气离开,云姿自然放心不下,要追着唐宁宁出去,追到门口,却被萧宸给阻挠了。  “姿姿,她不会有事的,不用理她。”萧宸淡淡地说道,眉头浅浅的皱成了一个川字型。  云姿停下了脚步,“可我看着她往天台的方向跑去了,万一她想不开,要跳楼了怎么办?”  被自己喜欢的人,一而再的拒绝,没几个女孩子能承受的了。好吧,她自己承认唐宁宁这样的女孩子很可爱,她现在也有那么点喜欢她了,想去安慰她一下。  萧宸听到跳楼两个字轻笑,“她那天不怕地不怕的性子会跳楼?顶多跑到楼上大吼大叫一通,让她自己发泄一下就好了。”  云姿松了口气,“只要不想不开就好。”  “刚才发生了什么事情,怎么会撞到树上去?”萧宸看着她苍白的脸问道。  “想着一些事情想得入神了,才会撞上去,医生说没什么大事。”云姿有些不好意思,下意识的伸手去摸自己额头上的伤,“不知道会不会留疤?好不容易才好的了……”  “留疤了,我也喜欢。”萧宸轻笑着抓着她的手,贴在了自己的脸上,眸光温暖而柔和。  “老公,你真好。”云姿看着萧宸动容的叫了一声,想到唐宁宁说的话,又觉得自己的烦恼事没必要的。慕清已经死了,她再追究又有什么用?现在陪在萧宸身边的人,是她不是慕清,这一点就足够了。  听着她用甜腻的语气称呼自己,萧宸微微的眯起了眼睛,很是受用,云姿最多的称呼就是连名带姓的称呼他,很少会用这么宝气的称呼。  过了两三个小时,萧老爷子打过来电话,说唐宁宁已经回去了,不让她担心。  云姿挂断了电话,看了看时间,已经不早了。  “累了一天了,你该睡觉了,受了这么重的伤,多睡一些好。”她劝萧宸睡觉,因为医生吩咐过,不能让他太过劳累。今天来的人又多,吵闹的没办法睡觉。  “我没睡意,陪着我聊聊天吧。”萧宸声音温和的说道。  云姿点了点头,“好啊。”  看着云姿憔悴的脸,萧宸松开了云姿的手,拍了拍空床的臆测,“你到床上来吧,今晚我们一起睡。”  “我睡姿不好,碰掉你的输液管就不好了。”云姿摇了摇头,“就坐在这里吧。”  她坚持,萧宸也就不再勉强,“姿姿,宁宁被唐叔宠坏了,她脾气不好,本质却不坏,你别把她的话放在心上。”  “这个我知道,我也没那么小气。”云姿释怀的说道,顿了一下问,有些事情,她并非追根究底不可,而不是她不想两人之间有太多的秘密,她希望自己能成为他无话不谈的妻子,即便不能做什么,也可以做他的树洞,“慕清的事情,能不能说给我听一下?”  “她的事情,你想知道,我说说也没什么。”萧宸看着她,开口说道,声音淡淡地。  对于慕清,他从没准备隐瞒云姿,只不过他希望在适当的时间讲出来。  慕清死了有多少年了,现在想起来她,记忆里却好像还是昨天。  “她已经没了?”云姿最想知道的是这个,慕清活着对她来说没什么,可她怕的是慕清死了。如果唐宁宁说的是真的,慕清是为了萧宸而死的,萧宸却又什么都不知道,那他们不都是太可悲了吗?  “嗯,她没了,早在七年前她就没了。”萧宸轻轻地叹了口气。  “我和她是在唐老家认识的,因为两家是世交,所以唐老在美国期间一直很照顾我,作为报答,我就开始做宁宁的家教。慕清是宁宁的表姐,她小姨的孩子,唐家子息单薄,慕清的父母死的又早,所以唐老就把她接进了家里照顾着,顺便也让她陪着宁宁。”  “后来我才知道慕清和我在同一所大学读书,她长得很漂亮脾气又好,很多人都喜欢她,宁宁把她当成了自己的偶像。和她在一起的时候,我把她当成和宁宁一样的存在,从没感觉到过她对我存着喜欢的心思。”  “她二十一岁的生日的时候,要我陪着她一起去逛街,买礼物,碰上了暴力袭击,很不凑巧的是,我和她一起被抓去了,我重伤昏迷被歹徒丢在了半道上,她却被抓走了折磨了三天三夜才被救回来。”  “自那之后,她就变了。变成了另外一个人,不爱说话不爱笑,对别人说她是我的女朋友,看到我身边有亲近的女人就赶走,发疯……后来唐叔叔把她强制送去精神病院治疗,她最后逃出了那家医院,自杀了,就死在了我的床头,她死都拿着我和她的合影。”  萧宸淡淡地说着,语气中带了一丝的惋惜,对于慕清,他只能说是可惜,但他从没爱过她,这是事实。他默认她说两人是恋人,一是可怜,二是觉得无所谓,反正他这辈子都找不到爱的人。  也是他由着慕清胡来,才会让大家都以为两人是恋人。  云姿没想到一个问题的答案竟然是这样,她能感觉到慕清爱的有多疯狂,也能感觉到萧宸看到慕清吊死在自己床头的震撼。  想到唐宁宁说的话,她没有来的心口一阵的抽疼,“萧宸,你有没有想过,当年你被劫匪扔在半道,是慕清救得你?”  唐宁宁说慕清是因为萧宸才死的,她是不是从慕清那里听说了什么?才会这么认为?  听她这么问,萧宸眉头一皱,“我当年也怀疑过,自己调查过,也请唐叔叔调查过,但没有结果。或许她真的救过我,可她已经死了,一切就都结束了。就算她现在活着,出现在我面前,我也只会说一声谢谢,好好地安置她。姿姿,这辈子,我都不会爱上别人。”  云姿抬手覆在消沉的手背上,微凉的手背引来身体的一阵轻颤,她笑了笑,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  更新更快  当初慕清到底是为了救萧宸而被掳走,还是别的原因,现在已经没办法去追究了。  但她知道,萧宸不会因为别人救了一命,就爱上别人,这样就足够了。  说完事情,已经是深夜了,云姿打了个哈欠,回自己病房的时候,才想起来,自己没把血型的事情和萧宸说一下。她和父母的血型不同,是不是代表了她不是季家的女儿?还是医院搞错了?  但实在是太困了,就决定明天和萧宸商量一下,看看是不是要偷偷的做一下亲子鉴定。  ,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