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大叔,不可以>目录>

145 生孩子的日程要提上来(为钻石满1600加更)

145 生孩子的日程要提上来(为钻石满1600加更)

小说:大叔,不可以作者:唐家小七字数:4618更新时间:2015-05-19 13:57:58
   走到客厅外面,温成玲对季山柏无奈的说,“我让人给妈送饭吃,她在怄气,把饭全都扔出来了,说是不见到馨雅就不吃饭了。[**丶机*书^屋*] ”  季山柏闻言,冷冷的说道,“她不吃,那就不用送。等她什么时候想吃了,再送。”  他这话一出,谁也没再提起许华年。  一家四口吃了饭,云姿和萧宸陪着温成玲、季山柏聊了一会儿,就就坐上了回萧家的车。  路上,云姿把在家里发现的疑点告诉了萧宸,“他们既然是同一个大学的同学,那其他的人是不是也知道关于她的事情?爸说她嫁到国外了,萨拉在德国出现,这点也符合。顺着这条线索找下去,我相信总有一天会找到她的。”  “你说的没错,我会让人找爸以前的同学,这事情不着急,已经过了二十多年,现在找起来会有些费事。”萧宸注视着前面,正好碰到一盏红绿灯,停下了车,他转过头对云姿说,“我现在担心的是,萧睿接下来的动作,他要利用季馨雅做什么事情,才会伏低做小。”  “姿姿,你最近小心着点,等过两天,我找人在身边保护你,妈给你的手镯也要带着,免得出事了,我找不到你。”萧宸空出一只手,握住云姿的手。  “我知道。”云姿点了点头,松了口气。  萧睿的事情一定会提防,吃了一次亏就要长记性,萧睿是个大毒瘤,她要想办法,让他再也做不了孽,“对了,你明知道,我不是爸妈亲生的,为什么还要我接受那笔财产?他们养我已经那么久了,我不想再欠他们的。”  红灯变为绿灯,萧宸一脚踩在了油门上,眼里露出精光来,“在你手上,总比在馨雅和老七手上好。没了这笔钱,他们反倒会安生一些。”  云姿想了想也是,母亲拿出季家一半的资产给馨雅做嫁妆的事情,她也是度蜜月之后才回来的。馨雅作为季家的女儿,看着母亲变卖资产,季家陷入危机,却眼睛不眨的把得来的钱转眼交给萧睿。从这件事情来看,有一就有二,放在父母手里,馨雅一定会时时刻刻的惦记着。  想通了,也就释然了。  第二天,云姿就听院子里的人说,王佩珊带着馨雅去医院打胎了,馨雅背着萧睿出去找鸭子的事情,在季家也不算是什么秘密了,知道一些的都在私底下议论。她也没想着帮馨雅压下这些舆论,和父母的想法一样,她想让馨雅和萧睿离婚。  不是因为她嫉妒或是无法释怀,而是因为萧睿这个人太过工于心计,馨雅根本不是他的对手,只怕一不留神就会被他当做工具利用。  不过,很快云姿就没空管季馨雅和萧睿的事情了,因着萧宸的公司承接了一大单生意,萧宸忙碌的连睡觉的时间都没有,更别说有时间去管理季家的公司了。原本萧宸要安排一个人,做公司的执行官。  可季山柏表示,还是让自家人上任可靠一些,所以最后决定让云姿上,不想让季山柏失望,云姿只能打起十二万分的精神,开始插手季家公司里的事情,跟着一位长辈学习公司的管理。  之前她挂名公司里的职务,那些都是擦边的,接触不到公司的核心内容。这次是真的开始学习管理一家公司,云姿觉得很辛苦,跟着公司里的经理一起出去,那些合作商一点都不会因为你是女孩子而怜惜。  相反的,酒桌上,越是年轻时尚的女孩子,被劝酒的可能性越高。云姿喝了几次,都吐得胃翻了天,实在受不了了,公司里的老前辈开始教她假喝酒。每次喝了酒,立刻吐在手帕里。  折腾了半个月的时间,等萧宸空出来时间陪她的时候,云姿已经适应了应酬,也更加体会了萧宸和父亲的不易。有时候男人不是因为想喝酒而喝,而是因为不得不喝,尤其是处在发展阶段的公司。  这天,萧宸早早的回家,看到云姿躺在床上,衣服都没脱,闭着眼睛倒在床上,眉头蹙在了一起。伸手想要抱云姿,碰了她一下,云姿有些不舒服的嘤咛了一声,蜷缩在一起。  她中午没吃饭,就跟着公司里的一个经理出去应酬,这次是一个大案子,是修建临海别墅群的事情,怕对方看出自己假喝酒,只能真喝,即便王经理帮她挡了一大半的酒,胃里此刻火烧火燎的,像有只手在抓着,拧的她想哭。  “怎么了?”萧宸伸手探到云姿的额头上,才发现她额头冰凉的紧。  “萧宸,我难受……”云姿迷迷糊糊的睁开眼睛,低声的呢喃着,泪水无知觉得顺着眼角向下滑。她不想管理公司,也不想喝酒了,身体每一处都在疼痛着,手用力地按压着胃部,她恨不得把胃抠出来。  萧宸肃了脸,伸手要抱起云姿,可刚碰到她,云姿就开始小声的哭起来,似乎难受到了极点,只要他碰一下,她的身体就开始不停的颤抖。从口袋里掏出手机,给医院打了个电话,萧宸走到床边,握住云姿的手,沉声问:“哪里疼?”  “浑身都疼……”云姿皱了皱眉,含糊的说道。  萧宸伸手在她的腹部轻轻按压了下,“这里?”  云姿摇了摇头,感觉到萧宸按压了好几个地方,最后按压到肚脐上面,她全身忽然像是被电到了一样,一股尖锐的疼痛自他按压的地方传来,大叫着哭出声来,“别动那里,疼,萧宸!”  “浅表性胃炎,你到底喝了多少酒?”萧宸声音沉得能滴出水来,起身走到衣柜里,取出医药箱,而后在里面拿了些药,端了半杯温水,折回窗前,单膝跪在床上,空出一只手臂抱着云姿的脑袋,“张嘴,把药吃下去就好了。”  云姿眼泪不停的向下流,许是人病了,就特别的脆弱,她看着萧宸冷硬的面容,忽然觉得有些委屈。她拼死拼活的,不就是想成为能和他并肩而立的人吗?可她病的要死,他连句安慰的话都不知道说。  张开嘴,苦涩的药进入口腔里,云姿觉得那味道顺着食道一下流进了她的心里。偏偏萧宸喂水的时候喂的有些急,她一口没来得急喝下去,就被呛到了,整个人佝偻着腰,拼命地咳嗽起来,每次咳嗽一下,就牵动了胃疼一下。  萧宸伸手帮她拍打着背部,云姿好不容易缓过劲来,哭的更厉害了,泪水夹杂着汗水不停地流下来,打湿了她身上的衣服。  难受到了极点,所有的小情绪就被无限的放大,而此刻在房间里唯一的一个人萧宸,也就成了她发泄的对象,“萧宸,大混蛋,你是不是想呛死我。”  萧宸皱眉,“别闹,等下救护车就来了,我送你去医院。”  云姿一拳头打在棉花上,也没处发脾气了,蜷缩成一圈,拼命地咬着自己的下唇,力道大之大让唇色泛白。过了一会儿,她被萧宸抱起来,向外走。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吃过药的原因,这次被抱着,没有上次来的疼痛。  走到院子外,救护车已经停在了门口,萧宸直接抱着云姿上了车,有医生开始给云姿检查,冰冷的医生比萧宸下手重多了,每次按压在腹部,云姿疼的直在移动病床上打滚。  半个小时后到了医院,负责给她检查的医生,看着面前有些虚弱,可已经没多大事情的云姿,无奈的的说,“萧先生采取的措施恨及时,萧太太的确是浅表性胃炎,我开几服药,回家按时吃,饮食也要慢慢调养。”  “年轻人以后还是不要和那么多的酒的好,搞垮了身体,什么都换不回来。萧太太的体质偏寒性,多吃点温和的食物,对怀孕也有一定的帮助。”  云姿头埋在胸口,死都不肯抬起头,她哪里知道,自己的病吃过药后就好的那么快。还闹了那么久,只怕都成了别人眼中的笑话了。  萧宸带着云姿去拿药,宽厚的大手裹着她的小手,睇了一眼满是泪痕的云姿,“让你还逞强,这次还好发现的及时,下次你疼死了,都不会有人管你。”  云姿擦了擦湿润的眼角,圆溜溜的眼睛满是委屈,“我哪里知道自己这么不顶事,才多久就喝出毛病了。早知道是这样,我打死也不喝酒了。”  “宝气。”萧宸薄唇微微的一勾,吐出两个字,算是取笑云姿。想到她今天在急救车上闹腾的几个医生满头发汗的样子,心情就莫名的好。  “我只是不能喝酒,哪里宝气了?”云姿不满的哼了一声,替自己辩解。  萧宸也不和她多做口舌之争,心里却已经下定了决心,不让她再去碰季家的公司。她现在的经验和能力,忽然接手一家已经成规模的公司,肯定无法承受,即使季山柏不乐意找别人来接管,他也不会允许云姿去做了。  拿了药,两人回到萧家,刚好碰到夏岚,看到两人,夏岚有些意外,上下打量了一下云姿,捂着嘴偷乐,“这不是活蹦乱跳的吗?怎么就传出那么离谱的话来。”  云姿有些郁闷,“什么话?”  “我听人说,你刚才叫的挺凄厉的,不是阑尾犯了,就是宫外孕了。”夏岚笑得合不拢嘴,“现在看到你活蹦乱跳的,我也就放心了。”  “呸,谁传的宫外孕?好好地别诅咒我。”云姿一听夏岚的话,觉得自己这次真是丢人丢大发了,恨不得把自己挖个坑埋了。  “都是谣传,你也别放在心上。”夏岚收敛了一些笑容,忽然说道,“说起怀孕,你和老六都结婚大半年了,怎么一点动静都没有?是不是身子骨太弱了?等回头我找几个方子,让人熬了给你好好补补。”  云姿刷的一下,脸色由红到白,她的确做好了怀孕的准备,可被夏岚这么大大咧咧的说出来,还是挺难为情的。  夏岚见状,更是起了逗云姿的兴致,“呦,姿姿,我说你都结婚多久了,还脸红,这可不行啊,当家就应该有当家的样,脸皮薄怎么镇得住别人?”  “二嫂,我和姿姿已经在努力生孩子了,但生孩子毕竟是个大工程,也不是想要就要的,不急,慢慢来。”萧宸轻笑着说道。  云姿抬脚,毫不客气的踢了一下萧宸的小腿,这都说的什么和什么。生孩子的事情,私底下说就好了,萧宸还这么坦然的和二嫂讨论起这事情了。  瞧着云姿是真的急了,夏岚也不多调侃她了,真把云姿惹恼了,不好收场了,“成!等你们生下了宝贝侄子,我一定封一封大红包。”  云姿干脆躲在萧宸后面装死,不肯搭话了。  夏岚也不再多说,她手头上还有很多事情等着呢。  等夏岚走了,云姿揪住萧宸的手,“你怎么大庭广众下就说这事啊,孩子的事情……我知道你很急,可也用不着让所有人都知道吧?你这么做,我压力会很大的。”萧家每个人都盼着她生下孩子,当着她的面几乎都不避讳了。  萧宸看了一眼云姿,笑的缱绻温柔,“既然是众望所归,我们就更应该努力。萧太太,压力大才能有动力,早生下来宝宝,就都不催你了。”  云姿忍不住给了他一记白眼。  而当天晚上,同一座宅子里,季馨雅回到房间里,萧睿把一张光碟扔在了她脸上,“季馨雅!你看看你干的好事!你不是说,这张光碟已经被销毁了?为什么现在又出现了?!”  季馨雅的脸色,立刻变了。  萧睿一说光碟的事情,她就知道是什么事情了,当初阿九就是用两人欢爱的光碟来威胁她。可当初被放出来的时候,奶奶告诉她的,明明是这张光碟阿九已经交出来!  “不是……”  萧睿一点都不想听她的解释,“我不管你怎么做,这个视频必须消失,馨雅,你和他的事情我既往不咎,可若是这事情再被翻出来,别怪我翻脸不认人。”  萧睿说完,走了出去。  季馨雅握着手里的光盘,眼里一片猩红。  而与此同时,关于她和阿九的视频开始在网上疯狂的转载,整整一个小时的视频,阿九和她的脸虽然都打了马赛克,可认识她的人,大概都能认得出来!  “贱人,贱人!说什么放过我,原来还留着后手!”季馨雅咬牙切齿的一遍一遍的咒骂着,刚做引产不久虚弱的身体摇摇欲坠。  ,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