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大叔,不可以>目录>

156 敢威胁我,送一具尸体给你!

156 敢威胁我,送一具尸体给你!

小说:大叔,不可以作者:唐家小七字数:4826更新时间:2015-05-19 13:58:01
   萧睿边骂着边拉着王佩珊进房间,王佩珊都懵了,不知道自己的儿子为什么会忽然转变了态度,半是忧虑半是担心的说:“睿,你是怎么了?别吓我啊。[**丶机*书^屋*] ”  关上了门,萧睿停下了口中的谩骂,抱着满是担忧的王佩珊,裂开嘴说道,“妈,我没事,刚才是做给外人看的。你也知道馨雅做的那些事情和我多少有点关系,我现在不撇清关系,难道要等着小叔他们找到我身上?”  “你可吓死我了,我还以为你真对季馨雅有意思。”王佩珊扒开他的手,走到椅子边坐下,松了口气,端起茶杯喝了一口压下了吊在嗓子眼的心,“那今天怎么办?季家没了一个女儿,他们会不会找我们的麻烦?还有你找的那些人,他们会不会把你供出来?”  “你放心,和我联络的人都已经死了,季家就算找我麻烦,能找到哪里去?馨雅已经死了,以后我们家就清净了,至于联姻的事情……我想到一个合适的人选,妈,你觉得唐老的孙女怎么样?”萧睿笑了笑,满是得意。  “唐宁宁?不是说定了子澈吗?你二伯能同意?就算你二伯同意了,唐老爷子能同意?”王佩珊皱了眉头,她并不乐意和萧严为敌,自己的丈夫那副德行,根本不能为她出头。而萧严那只老狐狸,在萧家作威作福了二十多年,和她作对,根本没有胜算。  她知道萧严早就看上了唐家,也在极力撮合子澈和唐宁宁在一起,这时候她儿子横插一脚,只怕娶了唐宁宁,也会被萧严记恨在心上。  至于唐老爷子,更不可能了,他就唐宁宁一个孙女,她就是再怎么对萧睿又信心,也有些自知之明。萧睿是结过婚,如今妻子又死了。唐老爷子不可能会把孙女交到他们家的,她一开始就没考虑过萧睿,而是自家一个远方的侄女,经历过季家的两个女儿,她是真心觉得,还是自己人放的下心。  “谁说定下了?那是唐宁宁一厢情愿,子澈和我说,他一点都不喜欢唐宁宁。我二伯那边……我自有办法搞定,就算他不同意,能娶到唐宁宁得到唐家的势力,我还怕他?”萧睿拍了拍王佩珊的肩头,冷哼了一声。  “唐老爷子的确有些难缠,但我又办法,只要我和唐宁宁生米煮成熟饭,他还能姜哲不答应?”  他一点都不怕萧严,他的好二伯还有把柄握在他手上呢,只要他把事情抖出去,只怕萧家上下都饶不了他,想和唐家结亲,那也得看看他萧睿乐不乐意。  “好吧,既然你想好了,妈都支持你。”王佩珊叹了口气,无奈的妥协。  “还是妈最好了,过两天,是馨雅的头七,我们做做样子,给季馨雅立个衣冠冢,好得她白送了我一个亿,这点钱我还是出得起的。”萧睿心里把一切都打算的好好地,没了季馨雅,他真是前途一片光明。死的真是好,好极了!早就该死了!  做好了打算,萧睿就给萧严打电话,他现在万事无忧,只等娶了唐宁宁,得到唐家的势力,所以对萧严说话的语气没了以往的尊重,“二伯,你现在有时间吗?我们见个面吧?”  萧严正在开会,忽然接到萧睿的电话,心里有些烦躁,可心知自己的把柄落在萧睿的手上,心里恨不得处之而后快,可现在还没布置好计划,只能按捺着脾气说道:“有什么事情?”  “没什么重要的事情,就是请你出来喝杯茶,顺便讨论一下下一步要做的事情。”萧睿坐在沙发上,四肢慵懒的伸开,抱着一个温软的女人,亲了一口,面上满是喜悦和得意。  萧严看了一眼会场里的人,做了一个暂停的手势,而后大步的迈出去,走到外面才开口厉声说道:“萧睿,你别不知足,我已经帮了你那么多了,如今馨雅已经死了,你的公司也逐渐步入正轨,还要做什么?你小心我鱼死网破,你我都讨不到半分好!”  丝毫不把他的威胁放在眼里,萧睿仿佛的笑了笑,手顺着女人的锁骨,摸到她胸前的柔软,恶意的一掐,逗弄的女人娇笑出声,他才慢吞吞的说道,“好啊,那就鱼死网破吧。二伯,我萧睿一无所有,再失去能到什么地步?”  “可你就不同了,二伯,你只要把小叔干掉,就可以接管整个萧家,你敢信吗?”萧睿顿了一下继续说道,“二伯,我只要唐宁宁,现在没了馨雅,我需要一个新的妻子。”  “反正子澈也不喜欢她,不如让她嫁给我。我们两个人是同一条船上的人,等我娶了唐宁宁,就助你一臂之力,让你接管我们萧家,这个买卖划算吧?”  听着他无耻的言论,萧严的面色越来越沉,扭曲的也越来越厉害,静默了好久,才挤出一丝的笑意,“好,就按照你说的办。”  “那我就等二伯的好消息了。”萧睿满意的挂断了电话,翻身就抱住女人,急切的吻落在女人洁白的皮肤上,“小宝贝,伺候好大爷,等我有了钱后,一定让你成为最幸福的情人。”  而这厢,萧严死死地捏着手机,透过玻璃窗,看着脚下汇聚成江河的霓虹灯流,嘴角扯出一丝冷笑,咬牙切齿的蹦出阴寒的话,“萧睿,这是你逼我的!”  因为褚碧云的事情,他一直被萧睿牵着鼻子走,原本没打算将他抹去的,可惜萧睿自己嫌自己的命短,竟然敢打上唐宁宁的主意,既然是这样,那就别怪他不顾叔侄的情面,让他知道,什么叫做找死。  “喂,阿九,是我,把季馨雅的尸体今晚挂到萧睿的公司门口,再找几个人到警察和你一起自首,供出萧睿是主凶。你放心,亏待你的。你的妹妹,我会帮你妥善安置。”  挂断了电话,萧严恢复了往常的冷静,严肃的面上挂着平易近人的表情,又给萧子澈打了个电话,让他今晚回家吃饭。唐宁宁至今住在萧家,她很喜欢子澈,对于这个女孩,萧严相当的喜欢。  家世好,样貌好,脾气比起其他的千金名媛,也算得上可以,最重要的是她身后的唐家,以及对儿子死心塌地,这样的女孩子娶进来做儿媳妇,是他们家的荣幸。  现在家里指不定有多少人在觊觎着,他原本打算着让子澈和唐宁宁多相处一段日子,就能处出感情,可看样子,只能采用非常手段,才能让唐宁宁顺利的嫁进自家里。  眸中划过一道精光,萧严冷笑了一声,“萧睿,你千不该万不该,不该把主意打到宁宁的身上。”  晚上,萧子澈回到家里,有些累,也有些疲惫。  最近家里很不太平,先前出了那么多的事情,这次干脆闹出了人命。虽说季馨雅的尸体没被打捞上来,可任谁都知道,活不了了!  在现场的人亲眼看到,季馨雅受了那么重的伤,落入海中又发生了爆炸,怎么可能还活着?只怕是被炸得粉碎,葬身鱼腹了。  家里因为这桩晦气事而阴沉沉的,小叔和季云姿也因为这件事情,一直没露面,他去看过两人一次,只见到了小叔,没见到季云姿。听说她正在生病,从那夜之后就一直在生病,病的不成样子了。  也难怪生病,现在的媒体都捕风捉影的,把季馨雅的死夸大,说什么两姐妹相残相杀,季馨雅的事情是云姿一手造成的。更甚的是,季家那边的太太一直不肯原谅她,甚至放言不再和萧家往来。  一堆的破事压在心上,再健康的人扛不住。可惜的是小叔,为了应付那些事情,要忙外面忙家里的,真是英雄难过美人关,小叔这次还真是栽到一个女人的手里了。  要他说,直接不结婚多好。  女人啊,就是麻烦!  一个人独来独往,比结婚了带一个拖油瓶要好得多!  心里想着事情,已经走到了前厅,萧子澈看到了坐在客厅里正在吃水果看电视剧的王佩珊,眼睛微微的眯起来,鼻子里发出一声冷哼,季馨雅死了几天?五天还是六天?反正还没过头七,四婶就这样,一家子人还真是无耻到了一起。  就算季馨雅做了再多不好的事情,无法做到悲伤,最起码也应该面无表情,现在坐在客厅里笑算是什么东西!  萧子澈大步的掠过去,没打算理会王佩珊,王佩珊看到了他,放下手中的水果,露出一个得体的笑容,因为萧睿已经向她说了,萧严答应让他娶唐宁宁,所以她此刻看到萧子澈,是相当的高兴得。  要不是子澈一直拒绝唐宁宁,哪有她儿子的机会?  “子澈,怎么这么晚就回来了?”王佩珊语气相当的和蔼可亲,面上的笑容灿烂,使得她眼角的鱼尾纹加深了一些。  她开口说话,萧子澈顿了下脚步,昂然的身姿挺立,微微的侧着身体,眸子里流泻着淡淡地讥讽,“四婶,你现在应该在灵堂那边吧?坐在这里,让别人看到多不好,毕竟馨雅也是你明媒正娶的儿媳妇,她死的也挺凄惨的,我记得今天是头七吧?听说含怨气死的人,都会化为厉鬼……”  季馨雅做了很多不好的事情,老爷子不许再家里摆设灵堂,而是让王佩珊一家单独在外面开设了灵堂,她作为季馨雅的婆婆,这个时候应该去招呼客人。  王佩珊面上的笑容一滞,原本很好的心情因为萧子澈提到了季馨雅而不高兴了起来,毕竟是活生生的一个人,她这几晚总做恶梦,梦到季馨雅水淋淋的厉鬼的模样,向自己索命,找了和尚念经也没用。  被萧子澈这么一说,王佩珊生生的打了个冷颤,“你胡说八道什么呢?我做事无愧于心!再说,要找也是找云姿,她心狠,害死了自己的亲姐姐,要找也是先找她!现在她病了,肯定也是心里有鬼。”  “四婶,说话可要小心点,这话要是让小叔听到了,你应该知道他会在怎么做。”萧子澈勾唇,露出一个满是讥讽的笑,西装搭在身上,迈开修长的腿向后院走过去。  他走了,留下王佩珊一个人,留在空旷的大厅里,冷风从门口灌涌而入,王佩珊打再次打了个冷战,浑身每一处都发冷,哆哆嗦嗦的起身,大叫了一声,“王妈!”  回到了自家院子里,萧子澈刚进门就闻到了一股饭香,面上露出了一丝的笑容,“好香啊,妈,今天做的什么菜?”  “你就知道你妈。”萧严坐在客厅里,看到萧子澈把一身西装穿的歪七扭八的,皱了眉头,“今天宁宁来了,你看看你这样,像什么样子!还不赶快去帮忙?”  一听到唐宁宁三个字,萧子澈脸上的表情彻底的冷了下来,“她来做什么?”  心底对唐宁宁越来越不耐烦,他打小在国外求学,也没见过这么厚脸皮的女孩子,已经明确表示拒绝她了,竟然还一而再的贴上来。他不喜欢这类型的女孩子,唐宁宁就是把自己浑身上下每一个细胞都改造了,也半点用都没有!  “哎呀,我们家子澈回来了。”在萧严发脾气之前,夏岚笑眯眯的从厨房里走出来,和她一起的,还有穿着围裙端着一盘热气腾腾的糖醋鱼得唐宁宁。  夏岚何聪明,一看到这爷两阵势,就知道又在闹别扭,赶紧打岔,不让唐宁宁发觉。  “子澈,别傻站着啊,我和宁宁做了那么多菜,赶快洗手吃饭。”夏岚说着,推着萧子澈往卫生间里走,回头还不忘对唐宁宁和萧严嘱托一句,“你们先吃,先吃。”  更新更快  到了洗手间,夏岚面上的表情变得有些严肃,点着萧子澈的头说,“你怎么就不知道长进呢?萧严他再混账,也是你爸,等他死了,财产还不全都是你的?你和他杠着,把他气走,他再多出去找几个情人,生出一窝的孩子,就趁你的心如你得意了?”  “赶快洗手,就是装也给我装出样子来。”夏岚说完,转身出了房间。  萧子澈看着她的背影,冷硬的面上有了一丝的松动,这个家唯一能让他牵挂的也就只有母亲了。父亲做的那些龌龊事,他和母亲并非一无所知,可这么多年都忍了下来,母亲为了他容忍父亲,和别的人勾心斗角,他能为她做什么?  能做的,只不过让他不生气,不用活的那么辛苦罢了。  ,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