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大叔,不可以>目录>

167 女人之间的战争

167 女人之间的战争

小说:大叔,不可以作者:唐家小七字数:4837更新时间:2015-05-19 13:58:04
   萧宸利眸一扫,冷冷的盯着楚修白,在楚修白腿踢上来的那一刹那,身体往旁边一个闪躲,手搭上了他的肩膀,手攥成了拳,毫不留情的砸向楚修白的腹部。**机書屋 楚修白面色一白,低声闷哼了一声,被放开的那一瞬间,身体失去力气一下跌倒在了地上,双手捂着腹部,看起来痛苦到了极点。  原本有些乱糟糟的房间,霎时间安静的掉根针都能听到,萧宸整理了下自己的衣服,拧着眉头声音里充斥着冷意:“医生呢?还没到?”  “在这里,医生已经来了。”人群外有人高声说了一声,自动分开了一条路,医生带着医药箱走进来,看了一眼躺在地上的楚修白,没停下脚步,而是继续向里面走。有经验的医生只一眼便可看出来,楚修白没什么大碍,只是皮表的伤,会让他疼,却又不至于伤了他的根本。  而房间里的两人才是真的伤,来的路上就解释给他听了,说是一个怀着孕摔了一跤,一个被抓到了眼睛。医生这边在检查,萧宸却是站在楚修白跟前,居高临下冷冷的说道,“楚二少,今天只是一个警告,我的人不是你们楚家能动的了的,还有就是,男子汉大丈夫,输得起放得下,楚二少,可别让萧某人看不起。”  一番话说的楚修白面上的表情顿时变得五颜六色的,他对季云姿存着想法,这点萧宸原来早就看出来了!他一直忍着没说,到现在这一刻才说出来,不过是因为他以前没触碰到他的底线!而自己心里也的确记恨着昨天的事情,他简直丢尽了颜面!  心思全被戳中了,楚修白咬着牙想要逞强站起来,却又咚的一声坐在了地上,单膝盖跪下。  这情形落在外人眼里,像是他向萧宸屈服了,当下就有旁观者低低的笑出了声。楚修白恼怒的瞪了一眼发笑的人,他这辈子都没这两天出丑的时间多,简直是一生最大的耻辱。  萧宸!他记住了!  萧宸冷哼了一声,不再看楚修白,这种人让他动手觉得脏了自己的手。云姿等着萧宸稍微离楚修白远了一些,才走到他跟前,说实话,她挺讨厌楚修白的,因着楚修白这个人的自我感觉也太好了,每次她越是拒绝,这个男人就缠的越紧。  刚才看到萧宸修理他,心里真是痛快,只是揍了两下还便宜他了,就应该多揍几下,让他再也不敢犯贱,乱诬陷好人。  想起来污蔑自己,云姿忽然想起来自己昨天和萧念说的话,萧念最后说的一句话是什么来着?一定不要尤念晨好看?心里咯噔了一下,云姿抬头看向萧宸,“我出去一下,很快就回来。”  如果真的是念念为了她而往尤念晨的房间里放毒蛇,那么这笔罪名还真应该她来承担。云姿想想都觉得头痛,沿着路,往萧念的卧房里走去。  敲了敲门,门内传来萧念的声音,“谁?”  “我,云姿。”说完,也不等萧念亲自来开门了,直接推开门走了进去,冲到萧念跟前,声音焦急的问,“念念,你昨晚是不是拿蛇去尤念晨房间里了?”  萧念愣了一下,“你怎么知道我想拿蛇放进她房间里?”顿了一下,觉察到云姿话里有别的意思,有些纠结的说,“可我还没放啊,那么大晚上的,我上哪里去找蛇去?原本打算今天让人给我送过来,放在她车上呢。”  云姿听她这么说,悬着的心终于放回了肚子里,“那就好。”  “发生什么事情了,让你这么急急慌慌的?”萧念说着,走到梳妆台前,对着镜子开始整理自己的头发。  “昨天晚上,尤念晨的房间里被人扔了一窝蛇进去,尹如雪说是我放进去的。今天跑到我那里闹,现在那里一片混乱。”云姿想到一早上闹腾腾的,心里就堵得慌。在家里得不到安生,还以为到外面能享受两天清净,可现在看来,还不如留在家里,最起码躲在自己的院子里,不会有人大清早的冲进来,说她去报复别人!  “闹?他们还真有脸,要我说,那窝蛇就是尤念晨自己做的,谁没事带着一窝蛇来这边?姿姿,你小心着点,我总觉得这个女人心术不正,她看着人的眼神都是阴阴的,一看就知道是想害人那种。”萧念从小在家里见惯了人情冷暖,识人的本领是最起码的,否则也不会活到现在。  她打第一眼看到尤念晨就觉得不对劲,别看她表面上清丽脱俗,骨子里和萧严那群女人没什么分别。伪装的再好,她的眼睛是骗不了人的。之前没和云姿、小叔说,是怕尤念晨没做什么,他们会觉得她在故意挑拨。  云姿偏着头,没说话,心里却觉得萧念的话说的很对。她清楚地记得,在山坡的时候,她和尤念晨的距离应该在三四米左右,真的是落到胳膊上甩出去,绝不会甩那么远的距离。那也就证明,尤念晨很可能是抓着蛇丢在她身上的。  而之前尹如雪找她的时候,说的是丢了一堆的三角蛇,也是三角毒蛇,和尤念晨丢出去的那条蛇应该是同一类。更奇怪的地方是,尤念晨的卧房里被丢了一堆的毒蛇,一整个晚上,她却丁点的事情都没出。  这不是最大的可疑点吗?  “云姿,你在想什么?”萧念扎好了头发,转过头看着她一副若有所思的样子,忍不住问道。  “在想一些事情,念念,你先把自己的行李收拾好,等下我们就回家。”云姿不想让萧念知道太多的事情,害怕会给她带来不必要的麻烦,所以还是决定暂时把事情压下来。小说最快更新到:。  “哦,好。”萧念点了点头,没任何异议。她也不想留在这里了,要不是子澈约她一起出来玩,她可以和朋友一起出去逛街购物,也不用面对这群恶心的人。  云姿从萧念住的地方离开,折回到卧房的时候,正碰上尤念晨抱着琪琪走过来,停下了脚步,嘴角微微的下沉了一些,“尤女士,听说你昨天房间里进了一堆的蛇,查出来是谁做的了么?我可听尹如雪说,是我做的?这事情怎么会冤枉到我头上?从昨晚离开餐桌,我可是和我老公一直在一起。”  刻意重重咬了最后一句话,云姿盯着尤念晨的面容,不错过她脸上的每一丝表情的变化。  尤念晨听她这么说,面色变得很不好,咬着牙没说话。  没人在她也不装可怜了,若是有人在场,只怕这会儿又要看一场免费的戏了,云姿勾了勾唇,不屑的瞥了一眼尤念晨。无论她是不是慕清,如今她做的这些下三滥的事情,足以毁掉她所有的好感。  抬脚一步一步的走到尤念晨的跟前,云姿看着她眼底的青黑,以及缩在她怀里的一声不敢吭的琪琪,忍下了接下来的话。她能感觉到琪琪是真的喜欢自己,所以大人的龌龊事,就没必要当着孩子的面讲。  心底是有些惋惜的,琪琪这么好的孩子,可惜生母是尤念晨。她喜欢琪琪,也不会因为琪琪而和尤念晨去抢。有些事情,是天注定的,比如她进入季家,后来遇到了萧宸。  “萧太太,我能说一句话吗?”在两人擦肩而过错开的刹那,尤念晨开口,半转了身,衣服将将在空气中划过一道弧度。也不管云姿是否听,她掀开粉嫩的唇瓣,字字清晰的说道,“有些东西是你的终究是你的,强抢不来,而不是你的终究不是你的,挽留不得。”  “……是吗”云姿挑眉,静静地望进尤念晨的眼底。尤念晨这句话是在指萧宸是她尤念晨的,她抢过去,也挽留不住?真是笑话,当初是萧宸千方百计的拐带她进了萧家,尤念晨到底哪里来的自信心,说出这番话?  “尤女士,这句话我收下了,不过,目前为止,我用不上这句话。”云姿缓缓地说道,面上带着微笑,丝毫没把这句话放在心底。  “用不用的着,现在下定论未免太早。”尤念晨盯着云姿的背影说道。  云姿抬脚向前继续走,走了大概五六步的距离,身后传来琪琪小声叫了她一声,她脚下的步子顿了一下继续向前走。  医生正在给楚修沛处理伤口,尹如雪不知所踪,不知道是不是送去医院了。  走到萧宸的身边,低声问:“他们怎么样了?”  楚家和萧家还要继续合作下去,如今楚家的三个人都出了事情,难免楚老爷子回头找萧家的事情,刚才萧宸不把楚修白往死里揍,也是因为顾忌着这个原因。真的要收拾楚修白,不一定在明面上,有些事情在暗地里做,不让楚家抓到把柄,又能报报仇,何必把一切都摆在明面上?  “先兆性小产,已经送到医院了。楚修沛的眼睛没大碍,被她抓破了眼角。”萧宸淡淡地开口,开口说话连尹如雪三个字都不愿提。尹如雪是自己作的,明知道自己怀孕了,还做那么大幅度的动作。  最让他耿耿于怀的是,尹如雪不问青红皂白,就把事情栽赃到云姿的头上。一个二个的,都把萧家的人当成软柿子捏,这让萧宸不能忍受。  “既然他们都没什么大碍,我们先回家,老太太这两天相必忙坏了。我们早点回去,也能让她早点休息。”云姿扫了一眼楚修沛,对萧宸说道。她想离开这里,不想再面对楚家的任何一个人。  这次的出游,因为他们楚家的人,乘兴而来败兴而归,下次再有他们家里的人参加,她绝不参加。  “好。”萧宸抿着唇说道。  简单的收拾了下东西,云姿和萧宸走出院子,把行旅箱放在了后车厢,等着萧念出来一起回去,没想到只是片刻的时间,又碰到了唐宁宁和萧子澈两人。  “呦,看看这位是哪个人?做了坏事还能这么镇定……”唐宁宁冷嘲热讽的说道,不肯拿正眼看云姿,下巴高高的抬着,用两只鼻孔对着云姿。她刚起来就听说了,尤念晨的房间里被云姿扔了一堆的蛇。  或许是因为尤念晨和慕清长得像的缘故,她下意识的觉得,那个人说的是真的。而且这话并非空虚来风,除了云姿,还有和尤念晨过不去?所以这蛇,百分之九十是云姿放的,剩余的百分之十,被她主动忽略过了。  “是啊,哪个做了坏事的人这么镇定,还会冷嘲热讽别人。”云姿没看唐宁宁,笑着反问。  从唐宁宁第一眼看到尤念晨的失态,她就预料到了这一天的到来,慕清和尤念晨是从小长到大的,哪怕慕清死了整整八年,她依旧在所有人面前维护慕清,自己喜欢萧宸从不表白,由这两点,就足以看得出唐宁宁和慕清的感情有多深厚。  她和唐宁宁才认识不过几十天,不可能让她忽然转变对自己的态度。唐宁宁是个值得交的朋友,但前提是得慢慢的来。  “你重复我说的话干嘛?”唐宁宁眼睛一瞪,她原本眼睛就大大的,这么一瞪看起来更大了。  “我只是说说我的话,中国汉字那么多,重复几个是正常的,唐大小姐,难道你连我的话语权都要剥夺?”云姿笑眯眯的反问。  “你!季云姿,你别得意!现在慕清姐姐回来了,你早晚滚蛋!”唐宁宁眉头倒竖,像只斗鸡一样,恨不得在云姿身上挠几下,让她停止笑。  “哦?是吗?”云姿不把她的挑衅放在心上,目光落在萧宸身上,“我滚不滚蛋的事情,不是由你说的算,而是由萧宸说的算。再者……你确定那个人就是慕清?我可记得清清楚楚,她叫尤念晨,而且当着我的面,把你给推开了。”  她的话会所玩,唐宁宁想不到可反驳的话,跺了跺脚,“你给我等着!”  被云姿给气的连萧子澈都不管了,直接跑了。  “还不赶快追上去?老爷子把她交给你,她出了事情,你逃脱不敢干系。”萧宸面无表情的对萧子澈说道。  萧子澈这才心不甘情不愿的追着唐宁宁跑走的方向,等着看不到他了,云姿脸上的笑容才渐渐地消失,取而代之的是一片凝重,“唐宁宁的感觉应该是没错的,你和她都觉得尤念晨是慕清,那她九成是的。”  她刚才故意激着唐宁宁,就是想知道,尤念晨是不是慕清。  如今她几乎可以确定了,尤念晨是慕清,只是她想不明白,为什么慕清会改头换面回到萧宸身边。她当初真的没死,大可以大大方方的告诉萧宸,何必这么大费周折换了一个身份,伪装成另外一个人?而她回来的目的又是什么?  就是想不通这点,让她觉得尤念晨和慕清不是一个人。  “嗯。”萧宸眉头形成一个浅浅的川字型,从一开始,他就觉得尤念晨是慕清,时间可以改变一个人的容貌和性格,可两人之间的感觉是不会变的。  当尤念晨出现的那一刻,他的直觉就告诉他,慕清回来了。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