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大叔,不可以>目录>

168 萧念的请求,真相的一角

168 萧念的请求,真相的一角

小说:大叔,不可以作者:唐家小七字数:5038更新时间:2015-05-19 13:58:05
   虽然不知道慕清到底是为了什么回来的,但已经确定尤念晨的确是她,这事情就好办多了,只要一个人还活着,总会留下蛛丝马迹。  @手机端阅读请登陆m.  从打靶场回到萧家老宅,佣人从车上卸东西下来,云姿和萧宸先去看看老太太,谁知道老太太却是不在家的,说是有事情出去了。于是回自己的房间里休息,一觉醒来,萧宸没在房间里,云姿起来开始整理房间。  温若水打电话过来的时候,她正在整理萧宸的书桌,一整叠厚厚的文件夹有些许的凌乱。萧宸很少会这样,刚才她睡觉的时候听到他在和别人打电话,而后就出去了,桌子上的文件应该是他出去的匆忙,所以没来得及整理。  “什么?你要结婚了?”云姿还没把碰到楚修沛的事情说出来,温若水就抛出了一枚重型炮弹,说她过半个月要结婚,算算应该在年初六,希望云姿那个时候能腾出去参加她的婚礼。听到这个消息,云姿觉得脑子里瞬间不能思考了。  若水才离开多久?就要结婚了?不是为了忘记楚修沛而草率的决定和别的男人结婚吧?!担心她吃亏,云姿连忙说道,“你原原本本的把事情告诉我,到底是怎么回事?”  “一句话难以说完,等你来参加我的婚礼再告诉你。”温若水的声音听起来很幸福,最起码在云姿听来是的。  通话持续了十分左右,电话那边有男人在叫若水的名字,于是挂断了电话。  放下了手机,云姿看着手机,心里的冲击力久久的不能回复,楚修沛和她老婆闹成那样,若水要结婚了……或许只有这样才能从三角恋的死循环中解脱出来。  作为朋友,若水能抛弃一切重新开始,她应该是衷心的祝福的。可想到楚修沛那天眼里的血光,她忽然有些不确定,有些事情是局外人永远无法了解的。  她不能代替若水受那些苦难,也无法替她做出决定,所能做的,不过是在她需要祝福的时候给她祝福,需要帮助的时候,给她提供帮助罢了。  没了收拾的心思,云姿把萧宸的文件叠摞在一起,放在了桌子上,就出去找萧念,这个家里,她能无话不谈的也就这么个人了。  “你哭了?”看到萧念的第一眼,云姿皱了眉头,因为萧念此刻的眼睛红通通的,即便她洗过脸了,也无法掩盖住她哭过的痕迹。  “没,刚起来,可能是风吹得多了。”萧念转过身找茶叶,声音里带着浓重的鼻音,眼睛不敢和云姿对视。  云姿的眉头皱的更紧,却没再追问下去,萧念不肯告诉她事情,自有她的原因,她没必要强迫她说出来。  因为之前在萧念的院子里出了事情,云姿对她的院子挺忌讳的,可她找的最多的也就是萧念,所以一直想着给萧念搬个地方住。这边的环境也没那么好,靠着湖水,冬天冷的厉害,可惜最近一直发生事情,也就耽搁了下来。小说最快更新到:。  这次来找萧念,她也就想起来了这件事情。  和萧念提了一下,萧念婉拒了,她打小住在这里,不想搬离这里,更不想因为搬迁的事情,引起一些不必要的麻烦。  两人在院子里坐了一会儿,到外面走,散步了没一会儿,萧念忽然说:“姿姿,今天是我的生日。”偌大的家里,没有一个人记得她的生日,从出生到如今年满二十一岁,她已经习惯了被人忽略,可今天她实在憋得难受。  “嗯?”云姿愣了一下,看着萧念微微抬起的下巴,她的眼睛又红了起来,“念念,怎么不早说呢?我也好好地准备一下,不过,现在也不晚,等一下,我们一起出去庆祝。”  萧念侧着头,笑吟吟的说:“不用庆祝,我习惯了一个人过生日,如果你真的想请我的话,就带我去小叔的藏酒窖怎样?”  萧宸有个藏酒窖,云姿是知道的,只是她除非应酬不怎么喝酒,所以也就从没去过那里。想想酒窖里她应该能去,所以就应承了下来。小说最快更新到:。  和沈嫂说了一声,沈嫂就把萧宸的藏酒窖打开了。  云姿从没想过,萧宸的藏酒窖会是这样的,外面看着没什么,里面是钢化玻璃切割开的独立空间,有灯光从合适的角度射出来,室内的明亮却不会让人觉得刺目,有些酒酒都是她听说过,市面上却很少见过的,更多的是她连听都没听过的。  看得她眼睛都直了,咂了咂舌,有些震惊的说:“这些酒他收藏了多少年了?”  “我听别人说,小叔从十几岁就开始收藏,现在最少也有十五年了吧。姿姿,你可别不舍得让我喝,今天可是沾着你的光,我才能进来的。这个家里也就只有爷爷能进来这里了。”萧念说着,从酒驾上抽出了一瓶红酒,用开瓶器打开,抱着酒走到吧台前坐下,仰头喝了一口。  云姿叹了口气,感慨萧宸的奢侈,这个酒窖的价值最起码有十几亿的价值,有这钱,都够她挥霍好几辈子的了,真是败家的男人,等回头她一定要好好地教育他,不能再乱花钱了。  大致浏览了下酒窖,云姿走到吧台前,坐在萧念的身边,“念念,祝你生日快乐。”  萧念抱着酒瓶又喝了一口,太急,红色的酒顺着嘴角向下流了出来,擦去嘴角的红酒,她抬头看着云姿,“谢谢你,云姿,你是第一个向我说生日快乐的人。”  云姿脸上的笑容僵硬住,第一个?她知道萧念在家里不受重视,可萧念的母亲呢?她也从没给萧念过生日吗?  “很可怜是吧?我不是在萧严的期盼下生下的,他想要的是个男孩子,可能是坏事做绝了吧,萧严他有那么多的女人,却只有一个儿子。我妈年轻的时候,他买了我妈做情妇,说他和别的情人说过无数遍的话,他和我妈说,只要她能生下一个儿子,就让她成为萧家的姨太太,一个被大家承认的小老婆……”  萧念满是讥讽的笑了笑,把剩余的酒全灌进了口中。  “你别喝那么多了,念念,你醉了。”云姿伸手想要把酒瓶夺过来,萧念却躲开了,摇摇晃晃的从椅子上站起来,说:“我没醉!我可清醒着呢,不然也不会在这个家里活那么多年了。姿姿,你听我把话说完,我就和你一个人说,不然我真的会疯的。”  她说着,从酒架上又拿了一瓶,咚的一下打开,往自己的嘴里灌酒,含糊不清的说:“我妈傻,她就相信了。可惜的是,她满怀期待了三个月,检查出来的却是个女孩子,萧严要她打掉我,我妈不肯,说是生下我还能再怀上,无论男孩女孩都是萧家的孩子。”  “从知道我妈怀的是女孩子,他就不再提供生活费,我妈无奈之下,只好去酒吧里继续工作。她生我的那天,刚好正在当值,一个客人踹了她一脚,她倒在地上,整个包厢里的人都在笑,还有人说,还没见过孕妇生孩子,拦着酒吧里的人,不让人把她送医院。”  “等我妈被一个好姐妹送进医院的时候,她已经快不行了,拼了半条命把我生出来了,自己却大出血,把身体拖垮了,医生说她再也不能生育了。我妈她不想进萧家,可她一个人养不活我,抱着我跪在萧家门口,还是老太太心软,同意在这个家里给我们母女两人留一席之地。”  “可进了萧家后又能怎样呢?我和我妈照样处处受欺负,夏岚看不惯我母亲,整日的欺负她,萧家其他人,因为我妈的出身,都把她不当人看待。我妈害怕她养不活我,让我叫夏岚一声母亲,我改口叫她母亲,还是十八岁之后。她那么胆小懦弱的一个人,一辈子都毁在了萧严的手上。”  “姿姿,我真的很讨厌萧家,更讨厌自己,要是没有我们,我妈也不会成为现在这样子。”萧念喝醉了,蹲坐在地上,抱着酒瓶低声的咕哝。  云姿起身,走到她身边,轻轻地拍了下萧念,看着她醉意醺醺的面容,手向上,用很轻的力道抚平她紧缩的眉心。  “姿姿……”  她叫了一声,却没有醒。  “夏岚威胁我,不嫁给那个傻子,就要断了我妈的药,我该怎么办,真的好难过,你帮帮我好不好……”  萧念轻声的呢喃,她努力了那么久,最终还是栽在了夏岚的手上,她终于明白,无论自己做什么,都不过是夏岚手中的一只浮游,她轻轻地用力,就可以掌控她的命运。  云姿很好,她好到,让她几乎忘记了自己接近她的目的了。可惜再美的梦终究有破碎的一天,梦醒了,她依旧是那个站在橱窗外衣衫褴褛的卖货差的小姑娘。  云姿手上的动作一顿,指尖触碰到冰凉,许久后,她轻轻地说道:“好。”  萧宸路过人民医院的时候,让司机停下了车,自己单独下车,往医院里走了去。傍晚时分,医院里来来往往的人不多,很清静的环境,静的让人的心都随之而冷静了下来,光洁的石板踩在上面发出哒哒的声音。  他径自穿过前面的几条道路,走到医院最里面的一栋楼前,面色淡漠的上了六楼,在一间病房门前停下了脚步,敲了敲门,门内没多久有人打开了门。  “爸,妈的情况怎么样了?”萧宸开口叫了一声,问了温成玲的情况,走进了房间里。  “她还是老样子,姿姿没来吗?”季山柏开了看门外,没看到云姿的身影,有些失望的问道。  “我想妈不会希望她过来,所以就没让她一起来。最新章节百度搜索:。”萧宸脸色淡然的看着季山柏,扯了扯唇角,他可没忘记当初季馨雅没的时候,温成玲是怎么说的,“今天我来,是想问一件事情的,希望爸能如实告诉我。”  “什么事情?”季山柏见他严肃的样子,也肃了面容,沉声问道。  “云姿之前出车祸,需要输血,老太太隐瞒爸妈以阻拦爸妈去医院给云姿输血的事情,不知道现在还记不记得?那个时候医生说,云姿的血型是特殊的。”萧宸顿了一下,把调查的文件拿出来,“这是dna检查报告,事实证明,云姿并非是季家的骨血。”  季山柏的面色一沉,看也不看,拿过文件二话不说直接撕成了两半,“一派胡言!云姿是不是我的孩子,我能不知道?!萧宸,就算你是云姿的丈夫,也不能造谣。你把话给我收回去,我就当这事情没发生。”  “云姿已经知道这事情了,而且……许华年也亲口承认,云姿并非季家的骨血。。”萧宸淡淡地说道,“这件事情,我只是想调查清楚,并没有别的意思。云姿以前是爸和妈的女儿,以后也会是。但她身上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我想要知道,免得以后发生了事情,我无法应对。爸,你也希望云姿一直好好地,不是吗?”  “我不知道!我什么都不知道!”季山柏一句话也不想听,“萧宸,你既然是为了云姿好,为什么要把这件事情在翻出来!已经过去二十年了,当年的事情过去就是过去了!只要现在都好好地,为什么要去追究?!馨雅已经出事了,难道你还要看着云姿也出事?!”  他说着,愤怒的转身,拉开门就向门外走。  “爸,云姿在德国期间,曾经碰到一个女孩子,和她长得一模一样。许华年说,云姿的亲生母亲是人尽可夫的人,云姿很伤心,难道你忍心看着她继续下去?一个人如果连自己的生母、生父都不知道,不是最可悲的?”萧宸站在原地,幽邃的黑眸中暗流涌动。  他派出去大量的人手调查那个女人,可所有的人都缄默如深,能提供的线索也是已经掌握的,哪怕是她出生的资料,都被抹杀的一干二净,当年发生的事情,绝不像许华年说的那么简单。对云姿的身世一直紧抓着不放,他不是真想找到她的亲生母亲,而是担心,她身世背后隐藏了多大的力量,是不是有一天,这股力量也会让云姿消失?  他绝不允许这样的事情发生,云姿所有的,他都要知道,才能采取更好的保护措施。  “你给我闭嘴!姿姿就是我的女儿!萧宸,你要是为了云姿好,就不要再提这件事情一次!”转过头,季山柏冷冷的瞪了一眼萧宸,目光严厉,颤抖着唇压下心里的颤动。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