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大叔,不可以>目录>

169 撬开许华年的嘴

169 撬开许华年的嘴

小说:大叔,不可以作者:唐家小七字数:4805更新时间:2015-05-19 13:58:05
   门开了有关,萧宸静静地站在原地很久,身体像是一座精修的雕像一般,动了一下,裁剪得体的西装发出轻微的摩擦声。**机書屋 能让季山柏都讳莫如深,他现在真是越来越觉得,云姿的身世有必要查清楚。  季山柏这边不开口,就要从另一方面入手。想必许华年知道的比表面上要多得多,利用萧睿的事情,他会换来更多自己想知道的事。  拿出电话,拨通了阿曼达的电话,萧宸淡淡地说道:“让律师团帮萧睿脱罪,最迟明天,我要看到效果。”  季馨雅现在死了尸骨未寒,萧睿又是明面上间接害死了季馨雅的人,知道萧睿要脱罪,许华年不会不着急。他等着许华年来找自己,到时候所有的事情都会一清二楚。  挂断了电话,萧宸往温成玲的病房走去,上次来看她,温成玲让季家的佣人拦住他们,连门都没让进,同时放了话,说这辈子都不想再见到他们。他倒没所谓,季家这群人,他一点都不稀罕,可云姿不同。  而且季家一直隐瞒着云姿的身世,这其中的缘由会牵扯到哪一步,谁也不知道。温成玲和云姿的母亲按道理说是应该认识的,她能说出来自然好,不能说出来,他也希望温成玲能对云姿好一些。  他看得出来,云姿对季山柏和温成玲有多在乎,只有他们才是云姿最亲近的家人,而这种感情是他和萧家无论如何都弥补不了的。  走到病房前,敲了敲门,佣人打开门看到他,有些意外,而后为难的看了看房间里的温成玲。  “你怎么来了?这里不欢迎你,请你立刻离开!”温成玲躺在床上,身体瘦的厉害,眼窝深陷,面色呈现一种病态的灰白,淡蓝色的血管凸出来,即便是怒意之下说的话,也没有丝毫的力气,让人看着她,觉得随时都会没了样子。  萧宸心里微微的震动了一下,他是没想到再见到温成玲,她会是这副病重的样子。哪怕上一次她心脏病发住院,他印象中的温成玲也还有一丝的人气,如今她的精力好像被掏空掏净了,带着一股将死的气息。  “我只是过来看看,很快就走。”萧宸走进房间里,佣人只敢象征性的拦了一下。  温成玲摆了摆手,示意佣人退下去,“你看完了,可以走了。”说完这两句话,她轻轻地咳嗽了起来,面上泛着潮红,极力的压抑着喉咙里的一阵阵的痒意。  萧宸走到床边,倒了杯茶递给她,“妈,你的身体越来越差了,明天换一家医院。我想,馨雅在天之灵也不会希望看着你这样。”  温成玲捂着口,忽然打翻了他手中的茶杯,喉咙中有腥甜的东西涌了上来,手指攥在一起,不着痕迹的擦去嘴角的血迹,抬头看着浑身湿透的萧宸,“我就是死也不会再用你一分钱,萧宸,你要是真的有良心,就对云姿好一辈子!”  “这句话不用妈说,我也会做到。”萧宸看着一脸苍白的温成玲,沉声说道。  “现在,请你出去,我不想再见到你,以后也请不要再来了,你和云姿再来,我就离开这家医院,到你们找不到的地方。”  温成玲死死地捏着手里的手帕,别过头冷声说道,“我和山柏安静的生活,你们来只会打扰到我们,让我再一次想到馨雅死的那一幕,所以,求求你,不要再来打扰我了!我担不起你一声妈,更担不起你的关心!”  萧宸蹙着眉尖,身上的茶水也不管了,“妈,我知道馨雅的死,你怪责在我和云姿的身上,但这件事情我说过了,是我主动松开了馨雅的手,和云姿没有半点的关系。而且,是馨雅绑架云姿在线,她为了救你,孤身深入虎穴!你不原谅我可以,但云姿你不能不原谅!”  “你给我出去!我不要听你的话!给我滚!”温成玲颤抖着手指着门口大吼。  萧宸的眼睛微微的眯起来,盯着温成玲,顿了一会儿,长腿一迈,没有任何犹豫的向外走,离开前他说,“你先冷静一下,等改天我再来看你,在你决定原谅云姿之前,我不会放弃的。”  门发出咔哒一声,温成玲僵硬的手缓缓地垂下来,身体萎缩再床上,如同一只被剪短了线的提线木偶,失去了所有能活动的力量。右手里,紧抓着的手帕随着她手指舒展的动作而缓缓地伸展开,露出上面鲜艳的血迹。  “姿姿,对不起……”  她的身体已经不行了,亲眼看着自己一个女儿没了,她的心里就一直窝着一团火,而这团火再灼烧着她的心,一寸一寸的吞噬着她的精神气和心血。她知道,馨雅的死和云姿没有多大的干系,都是馨雅自己作的。  可知道是一会儿事,放开是另外一件事情。她不想看到云姿,更不想云姿看到她现在的鬼样子,与其让所有人都跟着自己一起难受,她宁愿一个人悄悄地死去。这样云姿也不会知道她的消息,更不会因为她的死而背负上心理负担。  现在每一天都是在熬着,闭上眼睛,她就会梦到馨雅从悬崖上跌下去的那一幕,再不然就是馨雅的尸体被掉在萧睿公司前时的惨状,有多久没睡过一次完整的觉了,活着,真的好累……  一切都按照预期中的进行,所以当萧宸接到许华年给自己打过来的电话,没有丝毫的意外,他从决定帮萧睿脱罪,就已经笃定了许华年会找到自己,冷静的和她谈了条件,萧宸若无其事的回了萧家。  前后不过五个小时的时间,萧睿是萧家的弃子,他之前和馨雅闹出的事情,是萧家的耻辱。在他公司门口挂上馨雅的尸体,老爷子当着全家人的面,将他逐出了家谱。  王佩珊当场就晕了过去,醒来闹腾了几次,老爷子发了话,再闹腾,就请她回王家,萧家要不起这样的媳妇。从那之后,萧家再也没一个人敢提萧睿的名字。  所以他动用律师团帮萧睿脱罪又撤销律师团任由其自生自灭的事情,除了老爷子会有所察觉,其他人都不会知道。萧宸也不怕老爷子知道,他到今天为止所做的事情,老爷子没一件会阻拦。  凌晨一点钟,萧宸面色凝重的回了房间,云姿正躺在床上玩游戏,见到他回来了,立刻从床上坐起来,“怎么今天回来的这么晚?”  “有些事情耽搁了,以后我晚归,不用等着我。”萧宸脱去了外套,一身的清冷。  “我睡不着。”云姿扭着脑袋,帮他找睡衣穿,递给他的时候,感觉到他身上的冰冷,皱了下眉头,下一秒咬着牙握住萧宸的大手,冷的她打了个激灵,很不舒服的感觉,可她还是没放开,用力地揉搓了他的手几下,有些不高兴的说,“你怎么冷成这样都不知道戴手套?知道你需要维持仪容,可坐在车上总可以戴吧?”  她嘀嘀咕咕的说道,脸颊上带着淡淡的粉色,萧宸俯视着她忽闪忽闪宛如蝶翼的眼睫毛,面上冷硬的线条终于缓和了一些,“以后我会尽量的早回来,手套……你有时间帮我选一副。”  抽出一只手,摸着她的的脑袋,按在自己的胸口,没说话,就这样的保持着姿势,眸子沉沉的看着房间里的某一点,不知道该说什么。  自从她进入萧家后,一切就事情就卷入了一场漩涡里,越靠近漩涡的中心,牵连的事情就越多。他不知道这一切揭开后,两人面对的将会是什么,但这一刻,他相信哪怕真相再不堪再残忍,他都不会后悔此刻的选择。  沉默了一会儿,云姿开口说道:“萧宸,今天念念和我说,二嫂准备让她嫁给吴成书。”  等了一晚上就想着说这件事情来着,抬头看着萧宸说道,“她让我帮她的忙,我答应了。”她没准备让萧宸来插手,准备自己动手解决,可作为夫妻,她觉得有必要和萧宸说一下。免得到时候,出了事情,他不知道。  “吴成书?谁?”萧宸沉默了一会儿,抬眉问道。  “二嫂的一个远房亲戚,是个弱智。”云姿解释道,“二嫂不喜欢萧念情有可原,可萧念是无辜的,上一代人的恩怨不应该让她来承担。”  在对萧念的处置上,她理解夏岚,没有哪一个女人能容忍丈夫和别的女人生下的孩子。如果是萧宸做了这种事情,她心里也会膈应。但她听了萧念的话,心里没办法不帮她,这件事情归根究底错的是上一辈人,萧念一个女孩子来承担所有的过错,太残忍了。  “我会和妈说一声。”萧宸听她解释完,淡淡地说道。  云姿摇了摇头,“不用,我自己会处理,只是告诉你一声。”  萧宸的眉头拧的更紧了,显然他不放心云姿自己一个人去处理,可看着云姿倔强的神色,他还是妥协道:“好,撑不住了再来找我。”  “嗯!”云姿用力地点了点头,松开了萧宸说,“不早了,你先洗下澡,赶快睡觉。”  翌日下午,萧宸把行程排开,单独去见许华年。约定的地方是在东京茶楼,许华年比他来得早,面色上很不好看,却没有发作。昨天她接到警方打来的电话,说对萧睿的指控证据不足,将会撤销对他的指控,随之就接到了一个女人打来的电话。  她知道萧宸的能力,也知道如今失去了钱财和儿子这个靠山的情况下,他要弄死她是多么一件容易的事情。暂时她还不想死,害死馨雅的人都还没,她决不能死。  萧宸既然要知道真相,那她就给她,反正山柏也不在孝顺她这个母亲,她的人也老了,不怕那些人来报复自己。她想要的是,让害死孙女的人都得到惩罚,萧睿首当其冲。  萧睿不得到应有的制裁,她死不瞑目。  “长话短说,你知道我想要的是什么,把你知道的都说出来,不要掺杂一句假话。我能让萧睿进去,也能随时让他出来。”萧宸坐下来,冷冷的开口。  许华年喝了一口茶,苦涩的味道在口中蔓延开来,往日尖利的声音变得有些沙哑,“我上次说的事情,虽然有些是假话,但很多都是真的。云姿的母亲的确抛弃了我的儿子,她也的确和很多男人纠缠过。”  “她的事情,当初在两家闹得沸沸扬扬,因为云姿的母亲,杜家整个家破人亡。我恨她,因为她是个扫把星,把我好姐妹一家全部害死。”  “说重点,老太太,我没时间听你对一个人的恨意。”萧宸听她这么说,声音骤然沉了下来,凌厉的看着许华年,目光化为刀刃,切割开她的每一句话,辨别其中的真伪。  “当初杜明月抛弃了我的儿子,她就和一群人混在一起,其中有两个男人和她的关系最为紧密,我只知道其中一家和上面一位位高权重的人有关系,另一位却是连丁点的风都没透出来。”  “杜家虽说不是大家,但世代都是读书人,杜明月在此之前都是乖巧的。可那之后就变了一个人,每次见到她都是浓妆艳抹的,像个妓女一样。她的父母不齿她的行为,为此骂了她很多次,我也劝过她,只要她重新走上正道,就不计前嫌的让她进季家的门。”  “可她一句话都不听,一意孤行。再后来,我就听到杜家一夜之间家毁,全家十几口人,都死于一场空难,只有杜明月一人幸存。不知道她是不是改邪归正了,杜家没了之后她就嫁去了国外。”  “她走了之后,很多人都被人封了口,当初知道她事情的人,大多数都遭到了威胁。没人敢说,因为说出来的人都遭到了不幸。事情渐渐平息后,杜明月抱着云姿过来,跪着求我和山柏把她的女儿收留在季家。”  “我不同意,可看着她孤苦伶仃一个人,心里也是觉得可怜,加上山柏说,成玲的孩子没了,把云姿当做成玲的孩子,一切都神不知鬼不觉。后面的事情,你也都知道了。我们季家不欠云姿一分一毫,萧先生,你但凡有点良心,就应该知恩图报,把害死馨雅的人绳之于法。”  话说到最后,许华年激烈的拍着桌子。  萧宸幽邃的眸子直直的盯着她,目光刺向她的心底,削薄的唇里吐出两个字,“是吗?”  他可不相信许华年的这番说辞,真如她所说的那般,她是良心发现收容了云姿进季家,那为什么她至今说起来杜明月依旧隐藏着那么深的恨意?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