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大叔,不可以>目录>

177 龙潭虎穴闯闯又何妨

177 龙潭虎穴闯闯又何妨

小说:大叔,不可以作者:唐家小七字数:4500更新时间:2015-05-19 13:58:07
   不试试怎么知道不行?  一句似曾相识的话,掀起了已经遗忘的过往。(最快更新百度搜索黑岩谷;明明已经过了那么久了,久到她自己都忘记了具体的时间,久到她忘记了那个人长相是怎样的,可却被这句话轻而易举的掀开了尘封已久的以及。  “萨拉,不试试怎么知道不行呢?”那个男人漆黑的瞳仁里倒映着自己的倒影。  曾经也有那么一个人,对她说过这句话,可结果呢……血肉纷飞,她亲眼看着那个人在冲天的火光中被炸得粉碎,如今想起来,她还是觉得呼吸困难。  萨拉沉深深地望着萧宸的眸子,没有发现他的眼中有一丝的惧怕或者是别的情绪,胸腔里吐出一丝微弱的气息,“看在你借给我这件外套的份儿上,萧先生,我给你一条忠告,不要去尝试。无论是为了你的妻子,你的家族,都不要再查这一条线索。”  转身,萨拉背着萧宸,眼里一片恨意和痛苦。  “萨拉小姐……”萧宸沉声叫了一声。  萨拉这次却没有回头,提着自己破烂的裙子,迅速的朝着宴会厅的门口跑去,脑中剧烈的疼痛。  她不要再想起那件事!  看着她的身影渐渐地消失,萧宸的眸子里泛起了波澜,脑海里回放着萨拉的话,眉宇间渐渐地充斥着冷漠和决绝。不管是谁,他都不会像只缩头乌龟似的躲起来,也绝不会让云姿陷入无限和不见光的处境。  往宴会厅里走,萧宸找到了童冼尧,也是这次宴会的主办人。从他那里应该能拿到这次参加宴会的名单,找这次宴会的使者,顺藤摸瓜可以找到和萨拉一起的男人。今晚陪同萨拉出席的男人,以及和她发生关系的男人,或多或少都应该和她口中所说的人有关系,尤其是后者。  萨拉当时激动之下说的那句你看清楚,我不是那个那个女人!  她对自己的脸很不满意,综合她前后说的话,她现在的处境和她长了这张脸有着莫大的关系?但她又不肯毁了自己的脸,厌恶而害怕,应该是她对自己容颜最好的心情写照。  走到大厅里,穿梭在衣香鬓影中,萧宸看到了童冼尧,他背对着他正在和别人交谈,是一个女人,在他的身影下,只看到了一袭白色迤逦拖尾的长裙,脚上穿着一双银灰色的细带高跟鞋。  萧宸走上前,开口说道:“冼尧,不介绍一下?”  女人的面容彻底的暴露在视线之下,萧宸扫过了女人的脸上,大约四五十岁的年纪,保养得很好,看起来不过三是对左右。长裙将她的身影拉的修长,高贵典雅而大方。如果他的记忆没出错的话,这位是帝都四大望族之一的楚家当家女主人。  “楚太太,这位是萧宸,我的好朋友。”童冼尧露出一个得体的笑容,笑着介绍道。  “萧先生好,不知道萧先生和b市的萧家有什么关系?”女人漂亮的杏核眼里含着笑意,看着眼前的萧宸,有赞叹,也有欣赏,再多的却是找不到了。  “萧令先正是家父。”萧宸握住女人伸出来的手,稍微碰一下就放开。  “我年轻的时候,曾经去过b市,是个美丽的地方。说起来,我和你们家颇有渊源,二十多年了,不知道你家老爷子可好?”女人妥帖的笑了笑,说着客气的话题。  萧宸听到她这么说,抬眸再次看向女人,“家父很好。”  童冼尧看了看女人一眼,又看了看萧宸,微笑着说道:“楚太太,失陪。”  “请便。”女人得体的说道。  带着萧宸走到僻静的地方,童冼尧面上的笑容消失了,眼里满是严肃,“你到底在打什么主意?廖芷荷不能碰,你别想打她的主意。”他刚才注意到,在廖芷荷介绍自己后,萧宸的眼神都变了,虽然只是轻微的。可两人是那么多年的兄弟了,能不知道他肚子里打的什么主意?每次他露出这个表情,铁定是在算计人。  萧宸淡淡地看了一眼童冼尧,端起自己的酒杯,优雅而得体的抿了一口后,才不紧不慢的开口说道:“我并没有要动她,只是有些事情要查清楚罢了。”  “你查什么人我不管,廖芷荷不行!你在b市能翻云覆雨,到这里别人动动手指头就能弄死你,萧宸,咱们是好兄弟,你能不能看在咱们十几年的情分上,给我老老实实几天?”童冼尧就差把萧宸给绑起来,打包回a市了。  他怎么就脑子进水,答应了他的要求。  帝都的四大家族,盘根错节,真想要一个人消失,比碾死一只蚂蚁还容易。他之前以为萧宸只是感兴趣,可没想到他已经染打起了廖芷荷的主意。  这是拿命在玩!稍有不慎,就会成为世家滚滚铁轮下的牺牲品!  “我后天回a市,在那之前,把宴会的名单给我一份,并且要这个女人在宴会上所有接触的人的录像。冼尧,这次事关重大,请你务必把这些给我。”萧宸语气没任何的变化,可就是这样的他,让人感觉到,他是认真的。  童冼尧恼怒的抓了抓头发,“就这些,我给你这些,你立刻给我回a市,以后再也不要靠近廖芷荷,这次她没察觉到,下次我可保不准。”  萧宸微笑着,却没有任何的回应。  什么四大家族,他从来不怕。  龙潭虎穴闯闯又何妨,他未必会输。  云姿一大早上起来,没事情可做,就在院子里的花园遛唐宁宁的狗,听小茹说,唐宁宁昨晚闹腾了大半夜都没睡,半夜一点多去厨房里找牛奶喝,想来应该是担心自己怀孕的事情,才会睡不着。  没了唐宁宁在耳边叽叽喳喳,偌大的别墅倒是显得有些冷清,不过好在萧宸明天就到家里了。  带着皮皮走了三圈,皮皮忽然冲出去,冲着一个方向跑了过去。  云姿抬头就看到唐宁宁一把抱住皮皮,和它闹作一团,摇了摇头,唐宁您真是一个没心没肺的丫头,高兴起来把所有烦恼都忘了,不痛快起来恨不得全世界都跟着她一起痛苦。  “今天你的报告不是要出来了吗?我和你一起去吧。”唐宁宁笑着把皮皮拉开一些,不许它再舔自己的脸,回头和云姿说道。  “好啊,你不觉得无聊的话。”云姿应了一声,其实能有人陪在身边,她会更加放心一些。  吃过午餐,云姿和唐宁宁坐车到了医院。  护士看到是两人,让她们再等一下,因为检验报告还要几分钟才出来。  大概十几分钟,护士拿着单子走进了医生的看诊室,后叫了一声,让云姿进去。  云姿走进来的时候,那个女医生正在看她的检查报告,过了好一会儿医生的眉头皱起来,“季女士,你是不是长期服用避孕药?根据报告上看,您并非不孕不育,而是因为服用了过多的避孕药。”  “怎么可能……我从没吃过!”云姿仿佛被人猛地堵住了嗓子,有些干涩的说道,她从结婚后,一次避孕药也没吃过,哪怕做了措施也是萧宸在做,因为他说避孕药对身体伤害太大,他从不让她吃。  “那就奇怪了,季女士,你的检验报告上说,你至少服用避孕药四个月以上,而且差不多每天都在服用。你最近的经期是不是经常感觉到腹痛,手脚冰凉?”医生托了下滑落下的眼睛,面上冷静的说道。  “会不会拿错了化验单?”云姿在听到最后一句话的时候,其实已经觉得她说的是真的。可怎么会这样?她自己没服用过避孕药,那避孕药是从哪里来的,在她的餐饮里吗?心里越想越凉,她甚至看开始忍不住发抖。  医生眉头一皱,“这份化验单的确是你的,季女士,不管你知不知道自己服用避孕药,但从今天起,你不能再继续下去,避孕药原本对女人就不好,更何况是长期大量服用,再继续下去,你恐怕会终身不孕。等下我给你开些药,调理一下,你平日的饮食也要注意一些。”  “谢谢医生。”云姿恍惚的说道。  拿过医生开的医药单,走到了门外,唐宁宁立刻站起来,见她面色苍白,有些担忧的问:“怎么了?是不是身体……”问到后面,她捂住了自己的嘴,不继续说下去。  “没什么,医生说我身体有些差,需要好好地补一下。”云姿扯出一个笑容,想要隐瞒过去。  唐宁宁扁了扁嘴,“笑的那么难看,还不如不笑。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让你面色这么苍白?不会是真的不孕不育吧?咱两是不是朋友啊,你什么都不说。”  “没有。”无论唐宁宁怎么问,她都不肯透露出一言半语。  回家的路上,看到路边有小摊子,云姿让司机停下,拉着唐宁宁和她一起吃。吃着吃着,忽然就红了眼睛,她怎么也没想到自己一直没怀孕,是有人给她下避孕药,四个月的时间,差不多从她进入老宅就开始了。  不告诉宁宁,是怕她一时冲动之下做出傻事。这件事情原本就和她无关,没必要把她扯进来。她现在不敢吃自己身边的人做的任何东西,哪怕害死路边买一块面包,也不愿意再吃那些东西。  是谁对她下的毒手,总有一天她要找出来。  “喂,你想哭就哭出来吧,憋着得多难受。”唐宁宁看着她红着眼眶半晌,不高兴的说道。她有些生气的,这么多天来,她以为自己和云姿是朋友,可实际上季云姿却没把她当成朋友。明明是一副有事的样子,却不肯告诉她。  真的出事了,告诉她也有个商量的,这样一个人憋着,早晚会憋出来事情。  “这汤太辣了,我受不了,才会红眼圈。”云姿拿着纸巾,沾了沾眼角,笑了笑说道。  唐宁宁看着她故作镇定的样子,给了她一个白眼。  算了,她不说,那就不去强迫了,反正她唐宁宁也不愿意沾染萧家的破事。  在路边吃过饭,云姿和唐宁宁就回家了,云姿的心情不好,一进家门就去才书房里开始瞎捣鼓,唐宁宁则陪着皮皮继续疯。  晚上七点钟,小茹敲响了书房的门,问云姿要吃什么晚餐。  云姿看着小茹,眼神直勾勾的打量着她,打她进入萧家开始,一直陪在她身边的人就只有小茹,其余的都是两月一换,如果谁最可能对她下手,小茹肯定是首先人。  “少奶奶,怎么了?”小茹被她盯的有些发毛,颤抖着声音问道。  “小茹,你在这个家里做了多少年了?”云姿稍微错开了目光一些,却依旧是用余光打量着小茹,不是她多疑,而是知道自己被人下了避孕药后,她对除了萧宸以外的任何人都不会再相信。  “十几年了吧,我是萧家的家生子,从五岁起就开始在萧家做事了。”小茹想了想认真的说道。  云姿点了点头,没再问别的,她手上没任何证据,就算真的问出来了,又能怎么样?她现在能做的,只有按耐不动。既然是她一直吃的,那这个人就一定还在她身边,等萧宸回来了,让他找一个可靠地医生,检测她吃的食物,所有的事情都会明了。  摆了摆手,云姿说:“我没事情了,你先下去吧,我今天不吃了,已经在外面吃过了。”  小茹闻言,颔首退了出去。  云姿一个人静静地站在书房里,从窗户口看到唐宁宁正和皮皮玩的开心,她向前跑,皮皮就在后面追,两人玩的都很开心,面上带着天真烂漫的笑容。  她的心却越来越沉,明明才二十一岁的年龄,她却觉得自己越来越像四十一岁的人。从最开始嫁入萧家,逃避季家到现在,她正在一步一步的陷入一片泥泞之中,萧家远比季家要来的深的多。  她以前不明白这句话,现在却是真正的明白了。  摸了摸自己平坦的腹部,云姿嘴角露出一抹苦涩,若是她没去检查,只怕这辈子她都会失去做母亲的可能了。  萧宸,萧宸……  你赶快回来吧,我真的有些撑不住了,我很想你,很想很想……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