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大叔,不可以>目录>

182 咯掉了一颗牙&贵客来临

182 咯掉了一颗牙&贵客来临

小说:大叔,不可以作者:唐家小七字数:4454更新时间:2015-05-19 13:58:09
   她吼了这一声,单欣欣立刻停止了笑声,哇的一下张着嘴又要哭起来,萧子澈也顾不上尴尬了,手托着欣欣胳膊,将他往空中一抛又接着。抓*机書屋 扔了两下,单欣欣才憋住了哭。  唐宁宁气呼呼的看着眼前的一大一小,他们都当她是死的吗?抬脚一脚踩在了萧子澈的脚上,而后狠狠地碾压了一番。  萧子澈眉头堆在一起,忍着疼痛看着唐宁宁,死活都不肯为刚才的事情说一声对不起。  还是单瑶过来把儿子抱走,才解了萧子澈的围。  萧宸走出来的时候,饺子已经包的差不多了,云姿和萧念一起去厨房下饺子,除夕夜吃着饺子看着春晚,一家人能真正凑在一起的也就只有这一天了。  没在客厅里看到云姿,萧宸抬脚进了厨房,看到她忙碌的身影,嘴角浮起了一丝的笑意,萧念转身就看到了萧宸,张嘴想叫小叔来着,却被萧宸阻止了,识趣的偷偷的溜走。  “念念,把锅盖递给我。”云姿搅拌了下饺子,头也不回的说道。  萧宸默不作声的把锅盖递到她手里,云姿拿过锅盖,想要盖上去,却发现怎么也拿不动,“念念……”回头欲问怎么回事,却正好撞入萧宸满含笑意的眸子里,愣了一下。  “真想每天看着你做饭的样子,像个贤妻良母。”萧宸顺着她的手,把锅盖盖在了锅上,手抓住云姿的手,低低的说道。  云姿无声的抬手打掉他的手,“汤要溢出来了。”  什么叫她看着像个贤妻良母?说的像是她一直在苛待他……  萧宸松开了手,看着她有些黑的面色,不明白自己说错哪句话了,当真是女人心海底针,平日里不总喜欢他说一些甜言蜜语吗?今天说了,她还不高兴。  云姿把煮熟的饺子一碗一碗的盛好,对萧宸说:“端出去。”  “萧太太,听说新年的第一天吵架,会从年头吵到年尾,你今天冷着脸对我,可就要冷着一年。”萧宸没伸手端碗,单手摸着下巴,满是玩味的说道。  云姿手上的动作动了一下,扯出一个皮笑肉不笑的笑脸,“这样总成了吧?萧先生,觉得我不够贤妻良母,你就去找真的贤妻良母的呐?”她说着,把手边的饺子一股脑的倒进了锅里。  萧宸一听,才明白过来,原来她是在生气这个,心里不由得发笑。  上前一步,揽住云姿的腰身,俯首贴近她的耳朵,低哑着声音,热气喷洒在她的皮肤上,“老婆,我说错话了,你是天底下最好的贤妻,将来也会是最好的母亲。”  云姿耳朵刷的一下就红了,依靠在萧宸的胸口,心扑通扑通的跳。  “啧啧,看我看到了什么?”唐宁宁趴在门口,一脸的坏笑,“宸哥哥,云姿,你们两个亲热也不看看地方,这是厨房,让你们这么煮下去,饺子还不得都烂了。”  说着走进厨房里,端起饺子,指了指其中一个白白胖胖的说,“饺子啊饺子,你说他们夫妻可不可恶?大过年的秀恩爱,让我一个孤家寡人可怎么受得了?”  “宁宁!”云姿半是恼怒半是羞涩的叫了一声。  唐宁宁立刻停住了口,对两人说道:“好啦好啦,不用叫我了,我立刻闪人,给你们腾出空间和时间。”  看着唐宁宁跑出去,云姿赶紧把萧宸推开一些,绷着脸说道:“赶快端饺子,再和我捣乱,今晚家法伺候。”  萧宸这才挽了衣袖,端了两碗饺子出去,出来的时候,萧念正和唐宁宁嘀嘀咕咕,见到萧宸出来,两人凑在一起坏笑了一阵,被萧宸冷冷的瞟了一眼,才收敛了起来。最新章节百度搜索:。  因为有自己包的饺子,唐宁宁对这晚的饺子分外的期待,还特意指给萧老太太看,哪一个是自己包的。  几个人围着桌子,边看电视边吃饺子,正碰到一个小品搞笑,笑的换了呢,忽然听到嘎嘣一声,笑声戛然而止。  萧子澈张开嘴,把嘴里的饺子吐出来,血水顺着嘴角流了下来,又觉得嘴里还有东西,就呸了一下,一颗沾着血的牙齿咕噜一声掉在了地板上。看到自己的牙齿,萧子澈的额头上青筋直跳,而饺子里,也隐隐的露出了包着的东西的一角,一枚钻戒,而他咬得地方刚好是钻戒的钻石部分。  谁能告诉他,为什么饺子里包的有这个东西?  唐宁宁看着那个饺子,又看了看萧子澈流着血丝的才嘴,默默地把头埋进了碗里。那是她突发奇想包进去的,萧家包的有玉珠子,有硬币,就不能包别的呢?可她原本是准备自己吃的,没想到会被萧子澈吃了……  还咯掉了他一颗牙,要是萧子澈知道是她包的,会不会以为她故意报复,会不会有才想要亲手掐死她的冲动?  大厅里先是寂静了片刻,而后响起了此起彼伏的憋笑声,萧老太太没忍住,笑着把沈嫂招过来,“快把医生叫过来。”  萧子澈阴沉了脸色站起来,冲进了卫生间里,单欣欣窝在单瑶的怀里,拍着手大笑着说:“哥哥也掉牙了!”  萧子澈的背影一僵,忍住回头掐死单欣欣的冲动,加快了脚步。  “嘭”的一声卫生间的门关上,隔绝了外面笑声。  云姿和萧宸从厨房里出来,看到客厅里每个人都笑的格外的开心,有些奇怪的问萧念:“怎么了?刚才的节目很搞笑吗?”  萧念忍着笑,把刚才的事情说了一遍,刚好说到萧子澈的牙齿掉了,萧子澈就回来了。  云姿有些好奇的看着他,还真被咯掉了一颗牙齿?不可能吧……不是早就说了饺子里有包裹东西,怎么还这么不小心?  萧子澈黑着脸,狠狠地瞪了云姿一眼,又走到萧念跟前,大手拎着她的衣领把她往上一提溜,“是不是你搞的鬼?”谁都没吃到,偏偏被他吃到,怎么想都觉得是萧念和唐宁宁搞的鬼。  “我哪有那么大的钻石戒指?”萧念满是可怜的说道,扭头正对上唐宁宁心虚的目光。  萧子澈看到这一幕哪里还能不明白,怒气腾的一下就蹿起来了,他就说肯定是她捣的鬼,上次拒绝娶她了,躲了那么多天,就是为了今天能报复他,丢下萧念,他就向唐宁宁杀意浓重的走过去。  唐宁宁哇的一声从沙发上起来,边大叫着边向萧老太太跑去,可萧子澈谁的面子都不买,把缩在萧老太太怀里的人捞出来,满面狰狞。  “宸哥哥救命!萧子澈要杀了我!”唐宁宁吓得眼泪哇的一声就流出来了。  她真的不是故意的!谁知道他会吃那颗饺子!  唐宁宁哭的撕心裂肺,见两人闹腾的有些过了,都赶紧劝萧子澈。  “只是一颗牙,到时候再补一颗不就成了?宁宁一个小姑娘,你和她计较可真好意思?”萧老太太满是责怪的看着萧子澈,手扒着他的胳膊,要把宁宁从他手里拉出来。  萧子澈瞪眼,却不开口说话。  唐宁宁哭的更大声了,老太太这是在劝人还是在火上浇油?什么叫不就是一颗牙?就不能不提牙齿的事情?  一群人劝了半晌,最后还是夏岚把两人给拉开了。  唐宁宁哭的眼睛都肿了,抽抽搭搭地坐在云姿的身边,躲避萧子澈时不时投来的森冷的目光。  咯掉牙齿的事情暂时被压下了,十二点钟的敲响,萧家的人都动了起来,开始准备祭拜萧家祖先的事情。  唐宁宁并不是真正意义上的萧家人,也不用一起参拜,所以一个人留在了客厅。其他的人都穿戴好去了萧家的祠堂,包括单欣欣都被单瑶抱着去了。  参拜的过程冗长而繁琐,先是献祭,而后按照次序来,每个人都要三叩九拜,等结束后,已经是三个小时后了,燃放了烟花,开始吃新年第一顿饭,家里的佣人做的很丰盛,可由于之前刚吃过饺子,所以也就没有人多吃。  四点钟开始,第一批客人到来,云姿和萧宸分别跟着老太太、老爷子应酬客人,开始还能应付的过来,等客人多了,就开始有些疲于应付了,云姿喝了一肚子的茶水,还要对着一群太太、小姐们保持微笑,觉得自己的脸都要笑僵了。  中午的时候家里来的人太多,她还要分神招待好几家客人,有些她甚至叫不上来名字,幸好单瑶把她的大儿媳妇分到她身边帮她映衬着才不至于出了差错。  一直到晚上十点钟,家里才清净了一些,留下来的都是萧家的远房亲戚,要在家里住一晚上才能走。  云姿捶了捶腰,觉得自己浑身每一处细胞都在叫嚣着累和酸痛,让佣人帮忙捏了几下,勉强打起精神准备回去。  可还没走几步,就被萧念给拦着了,“云姿,奶奶说,等下有贵客要来,让你先别回去。”  云姿看了看时间,已经是十点四十七分,这个时候来贵客?而且她嫁进小家这么久,还真没见过萧家把哪个人当成贵客来说,就算唐老爷子也只是稍加注意了一下。  “嗯,我知道了。”云姿点了点头应允。  萧念打了个哈欠,眼角噙着泪水,“那我先回去了,困死了,你忙完也早点休息。”  云姿找萧老太太,问了几个佣人才知道老太太还在偏厅里,就在客厅里等着,没过一会儿,单瑶也送完她最后的客人,回到了客厅。  见到她有些疲惫的问,“怎么还在这里,不去休息?”  “妈让我等一下,说是有客人要来。”云姿话说完,就觉得有些不对了,听着单瑶的意思,老太太没有叫她一起等着这位贵客。  单瑶亦是愣了一下,不过很快就反应了过来,“既然这样,那你就在这里等着老太太,我回去哄欣欣睡觉。”  云姿点了点头,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  等着单瑶走了,她托着下巴胳膊肘肘在沙发上,心里想着即将要见到的贵客到底是什么人。  十一点过几分,老太太和一位五十岁左右的老妇人从偏厅里走出来,看到她,萧老太太招了招手,“姿姿,这位是你姨婆。”  “姨婆好。”云姿笑了笑叫道。  “真是位标致的媳妇儿。”老太太夸赞了一声,把一个红包塞进云姿的手里,“姨婆的一点心意,别嫌少。”  云姿想要推开,萧老太太摇了摇头,这才算是收下了。  送走了姨婆,萧老太太也没和云姿回去,而是让她和自己一起站在萧家的大门口等着,没一会儿,老爷子带着萧家的几位子孙也来了。  十一点半,一辆黑色的帕加尼缓缓地停在了萧家老宅的门口,车的副驾驶座上下来一个男人,打开了车门,坐在后车座的人的面容渐渐地暴露在了众人的视线之下,晕黄的灯光斜斜的射过来,将那人的容颜照的清清楚楚。  云姿以为,所谓的贵客会是一位老人。  却没想到,这个人会如此的年轻,看起来不过三十五岁的样子,穿着一身剪裁得体的手工西装,面部的轮廓分明而深刻,鼻子比一般的中国人要高挺出许多,看起来有些像杂志封面上的混血儿,嘴角带着笑意,却让人感觉不到丝毫的笑意,最引人瞩目的却是他全白的头发,与他看起来的年纪很不符合。  萧老爷子向前走了一步,双手伸出来,那人却只伸了一只手出来,与萧老爷子握了握手,平缓的声音里没有一丝的起伏,“老爷子,好久不见。”  “秦先生,好久不见。”老爷子用力地握了握他的手,而后笑着指着身后的人,“这是我的儿子,这位是我的小儿子的妻子,云姿。”  随着萧老爷子的话音刚落,所有人暴露在了那位秦先生的目光下,云姿感觉到自己被那位秦先生的目光牢牢地锁定了,就像……被猎人盯住的猎物一般,在他的目光下,云姿觉得自己竟然有种无处躲藏的错觉……  可真的是她的错觉吗?  直觉告诉她,这个人很危险。  她勉强让自己镇定下来,迎上那人的目光。  似乎没料到她敢直视自己的目光,那位秦先生犀利的眸子微微的上挑,依旧是笑着,危险地意味却加重了很多,他伸出骨节分明的手指,递到云姿的跟前,忽而笑出了声,“云姿,初次见面,很高兴能认识你。”  云姿下意识的看向萧宸所在的位置。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