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大叔,不可以>目录>

183 因果循环,天理昭昭

183 因果循环,天理昭昭

小说:大叔,不可以作者:唐家小七字数:4542更新时间:2015-05-19 13:58:09
   萧宸的目光淡淡地看着秦先生伸出来的那只手,向前一步,自然无比的揽住了云姿的腰肢,伸出手轻握在了他的手上,“秦先生,对不起,我妻子有些怕见生人,失礼之处还请见谅。(最快更新百度搜索黑岩谷;”  秦子良收回自己的手,嘴角露出微笑,鹰隼般的利眸微微的眯起来,打量了萧宸好一会儿,才抿唇说道:“这位是令先的小儿子吧?几年没见,倒是长大了。”  萧老爷子注意到刚才那一幕,面上陪笑着说:“是啊,小孩子不懂事,秦先生难得来一趟,请进。”  说着,请秦子良进了萧家。  陆陆续续的人跟着走进去,云姿站在原地攥紧了手指头,她抬头看着萧宸,不知道该说什么?从萧老爷子对那位秦先生的态度看来,他不是萧家能得罪的人物,刚才她是不是给萧宸惹麻烦了?可那位秦子良看着她的眼神,实在让她没办法承受,像是有人卡着她的咽喉,让人喘息不过来。  可以确定的是,她从没见过秦先生,但为什么第一次见到她,他就用那种目光看着自己?  “走吧。”萧宸揽在云姿腰间的手稍微用力了一些,将她从深思中带了出来。  两人在队伍的最后面,刚才那一幕自然很多人看到,可谁也不敢说半句话出来。一来是,萧老爷子对秦子良的态度,二来是,云姿是他们萧家的媳妇,更是萧宸的妻子。若是秦子良看中了云姿,或是有别的纠葛,对萧家所有人来说,都不是一件值得高兴得事情,而是耻辱。  走到客厅里,萧老爷子请秦子良在坐在了主位,两人看着年纪更像是父子,可态度上,萧老爷子却是在小心翼翼的对着秦子良,说奉承也不为过。  秦子良看起来不过三十五的年纪,行为举止却老派的很,让人不禁猜想他真实的年纪到底有多大。云姿原本想偷偷的溜到最后面的,可跟着萧宸一进客厅,老爷子就招手,让他们坐在侧首位的位置。  云姿低着头坐在萧宸的身旁,垂下眼睑,不敢对上秦子良的视线。  整个谈话的过程都是很简洁的,秦子良的话不多,大多数萧老爷子在说。偶尔开口,也是问萧家的情况,他没再特别的把注意力放在云姿的身上,视线也只是偶尔的瞟过,不留一丝的痕迹。  谈话终于结束的时候,秦子良站起来,一身西装笔挺一派,让他看起来更加的挺拔,三四十岁的人却一点不输给二十多岁的年轻人,又多了几分的成熟、沧桑与稳重,他不紧不慢的开口说道:“来a市考察为期一周,这段时间就麻烦令先了。”  “秦先生能来我们家是胸甲的福气,哪能说麻烦,房间已经安排好了,我送秦先生过去。”萧老爷子站起来,满面笑容的说道。  其他人要跟着,秦子良却是摆了摆手,“不用跟着了,我和令先两人就可以了。”  他这话说的把自己的地位摆的很高,却不会让听得人觉得心里不对劲,只会觉得本该如此。  看着两人一前一后的走了,大厅里的人才四下散开,云姿抬头看了看萧宸,心里越发的没底,细声问:“萧宸,这位秦先生到底什么来头?能让爸对他这么恭敬?刚才我没和他握手,会不会得罪他了?”  “不用担心,有我在。”萧宸云淡风轻的说道,没有多余的话,却让云姿惴惴不安的心沉静了下来。小说最快更新到:。  的确有萧宸在,他都没说什么,她就没什么好怕的。  回到自己的住的院子里,云姿劳碌了一天,实在困得不行,没洗澡倒头就睡着了。萧宸从浴室里走出来,看到她趴在床上睡着了,眉头微微的皱起来,走到床边脱了她的鞋子和外套,拿被子盖在她身上,坐在床边,深邃的眸子里有些出神。  凌晨一点钟,沈嫂过来这里,告诉萧宸,老爷子让他过去一趟,说是有重要的事情商量。  萧宸应承了下来,换了身衣服出门,整个过程都是轻手轻脚的,没人惊动躺在床上熟睡的云姿。  夜很深,很冷,却没有雪花飘下来,红色的灯笼随风摇曳着,灯光触及不到的地方是暗沉的黑,浓稠的夜色下似是蛰伏着庞大的兽,要吞没一切。  萧宸推开书房的门,走进去看到老爷子正在写毛笔字,削薄的唇张开,叫了一声,“爸。”  萧老爷子停下了手中的动作,抬头看了萧宸一眼,脸上没有一丝的笑意,“老六,坐吧。”  萧宸迈大步走到了书桌前,没有坐下,绷着脸色说,“就站着说,那位秦先生是哪位?以前怎么从来没见过?”  老爷子拧了眉头,面色不悦的睨了萧宸一眼,沉声道:“我让你坐下你就坐下,碰到点事情就沉不住气,你还怎么成就大事?”  萧宸沉默了片刻后,挑了最近的一张椅子坐下。  萧老爷子的面色这才缓和了下来,“老六,你想知道的,我都会告诉你,包括秦先生的身份,可逆得答应我,知道他的身份以后,不对第二个人说起。还有,以后对他客气着些,得罪了他,会动摇我们萧家的根本。”  萧宸交叠了手,面上没有表情,那俾睨的姿态让萧老爷子看了,摇了摇头。  萧家的子孙个个都觉得自己了不起,可实际上呢出了这个a市,萧家不过是任由别人拿捏罢了。自古guan商结合才是正道,萧家在仕途上没几个杰出的人才,有的也不过是在商界有所作为。为了弥补在仕途上的缺点,就必须和世家交好。  而秦家,就是他们萧家背后的大树,秦家几代致仕,最近的秦老爷子更是权重一时,秦子良如今更是代替秦老爷子成为翻云覆雨的人物。他们萧家,不过是几代商贾,得罪了秦家没有任何好处。  作为萧家的继承人,萧宸迟早要和秦子良打招呼,这次请秦子良过来,也是为了这件事情,“老六,你难道不好奇,我为什么从一开始就对云姿那么好?她只是救了我一命,单凭着这点,我不可能把萧家百分之十的股份作为她的陪嫁,更不会那么轻易地答应她和你成婚。”  “和秦子良有关?”萧宸声音里多了一丝的烦躁,他怀疑过这事情,但查了那么久都没能查到,现在老爷子提起,他才有些明白了,为什么自己一直查不到。他手头上的人,一部分是老爷子当初交给他的。  这么多年来,他从没有疑心过这些人,只当自己的人来用。若是这些人从中做手脚,那么他查不到自然是正常的。而心底的烦躁,是他不想猜测的那一层,他不想自己和云姿的婚姻掺杂进那些龌龊的事情。  “是,秦先生当初在a市任职时有位恋人,是杜家的千金。后来那位家毁人亡,秦先生也就鲜少来a市了。第一眼看到云姿的时候,我就觉得她给我的感觉很像那位,外貌上虽只有三分像,可她的气质实在是像极了,如果不是听说独家那位千金,没有任何子女留在世上,我会以为云姿是她的女儿。”  萧宸抬头看向老爷子,嘴角勾起一抹似笑非笑的笑容,“你告诉我这些,是想说,你是想利用云姿和杜明月长得相像,才会对她好的?”  “……你知道杜明月?”萧老爷子正要解释,可张了张口,才反应过来刚才萧宸说的是杜明月。  “我不止知道杜明月的事情,还知道云姿的生母是杜明月。”萧宸压抑着怒气说道,“老爷子,我曾经想过很多种你对云姿好的可能,可没想到会是这种……”  “我的话还没说完!你耐下性子听,一沾到云姿,你就毛毛躁躁的,将来怎么护着她?护着萧家?”萧老爷子厉声打断萧宸的话,满是皱纹的面上染着怒气,顿了一片刻后才说道,“云姿要是杜小姐的女儿倒糟了,我对云姿好,仅是因为她的母亲曾经救过萧家,是整个萧家,我看着云姿觉得她和杜小姐的气质像,才会对她那么好,而非借着她去讨好秦先生。”  “秦先生的确对杜小姐念念不忘,但当年杜小姐怀的孩子并非他的,而是别人的。若是让他知道云姿是杜家的女儿,只怕他杀了云姿的心都有了。你告诉我,到底有多少个人知道云姿是杜小姐的女儿?”  房间里的气氛瞬间压抑了下来,萧宸沉默的看着老爷子,很久才开口问,“云姿是杜明月女儿的事情,除了我之外,还有季家的老太太和季山柏知道。”  “只有四个人,那倒好办一些。季家那边你去安排一下,绝不要让他们透露出半句话来。”萧老爷子想了想又说道,“你以后多注意一些,避免秦子良和云姿接触。云姿是季家的孩子,这点所有人都知道,只要许华年和季山柏不开口说,没人会怀疑她不是季家的孩子。”  “当年杜明月身上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和她有纠缠的,除了秦子良没有别人了?”萧宸极黑的眸子里闪过暗芒,萧家既然和秦家关系密切,杜明月当初救过萧家,老爷子应该对当年的事情更加清楚。  “不知道,当初一起来a市的一共有四家子弟,现如今都是和秦子良一样的人物。我只知道,当初四位都和杜小姐有交集,而秦子良是第一个宣称杜小姐是他的恋人的,其他的我也不怎么清楚。”  “能和秦子良搭上线,也是因为当初你大哥年少轻狂,得罪了其中一位廖家的一位小公子,被廖家打压,我和你母亲去求得杜小姐。最后是她开口替我们家求情,秦子良劝的廖家的小公子,廖家才会决定放过我们家。打那以后,秦子良对我们家就多有关照。”  萧老爷子说着,叹了声气,“杜小姐是位极善良的人,没有她,也不会有现在的萧家。看到云姿的第一眼,我就觉得这孩子合眼缘,长得也和杜小姐有些相似,所以才会对她格外的偏宠。没想到她会是杜明月的亲生女儿,真是因果轮回。”  “当年杜小姐出事,我曾经想过救杜家,可惜造化弄人,连杜小姐都没能帮到。外人都说她孩子没了,客死异乡,我一直记着她的恩情,如今云姿能嫁进我们家,我死后也能面对杜小姐了。”  “杜家一家十几口全都没了,杜明月身上发生这么大的事情,一丁点消息都没透露出来?还是有人刻意的压着?到底是谁在只手遮天,总有一天我会查明白。秦子良那边,你放心,我不会和他说,连自己女人都保护不好的男人,他也不配当云姿的父亲。”萧宸嘴角扯出一抹冷笑,站起身,浑身的肌肉都是僵硬的。  一个女人,到底精力了多少事情,才会沦落到那样凄惨的下场?一个两个道貌岸然,说什么查不出来,只不过是怕得罪那些人罢了。他不会让杜明月的事情,再次发生在云姿的身上,也不会让杜家的灭门的事情淹。  “你不许去招惹秦子良!”萧老爷子嘭的一声站起来,拍打着桌子,“这件事情到此为止,你再敢去查,就别怪我不认你!”  “爸,你口口声声说,杜明月是萧家的救命恩人,可她死了,你做了什么?是你亏欠着她的,现在换给云姿一份真相,是你欠她母亲的!”萧宸面无表情的抬脚向外走,不理会老爷子对自己的威胁。  秦子良,四大家的人,他就不信他们可以只手遮天!  老爷子眼睁睁的看着萧宸走出去,面色颓然蓦地的坐在椅子上,这辈子他唯一亏心的事情,就是当初杜家出事,他没能伸手帮忙。这么多年了,他每每想到杜家那场冲天的火光,就觉得自己心被煎熬着。  二十年前的杜明月,而十年后的季云姿。  命……  一切都是命……  是他们萧家欠杜家的,如今是还债的时候了……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