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大叔,不可以>目录>

185 男人心,海底针

185 男人心,海底针

小说:大叔,不可以作者:唐家小七字数:4581更新时间:2015-05-19 13:58:10
   云姿重新煮了粥,考虑着唐宁宁是孕妇,又在清粥里加了一些碎的干贝,姜片和黄酒。最新章节百度搜索黑岩谷;做好了端到二楼给唐宁宁吃完了,看着她睡下才收拾了东西回萧家老宅。  家里人来人往的,也没人注意到他回来,夏岚碰到她,拉着她去偏厅招待几个太太、小姐。云姿一天时间不在,把夏岚和单瑶两人忙坏了,夏岚拉着她的手坐下,趁着没人的空档,低声问,“身子怎么样了?听老太太说,你身体不好,怎么那么不注意?”  “已经好多了。”  云姿看着夏岚喜气洋洋的样子,不禁想到了此时一个人待在别墅里无助的唐宁宁,心里一堵。在萧子澈和唐宁宁的事情上,她一个外人不好说什么,可萧子澈这么对待宁宁太过分了一些。不过这件事情里,罪魁祸首应该是萧严,不是他从中作梗,萧子澈和唐宁宁也不会闹到这一步。只怕让他知道了宁宁怀孕的事情,真就如了他的意愿。  夏岚见她眉头紧锁,面色不怎么好看,也就没再开口和她说话。  房间里充斥着欢乐的声音,来这里的大多是和萧家沾亲带故,地位也差不多的,但多数是带着攀附的目的。  云姿垂下了眼睑,坐在夏岚的身后,没再开口应酬。  她真是累了,也不知道萧宸什么时候回来,一天的时间不见,她真的很想他。  过了一会儿,要送人的时候,云姿远远地看到秦子良和萧子澈走过来,伸出去的脚立刻缩回来,也不管是不是在客人面前失态了,直接往偏厅里面躲。  偏厅里没人了,她以为萧子澈和秦子良已经走了,偷偷的探出头站起来想溜走的时候,抬头却正好看到站在偏厅门口的秦子良,“秦先生。”  “云姿,还真是巧。”秦子良一点也不觉得尴尬,径自跨进房间里,面上带着一如往常的笑容。  巧?她可一点都不觉得巧。  刚才秦子良一定看到了她,才会特意在门口堵着她。  云姿往后退了两步,拉开两人的距离,目测了下自己能从这扇门夺门而出的可能性有多大。发现可能性为零,就放弃了这个选择。其实也就是想想,她也不可能真的被秦子良吓吓就落荒而逃。这里是萧家,秦子良就算再怎么胆大包天,也不可能对她做逾矩的事情。  镇定了下来,云姿走到桌子前,端起茶壶倒了两杯。  “秦先生,请喝茶。”让给了秦子良一杯,云姿就退到另一边的位子坐下。  秦子良嘴角的笑意加深了几分,刚才还害怕的要死,现在就应对自如,这种似曾相识的感觉让他心情很好,端着茶杯,在手里轻微的晃动了几下,淡褐色的液体荡出瑰丽的波纹,他抿了一口,“云姿,我会在a市留一周左右,不知道你有没有兴趣,做我的导游?那么多年没回来,这里变化很大,很多地方都不认识了。”  “秦先生想游a市,我想一定很多人乐意做导游的。”  云姿不肯答应,她躲秦子良还来不及,真和他朝夕相对一周的时间,一定会疯掉的。  秦子良笑了笑,把茶杯中的茶举起一饮而尽,而后推到云姿的跟前,“那些人都没意思,每次见到我都是奉承着,这里唯独云姿你,是特别的……”  他话说到最后蓦地一沉,带着无限的迤逦和诱惑。  云姿听到他这句话,被茶水噎到,脸立刻红了。刚才秦子良那句话,是在勾引她吗?且不说他和秦子良的年龄差距可以做父女了,就是她现在和萧宸结婚了,也不该勾引她!如果不是看在他得不起的身份的份上,她一定把手边这壶茶水泼在他脸上,让他清醒清醒。  秦子良伸手要帮她拍背顺顺气,云姿连忙伸手推开他。  半是咳嗽半是喘气的说:“不用了,谢谢。”  咳嗽了好熬一会儿,才压下了喉咙中那阵难受劲,也不敢喝茶了,拿在手里玩,谁知道秦子良还会做什么挑战她底线的事情?心里的警戒全开,云姿觉得自己浑身的汗毛一定都竖立起来了。  她不说话,秦子良也不开口,而是不动声色的观察着云姿,她的脸色不太好,眼底带着一圈浅色的青黑,应该有好一段时间没有休息好了。下巴尖细有些过于清瘦,而那双澄澈眼睛里有着顽强,那模样就是像是雨后的荷花。  每次看到她,都让他觉得更加的熟悉。  “云姿,今年多大了?”秦子良打破了空气里短暂的沉默。  “二十一。”云姿皱了皱眉说道。  秦子良的眸子里情绪有些说不出是怎么回事,看着云姿的热度却是又增加了一些。二十一岁,那个人离开也有二十一年了,二十年了他回来再度在a市碰到她,还是这样的音容相貌,是不是她重新回来了?  这一次,他再也不会让她离开自己了。  秦子良深深地看着云姿的面容,伸手想要触摸她的脸。  云姿被他吓了一跳,从椅子上跳起来就往门口跑,刚跑到门口,脚下就被什么东西给绊住了,她整个人向前倾,惊呼出声。然而下一刻,门口闪出一道黑影,伸手将她捞入怀里。  抬头看到萧宸,云姿几乎要把秦子良是变态这句话说出来,可滑到嘴边还是咽了下去,只是死死地抱住萧宸,心里后怕不已。从见面开始,秦子良就不正常,只是她没想到秦子良敢在萧家院子里动手动脚!  流氓!臭不要脸!  云姿回头看着秦子良,心里极度想把他扁成猪头!  “怎么这么不小心?”萧宸淡淡地说道,幽邃的眸子直直的刺向秦子良,没有任何的客气。  “走得有些急了,没看到脚底下。”云姿小声的说道。  看着面前搂在一起的两人,秦子良的表情让人捉摸不定,一派的慵懒自在,丝毫没有被人捉到把柄的意思,“我想提醒云姿来着,没来得及,就这样了……”  萧宸点了点头,俯首对云姿说道:“脚怎么样了?秦先生是长辈,以后在他面前不要再毛毛躁躁的,免得冲撞到了人。”  云姿听他这话,咬着牙才能憋住笑,萧宸这不是当着面讽刺秦子良老吗?偏偏他说的还是事实,秦子良当着他们晚辈的面,叫萧老爷子的名字,不是故意把自己归到老爷子那一辈,可在他们这些晚辈听来,那也就只有和萧老爷子同辈人的才能这么称呼。  “……我知道了。”云姿趴在萧宸的胸口小声的说道。  “秦先生,云姿不懂事,今天抱歉,以后我会好好地教导我的妻子。”萧宸淡淡地说道。  秦子良笑了笑说,“不用,她这样很可爱。”  感觉到萧宸的手一紧,云姿连忙握住萧宸的手,秦子良就是故意的,当着萧宸的面故意说得这么暧昧,“老公,我的脚好像崴着了,你带我回去,秦先生这里就失陪了。”  她眨了眨眼睛,眼巴巴的看着萧宸。  萧宸阴沉着脸,弯腰抱起云姿,看也不看秦子良一眼就大步的往外走。  直到走的离偏厅远了,云姿拍了拍萧宸的胸膛,“那种贱人,没必要和他斗嘴,老公,你在我眼里是最棒的!”  萧宸忽然沉声问道,“刚才你那么快跑出来,是不是他想对你做什么?”  云姿立刻摇了摇头,发现自己还被抱着,做摇头这个动作有些困难,拍了拍萧宸的胳膊,“你先把我放下来再说。”  萧宸停下脚步,把她放在地上。【本书最快更新百度:】  云姿踩了两脚,语气铮铮的说:“怎么可能?他就是想对我做什么,我也不会让他得逞,也不看看他自己都多大年纪了,老的都掉渣了,四十四,我跟着他走出去,别人都以为我们两是父女。”  萧宸眸子里的深意减了几分,却依旧是定定的看着她,“那我呢?”  云姿愣了一下才明白过来萧宸在问什么在她眼里,他是不是和秦子良一样是老男人?  答案不是显而易见的吗?  咬着下唇,云姿说:“你凑过来,我偷偷的告诉你。”  萧宸微微的俯首,她踮起脚尖,直接在他的唇上狠狠地印了一个香吻,“你不老,一点都不老!别降低身价和秦兽比。”  萧宸看着她满是讨好的笑容,微微的叹息出声,有些心疼。  刚才房间里一定发生了事情,她才会慌里慌张的逃出来。而根据老爷子说的,秦子良不知道云姿是杜明月的女儿,还对她这么关注,那就只剩下了一条解释,秦子良看上了云姿。他让人调查了秦子良,仅从他过去几年拥有过的女人,都带着几分杜明月的影子,就知道他一直对杜明月念念不忘。  而云姿是他这么多年来,碰到的和杜明月最像的一个女人。  刚才云姿匆忙的出来,秦子良已经忍耐不了了,而她还试图淡化这件事情,是担心得罪了秦子良,而连累了萧家。  这个傻瓜……  伸手摸了摸云姿的脑袋,萧宸眸子里更加的深邃,这次秦子良来a市的目的,明面上是视察a市的工作,可暗地里却是因为他侄子在a市的一项工程出了大纰漏,上面正在严查贪污**的问题,这次秦子良来也是因为事情闹得很大。  他想利用这件事情,让萧家和秦家彻底的分离开,不惜任何代价。  真的需要仕途上的支持,他可以另找别人,并非秦家不可,但这么多年来,萧家和秦家盘根错节,要割开两家的联系,只怕萧家要元气大伤。他最担心的事情,就是萧严会不会再次期间兴风作浪。  如果趁着他和秦子良斗争的阶段,萧严在背后做手脚,萧家只怕离不开秦家反而被秦家整垮了。  他需要在秦子良出手之前,想办法制住萧严,让他失去兴风作浪的能力。  因着秦子良无时无刻无处不在的身影,云姿找了个借口,把应酬的工作推给了夏岚,自己一早上就跑去照顾唐宁宁,大晚上的再让萧宸特地来接。只要剩余的几天时间熬过去,秦子良回帝都那边,她就不用时刻担心被怪大叔盯着了。  唐宁宁刚怀孕,情绪不稳定,孕吐的越来越厉害,哪怕吃丁点刺激的东西,都能吐得昏天黑地。  接连一天粒米未进,她躺在床上,边流泪边和云姿絮絮叨叨地骂萧子澈。  她真想立刻把这个孩子拿掉,可医生非让她等到满四十天再去,不然对身体不好,云姿也不让她那么早做手术。她肚子里的孩子是一条命,要想好了再决定怎么处理,万一在这个时间里,宁宁忽然改变主意了,或者萧子澈良心发现了,觉得自己喜欢宁宁……孩子岂不是可惜了?  好吧,她自己都觉得萧子澈不可能浪子回头,只是不舍得这个孩子罢了。  因为吃了太多的避孕药,她的内分泌失调,需要长期的调养,短时间内不会怀上孩子,心里又想要一个孩子,怎么舍得看着宁宁就这么没了孩子?  云姿觉得老天还真是造化弄人,她想要孩子求而不得,宁宁不想要这个孩子,却偏偏有了孩子。  想想都觉得头痛。  伸手摸了下额头,正要开口说话,身边坐着的唐宁宁忽然捂着嘴呕!  分明吐不出来东西了,可她还是往外吐,像是要把自己的五脏六腑都吐出来似的。  云姿连忙帮她拍背,好一会儿唐宁宁才止住,眼泪哗哗的往下掉,伸手抹了把泪水,抱住云姿哭的肝肠寸断,“姿姿,我想我爷爷了,我想回美国。”  她不想呆在中国了,可是她现在还没把孩子打掉,等她回美国被发现有了身孕,爷爷一定会逼着她和萧子澈结婚的。  她真是快要死了……  云姿抱着唐宁宁,心里憋闷的慌,“宁宁,要不,我们把这件事情告诉萧子澈?他对这件事情负主要的责任,你看你难受成了这样,他却在外面胡天海地的,对你不公平。告诉他,让他想想怎么做,你们不是都不想结婚吗?不结婚也成,就是把孩子打掉,也最起码让他心里也难受一下。”  这几天她看见萧子澈,就恨不得把他带到唐宁宁跟前,让他自己看看唐宁宁因为他受的罪。  好好地一个人,都快折磨的没人形了。  可看看萧子澈做的什么?  昨天夏岚还和她说,萧子澈去和安家的一个小姐相亲去了。  把事情告诉他,让他知道,自己还有一个亲生骨肉要离开人世了。  唐宁宁摇了摇头,死也不肯松口,“我不要他知道,告诉他,他肯定以为我又在和他耍把戏。”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