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大叔,不可以>目录>

186 老公,我们一起洗澡吧!

186 老公,我们一起洗澡吧!

小说:大叔,不可以作者:唐家小七字数:5000更新时间:2015-05-19 13:58:10
   a市,机场。本书最快更新地址:【http://dwz.cn/uikda】  大厅里的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随着机场服务人员的报时,巨大的轰鸣声划破了夜的沉寂,灯火通明的机场里,陆陆续续的走出来了刚从飞机上走下来的人。就在工作人员以为所有人都已经下来的时候,从机舱里走出了一位身材高挑偏瘦的女性。  一顶帽子遮去了她大半的容颜,手里握着一只黑色的旅行箱拉杆,身上穿着白色的羊绒宽松外套,下身是紧身的小皮裤,脚踩着双九公分左右的高筒靴。  她对自己吸引来的目光恍若未觉,安静的拉着旅行箱走出来,看了看机场大厅里的时间,而后站在了机场口,似乎在等待什么人。  过了十分钟左右,一个面色木然的人走到她跟前,恭敬地说道:“萨拉小姐,秦先生已经在外面等着你了。”  等?是她在等他才对,她的飞机晚了整整两个小时,秦子良现在才到,不是她在等着他吗?萨拉的嘴角勾起一抹冷笑,没和男人理论,抬脚向外走。秦子良的耐心有限,她可不想让他等太久,不然最后吃苦头的人还是她。  高跟鞋踩在光可鉴人的大理石地板砖上,映照着她毫无生气的苍白面容上。  走到了外面,风有些大,也有些冷,萨拉却像是没感觉似的,径自在男人的引导下,拉开了车门,上了车,看到坐在后车座的男人。他背挺得很直,侧脸分明,在车内不怎么明亮的灯光照射下,显得有些阴沉。人前他总是笑着的,人后他却是这般没有任何的笑意,仿佛要把一切都淹没在死一般的沉寂里。  萨拉听到了自己的呼吸声,小心翼翼的,仿佛被判了死刑的人。  她逃不出秦子良的手心,他想要她就可以随时随地要她,他要她嫁给别人她就要嫁,他想要她哭出来她就要哭出来,要她笑就要笑的和杜明月一样,她的人生轨迹不能和他预期的有丁点的偏差,否则就是惩罚……  上次她从米歇尔的婚礼上逃出来,他怎么对待她的?  折断了她的手骨,疼了整整一个小时,才让医生给她重装回去。  秦子良是个恶魔,她不止一次的想要逃离这个男人,但一次次的失败告诉她,哪怕死,她都不可能离开秦子良。  “开车。”秦子良轻声说道,手覆盖在萨拉的手上,感觉到她动了一下,他蓦地笑出了声音,“萨拉,过了那么多年,你怎么还怕我?”  被他的视线盯着,萨拉咬着下唇,极力压抑住想要把秦子良的手甩开的冲动,挤出一丝笑容,“没有,我不怕秦先生,我喜欢秦先生还来不及,怎么会怕秦先生?”  她的话还没说完,秦子良忽然伸手,抓住她的后脑勺,强迫她靠近自己,望着她没有丝毫生气的眼底,面上越发的玩味,“你在撒谎,虽然不喜欢你对我说谎,但今天我心情好,就暂且放过你。”  他伸出另一只手,轻而易举的将萨拉抱在自己的腿上,手钻进她白色的外套里,摸着她平坦而温热的小腹,声音里满是慵懒自在,“萨拉,我找到了比你更像你母亲的人了,叫云姿。”  萨拉再次颤抖了一下,不知道是因为他的手太冷,还是因为他提到的那个人。  “我觉得你们是亲姐妹,但当初我明明记得,明月只生了一个孩子,你能告诉我,到底哪里出错了?还是你母亲再一次欺骗了我,她生了两个女儿,却告诉我只有一个?”秦子良笑眯眯的说着,手指蜿蜒而上,隔着萨拉的内衣,捏着她的胸前的柔软,做着亲密的动作,却丝毫感觉不到他的温暖,冰冷的如同身处地狱一般。  “秦先生都不知道的事情,我怎么会知道?”  萨拉抬头直视着秦子良,脸色白的跟纸一样,纵使和秦子良发生无数次关系,她还是无法适应。因为秦子良在**上的粗暴,他每次都往死里折腾她,每一次,她都觉得自己下了一趟地狱。  如果可以,她宁愿死,也不愿意面对秦子良。  她不明白,当初母亲和秦子良之间发生了什么事情,才会让秦子良往死里折磨她。但整整二十年的时间,她都是秦子良手中的玩物,欠了再多的债也该还清了。碰到云姿,完全是意外,在看到她的第一眼,她就知道,那个人是她的双胞胎姐妹。  原本想瞒着秦子良,不让他看到云姿的,可惜有些事情命中注定。  她隐瞒了那么久,秦子良却还是碰上了云姿。  “你不知道?”秦子良笑开了,整个车内都是他轻蔑的笑声,指尖轻轻地掐着萨拉最柔软的一点,他加重了力道,看着她疼的浑身在哆嗦,才接着开口说道,“要不要我提醒你,上次在德国,你碰到了谁?萨拉,我最恨得就是你骗我,可你偏偏每次都骗我,你和你母亲那个贱人一样,都喜欢撒谎。”  萨拉疼的难以忍受,也不知道哪里来的勇气,她伸手去推秦子良,梗着脖子大喊:“我没骗你!我没见过她!我不明白你到底在说什么?”  秦子良冷笑,用力地一扯,将快要挣脱开的萨拉轻轻松松的圈在自己的怀里,有力地胳膊轻轻地一扯,将她身上的外套剥了下来,就如同之前无数个屈辱的日夜一样,根本不允许她有任何拒绝。  膝盖用力一顶,压开了她的双腿,手抓住她的手束缚在头顶,紧贴着萨拉的面容,他的嘴角露出迷人而嘲讽的笑容:“没骗我?萨拉,要不要我把云姿介绍给你,让你重新认识她一下?”  真是可笑,她真以为自己做的可以逃过他的眼睛?他秦子良想要知道的事情,就没有不知道的。  之前没理会,不过是他懒得去动那个小丫头片子。  现在见到了真人,他才知道自己错的有多离谱,云姿比萨拉更接近杜明月,他可以肯定,当年杜明月背叛了他,生下了这对双胞胎姐妹,没有证据,但他的直觉告诉他,季云姿是明月的女儿。  杜明月又骗了他,骗了他那么多年,这一次又多出来她和那个男人的野种。  很愤怒,也很生气,可怒到了极点,反而激起了他的兴致。  当初杜明月亏欠他的,现在他要从这两姐妹身上一一的讨要回来。  萨拉挣扎了一下,可却被秦子良捆缚的动弹不得,她怕了,怕秦子良又要硬来。  “萨拉,帮我把云姿弄到手,我就放了你怎样?”秦子良的温柔的说着,兴致在萨拉的挣扎下越来越高兴,炽热的手掌拉开她的衣服,声音里带着引诱,“只要点点头,我就放过你。”  萨拉看着秦子良,眼泪顺着脸颊缓缓地落下。  她能有选择吗?  从出生到现在,她的一言一行都在秦子良的掌控之中。  要做什么,或者不做什么,全凭他的意愿!  以往她都屈服了,可这一次,她不想了,云姿是她的姐妹,她不想让她和自己一样的处境,不想让她也落入秦子良这个恶魔的手里!  “秦子良,我现在知道,为什么我母亲会不喜欢你了,你不是人,是恶魔!”  “啪!”  一记耳光狠狠地甩了下来,萨拉眼前一黑,哈哈的大笑出声,声音里满是凄凉。  “找死。”秦子良掐着萨拉的脖子,瞬间暴怒,死死地卡着萨拉的脖子,毫不吝惜的扯开她的衣服。  ……  不知道过了多久,车内终于安静下来,萨拉已经面无血色。  秦子良起身,打理了下自己微微凌乱的衣服,睨了一眼萨拉,语气是不容置疑的:“今晚先去酒店住下,明天我会正式介绍你们见面。”  萨拉眼前一阵一阵的发黑,她想要发疯,浑身在颤抖,“秦子良,你会天打雷劈的!”  “要劈,我们也是在一起劈,萨拉,是你母亲欠下的债,父债子还,天经地义!”秦子良毫不在意的说道。  车子停在希尔顿酒店外,有佣人打开车门,将满身狼狈的萨拉抱下了车,而后车门关上,调转了车头,朝着萧家老宅驶去。  十一点钟,萧宸的车缓缓地停在了萧家老宅前,车子熄了火,云姿和萧宸先后从车上下来。小说最快更新到:。云姿张嘴想要和萧宸说话,身后就传来了鸣笛的声音,她挡了下视线,看着萧宸,心里生出不好的感觉。  果然,下一刻秦子良从那辆后停下来的车上慢慢的走了下来。小说最快更新到:。  “真是凑巧,这个时间都能碰到。”秦子良一身西装英挺,眼睛里带着笑意,“好几天没碰到两位了,不是在刻意躲着我吧?”  云姿恶心的想吐,每次见到他开口就是这句话,虚伪的令人想要作呕。  萧宸冷冷的看着秦子良,“秦先生说的哪里的话,正如秦先生所说,凑巧罢了。”  秦子良绕着步子,想要走到云姿的跟前,萧宸毫不客气的将云姿挡在了自己的身后,“秦先生,天色晚了,我们要回去休息,恕不奉陪。”  他说完,也不管秦子良怎样的反应,半搂着云姿就往老宅里走。  秦子良看着两人背影,嘴角缓缓地勾起一抹冷笑,“萧宸……还真是个麻烦……”想到云姿已经结婚的信息,下意识的皱了皱眉,他并不喜欢这个消息,杜明月的女儿,谁也别想碰,都要在他手里,受尽苦楚才可以。  不过没关系,他目前还有兴致,好好地陪着季云姿玩。  就像当年他和杜明月从相识相恋走过的过程一样。  讨厌他也没关系,他更喜欢有挑战的东西。  眼眸闪出一道兴致勃勃的光芒,秦子良抬脚向老宅里走进去。  回到房间里,云姿看着面色铁青的萧宸,不知道该怎么劝他才好,这事情貌似是无妄之灾,她不明白秦子良怎么就看上自己了。她倒宁愿自己长得丑点,让秦子良离自己远远地,也比现在像只苍蝇似的围着自己转。  “萧宸,要不,我明天搬出去住吧?”  “不用。”萧宸淡淡地说道,就算搬出去,秦子良照样有办法找上云姿,“云姿,秦子良和你的母亲的事情有关系,之前没打算告诉你,可现在他应该已经察觉到了,所以才会纠缠你越来越紧。”  云姿浑身一僵,“秦子良是因为这个才接近我的?”  难怪,从第一次见面,秦子良就露出那样的举止,如果和杜明月有关系,那一切就都解释的通了。  “嗯,他当初和你母亲是恋人,只是不知道为什么两人会分开。云姿,秦子良不是你的生身父亲,我已经把你们两人的dna做了鉴定,你和他没有血缘关系。他这么纠缠你,别有隐情,你以后小心着些。我会尽快想办法,解决这个麻烦。”  “他不是我的生身父亲才好,那个禽兽,每次他看着我的时候,我都觉得像有蛇在盯着我。”云姿想到秦子良,忍不住打了个哆嗦。  她也不知道为什么,每次看到秦子良,身体就本能的排斥,甚至是厌恶。  她讨厌秦子良,可又不能对他轻易地动手,连躲着他都会被逮到。现在因为她的事情,还要让萧宸劳心费神,她觉得有些对不起萧宸,又是她在连累他,拖他的后腿。  “对不起,萧宸。”  听到云姿说这句话,萧宸拧了眉头,伸手捏了捏她的鼻子,“又多想了?当初你母亲曾经救过萧家上下,这句对不起,我不能接受。云姿,就算没有你母亲救萧家的事情,我也不会接受你这句话。我们是夫妻,就应该患难与共。”  云姿捂着被捏疼的鼻子,满心的感动,“你说我母亲救过萧家,是怎么回事?”  “说来话长,等下慢慢和你说。”萧宸笑了笑说,“先洗漱,早点歇着,也能有充足的精力去应对秦子良。”  “老公,我们一起洗吧!”云姿扒着萧宸的脖颈,轻轻地蹭了蹭。  萧宸眼底带着几分的好笑,她不知道一起洗三个字对于他有多大的诱惑力,“真的要一起洗?明天起不来,可别又说我。”  “就要一起洗,起不来更好,也不用看到秦子良那个混蛋了。”云姿是铁了心要和萧宸一起洗了,语气坚定地说道。  萧宸摇了摇头,拿她没办法,俯首吻了吻她的额头,“萧太太,你盛情邀请,我还有什么好推辞的?”  说着,弯腰抱起来她来,云姿配合着抬起腿,双手抓着萧宸胸口的衬衫,眼睛里亮晶晶的,嘴角的笑容暖暖的,“萧宸,有你在真好。”  萧宸眼神瞬间沉了下来,眸底暗光流动。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