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大叔,不可以>目录>

188 你说我该怎么惩罚你?

188 你说我该怎么惩罚你?

小说:大叔,不可以作者:唐家小七字数:5299更新时间:2015-05-19 13:58:11
   “萨拉,这位是云姿。  [最快-更-新-到-[*]机[书]屋]”秦子良笑眯眯的揽上萨拉的腰肢,见她没动静,手微微的用力。  萨拉看着云姿,在僵硬了许久后无声的笑了起来,“你好,我是萨拉,请多多关照。”  她清楚地记得来之前,萨拉对她说的话:今天好好表现,千万别出格的事情,否则我会让你知道后悔两字怎么写的。  云姿看着那只伸过来的手,好久都没动,只是怔怔的看着萨拉。为什么她会和秦子良在一起?当初杜明月的事情和秦子良有关,而萨拉又落在了秦子良的手上,杜家灭门的事情,难道是秦子良做的?  压抑住胸口的窒闷,和萨拉握了握手之后,云姿抬头看向秦子良,稳着呼吸,尽量心平气和的说道:“多谢秦先生的引荐,说起来我和萨拉小姐长得挺像的,还真是巧合。”  她的快速冷静,让秦子良略微的有些意外,不过也算是在他的意料之中,当初杜明月不也是这样,才会吸引他的目光?越是和杜明月相似,他对她的兴趣就越发的浓厚,不像反而没了价值。  “不用客气,能看到如此相似的两人,也是我的荣幸。”秦子良笑了笑说道,眼眸深处是海一样的深黑。  而他们的身后,是纷飞的大雪,纸一样的白将一切掩埋。  空气里安静的有些吓人,唐宁宁觉得自己的眼睛和脑袋不够用了,张了张嘴却觉得自己说什么都不合适,于是闭嘴不去问这些。  “萨拉小姐,如果有时间,可以一起喝一杯吗?”云姿将目光投向萨拉,细细的打量着她,上次见到萨拉的时候,印象中她虽然有些狼狈,可骨子里却是倔强的,那样的萨拉让她觉得是个就算丢在人群里也是引人瞩目的人。  可如今的萨拉,没有任何的生气,站在那里宛如一座雕刻精美的塑像。  “……我……这要问问子良。”萨拉简洁的回答。  “萨拉,云姿盛情邀请,择日不如撞日,就选今天吧,一起吃饭。”秦子良话是对萨拉说的,视线却直直的看向云姿。  云姿沉默了片刻,嘴角勾起一抹淡笑,“秦先生说什么就是什么。”  萨拉和秦子良的关系,说是情人关系,倒不如说是主仆关系,她问萨拉,萨拉的眼神会不由自主的看向秦子良,等着他进一步的指示。她若是拒绝了秦子良的提议,只怕她以后再想见到萨拉,就难于登天。  秦子良……  云姿在心里默默地念叨了一遍这个人的名字,心里越发的冷。她躲着他,他就用萨拉来逼她,让她不敢躲着。既然躲不开,那就正大光明的和他面对面的看他能耍什么手段。  “云姿,宁宁,请。”秦子良绅士的请两人走在前面。  云姿挽着唐宁宁的手,捏了捏她的手心,示意她不用怕。  秦子良既然大费周章的要和她吃着一顿饭,那就不会在宴席上有出格的动作。他想玩游戏,那她奉陪到底。  服务员领着四人到了事先预定好的包厢里,萧宸还没到,包厢里一男三女静静地有些诡异。秦子良在云姿落座后,就拉着萨拉坐在了她的邻座。唐宁宁看的直皱眉头,这秦子良也忒不要脸了点,简直是肆无忌惮,明知道云姿是有了宸哥哥,还不要脸的凑上来。真是见过不要脸的,没见过这么不要脸的!  落座后,秦子良亲自倒了杯茶,端到云姿的跟前,“不知道云姿平日里喜欢做什么?”  云姿耷了下眼皮,面无表情的说道:“看书。”  “哦?看什么书?”秦子良挑眉,杜家世代书香,他记得杜明月也是极喜欢看书的。  云姿忽然扯了扯唇角,不喜欢秦子良这么问东问西的,就生了作弄秦子良的心思,她在学校有个同学最喜欢时下流行的一种漫画书,全是关于男男之爱的,她没看过,可是并不代表她不知道,“**漫画书,我想秦先生一定不会喜欢的。”  秦子良第一次听说,对于自己不知道的东西,他也不多做深究,只是转移了话题,“我听说你的钢琴和芭蕾舞都挺好的,从小练起的……”  “对不起,我接个电话。”唐宁宁忽然开口说道,她真是看不下去了,秦子良难道就看不懂人的脸色?一直问东问西的。  秦子良顿了下,没再接着说话,而是完全的依靠在了座椅上,笑眯眯的看着云姿和唐宁宁,手则把玩着萨拉的手。  唐宁宁给萧宸打了通电话,故意说得很大声,“喂,宸哥哥,你在哪里?我们都在等着你呢,姿姿和你有话要说,你等一下。”  她说完,把手机塞进云姿的手里,而后瞪了一眼秦子良。  秦子良睇了一眼唐宁宁,并没有放在心上,一个小姑娘罢了,和她计较跌份子。  云姿接过电话,起身走到走廊外,随手把包厢的门给关上了,她不希望自己和萧宸说的话让秦子良听到,“你现在到哪里了?”  “还有十分钟左右就到了。”萧宸淡淡地说道。  “刚才我碰到了秦子良和萨拉了。”云姿直接开门见山的说道,刚才她和萨拉握手的时候,注意到她手腕上有一圈的淤青,不用想也知道是哪个变态做的。如果秦子良是胁迫萨拉留在他身边的,她会想办法帮萨拉离开她,但如果萨拉是心甘情愿的,她就不会再管这事情。  亲姐妹,分别了二十年,她真没办法立刻产生很深厚的感觉,对萨拉的感觉完全来自于骨子里固有的亲情以及在德国时碰到她留下的印象。在调查清楚萨拉和秦子良的关系之前,她不会轻举妄动。  因为此刻的她做的每一步事情都有可能牵扯到整个萧家,她不能那么自私,为了自己的私事,害了整个萧家的人。  “他对你怎么了?”萧宸的声音猛地沉了下来。小说最快更新到:。  “你先别着急,他没对我怎么样。问题的关键是萨拉在他身边,而且秦子良说萨拉是他的情人,萧宸,我总觉得我要接触到当年杜家灭门的真相了……我也不知道该怎么说,心里有些乱糟糟的。”云姿深吸了口气,再缓缓地吐出来,声音恢复了冷静,“你尽快来吧,我和宁宁都在这边。”  “好,你小心着点。”  挂断了电话,云姿转身准备回包厢里,回头却正好看到站在门口的秦子良。  不知道是自己说话太过投入,还是秦子良出现的太过没声没息,他站在那里眼里泛着幽幽的光,斜依靠在门框上,手里点燃着一支烟,“在和萧宸打电话?直接开口叫我的名字,云姿,以后你可以叫我子良,不用那么客气的称呼。”  他边说着边走上前,云姿后退了一大步,“秦先生是长辈,我怎么敢直接称呼秦先生的名讳?”  “刚才打电话的时候,怎么没见到你这么客气?”秦子良嗤笑出声,伸手要要拉云姿的手。  两人的距离太近,云姿浑身的汗毛都炸了起来,闪躲开他伸过来的手,警惕的戒备的说:“秦先生请你放尊重些,我先生快来了。”  “他来了又怎样?云姿,我喜欢你,难道你就没感觉?”秦子良丝毫没退步的意思,步步紧逼。  后背贴上冰冷的墙面,云姿恼怒了,“我这辈子只会喜欢萧宸一个人,秦子良,你再不站住,我就喊人了!”  “喊吧,我倒要看看谁敢动我一下。”秦子良再次嗤笑出声,一点都不害怕她的威胁,“和萧宸离婚,跟我一块回帝都,我会让你有比现在更多的东西,权利、地位、荣耀、金钱……你想要什么我都可以满足你,萧宸算什么?他不过是替我卖命的一条狗,我要他给我舔鞋子,他就要乖乖的舔……”  “秦子良,你以为你是谁?!你怎么不撒泡尿照照自己!你看看你都多老了!让萧宸给你舔鞋子,在我看来,你连替他提鞋都不配!”云姿低声怒吼,秦子良说什么她都可以忍,唯独在萧宸这事情上不可以!  她怕他什么,大不了就是一死,让他喜欢,就对着她的尸体喜欢去吧!  “嫌我老?”秦子良摸了摸自己的脸,没有丁点生气的意思。这么多年来,他还是被人第一次说成老,这种感觉还真是新奇,不过也是,他比杜明月还大两岁,能当季云姿和萨拉的父亲了,不过那又怎样?  要怪就怪他们的母亲,让她们沦落这一步。  “你以为你有多年轻!你已经四十四岁了,还为老不尊想着二十多岁的小姑娘!”云姿张口说出自己一直想要说的话,更是为了进一步阻止秦子良的前进,她真是怕了这个阴晴不定的男人。  他简直什么事情都能做的出来!这个人渣!  “呵……连性子都这么像。”秦子良盯着她许久,忽然轻笑出声,面上恢复了笑眯眯的样子,“不过是开个玩笑,现在的小女孩还真禁不起逗。”  他说到这里,顿了一下,回头向了走廊的另一端,“你说是吧,萧宸,你太太这性子这么烈,也就只有你受得了。”  云姿透过他的身形往后面看去,视线触及萧宸的身上,紧绷的心猛然松了下来,听到秦子良的话,在心底狠狠地唾弃了他一番。他刚才那叫开玩笑?那么恐怖的和她说话,哪里有半点开玩笑的意思?  “我禁不起逗,希望以后秦先生别再开同类的玩笑了。”云姿愤愤地丢下这句话,快速的走到萧宸的身边。  “云姿的性子生来如此,此生恐怕都改不了了。我既然娶了她,就决定这辈子都顺着她的性子来。”萧宸眸色沉沉的盯着秦子良,手霸道的揽在了云姿的腰上,宣布着自己的占有权。  云姿微微的抬起了下巴,用鼻孔看着秦子良。  秦子良听着两人一唱一和,语气里满是笑意:“萨拉以前也是这样的倔脾气,现在却乖觉了很多,其实有很多事情都说不准。”  他话说的含糊,却让在萧宸和云姿心里咯了一下。  秦子良话说完,推开门,走近了包厢里。  云姿恶狠狠地瞪着秦子良的背影,恨不得用眼神戳死他,这个禽兽刚才的话是什么意思?说他把萨拉的烈性子驯服了?还是她和萨拉一样,会被他给驯服?无论是哪一种意思,都不会是她喜欢的那种。  “别为了他生气。”萧宸握紧了云姿的手,低声说道。  秦子良的得意只是一时的,等他秦明达的事情确定下来,拿捏着秦子良的把柄,一切就都不需要忍了。  “嗯,我知道。”和一个禽兽能计较什么?计较他的道德底线又多低?心里恶心的想到,可面上还是必须保持该有的表情,云姿在秦子良转身看自己的那一刻,立刻收起了自己的眼神,目光淡淡地看向房间内。  唐宁宁不知道什么时候换了座位,坐的离萨拉远远地,应该是刚才她出去的时候,秦子良或者萨拉说了让她不高兴的话,嘴巴撅的都能挂一只酱油瓶了。  云姿走到唐宁宁身边坐下,实在不想自己吃饭的时候,还面对秦子良,她怕自己对着那张脸会呕吐。  “姿姿,那个秦子良到底是谁啊?刚才他对萨拉很粗暴。”唐宁宁最讨厌对女人动手的男人了,决心和萧子澈彻底的划清界限,也是因为萧子澈在和她打架的时候丝毫没有收下留情。  刚才秦子良当着她的面,强吻了萨拉,而萨拉明显就不愿意让他碰,脸上的表情痛苦的让她这个旁观者都觉得秦子良恶心。  她趁着秦子良出去,就赶紧换了位置。  “帝都那边来的领导。”云姿同样压低了声音,她怕自己不说明白,唐宁宁会继续冲撞秦子良。  一次,秦子良未必会理会,可两次,三次,谁也不能保证这个阴晴不定的男人会做出什么事情。  唐宁宁皱着眉头,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瞪着眼睛看着秦子良,原来是他。  “他……”唐宁宁刚张嘴说了一句话,就被进来的上来的服务员打断了。  菜是秦子良点的,个个都是招牌菜。  唐宁宁看着那一道道的菜色,却拧了眉头,扯了扯云姿的衣袖,“都这么荤腥,怎么吃得下去?我怕自己会吐。”  “吐了才好。”云姿眨了眨眼睛,她一点也不想留在这里了,如果之前为了调查萨拉的事情,她还能留在这里,现在她是一点都不想和秦子良同处一个屋檐下,共呼吸空气!  打定了这样的主意,云姿很不客气的夹起了一只鸭腿到唐宁宁的碗里,“宁宁,别客气,吃。”  唐宁宁看着那只油腻腻的鸭腿,瞬间觉得一股子酸腐的味道冲到了喉咙口,捂着嘴干呕了一声,手刚好压在她前面的餐盘上,发出啪啦一声,“对不起,呕”  “宁宁,你怎么了?”云姿故作紧张的抓住宁宁的手,“你哪里不舒服了?我们送你去医院。”  “我……呕”唐宁宁对着鸭腿又干呕了一声,一张脸都惨白了,被云姿在桌子底下捅了一下腰肢,她抓住一旁萧宸的手,“宸哥哥,我好难受,你送我去医院吧。”  她说着,眼泪啪嗒啪嗒的往下掉。  萧宸定定的看着唐宁宁,过了片刻后,起身对秦子良说道:“抱歉,秦先生,这顿饭恐怕不能陪着你吃了,我先送宁宁去医院。”  他说着,半是搂着半是抱着唐宁宁往外走。  云姿赶紧跟在了他身后,回头对萨拉和秦子良点了点头,算是致歉。  刚才热闹的包厢瞬间冷了下来,秦子良拿着筷子的手还维持在空中,良久他缓缓地将筷子放在桌子上,侧头看向萨拉,“萨拉,你这个妹妹好像一点都不在乎你的死活,你说我该怎么惩罚你呢?”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