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大叔,不可以>目录>

190 求你让琪琪叫萧宸一声爸爸(为红红的巧克力加更)

190 求你让琪琪叫萧宸一声爸爸(为红红的巧克力加更)

小说:大叔,不可以作者:唐家小七字数:5144更新时间:2015-05-19 13:58:11
   临近傍晚的时候,天色压得越来越低,大块彤云压在头顶,阴沉沉的让人喘息不过来,房间里开着暖气,云姿看着窗外,觉得有些冷,就伸手拢了下身上的毛毯。宁宁折腾了一天,已经上楼去睡觉了,她没事情可做,就在大厅里看电视。  小茹进来的时候,她昏昏欲睡,单手支在沙发上头一点点的,将自己缩成小小的一团,像一只猫咪一般。  “少奶奶,醒醒。”轻声叫了一声,小茹看着云姿,无奈的提高了一些声音又叫了一声。  云姿猛地清醒过来,抬头看着小茹,脑子还有些没清醒,揉了揉有些头疼的太阳穴,“怎么了?”  “门外来了一对母女,说是要来见你和先生,我让她们走,可她们不肯走,已经在那里等一个多小时了,这样的天气我担心会冻坏了人,你要不要抽空去看一下。”小茹面露忧色,她知道萧家的规矩,没有预约的人或者是家里人认识的人不能进来,可那对母女看起来真的很可怜,尤其是那孩子,才七八岁的样子,再这么下去只怕要冻出毛病。  “她没说自己叫什么?”云姿手一顿,下意识的想起了慕清和琪琪。  “说了,好像姓慕的。”小茹说道。  “我认识她,你等下我这就出去。”云姿把身上厚厚的毛毯推开,而后穿上了外套,跟着小茹走到外面,冷风顺着领口灌涌而入,身上的鸡皮疙瘩立刻起来了。深深地吸了口气,又吐了出来,在心里想着,真是不能惯着自己,总窝在房间里,连出门一会儿就受不了了。  临近门口的时候,远远地看到了站在门口的慕清的琪琪,尽管有人打着伞,两人被风雪染成了两个雪人。  云姿心里一疼,撇开别的不说,她对琪琪这个孩子还是很喜欢的,并不希望她在风雪地里冻这么久。  只可惜她的母亲是慕清,一个狠心到连自己孩子都可以利用的女人。  走到跟前,云姿看着唇色发青的慕清,低声问道:“有什么事情,劳烦你在这里演苦情戏?”她了解的慕清是无利不为,她既然狠心站在门口一个多小时,那她图谋的事情就不小。这也是她为什么不让小茹请慕清进房间里谈的原因,请神容易送神难,尤其这尊神还是慕清。  “萧太太,我知道我之前做的有些过分,也知道你对我和萧宸的过往很在意。可琪琪是无辜的,无论我做了什么事情,请你不要把罪责扯到琪琪身上……”慕清哆嗦的说着。  云姿皱起了眉头,她自问自己对琪琪没做过一丝过分的事情,怎么按照她现在的说法,自己就成了要害死琪琪的那个人?  “你再扯这些没用的,我就走了。”云姿冷冷的说道,转身作势要走。  “琪琪要死了,她没多少日子了,萧太太我求求你,你让她喊萧宸一声爸爸,我求求你了。”慕清抱着琪琪噗通一声跪在了云姿的脚跟前,泪水不停地落下,“我求求你,只要在她临死前圆她一个梦就好了。”  云姿张嘴要说话,琪琪刚好在这个时候醒了,抱着慕清大声的哭起来。最新章节百度搜索:。  “琪琪不哭,琪琪不哭,妈妈在。”慕清哄着刚醒来的孩子,哭的更加的厉害,“萧太太,琪琪不会影响你和萧先生的感情,你就当施舍她好不好?”  不好,当然不好。  云姿心里坚定地说着,嘴角微微动了一下,却是没有把这句话说出来,因为她看到了琪琪此刻的身体状况。她记得第一次见到琪琪的时候,她可爱乖巧喜欢粘着人,可此刻的琪琪头上的头发都没了,眼窝深深地凹陷着。慕清之前和她说,琪琪得了脑癌,她不信,但看着琪琪这样子,她信了。  没有人能拒绝一个孩子最后的请求,尤其这个孩子曾经那么可爱。  “为什么是萧宸?也可以是其他人,慕清你我心知肚明,你为什么非要到这里来求我。”云姿把自己缩进衣服里,闭上眼睛轻声问,她不想再看琪琪此刻的样子,她怕自己会心软,会中了慕清的计策。  慕清抬头看着她,想要站起来,可站在风雪里那么久了,她的膝盖都冻僵了,动了一下没能站起来。最新章节百度搜索:。  “我只认识萧宸,萧太太,我想给琪琪的是一个温馨的家庭,不想随便照来一个男人,来骗琪琪。”  云姿闻言,忽然不知道该笑还是该哭。  慕清想在琪琪最后的时刻给她一个温馨的家庭,不想随随便便的找一个男人,所以就找上了萧宸?她的脑子不是有病,就是逻辑有问题。找萧宸就是温馨的家庭,就不是欺骗琪琪?  慕清的意思是只有和萧宸在一起,她才会有家的感觉?还是琪琪是萧宸的女人?  她口口声声的说,不想破坏她和萧宸的家庭,却故意说这番误人视听的话?  压抑了胸口的怒气很久,云姿才到嘴边的话吞回去,她真是恶心死了慕清,但她不想当着琪琪的面骂慕清。  “你回去吧,我不会答应的。”  云姿淡淡地说着,抬脚向别墅里走去。  “萧太太,我求求你,只要你答应,我可以把琪琪交给你,我保证一面也不会见她的。”慕清大声哭喊着,吓得刚停止哭声的琪琪又开始哭起来。最新章节百度搜索:。  “琪琪,快给萧太太磕头,让她同意,你求求她,她一向很疼你的。”慕清按着啼哭不止的琪琪的头,让她对着云姿的方向磕头,一声比一声沉。  听到后面的动静,云姿脚下的步子蓦地一顿,大步的走回来,到了慕清的跟前,看到琪琪的脑袋上已经有了一片青紫,还沾染着未笑容的雪,气的不打一处来,剧烈的喘息着死死地盯着慕清。  她到底还是不是人?!  一而再的对自己的亲生骨肉下手!  慕清有些惊喜的刚想开口问,她是不是答应了,下一刻就脸上响起了啪的一声。  看着被打偏了脸的慕清,云姿咬着牙一字一句的说:“别再做这些令人作呕的事情,慕清,你是一个孩子的母亲,琪琪是你的亲生骨肉而非逼迫我妥协的价码,你在她最后的几天里,还这么作她,你以后会安心的睡觉吗?”  “我不会同意,永远都不会同意的事情,你别把那些歪心思放在我身上,现在立刻给我滚!”  指着萧家门口的那条路,云姿厉声道:“十分钟内,你没动静,我立刻让家里的保安把你赶走。”  慕清捂着脸,似乎还没从那一巴掌的震惊中醒过来,等她反应过来的时候,云姿已经走远了,身边只有嚎啕大哭的琪琪。  慕清抱着女儿,对着云姿的背影大声嘶吼着恶毒的诅咒,“季云姿!你连这点事情都不肯答应,我诅咒你这辈子都得不到好结果!”  风雪远远地送来了慕清的声音,云姿脚下的步子却是再也没有停下。  她从来没做错,答应或者不答应都不是她份内的事情。而听到慕清的话,她连最后一丝的犹豫都舍弃了。  她还没笨到给自己找个情敌来抢自己的老公,慕清从没对萧宸死心过。她哪怕说的再客气,保证再多,她骨子里却是把萧宸当做她的私有物。她更不会给慕清机会,如果这一次妥协了,她就会认为可以利用琪琪来要挟她,下次,下下次她会利用更恶劣的手段来对付琪琪?  云姿回到客厅,唐宁宁正从楼上走下来,浑身穿着白色毛绒睡衣的她看起来像一只小白熊,“怎么出去了?”  “没事,看着雪大出去看看。”云姿随口答道,并不想把慕清的事情说出来。  唐宁宁不知道尤念晨就是慕清,只把她当做一个陌生人来看待。上次唐老爷子来的时候,并没有把这件事情和她说,而唐宁宁不知道是不是忘记和唐老说尤念晨的事情。导致了现在,她和萧宸都知道了,唐宁宁被瞒在骨子里。  她曾经想过把尤念晨就是慕清的事情告诉唐宁宁,可萧宸却阻止了。  因为他怀疑,当初慕清诈死到如今突然出现,其中有预谋。而慕清对唐宁宁并不像表现得那般亲密,告诉了宁宁尤念晨是慕清,只怕她会中慕清的圈套。在把事情搞清楚之前,暂且还是把这件事情压下来。小说最快更新到:。  “睡了一觉,觉得还想睡。”唐宁宁窝到沙发上,笑眯眯的说。  怀孕的事情告诉了云姿和萧宸,她心里的阴云消散了很多,虽然还是有些害怕,但比起之前真的好了太多。  “那就上去睡吧。”云姿心不在焉的回答。  小茹从门口走进来,张口想要汇报慕清和那孩子的事情,却被云姿一个眼神制止,立刻闭上了嘴。  背对着她的唐宁宁并没有发现两人的小动作,从桌子上揪了一颗葡萄,剥皮了塞进嘴里,冷的打了一个哆嗦,回头对小茹说,“小茹,这些葡萄好冷,你帮我用温水热一下好不好?”  “好,我立刻去。”小茹点点头应承下来。小说最快更新到:。  云姿紧跟着说道:“我去看看晚上能吃什么。”  两人一前一后的走进房间里,唐宁宁摇了摇头,怎么觉得她们两想背着她说悄悄话呢?想到这种可能,不禁摇了摇头,真是怀孕后最爱胡思乱想。  小茹把葡萄放在了流理台上,回头看向云姿,“保安已经把慕女士赶走了,少奶奶对不起,我不应该告诉你的。”  “不用说对不起,你不告诉我,她也会想办法让我知道。下次她再来,记着立刻轰走。”云姿打开冰箱,看了下里面的东西,“今晚做些牛肉羹吧,记得才多放点姜去腥味。”  “嗯,要不要做点别的?”  “不用。”  云姿关上了冰箱,离开厨房往客厅里走,脑子里想着慕清的事情。只是一次的话,根本不会让慕清死心,只怕接下来的几天,她都会来这里再找她。  她自己倒没什么事情,要是磕着碰着宁宁就麻烦了,她现在是双身子的人,小小的滑到都会造成很严重的后果。  走到沙发跟前,云姿看着笑的前仰后合的唐宁宁,说道:“宁宁这两天下雪,你最好还是少出去一些。”  “哦,好啊。”萧念扔了一颗瓜子用嘴去接,并没有把这句话听进心里去。  云姿见她这样,有些头痛,还是决定等萧宸回来再和他商量这件事情。  半个小时候,房间里弥漫起了牛肉羹的香味,唐宁宁从沙发上跳起来,跑到厨房里,直流口水。  云姿抬脚要走进去,却敏感的听到外面传来刺耳的声音,是急救车特有的声音。  唐宁宁显然也听到了,“云姿,怎么有急救车的声音,我们家有谁生病了吗?”别墅的周围没有第二家人,离得最近的也有一里左右,而急救车的声音听着就在门口,不可能是别人家的。  云姿攒了眉头,“你先吃饭,我去看看看。小茹,你照顾好宁宁。”  听到小茹应了一声,云姿才出门。  急救车,除了是慕清搞出来的鬼,还能有谁?  云姿心里已经不耐烦到了极点,这个女人简直就是从疯人院里出来的,无时无刻的想着在她的生活里插一脚。  管家看到云姿出来了,连忙上前解释一下情况。  刚才云姿吩咐,慕清如果不走的话,就让人把她请走。可刚把她赶走,慕清又走到了门口,保安和她发生了口角,慕清忽然疯了一样,拿着一块石头往保安的头上砸。这原本也没多打的事情,但被砸的保安气不过,推了慕清一下就推出了事情,慕清忽然倒在了地上,昏迷不醒。  而跟着慕清来的人就不依不饶了起来,说他们把慕清推出了毛病,所以要让他们去警察局。  门外停留的不只是救护车,还有警车。  只是这里之前陈振洪吩咐过,所以警察没鸣笛,云姿也就没听到。  “你们把人给推出毛病,还有礼了?!警察,就是这个女人!她刚才无缘无故的打人,现在我们要告这家人!”  云姿抬眼望过去,正看到之前给慕清打伞的那个男人,此刻男人正在警察面前叫嚣着。  “这位先生,为什么不把事情全都说清楚?你们为什么在我家门口一再的闹事,我为什么会出手打慕清女士,一一的都说清楚。”  云姿淡淡地说着,走到警察的跟前,点了点头,声音稍微放温和,“警察先生,我们家门口都有监控录像,发生的事情掉出当时的监控录像就会一清二楚,我希望你们把事情调查清楚,不放过一个坏人,也不要冤枉一个好人。”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