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大叔,不可以>目录>

192 萨拉,不要让我失望

192 萨拉,不要让我失望

小说:大叔,不可以作者:唐家小七字数:4422更新时间:2015-05-19 13:58:12
   让云姿跟着一起去,势必要得罪了萧家,往年萧家往大学里投资的资金也不少。可不让跟着去,秦子良这边又要撤掉资金。两边都不是能得罪的,几个领导互相交换了一下眼色,最后推出了莫琴。  莫琴作为云姿的老师,她出面请云姿再合适不过。  莫琴无奈的走到云姿前面,耸了耸肩肩膀,“云姿,你要是不着急可以一起去吗?你也知道有些事情身在职场自己做不了主的。”  她也是被临时拉过来充场子的,从帝都来的领导,谁能说一句半句?原本是想引荐云姿给今天在场的一位天赋极高的音乐家的,早知道局面会闹成这样,她就不叫住云姿了。  “老师,没关系。”云姿轻声说道,“我和秦先生说几句话。”  莫琴点了点头,“那好。”  云姿走到秦子良的跟前,扯了扯唇角说:“秦先生,能单独和你说几句话吗?”  秦子良的眸光落在她光洁的额头上,而后往下扫了一眼,“当然可以。”他不信她一个小丫头片子能翻出他的手心,玩了那么久的猫捉老鼠的游戏,他已经迫不及待的看着她投入自己的怀抱了。  他甚至没和学校的领导打招呼,就带着云姿往一旁走,或许是他眼里根本没有把那些人放在眼底。选择在开学注册的时间来学校,是为了在这里捉住她吧?哪怕莫琴老师没叫住她,最后肯定也会碰到这个男人。  “说吧,有什么话想对我说?”秦子良耐心的开口,看着因为冷而微红的脸颊,她的睫毛格外的长,尤其那一双眼睛跟山泉是的,记忆中第一次见到明月的时候,也是那双眼睛吸引了他的注意力。  见到杜明月的时候,他就在想,世上怎么会有这么一个人,眼神那么清亮,亮到灼烧到他眼睛的地步。  萨拉和云姿长相相同,可唯一不同的就是这双眼睛。  季云姿这双眼睛真是长到了他心窝里子去了,将他快要忘掉的那种感觉点燃了。每次看到她,他竟有种热血沸腾的感觉,这种感觉让他觉得自己回到了第一次恋爱的时代,像个毛头小子一样,守着自己最心爱的东西,想要抢占,掠夺,不惜一切代价得到她,看着她在床上迷醉了双眼,叫着自己的名字。把她每一寸每一分都融入到自己的骨血里。  “秦先生,看够了吗?看够了,我想问你一个问题,我母亲她在哪里?”  被他的眼神盯着,心头觉得恶心透顶。  可她知道症结在哪里,秦子良那么执着的纠缠于自己,最大的可能是爱而不得。萧老爷子也说了,秦子良是第一个宣布杜明月是他恋人的,自己和萨拉不是秦子良的女儿,那就是杜明月移情别恋,或是从未喜欢过秦子良。  佛说,世界上最痛苦的两件事情就是得不到和已失去。  秦子良对她的生母就是,爱而不得。  所以他才会多年后,心里近乎变态的纠缠她和萨拉,她不想再和秦子良玩这个游戏下去,所以就选择把秦子良心上的伤口划开,让他想起自己和杜明月的种种,让他自己清醒的认识到,她是季云姿而不是杜明月。  秦子良闻言,面上的笑容僵硬了片刻,而后露出一个笑容:“云姿,你在说什么?我怎么听不懂?你和萨拉认识?”  “我说的是杜明月。”云姿一字一顿的说道。  秦子良嘴角缓缓地压了下来,“杜明月……杜明月……你在和我说她?”  “是,我问的是我的母亲现在在哪里,如果杜先生知道,请告诉我。”云姿淡淡地开口,似是没注意到秦子良的异样。  “她……大概已经死了吧?”秦子良嘴角轻慢的一撇,双眸紧紧地睨着云姿。如果那个女人孩子啊,他一定会剥了她的皮抽了她的筋将她的肉熬成汤,一点点的吃下去,心底渐渐地聚拢了黑色的雾气。  感觉到他情绪明显的变化,云姿的呼吸一紧,勉强压下心头的恐惧和害怕,镇定的说道:“秦先生,能否告诉我,我的亲生父亲是谁?我想既然你认识我的母亲,那么一定认识我的父亲。我想……”  “你想什么?你父亲死了,你母亲也死了,他们两个都死了。”秦子良冷声打断她的话。  “原来度没了,那好,我没问题了,秦先生现在可以走了。”云姿笑了笑,没一丁点的异样,她从一开始就没打算从秦子良这里得到消息,刻意的提起自己的生身父母,不过是想挑起秦子良的情绪。  秦子良很很无情很不要脸,这点她早就领略过,面对她的时候几乎没有露出任何的破绽。  可这一次,她觉得自己似乎找到了。  秦子良恨她的母亲更恨她的父亲,提起他们肯定会让秦子良心里不痛快。她就不信,秦子良心里想着那些不痛快的事情,还有心思想做不轨的事情。  秦子良盯着云姿淡然的面容,脸色更加的不好看,“季云姿,你是在和我玩心里战术?”  “我哪里敢?不是秦先生准许我问的吗?”云姿故作无奈的看着秦子良。  秦子良冷哼了一声,没再开口说话,这么多年过去了,没人敢在他的跟前提起杜明月三个字,季云姿真是好样的,如果不是他还有心思和她绕弯子,现在就敢强行带她回帝都,谁敢和他个不字!就让她得意一阵子,等着他解决明达的事情,就把萧家给连窝端了,让她哭都不知道怎么哭!  看着云姿走回来,唐宁宁满是担心,警惕而戒备的看着秦子良,“那个混蛋没对你怎么样吧?”  云姿摇头,笑着摸了摸唐宁宁的脑袋,“放心,我没事的。等下陪着他们吃了饭,我们就回去。”  “陪着那个禽兽吃饭?”唐宁宁扁了扁嘴,她一千个不乐意,一万个不乐意。  “要不你先回去?”云姿想了想说道。  “不要,我要和你一起。”要云姿一个人陪着那个禽兽,她怎么和宸哥哥交代,还是陪着去比较靠谱一些,唐宁宁这么想着,拉住萧念的手,“我们三个一起去,蹭吃蹭喝穷死秦子良。”  “恐怕这餐是学校埋单。”萧念在一旁凉凉的说。  三人吵吵闹闹的跟在一大群挺着啤酒肚身材走形的中年男人后面格外的引人注目,好在饭局就设在学校不远的一个酒店,规格是学校招待的最高规格,酒店是五星级的,饭菜都是招牌菜。  也难怪这样,秦子良决定着未来几年学校的规划,他如果把学校的资金所占比例改了,未来几年学校所有的教职工实验项目都要受到限制。云姿记得自己第一年入校的时候,班导师和他们说,学校准备申请一个绿色的能源基地,用来研究绿色能源的研发,如果这一项研究得以开展,将会成为a市乃至国内最领先的技术。而这一切的前提,就是这笔资金能到位。  “秦先生,这杯我敬您,难得来a市一次,一定要好好地尝尝我们当地的酒。”  说这话的是校长。  云姿抬眼看了他一眼,又垂下眼睛认真的吃菜,她不喝酒,宁宁不能喝,萧念能喝也不允许她喝。  秦子良没动手,只是将视线投在云姿的手上,她那双手很好看,和萨拉的一样又白又嫩,不过现在他没了那些旖旎的念头。刚才她说的那番话是在故意刺激自己,他心知肚明,可还是忍不住的动了怒气。  有多少年没人能撩拨起他的情绪了?  上一次发脾气是什么时候,太久了,久到他都忘记这件事情了。  季云姿让他不爽,他也不会让她好过。  既然要玩,那就玩一票大的。  “秦先生……?”  现场的气氛有些尴尬。  “对不起,我今天不舒服不能喝烈酒。”秦子良好久后才笑着说道。  旁边立刻有人打圆场,“喝酒对身体不好,不喝了不喝了……”  附和的话很多,秦子良不买校长的面子,让很多人都不满意,可谁也不敢说他一句不好。  饭桌上又安静了下来,秦子良叫了一旁站着的人,低声和那人说了几句话,那人点了点头后离开包厢,很快又回来。  唐宁宁眼珠子滴溜一转,在秦子良身上看了看,又在那个男人身上看了看,总觉得两人没说什么好事。于是拿出手机,在饭桌底下给萧宸偷偷地发短信,告诉了他确切的地址,万一发生了事情,也好有个应付。  没敢告诉云姿,怕她说她多事。  信息发出去后,唐宁宁埋头吃饭。  没十分钟的时间,门再次被推开,秦子良抬头看向门口,嘴角露出一个迷人而温和的笑容,“萨拉,这里。”  萨拉走进房间里,看到云姿也在场眼中情绪一闪而逝,随后乖巧的走到秦子良的身边。  秦子良长臂一勾,轻轻松松的就把她搂着坐在了自己的腿上,在场其余人都看着萨拉的面容,处于震惊之中,像,实在是太像了,跟一个模子里刻出来似的。看到长得一模一样的两人,也不难解释为什么秦子良和云姿认识了。  可在场了解云姿家庭情况的人都犯了嘀咕,季家总共有两个女儿,大女儿早一段时间死了,闹得沸沸扬扬的,眼前和云姿一样的人又是谁?  “这位是我的恋人,萨拉,上次去德国带回来一些葡萄酒,特地让她拿过来给大家品尝一下,请一定要赏脸。”秦子良笑着扫视了一眼在场的人,自动的忘记了刚才亲口说的,自己不能喝酒的事情。  “萨拉,倒酒。”秦子良掐了掐萨拉的腰侧说道。  萨拉浑身一哆嗦,想到秦子良和自己说的话,眸中越发没有焦距。  “帮我得到季云姿,否则我就把你送给廖家那位小公子,他和你母亲的仇怨可比我深多了。上次你陪着他的时候应该已经领教了吧?一次玩不死你,两次,三次……我可就不保证,你还能有命多久。”  想到那一晚上的折磨,萨拉发自内心深处的寒冷,真正的折磨是,你每分每秒都想要死去,却又时时刻刻的被提醒着,你不能死去,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尊严被践踏,脊梁骨被折断。  “去吧,萨拉,不要让我失望。”秦子良笑着推开了萨拉,眼底没有任何情绪。  萨拉端着那瓶加了料的酒,一步一步的走到第一个人的跟前,酒瓶是特殊制作的,瓶口向左拧,倒出来的酒就是正常的,向右拧就是掺了药的,不是别的迷药,而是大麻,让人昏昏欲仙的大麻。  她自己尝过那种滋味,第一次吸入过量的大麻,会很难受,稍不留神会因为过度兴奋而有生命危险。廖家那位小公子,每次想要她,就事先给她喝这种酒,等她上瘾了又强迫她戒掉,他说,就喜欢看着她不正常的样子。  而当初,母亲死的时候,就是因为吸入了过量的大麻。  秦子良答应她的就是,让云姿喝下这杯掺了药的酒,就给她五年的自有。  很诱惑不是吗?可她却只想杀了他。  一杯一杯的倒完酒,走到云姿的跟前,云姿抬头看着萨拉,“不用了,谢谢。”  萨拉拿着酒瓶的手抖动了一下,指尖死死地扣着酒瓶,几秒钟的时间却仿佛过了几个世纪,“不谢。”  说完这两个字,萨拉抬脚想走。  秦子良却忽然开口,“季小姐,看在萨拉的面子上喝一杯,这是她亲自参与酿制过程的酒,你们两人这么投缘,不至于一杯酒都不赏脸吧?萨拉,还不快给季小姐斟酒?”  最后一句话,他意味深长的将目光投向萨拉,眼底里满是警告。  云姿蹙了眉头,本能的觉得这瓶酒有问题,不然她刚刺激过秦子良,他怎么可能好好地给她酒喝?可看着在座的其他人都把酒喝了也没问题,又觉得没什么问题。  “我先尝尝。”萧念觉察出云姿的犹豫,端起自己面前的酒喝下去,没察觉出异样,对云姿摇了摇头。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