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大叔,不可以>目录>

193 忍无可忍,无需再忍(为钻石满2300加更)

193 忍无可忍,无需再忍(为钻石满2300加更)

小说:大叔,不可以作者:唐家小七字数:4604更新时间:2015-05-19 13:58:12
   云姿狐疑的看了一眼秦子良,真的没事?  踟蹰的端起面前的酒杯,云姿缓缓地凑到自己的唇边,正要喝,却被身边的唐宁宁扯了一下。  @手机端阅读请登陆m.  “云姿,你真的要喝啊?”唐宁宁小声的嘀咕,怎么都觉得秦子良不怀好意,谁知道这杯酒喝下去会发生什么事情,万一药效是延后发作的,等她们察觉的时候已经迟了,那该怎么办?  云姿顿了一下,她打心底里不想碰这杯酒,可当着那么多校领导的面子……她不喝这杯酒,只怕会让秦子良借题发挥。  “念念喝了没事,应该没事的。”云姿拍了拍唐宁宁的手,缓缓地抬起手,眼看着酒杯就要被抽起来。最新章节百度搜索:。  萨拉忽然伸手夺去了她手中的酒杯,在云姿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就将那杯酒全部灌入了自己的嘴里,而后取出另一个杯子,重新倒了一杯酒,声音沙哑的说道:“刚才那杯酒算我敬萧太太的,萧太太喝这杯。”  她说着将另一杯酒推到了云姿的跟前。  这一系列的变故发生的太快,以至于在场所有的人都没反应过来萨拉唱的哪一出!  众目睽睽之下,也没人敢说她说什,毕竟秦子良亲口介绍,萨拉是他的恋人。萨拉执着的看着云姿,冰凉的酒灌入口腔里,再滑到肠胃里不适应的翻滚着,浑身像着了火一样难受,她忍住想要吐出来的冲动,勉强对云姿笑着,“萧太太不赏脸吗?是不是看不起我?”  云姿看着萨拉,总觉得她有些不对劲,不知道是不是她多心。  刚才萨拉喝下去的那杯酒有问题,她是为了阻止自己会去喝那杯酒。可每杯酒都是从同一个酒壶里倒出来的,真能做手脚吗?  云姿犹豫着端起萨拉重新倒的那杯酒,举杯一饮而尽,入口的酒甘醇而甜美,与她之前喝过的葡萄酒并没有很大的差别。  她这杯酒喝下去,萨拉松了口气,面色惨白到了极点,她的身体有些撑不住,之前她被迫吸过大麻,对大麻的感觉也比一般人来得快,她怕自己支撑不住会提前发作。可她喝了,总比云姿喝了好,云姿现在还是干干净净的,有幸福的家庭,而她一无所有,身体又这么肮脏,死了一了百了。  能在最后的日子里,帮到云姿,她到了另一世界也能和母亲有所交代了。  秦子良面色阴沉的看着眼前的一幕,玩姐妹情深的戏码?  好!  真好,萨拉你可真给我长脸!  一而再的违抗他的命令,公然和他作对!  不往死里弄她,他就不是秦子良!  “萨拉,在座的都是贵客,我今天不能喝酒,你就代我敬在座的人一杯。”秦子良声音带着笑意,那笑意却未达眼底,满是森冷的看着萨拉。  另一边,萧宸刚拿到资料,就接收到了来自唐宁宁的消息,看完了知道云姿和秦子良又碰到了一起,眸子骤然收缩。捏着手上的电话片刻后,嘴角勾起一抹冷笑,“秦子良,敢动我的人,就别怪我不客气!”  拿出手机给云姿打电话,打了两遍没打通,他又给萧子澈打电话。  电话打通后,萧宸的声音淡淡地没有任何起伏:“把秦明达**幼女的事情发给媒体,我要在一个小时内见到效果。”  “怎么了?不是说今天晚上再发的吗?”萧子澈皱眉问道。  “秦子良现在和云姿、宁宁、念念她们三个在一起,怕是按捺不住了要有动静,在他出手之前,把事情闹大,打的他一个措手不及。”萧宸边走边解释道,他有预感,云姿一再的拒绝已经惹恼了秦子良。  秦子良自从坐上了高位,就被人捧惯了,偶尔被人忤逆一下或许会觉得新鲜,可若是次数多了,就触动了他的逆鳞,他这个人睚眦必报,不可能会放过云姿。商场中浮沉了那么多年,他更懂得,很多事情不是准备充分再去做会得到好的效果,而是看准了时机果断出手,才有可能险中取胜。  而这一次,他的直觉告诉他,和秦子良撕破脸面的时机到了。  “那我现在立刻通知那边开始发布信息,小叔……帮我多照看着宁宁。”萧子澈虽然不知道秦子良到底要做什么事情,但他相信萧宸的眼光。立刻联系了a市几家有名的报社以及电子传媒,把秦明达的事情给捅了出去。  这段时间他们已经收集了不少秦明达犯罪,以及当初秦家包庇秦明达所做的事情。秦子良当然也在其中,扮演着功不可没的功臣角色。把事情闹大,上面就算不想管秦子良的事情也要出面。  停职查办秦子良,就能留给萧家喘息的机会。  趁着这个空档,萧家会从秦家摘得干干净净,等到秦家反应过来,想要报复他们的萧家的时候,他们已经做好了万全准备,并不害怕秦家能把萧家怎样。  至于唐宁宁,他再怎么不喜欢,她也是怀着他的孩子,请求照顾她,是他的责任。  萧宸挂断了电话,立刻给陈振洪打了一通电话,让他那边加强对秦明达的保护。万一事情败露,秦子良无法脱身,他只怕会舍弃秦明达自保。  而结束陈振洪这边的安排时,他已经在去云姿学校的路上。  酒店。  不知道是不是有学生在跟前,几个校领导并没有完全的放开,萨拉端着酒敬了几个人都是意思一下。可她还是觉得自己越来越不清醒,勉强扶着椅子,眼前迷蒙一片已经分不清东南西北,身体上所有的神经都在不正常的跳动着。  房间里的景物在无限的扩大,分不清物体的轮廓,她知道大麻的药效已经在发作,胸腔里的血液越来越快的流动,汩汩的震动的耳膜疼。  云姿自从敬了那杯酒之后就一直注意着萨拉,感觉到她的状况有些不对劲,刚想开口提醒,就看到萨拉身体一个踉跄倒在了系主任的怀里,脸颊上带着红晕,眼睛里也不清明,手无意识的拉扯着自己的衣领,露出雪白的肌肤。  这副香艳的场景在别的场景,恐怕会让男人血脉喷张。  然而在此处,却让气氛骤然一冷。  “秦、秦先生……”系主任哪里敢碰萨拉,这可是秦子良的女人!可推也不敢推,把她摔出个好歹来,到头来还是要算到他头上。  秦子良慵懒的倚在椅子背上,笑容里满是不在意,“看来萨拉喜欢梁主任,既然她喜欢,那就让她陪梁主任一晚上。”  他说着从衣兜里拿出一盒烟,从中抽出一支,夹在食指和拇指之间,正要点燃,云姿霍的从椅子上站起来,动作很大带的椅子摩擦着地面发出刺耳的声音。  萨拉的情况很不对,她不是眼瞎看不出来!  “秦子良,你到底在酒里下了什么东西?”云姿大步的走到梁主任跟前,把萨拉从他怀里拉出来,拍了拍萨拉的脸,发现她根本没有任何的意思,好像陷在自己的世界里一般,心底的怒火彻底的被点燃了。  刚才那杯酒肯定有问题,如果不是萨拉代替她喝了那杯酒,那么现在任人鱼肉的那个人就是她!  面对她的大声质问,秦子良却是一点也不害怕,将手中的烟盒随意的扔在了桌子上,“云姿,饭可以乱吃话可不能乱说,酒大家都喝过的,别人都没事,就萨拉一个人有事?有事也是萨拉自己的问题,和我可没半分的关系。我们就算是熟人,你也不能把什么脏水都忘我身上泼。”  “另外,萨拉是我的女人,我还没问你要做什么,你倒反过来问我了?我想怎么样她,你管不着吧?”  狡辩!  这个无耻之徒!那瓶酒里要是没问题,她季云姿就跟他秦子良的姓!  “你到底还有没有羞耻之心我就不信这瓶酒没问题!”云姿大声叫了一声,把萨拉放在桌子上酒瓶里的酒都倒在了一个碗里,而后将酒瓶子嘭的一声打碎,里面的机关设计立刻出现在众人的面前,“你还有什么抵赖的?!萨拉要是出事了,我要你的命!”  “宁宁,念念,过来帮忙!”云姿回头冲已经傻掉的萧念、唐宁宁叫了一声。  两人立刻上前,一左一右的帮云姿搀扶住了唐宁宁。  “谁都不许走!”秦子良本来还是笑容可掬的脸上猛地沉了下来,“酒是萨拉带过来的,就算出事了,那也是她擅自调换了酒瓶,既然是萨拉自作自受,季小姐又没出事,有什么理由带走我的人?你要带走人,问过我的意思了吗?把人给我放开,否则我以非法拐带人口的罪名,逮捕你们。”  这一系列的变化把房间所有的人都吓了一跳,谁也不敢大气出声,唯恐两人的怒火烧到自己的身上。  谁也想不到表面上温和谦恭的秦子良的私底下会是这样的人,更没想到平日里乖巧的学生发起火来会是这般形容。如今真是骑虎难下,这里面的猫腻他们不是看不明白,可谁敢站出来说。  无论是秦家还是萧家,都足以让他们失去现在所有!  云姿没理会秦子良的威胁,拉开门想要走出去,但下一刻门口已经站了两个彪形大汉,把房间里的门堵的死死地。  一时间恼怒到了极点,秦子良这个不要脸的光天化日之下他就敢明目张胆的困她们在这里不成!  “秦子良,你眼里还有没有王法!”云姿控制不住的颤抖着身体,心里涌上了一股前所未有的恶心。  “法?你和我谈王法?”秦子良嗤笑,不紧不慢的站起来,走到云姿的跟前,掐着她的胳膊说,“我就代表了法,敬酒不吃吃罚酒,季云姿你真以为你在我眼里值几斤几两?你的好姐妹萨拉在我眼里不过是一条狗,我要她乖乖张开双腿被别的男人睡,她就要照做,而你在我眼里,和她是一样的价值,现在我对你还有几分的兴致,等这几分兴致没了,你和她就沦为同样地贱货!”  他最后一句话说完,眼里的阴狠尽放。  那模样活脱脱的像是来自地狱的厉鬼的模样,白瞎了上天给他的一副好皮相。  “秦、秦先生,有话好好说……”莫琴看不下去了,站起来想要劝说一句,然而她刚张开口,其中一个彪形大汉就走进来,像是捉小鸡似的,一把抓住她,蒲扇般的手狠狠地在莫琴的脸上打了一巴掌下去。  他的力道之大,大的让莫琴觉得眼前一黑,什么声音都听不到了,嗡嗡的好久,她才发现自己坐在了地上。【本书最快更新百度:】  而不远处是学校的领导,所有人都麻木而胆怯的看着她挨打,没一个人敢站出来说一句话,敢站出来阻止这一慕。心里瞬间凉到无以复加的地步,他们的都不敢得罪秦子良,害怕秦子良把他们给毁了!  “秦子良,你给我滚开!”  被亲了一下额头,云姿觉得恶心极了,条件反射的就伸手一巴掌甩出去,她再也忍不住了这个男人一分钟,他简直就不是人,而是个疯子!  秦子良被冷不防的甩了一巴掌,不怒反笑,单手掐着云姿的下巴说道:“滚开?等会儿你就会求着我要你了。”他转过头对后面钳制住唐宁宁和小年的人,笑了笑说:“把她们带走,好好地伺候。”  云姿眼睁睁的看着萧念和唐宁宁被扯着拖走,而周围竟然没一个人阻止这个恶行,身体不可抑制的颤抖,前所未有的绝望包裹着她的心。  “秦先生,恐怕你今天带着我太太,需要经过我的云姿。”  冷厉而不可一世的声音在门口淡淡地响起,随着那道声音而来的是萧宸沉着的面容,他冷冷的盯着秦子良抓在云姿下巴上的手,目光里带着刀刺。  云姿看到萧宸的那一刻,几乎有种想要落泪的冲动。  她不敢想象,如果萧宸今天没赶来,结局会是怎样的,而宁宁和念念出事了,她就算死也无法赎清自己的罪。  万幸的是,上天有眼,萧宸赶来了。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