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大叔,不可以>目录>

199 你妻子的生母是谁?(为钻石满2400加更)

199 你妻子的生母是谁?(为钻石满2400加更)

小说:大叔,不可以作者:唐家小七字数:4743更新时间:2015-05-19 13:58:14
   在楚家用过午餐,萧宸就带着唐宁宁离开了楚家,虽然楚月薇一再的挽留,但他以还有事情要做,婉言推辞了。[zhua机shu屋  晚上,萧宸联络了童冼尧,得到了当天晚上的一张请帖,是一场偏严肃的晚宴,服饰必须要精心的准备。  楚家那边一直没有消息传过来,所以萧宸让杨洋订了当晚回a市的机票。在宴会结束后,楚君毅若是还没传过来消息,就是无言的拒绝他的提议了,楚家不和萧家联合,也不会留着他来干扰这一次的选举,到时候的危险可想而知。  他不能保证,护唐宁宁周全,只能将她送离危险。  杨洋准备了两套礼服,唐宁宁看到礼服高兴了一番,特地去做了个头发,画了清淡的妆容。  等着萧宸换好了衣服,两人一起出发去酒店。  她小时候做梦都想着和萧宸一起参加晚宴,因为印象中有一次,慕清和萧宸两人曾经惊艳的装扮,那是她这么多年来见过最美的。  宴会设在一家酒店,装修富丽堂皇,唐宁宁挽着萧宸的臂弯进去,楚月薇就迎了上来,陪着她的是一位器宇轩昂的男人,看起来也就二十三四的模样,只是板着一张脸,让人觉得很难亲近。  “宁宁,我给你介绍一下,这位是廖天佑。天佑哥,这位是萧宸和宁宁。”楚月薇露出得体的笑容。  “廖先生,你好。”萧宸打量着廖天佑,他自然之道廖天佑是什么人,帝都四大世家中,唯有廖天佑年纪轻轻就执掌了整个家族,比起照片上看,他本人更年轻一些,倒是有一点很符合,寡言严肃。  “萧先生,你好。”廖天佑伸手和萧宸握手,听到萧宸两字,并没有太大的情绪波动,只是眼观鼻鼻观心,似乎从未听过秦家和萧家的事情。  唐宁宁看着廖天佑这样,只觉得好笑,简直像是二十岁的人身体里面住着一个六十岁的老头子。  不过她可不敢当着廖天佑的面笑话他,不然可真是吃不了兜着走了,她来之前就被逼着看了许多的资料,对廖天佑仅有的印象,也是在他十八岁那年,成功的让廖家反对他上位的几个老人家不小心出了事故。  和楚月薇、廖天佑聊了没多久,就有人把两人叫走了。  童冼尧走到两人的跟前,手里端着一杯酒,站在萧宸的身边,小声的说道:“言谨南很快就到,你自己去,他只给半个小时的时间。”  “你们两个背着我在嘀咕什么?”唐宁宁歪着头看向两人,视线来回的在两人之间转溜着。  “我们想给唐大小姐一个惊喜。”童冼尧说着,嘴角露出一个自认为迷人的笑容。  唐宁宁冷哼了一声,“丑死了,童先生,你还是别笑了,我可不是你的那些情儿。”  “宁宁长大了,连情儿都知道了,走,哥哥带你去看个好东西。”揉着唐宁宁的头发,童冼尧把一个房卡塞给了萧宸,带着唐宁宁一起离开。  两人走了没多久,杨洋的电话就打给了萧宸,“先生,已经准备好了。”  “嗯,务必把宁宁带回a市,不要有一丝的闪失。”萧宸冷声吩咐道。  挂断了电话,萧宸将房卡装进了衣服里,面色淡定的转身向电梯口走去。远处看着这一幕的一个穿黑色西装的男人看到他走了,连忙跟了上去,同时对着电话那边说着话。  酒店的十二楼3705房间。  萧宸刷开房门,踩着红色柔软的地毯,他缓步迈入房间里,随手关上了门,房间里空无一人,言谨南还没来,他需要等。  其实到了这个时间,楚君毅很大程度上已经拒绝和他谈合作的事情了,廖家不可能掺合进来,因为他刚到手的资料显示,廖天佑的弟弟廖天宝和秦子良的关系密切,廖天宝所有的毒品来源都是从秦子良那里来的。  廖天佑是出了名的护短,为了廖天宝也绝不会搀和进这件事情。  而楚君毅又拒绝,他剩下的路只有言谨南一条路可走。  萧宸走到搀落地窗前站定,修长挺拔的身影在投射在雪白的墙壁上形成一道暗影,他看了看时间,晚上八点五十六分,和言谨南约定的时间在九点钟。  今天去楚家一趟,只拿到了楚月薇的发丝,楚君毅能做dna亲子鉴定的相关物品都没拿到。如果楚君毅是云姿的生身父亲,那么楚月薇和云姿就是同父异母的姐妹,做了鉴定后,事情应该就明了了。  楚家确定了,言谨南这边是不是就很明显了。  结果最快也要两天的时间,而这两天的时间里,他戒备秦家动作,又要试着说服楚家和言家。  正想着事情,门滴的一声从外面划开。  萧宸蓦地转头看向来人,只看到来人优雅的走进房间,像是走在自己的领地上,没有任何的顾忌,面上带着盛气凌人的笑容,眸子微微的一扫,声音轻慢的说:“你就是萧家那小子?听说你把秦子良给算计了?”  “言先生?”萧宸定定的看着言谨南,伸手要和他握手。  言谨南冷哼了一声,无视他伸出来的那只手,径自走到沙发跟前坐下,扯了扯自己的领带。  “我不喜欢这些虚礼,你来找我想必应该知道,我和秦子良一直不对付。我听说你今天去了楚家,怎么?是看不起我言谨南,还是不相信我言家的实力比不上楚家?最后一个来找我?”  萧宸收回手,面色淡然的回答:“因为家妹和楚家小姐是大学同学,既然来了这边,理应去拜会。和言先生约定的时间是晚上,并不冲突。”  “勉强说得过去。”言谨南并不怎么买账,不过这个理由也说得过去了。  “言先生,你不喜欢绕弯子,我同样也不喜欢,有话句直接说了。”萧宸笑着说道,“的确来见言先生之前,我调查了一番,知道言先生和秦子良有过节,在仕途上总想压着秦家一头,所以我今天特地带来了这些。”  他将一份文件放在桌子上,接着说道:“这里是秦子良所犯下的罪证的一部分,如果言先生愿意合作,剩下的罪证,我会全部奉上。”  言谨南单手拿起那份文件,打开大致浏览了一下,过了片刻后抬头看着萧宸,面上带着笑意,眉尾细细的皱纹显露出来,给他本人添了几分的风流之态,“这些先暂时不说,我更感兴趣的是……萧先生的妻子。”  “不知道言先生想谈哪些关于我妻子的?”萧宸幽深的眸子里没有波动。  这样淡定的语气让言谨南有些意外,他可是听说,萧宸就是因为他老婆才和秦家闹翻脸的,他说要谈论他的妻子,难道他就一丁点都不生气?还是因为萧宸笃定了他要说的话?  有意思。  二十多年过去了,他第一次觉得自己再次碰到了一个能引起自己兴趣的人,“我看过你妻子的照片,她和我的一位故人长得很像,我想知道,她的亲生母亲是谁。”  “这个问题的答案,言先生不是应该更清楚?”萧宸淡淡地说道。  “萧宸,我是在问你问题,你只需要回答,而不需要向我提问。”言谨南面上笑着,却是一点客气的意思都没有。  他今天能坐在这里,不是因为萧宸给他的利益能有多少,而是因为他看到了报纸上的那个女孩子。  报纸上的那个女人,和他印象重的那个女人那么相似,又同样出生在a市,他不信是巧合。  当年明月死的时候,让他找回她的亲生女儿,这么多年来,他一直想找到她,而就在前段时间,他查出来秦子良身边有位女孩子,长得有三分相似的模样,他以为这个就是明月的女儿。可当看到报纸上报道的萧宸的妻子,他觉得,有什么地方出了差错。  两个一模一样的女孩,当初明月生下的是双胞胎女儿?  其中一定有了偏差,他只知道明月在在生下了孩子后落在了秦子良的手上,可双胞胎女儿分开也是秦子良搞的鬼?  不对。  如果真的是他搞的鬼,也不会等到二十年后才找到这个这个女孩。  “杜明月。”萧宸削薄的唇里清晰地吐出了这三个字。  言谨南微微的眯起了眼睛,“她是杜明月的女儿,你有什么证据吗?”  “没有。”萧宸干脆的说道,杜明月已经死了,没有任何dna能证明,她是杜明月的女儿,就连唯一的始作俑者许华年也远在a市。  言谨南沉默了半晌,笑了笑说:“你很坦诚,等有时间,把她带给我看看。”  “一定。”萧宸满口答应。  言谨南从沙发上站起来,也不管自己的衣服是否零散,径自向外面走,边走边说道:“事情就说定了,你明天把萧家上下所有的资料都交给我,我最迟在明天上午给你答复。不过你要做好准备,和我言家合作的人,就不能再反悔,否则就是拼尽所有,我也会要了你的命。”  他说着,正走到门口。  手搭在门锁上,打开了门,回头看着萧宸,爽朗的说道:“不用送我,记得答应我的事情。”  门咔哒一声,隔绝了萧宸的视线。  静静地伫立在原地,萧宸的眉头慢慢的拧了起来,言谨南能这么痛快的答应合作,应该是因为杜明月的关系。  云姿和萨拉是不是他的女儿?  看着言谨南的态度,像又不像。  如果是他的女儿,他应该一早就知道她们的存在,既然早就知道,为什么又这么晚才找到?如果不是,他又对杜明月的女儿表现出关心,甚至因为她们而答应了和他的合作。  一切等检验的结果出来,就可以证实云姿的生父是言谨南还是楚君毅了。  被童冼尧带到走廊边,唐宁宁有些不耐烦的开口问道,“到底要给我看什么?”  “你闭上眼睛。”童冼尧笑着说。  “你别偷吻我啊,我知道我自己很可爱,你又是有名的花心大萝卜……”唐宁宁戒备的看着童冼尧小声的说道。  童冼尧点了点她的脑袋,“这脑子里装的都是什么东西,乱七八糟的。”伸出手,手中一条项链从手心里垂了下来,“喏,我上周去拉斯维加赢回来的,原本打算送我妹子的,没想到碰到你这个鬼丫头了,送你了。”  “真的假的?”唐宁宁狐疑的看了一眼童冼尧,实在是在美国的时候,被这个家伙骗怕了。  童冼尧苦笑,“当然是真的。”  “好吧,我就当是真的,暂且收下了。”唐宁宁一脸嫌弃的把项链收进了自己的手提包里,笑眯眯的转身就走。  童冼尧忙拉住她的胳膊,“你去哪儿?”  “找宸哥哥,你放手,放手,男女授受不亲。”唐宁宁手拍开童冼尧,理所当然的说道。  “他现在有事,你现在这里陪我说说话。”童冼尧不肯放开,抓住唐宁宁的手,反而得寸进尺,十指紧扣,眼里满是狡黠的看着急脸的唐宁宁。  “说话就说话,拉拉扯扯干嘛?童冼尧,我警告你给我松手,否则我可咬你了。”唐宁宁最害怕童冼尧耍无赖,每次碰到他的时候,他就喜欢动手动脚的。要不是看在萧宸有事的事情上,她才不会和童冼尧过来这边。  “你咬吧,反正你也不是第一次咬人了,多咬几次,狂犬症都能免疫。”童冼尧笑眯眯的说道。  “你!”唐宁宁瞪着童冼尧无赖的样子,憋得气都喘不过来了,最后一跺脚,一脚踹在童冼尧的脚上,低头揪朝他的手腕上狠狠地咬了下去。  童冼尧吃痛,可怎么也不肯撒手。  他看着长大女孩子,等了她那么多年,每次她叫他放手,他都会放手。  可这一次,他不想放手。  她和萧子澈的事情,他都知道。  说不介意是假的,但他能接受,只要是宁宁的,他都能接受,包括那个孩子。  唐宁宁咬了半天,牙齿都咬酸了,也没见到童冼尧放开手,抬头看着童冼尧,边抬头边抱怨:“你什么时候这么皮糙肉厚了,连咬都咬不动了。”  视线刚到童冼尧的胸口的位置,手上的力道忽然紧了一下,被那股力道带过去,整个人不受控制的向前冲,扑进了童冼尧的怀里。  “你……”唐宁宁抬头,只看到一个黑影快速的压下来,之后发生的一切都像是一场梦似的。  直到被童冼尧放开,唐宁宁还像是被雷劈了一样,半晌才捂着嘴,大叫了一声:“童冼尧,你吃错药了啊!”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