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大叔,不可以>目录>

200 那可真是巧了,这也是我的初吻

200 那可真是巧了,这也是我的初吻

小说:大叔,不可以作者:唐家小七字数:4990更新时间:2015-05-19 13:58:14
   她就知道这家伙不安好心!好端端的怎么会送礼物给她,原来真是想占她便宜!  越想越觉得浑身都不自在,擦着自己的嘴,感觉上面还残留着童冼尧的味道,呸!呸!刚才那家伙把舌头伸进她嘴里了,真是恶心死了,肯定吃到了他的口水了!  童冼尧看着她这动作,眼眸一暗,伸手想要抓住唐宁宁,却被她闪躲开来,怕自己逼的太紧会让她躲自己躲得远远地,只好假装无所谓的笑了笑:“我只是和你开玩笑,你怎么这么激动?不是还是你的初吻吧?!”  干笑了两声,摸了摸自己的嘴巴,“那可真是巧了,这也是我的初吻。[zhua机shu屋 ”  初吻他爷爷的!他都不知道有过多少女人了,还初吻!?当她是三岁的小孩子?!  唐宁宁一听他这话,火气蹭的一下就上来了。  “童冼尧!你给我闭嘴!有你这么开玩笑的吗?你太过分了!!”抬脚就朝他身上踹了过去,可惜还没踹到他,就被他躲开,身体向前一滑,差点整个人都跌倒在地上。【本书最快更新百度:】  童冼尧堪堪搂住她的腰,心里吓了一跳,她现在怀着身孕,真有个三长两短的,他真无法原谅自己了,“宁宁,你别生气,只是一个吻,大不了我让你吻回来不就行了。你再这么大动作,摔出个好歹来,住院了我可天天在你跟前晃了。”  话说完了,童冼尧就恨不得抽自己两耳光,怎么每次对着宁宁的时候就这么嘴贱,不刺激的她炸毛就停不下来。小说最快更新到:。  果然  唐宁宁听到他前面的话,就陪了他一口。虽然他最后一句话,让她想起来自己还怀着孩子,可就这么放过童冼尧她还真不甘心,张嘴就往他脸上唯一凸起的地方咬了上去。  童冼尧一晃,就感觉到鼻子一痛,唐宁宁下嘴狠,饶他是个大男人也忍不住流出了泪来。  唐宁宁松开牙齿,冷哼了一声:“下次再敢和我开这种玩笑,我就让你下面没了!!”  童冼尧捂住鼻子,心里直骂娘,才多久没见,小丫头野蛮的指数又增长了。  再也不看童冼尧一眼,唐宁宁扭头就走。  到了正厅,在人群里找萧宸,找了好一会儿没找到,转身准备自己走的时候,才看到从正厅门口正在走进来的萧宸,气哼哼的走过去,拉住萧宸的手,眼睛一红泪水差点掉下来,她是一直把童冼尧当哥哥来看的,虽然他以前不着调爱和她开一些小玩笑,可从没有像今天这么过分过。  “宸哥哥,我们能回去了吗?”  萧宸看了她一眼,“冼尧呢?”  “他死……回去了。”唐宁宁咬牙说道,其实更想说的是死了!  做了那么可恶的事情,真应该死了才能把他的罪赎清。  萧宸拧眉,“别胡闹,找到他,我们一起回去。”  唐宁宁别过脸不再和萧宸说话,她讨厌死童冼尧了,可现在是关键时期,又不能由着她的性子来。不过没等到他们去找,童冼尧的电话就打了过来,告诉他们在门口等着。他的鼻子被咬了,这么严肃正式的场合,被人看到,他这半辈子的名声都会毁了。  萧宸走到外面,看到童冼尧鼻子被咬得伤口,眉头微微的一挑,再看看一脸怒气的唐宁宁,心里顿时明白了刚才发生了什么事情。  和童冼尧自高中就是同学,一起在美国求学,也是一同回到国内的,他还真不知道童冼尧对宁宁有意思。  想到萧子澈对宁宁的态度,他眉头微微的皱起来。最新章节百度搜索:。  比起子澈的不成熟,冼尧自然更适合宁宁一些,但感情这种事情谁又能评判?其中的滋味只有当事人才清楚,如若不然,他当初也不会执意选择和云姿在一起了。  童冼尧被萧宸的目光看的羞愤欲绝,恨不得挖个坑把自己个儿给买进去。  他活了那么大,还真是第一次出糗出的这么大!  “走了!车都等着呢。”童冼尧捂着鼻子瓮声瓮气的说道,扭身就往车子那边走。  唐宁宁对着他的背影冷哼了一声,抬起自己的下巴用鼻孔看着童冼尧,如果不是怀着孕,她一定狠狠地教训这个登徒子!  三人依次上了车,原本童冼尧要坐后面的,可唐宁宁不许,非逼着童冼尧坐到了前面的副驾驶座上,自己和萧宸坐在了后面。  车子缓缓地开出了酒店的监控区,融入车流之中,唐宁宁给云姿用手机发信息,不时地拿给萧宸看,聊了一会儿,把手机递给萧宸,“来了一天一夜你都没给云姿打过电话,现在刚好有时间,赶紧给她打一个,免得让她担心。”  萧宸淡漠的瞥了她一眼,没接过手机。  他不会给云姿打电话,在事情解决之前。  “宸……”唐宁宁刚要说话,车身猛地颤动了一下,唐宁宁的下巴一下就磕碰在了手机上,嘴里一片血腥的味道,她想抬起头,可下一刻被萧宸按得死死地,又是一下激烈的碰撞,她张嘴哇的一声哭出来。  灾难来的太过突然,整个车子被横向驶过来的车子撞向绿化带,万幸的是司机反应的很快,及时地刹住车,才避免两辆车有更大的接触面。  等车子终于停下来的时候,碰撞他们的那辆车车头整个积压在绿化带边的栏杆上,变形异常严重,看那样子司机活下来的可能性几乎没有。  “下车。”  唐宁宁听到头顶飘下来的的声音,也不知道怎么的机械的起身,拉开车门爬出去,回头看了一眼萧宸额头上被碰撞出血,眼睛一红又要掉下泪来,萧宸却是没看她一眼,走到车的前面,把童冼尧那里的车门使劲踹了两下,将车门打开。  唐宁宁这才想起来,童冼尧的位子是直接被刚才那辆车撞击的地方,他受的伤才是最严重的。  而他之所以坐那个位子,是她逼着他去坐的。  “宸哥哥,冼尧他……”  “过来帮忙。”萧宸抱住已经昏迷过去的童冼尧,对唐宁宁冷冷的吩咐。  唐宁宁连忙上前,手颤抖着抱住童冼尧往外面拔他卡在下面的腿。  “唐宁宁,我就是亲了你一口,用不着这么报复我吧!”童冼尧从昏迷中醒来,疼的直抽冷气,有她这么救人的吗?这样直接扯出来,他这条腿非废了不可!  唐宁宁见他醒了,眼泪啪嗒啪嗒往下掉,张着嘴只知道哭,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都怪她乌鸦嘴,诅咒童冼尧去死。  他今天真的交代在这了,她就是死一百次都没办法赎清自己的罪过了。  童冼尧看她张着嘴哭的傻样直叹气,刚还夸她长大了,没想到碰到点小事又把傻丫头的本性给暴露出来了。  无奈的朝萧宸使了个眼色,让他帮自己一把。  “宁宁,你去多找几个人来帮忙。”萧宸开口说道。  两辆车相撞,已经引起了交通的瘫痪,唐宁宁哭着去找人,好几个司机纷纷停下车来帮他们救人,十分钟后,童冼尧和司机两人都从车子里被救了出来。肇事车的车主当场死亡,交警过来要带四人去医院录笔录。  唐宁宁当即指着那个交警的鼻子就开骂了:“你还是不是人啊,没看到我们这里有三个伤号吗?!还带着我们去做笔录,他们三个要是死一个,我就跑到你们家,天天闹死你!”  被她骂了一通,交警脸都黑了,正要发作,童冼尧忍着痛上前塞给了交警一张名片,“这是我的名片,你有什么话回头联系我。”  交警低头看了一眼名片,把到嘴边的话全咽下去了,直接放行。  拦了辆车租车,去医院做了简单的包扎,萧宸并没有大碍,只是额头碰伤了。唐宁宁更没事,嘴巴磕肿了一块,说话有些含糊罢了。  最严重的是童冼尧,他的右腿的小腿被卡主挂了一大块的皮,看起来鲜血淋淋的样子,颇为吓人。  唐宁宁坐在病房里,看着医生往童冼尧的腿上淋酒精消毒,眼泪不停的往下掉,边掉边抓着童冼尧的手说着:“对不起,冼尧哥,都是我不懂事……”  童冼尧看着她可怜的那样,心里哪还有半点怨气,“你不用说了,算命里说,我今年该有这一劫,度过了就好了。”  “真的吗?”唐宁宁红着眼睛,可怜巴巴的吸了吸鼻子问道。  “比真金都真。”童冼尧拿纸巾擦她脸上的泪水,真是宝气的丫头,怎么这么多泪水哭都哭不完。记得第一次见到她的时候也是在哭,哭的那叫一个惊天动地,抱着唐老爷子的腿不肯撒开,最后还是他和萧宸一起把她抱到了楼上。  他清楚地记得,小丫头在他手背上挠了一*子,现在还留着印记呢。  唐宁宁撇了撇嘴,知道童冼尧在哄自己,可她也只能这么安慰自己,“下次你再有灾的时候,别和我一起了,我今天都快吓死了。”  “嗯嗯,绝不和你一起,我自己开车去。”童冼尧摸了摸她因为哭而湿透了头发。  萧宸打电话给样样来,让她把唐宁宁接走,唐宁宁还以为是回酒店,就跟着杨洋去了。  而萧宸等着医生给童冼尧包扎好腿之后,就驱车载着童冼尧回家。  腿上的伤疼的厉害,童冼尧说话分散注意力,“这次的车祸你怎么看?是不是秦家那边派人做的?”  萧宸专注的看着前方,车子缓缓地行驶在路上,“应该不是秦家,他们一旦有动作,必定会置于死地。而且,现在秦子良的案子还没审核下来,他们在这个关头动了我,无异于告诉大众,他们秦家真的不干净。”  童冼尧扯了扯嘴,“楚家?没想到楚君毅那老头子这么狠。”  “十有**是他,出了车祸没大的损伤,是在警告。”萧宸眸中一片深沉,如果事情是楚君毅派人做的,那楚家他一定不会放过。  “呸!都是什么东西,白白害了一条人命。”童冼尧啐了一口骂道。  萧宸看了他一眼,没说话。  死并不可怕,可怕的是生不如死,论折磨人的手段,谁能比得上秦子良?他看医生的检查报告,萨拉从五岁起就一直被虐待,因为身体里骨头断裂最陈旧的一处伤痕在十五年之前。其余的伤口更不在话下,秦子良这样畜生不如的人,他不能输给他。  因为输的下场,就是让云姿也落入秦子良的手里,遭受萨拉曾经遭受过得一切。  “言家那边怎么说?”童冼尧又问。  “言谨南说明天早上会给回复,不过看他的态度应该是答应了。”萧宸拧了拧眉头,想到云姿生父的问题。  经过今晚,他倒是更愿意相信言谨南是云姿的生父,楚君毅在二十年前和楚月薇结婚,那他就算是云姿的父亲,也肯定对杜明月造成了伤害,因为他结婚的当时,杜明月算起来已经怀了孩子,这样的父亲不要也罢!  如果言谨南是云姿的父亲,接受起来会更容易一些,他二十多年来没结婚,在他问出自己那个问题的时候,表明他一直在寻找杜明月的女儿,只是不知道什么原因,一直没找到。  两者对比,孰优孰劣一眼就可见分晓。  车子开到了童冼尧的住处,杨洋的电话就打了过来,说是唐宁宁扒着安检的门不肯过安检,非要给萧宸打电话才成。  萧宸揉了揉头痛的太阳穴,沉声道:“把电话给宁宁。”  电话那边沉默了几秒钟,而后唐宁宁满是委屈的声音从电话那边传了过来,“喂,宸哥哥,你是不是嫌弃我太笨了,碍着你手脚了,你才把我送回国内的?”  今晚要不是她让童冼尧坐在副驾驶座,也不会让他受那么重的伤,她引荐的楚家也没能给萧宸提供一点帮助,唐宁宁觉得自己真是笨手笨脚的,一点帮都帮不上。  她打电话,不是为了别的,只是想给萧宸说一声对不起。  萧宸听到那边说话,开口淡淡地安慰道:“宁宁,你已经帮了我很大的忙,不用在自责。冼尧受伤的事情,怪不得你,在那种情况下,无论是我还是他,都会选择保护你。你没出事,我们才能更放心的处理事情。继续留在这边会很危险,你回国替我好好地照顾云姿,就是对我最大的帮助。”  “宸哥哥,你能帮我和冼尧哥哥说一声对不起吗?”唐宁宁静静地听完萧晨的话,满是乞求的说道。  “他就在我身边,你自己和他说。”萧宸把手机递给童冼尧。  该小说了,到时候别赖账。”童冼尧隔着电话想到小丫头红通着两只大眼睛水汪汪的样子,心都快柔化了。  这辈子,他也就对着她才会这么温柔了。  想着自己守了整整十年的女孩被猪给拱了,还真是可惜,这次一定要跟着萧宸回去,把萧子澈那家伙给灭下去,不然难解心头之恨。  ,www..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