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大叔,不可以>目录>

203 争风吃醋

203 争风吃醋

小说:大叔,不可以作者:唐家小七字数:4556更新时间:2015-05-19 13:58:15
   秦时宇脑子一懵,他下意识的看向自己的爷爷,却被秦老爷子恶狠狠地瞪了一眼,真是个没用的东西,萧宸这还没做什么,就露出这样的表情,等真正的开庭审理,他还不得露馅?  “萧宸,这事情没得商量,要么你们把萨拉那个女人交出来,要么法庭上见!我告诉你,萨拉是我们秦家的孙媳妇,你们现在囚禁着她不让她见我们是违法的!”秦老爷子的面上满是阴狠。本書同步更新百度搜抓機書屋  萧宸毫不怀疑,如果不是这个时间这个地点,秦老爷子一定会杀了他而后快。  “既然如此,那我们就法庭上见。除了秦时宇与萨拉的假结婚的关系,秦子良非法藏毒品的事情,也会审理,到时候希望秦老先生也一起出庭。”萧宸目光淡淡地迎上秦老爷子咄咄逼人的目光。  无声无息,却让人感觉到莫名的压力。  秦老爷子一生自负,被萧家背叛,是他心头上的一块伤疤,他怎么也想不到曾经依附于秦家的人如今却强硬了态度来对待他,甚至有一天和他坐在这里谈判。在他眼里,萧家的人他一个都看不上眼,也从没想过萧家的人会和站在自己的平等的另一面,这样的谈判简直是生生的将他的骄傲给撕裂开,流血的同时也种下了深深地仇恨。  如果不是子良非要萨拉那个女人,他也不必在这里受萧家的侮辱。  可惜给了萧家脸面,他们也不要,既然不要,那就别怪他不客气!  秦老爷子骤然起来,猛地拍了一下桌子,“给脸不要脸的狗东西,既然法庭上见,你就给我等着!我玩不死你!”  “金律师,秦老先生这种行为算不算恐吓?”萧宸几乎没有任何的表情的看着秦老爷子。  “根据刑法第二百九十三条第二条,秦老先生再对萧先生作出威胁,可以起诉他恐吓。”金律师面无表情的说道。  “你!”秦老爷子从未如此失态,连连击打了两次桌面,吓得一旁的秦时宇手中的杯子几乎打翻,哆嗦了几下泼出了半杯的咖啡,烫的他龇牙咧嘴。秦老爷子看着他不争气的样子,更是怒火中烧,抬脚就朝他身上踹了一脚,“没用的东西,在这里丢人现眼,还不快给我滚!”  秦时宇被他这么一踹,整个人从椅子上后仰翻滚在了地上,余下的半杯咖啡也倾倒在了身上,他连滚带爬的站起来,却是大气不敢再出一声。  “秦老先生何必动气?谈不拢就法庭上见,对自己的家人动手动脚的,可不算什么本事。”萧宸冷哼了一声,睨着秦老爷子。  “你算什么东西!他是我家的人,什么时候轮到你管了?!萧宸,我告诉你别嚣张,你们萧家能逃得了一时,逃不了一世,早晚有一天,我会把你们萧家上下全都哭着向我求饶!”秦老爷子说着,一把推开挡在身前的金律师,怒气冲冲的向前走。  秦时宇揉着疼痛难忍的胸口,跟上他的脚步,隔着老远,也能听到秦老爷子指着秦时宇的脑袋骂。  整个房间被秦老爷子弄得一塌糟,萧宸也不在意,对金律师说道:“秦时宇这个人派人监视着,他为人懦弱,被逼着上场,一定会胆怯,利用他这个弱点,务必使官司打赢。”  “萧先生说的是。”金律师托了下眼镜说道,“秦子良藏毒一事,警察方面说,控告他藏毒的罪行成立的可能性不大,一来是当初在场的几人都无法证明,酒里的毒品是秦子良指使萨拉小姐放进去的,二来现在萨拉小姐昏迷不醒,很难当庭指证。”  萧宸拧了眉头,“其他的罪名最多能判他多少年?”  “最多是六个月的刑期,秦家已经以十倍的赔偿金赔付给了当初**案的受害者,秦子良并非主犯,认错态度又好,所以法官会从轻判决。”  “如果萨拉能够清醒呢?”萧宸沉默了一会儿,手指在西裤上敲了几下接着问道。  “三年。”  “三年……足够了。”萧宸站起来对金律师说道,“金律师,你着手准备即可,剩下的事情我会安排,到时候萨拉无论如何都会清醒。”  金律师有些疑虑,萨拉并没有清醒的意识,这一点他再三的询问过医师,不过跟着萧宸做事那么多年,他下意识的相信萧宸。  所以还是点了点头。  事情谈定,萧宸起身向外走,金律师慢了他半步,送萧宸到了门外,两人分道扬镳。  萧宸开着车子,调整了下蓝牙耳机,拨出去了一通电话,是给陈振洪的。  “喂,萧先生,说言家那边已经答应了你的合作要求,恭喜。”  “陈局客气了,多亏陈局在危难时刻出手相助,萧家才能挺过这一关。”  “应该的,应该的,没有萧先生帮忙,我也坐不到这个位子。”  “过去的事情就让它过去,如今陈局是局长了,就不用提当年的事情了。对了,陈局,秦子良在警局有没有特别的动静?你也知道,现在萧家和秦家撕破了脸面,不提防着点总是不行。”  萧宸淡淡地说道,并没有刻意的恭维,可也没把自己的位子放低。  陈振洪的确是靠着萧家才能坐在今天的位子,可任何事情在拥有了权钱后就开始变了味道,萧家不可能一昧的依靠着往日的旧情份让陈振洪鞍前马后,在萧家和秦家决裂后,陈振洪肯定也犹豫过,但他最终选择了萧家,这点让萧宸对陈振洪的信任多了一些。  如果当时陈振洪表现出哪怕一丝的犹豫,他都会毫不犹豫立刻把陈振洪的私事抖露出来,避免他和秦子良联手。  而陈振洪丝毫不知道,自己从鬼门关走了一遭,嘿嘿的一笑:“我都用窃听器录了下来,还有监狱里的监控摄像,等会就送到您那里去。”  “多谢陈局,等着见事情解决了,我请陈局吃饭,到时一定赏脸。”  “荣幸之极。”陈振洪哈哈的笑出声,他可真是没看错人,萧宸时一位神人,他眼光独到,凡事都能逢凶化吉,所以跟着他准没错。  萧宸挂断了电话,心里多了几分的把握,和秦家的两场官司,他一场都不能输,否则秦子良从牢狱里出来,只会拼命分反扑萧家。他必须让秦子良在牢里呆满半年以上,才能让萧家恢复到之前的规模。  秦家没了秦子良势必要大乱一番,等他们争完斗完,一切就会重新洗牌。  *  医院。  云姿接到唐宁宁的电话的时候,正给萨拉在擦身体,每天给萨拉清洗身体,和她讲话已经成了习惯。她不知道萨拉听不听得到,就一人在那里自言自语,从记事起开始点点滴滴的都说给她听。  其实在知道萨拉存在之前,她一直觉得双胞胎离自己很遥远,直到碰到她,才知道血缘是多么神奇的存在。仅仅是数面之缘,她的心底就相信她不害还自己,哪怕每次萨拉出来,面上总是冷冰冰的。  错过了那么多次,可兜兜转转的,最终还是在了一起,都是命中注定的,要她们重新在一起。  如今每天看着和自己同样地童颜,就觉得很新奇,这就是萨拉,曾经和她一同在母亲的肚子里成长、发育、呱呱坠地……那么多年她都在受苦,没能陪在萨拉的身边,她真的很抱歉。以后,她不会再让萨拉受一分的委屈。  “喂,云姿,你在干嘛呢?怎么半天回答我一句?”唐宁宁不满的对着电话叫嚷着,她都快被烦死了。  童冼(xian)尧(yao)这个家伙怎么就来了,她是对他有那么丁点的愧疚,可在机场哭了一场那丁点的愧疚就扔到了南极洲去了,这家伙厚脸皮跟到了a市算什么事情?  每次看到他就想到在宴会上那个吻,她现在看到男人就觉得烦,看到童冼尧更觉得烦,利用他腿上,在沙发上躺着,像个大爷似的对她呼来喝去的,她爷爷都没这么使唤过她!  天知道,她多想把手里的一盘葡萄,直接盖在童冼尧的脸上,让他知道自己不是他家里的菲佣。  “我在帮萨拉清洁,怎么了?”云姿把手里的毛巾放下,浑身都是汗水。  “你快过来看看我吧,我快被姓童的给折磨死了,我还怀着孕,他就忍心让我一个孕妇给他洗手更衣,太惨无人道了。”唐宁宁哭天抹泪的,客厅里童冼尧还在叫她,她真是想死的心都有了。  早知道当初她坐在副驾驶座的位置,把肚子里的多出来的那块肉给撞掉,一箭双雕该有多好。  她这个想法刚冒出来,就感觉肚子疼了一下,赶紧把这个念头甩掉。  摸着肚子轻声说了声对不起,她不要这个孩子,也不能抱着这个想法,毕竟那是一条命。而且,她觉得自己真的有些要完蛋了,越是怀着这个孩子,她越觉得自己舍不得。  尤其在孕吐的厉害的时候,她越能感觉到,肚子里怀着的是一条与自己血脉相连的生命,随意的扼杀,对这个孩子是多么残忍的事情。  想找个人说一下自己心里的想法,身边都是不靠谱的人,萧念没结婚、没男朋友还是女孩子一个,她不可能和她讨论结婚生孩子的事情,萧家其他人直接排除,童冼尧更不靠谱,唯一能说得上话的云姿也在自己看不到的地方!  她真是快郁闷死了!  云姿看了下时间,还早着,“那我给司机打下打电话,你等着我,一个小时后到。”  “嗯!好!”唐宁宁一听云姿可以来,立刻就高兴了,刚想抬头表达下自己的兴奋,头嘭的一声撞在了玻璃门上。  童冼尧趴在沙发上,看着捂着鼻子的唐宁宁,露出一个贱笑的表情,“宁宁,你眼睛长到后脑勺上去了吧?去拿一个东西都能那么久,走路还撞到门,你这样还有哪个男人敢娶你啊。”  唐宁宁捂着鼻子,破口大骂:“要你管!我就是变成老姑婆,也有人养!”  童冼尧轻哼了一声,“你那么凶,把佣人都吓跑了……”  “童冼尧!你不说话会死啊!”唐宁宁眼泪一下就飚出来了,因为她松开鼻子,发现自己的手上有血迹,一定是刚才碰到门的时候,把鼻子碰的出血了,不知道鼻梁骨会不会因此而塌下来。小说最快更新到:。  她本来长得就不怎么招人喜欢了,再把鼻子撞塌了,可就真的没人要了。  童冼尧原本还想继续和她开玩笑的,可看着唐宁宁是真哭了,这才收敛了嬉皮笑脸的模样,从沙发上站起来,单腿跳着走到唐宁宁跟前,俯身看着她脸上的泪水:“怎么流血了?我看看是哪里碰到了,其实我就是和你开玩笑,我们家宁宁长得可漂亮了,谁敢不喜欢你,我就把他给宰了……”  “你最不喜欢我,先把你自己给阉了。”唐宁宁被他扯开捂在脸上的手,检查伤口,疼的嘶了一声,立刻气就上来了。  每次和这家伙在一起就没好事,上次在美国的时候,他说要带她参加宴会,结果在宴会上碰到他前女友,两人打的火热把她扔在一旁,差点被一个色胚占了便宜。  再上次过圣诞节的时候,他说要送她一个惊喜,结果惊喜没有惊吓倒是有了,他礼物盒里装着一个拳头,她一打开就被揍了一拳,肿着脸过了一星期……  这类的事情她三天三夜都说不完,好不容易跑到了国内,她想着离他远远地就能过好日子了,可没想到他带给她的霉运隔着几千里还能传染,现在她喜欢的人不喜欢她,还成了未婚的妈妈……  唐宁宁越想越伤心,对着童冼尧的肩膀就小拳头擂鼓似的可着劲的敲。  唐宁宁练过一段时间的跆拳道,平日里又上蹿下跳的,力道可是一点都不小,把童冼尧捶的眼前一黑。  很疼,可看着她伤心的模样心口更疼,咬牙硬撑着,还是算了吧,让她打一顿出气,这傻丫头发生了那么多的事情,肯定憋坏了。  萧子澈走进客厅里,看到的就是童冼尧把唐宁宁抱在怀里的这一幕,他脚下一顿,不知道为什么觉得眼前的一幕有些刺眼。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