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大叔,不可以>目录>

206 执念

206 执念

小说:大叔,不可以作者:唐家小七字数:5030更新时间:2015-05-19 13:58:16
   “去死吧!”慕清高高的举着刀,锋利的刀刃在灯光的照射下闪烁着寒光,她死死地盯着云姿,用尽全力向她的胸口扎了下去。[**丶机*书^屋*]  云姿能够感觉到她刀扎下来的时候带动的风声,大脑告诉她要赶快闪开,否则就会死在慕清手里!可身体却无法做出相应的反应,僵硬在了原地,如同坠了石头一般动弹不得。  时间被拉的很长很慢,慢到连呼吸都是冗沉的,她扭头惊恐到了极点,看着慕清离自己越来越近,直到——  身后的门忽然发出‘嘭’的一声巨响,慕清蓦地顿了手上的动作,看向身后,就在她分神的一刹那,云姿也不知道哪里来的力气,伸手就抓住了慕清的手,将她手中的刀用力的打向一边。  慕清反应过来,刀一歪往云姿的手上戳过去,锋利的刀刃划破了肌肤,鲜血瞬间流了下来。小说最快更新到:。  疼痛从伤口处传过来,云姿咬着牙,死死地攥着慕清的手不肯放开。  “嘭!”  “嘭!”  “嘭!”  门口处接连三声巨响,而后哐当一声,门外面打开,萧宸疾步向两人冲过,眼里是浑然天成的怒意,当看到云姿手臂上的鲜血,更是怒火滔天,他一脚揣在慕清的身上,吼了一声:“找死!”  慕清眼前一黑,整个人从云姿的身上翻滚了下去,手里的刀子落在地上发出乒叮一声响,她从地上爬起来,又要伸手去拿刀子。萧宸却在她碰到刀子之前,将刀子一脚踢飞了出去,面色阴沉的走到云姿身边,把她从地上抱起来。最新章节百度搜索:。  “萧宸!你不能抱她!我们才是一对的,我们才是夫妻!我不许你碰她!”慕清见到这一幕刀子也不管了,直接从地上爬起来就去拉扯云姿,萧宸恶狠狠地瞪着她,想到刚才那惊心动魄的一幕,心里便没有丝毫的顾念唐老的嘱托。  “你闹够了没有?!八年之前你疯魔,八年后还是死性不改,我已经和你说的清清楚楚,我从没有对你产生过丁点的感情,过去没有,将来也不会有!你若是再敢死皮赖脸的,别怪我不客气!”  将云姿护在身后,萧宸面上的怒气更盛,扯开慕清抓住自己的手,就将她狠狠地腿。。  云姿的胳膊和四肢的肘关节疼的厉害,刚才慕清是真的想杀她,如果不是萧宸及时赶来的话,她现在可能已经成了一具尸体!  对慕清,她之前是同情,同情她为爱疯狂,可现在只觉得可爱,她爱一个人,就要毁了别人,这种感情令人胆寒。  慕清打了个趔趄,勉强稳住身体,又要不顾一切冲上来的时候,却在看到萧宸冷漠的面色下顿住,她情绪失控的大声吼道:“你说什么?你怎么可以这么对我?当初是我为了你,才被人掳去,才会被那群人糟蹋,你是不是嫌弃我脏?对了,你一定是嫌弃我脏……”  慕清摇着头神志不清的低喃着,她扯着身上的衣服,说,“我洗干净就不脏了,我洗干净了,你就会喜欢我,不会和狐狸精走了。”  萧宸面色更加的冷,没有丝毫动容。  八年,整整八年的时间,他都在等,等她自己清醒过来,看清自己的错误。可惜的是,整整八年的时间都没能让她清醒过来。  如果不是因为唐叔一再的嘱托,他绝不会忍到现在。  极力压住心头的怒气,萧宸一字一句的说道:“慕清,九年之前,在纽约那场事故是你自导自演的,你找的是谁要我一一的说清楚?”  “唐叔求着我不让我说出去,是为了保全你的名声。你自己想设计一场戏,假装因为我而被暴徒劫走,想让我对你负责,可你没想到碰到的是真的暴徒。你千算万算,最终自己自作自受,我从不亏欠你任何!”  “琪琪她只是你一个人的女儿,住进我们家,我是看着他可怜,才会允许她的存在,而你根本不配做一个母亲。我从没喜欢过你,哪怕是一分钟的时间,一直是你自作多情!住精神病院八年的时间,你都没想清楚,现在反而过来伤害云姿,这次我绝不会再容忍你!”  “够了!别再说了!我不想听!”慕清捂住自己的耳朵,不要听这些话!  如果是别人说,她还会活在自己的梦里,可萧宸亲口说出来,就像是一把刀狠狠地插在她的胸口,将那些梦幻的东西打碎。  她爱他,从第一眼看到他就爱上了这个神一般的男人。  可无论她怎么费尽心思在他面前表现,把他身边的女人都赶走,对外宣称自己是她的女朋友,他都不会对她多看一眼,这个男人残忍的让她所有的骄傲都被踩在了脚底下。  圣诞节那天做的事情,是她这辈子做的最错的事情。她恨,恨自己那天为什么碰上那群人,如果不是这样她的这辈子都不会是现在这样!可她这么做,都是为了萧宸,哪怕他对自己表现出丁点的喜欢,她也不至于走歪道!  都是因为他,是他自己的人生才会乱七八糟,她那么爱她,为他做了那么多的事情,他凭什么不爱她?而去爱季云姿这个一无是处的女人!  所以她要毁了季云姿,自己得不到的,季云姿也别想得到!  慕清发疯似的尖叫了好几声,忽然笑起来,抬头定定的看着萧宸,“萧宸,你对我这么绝情,你们都会后悔的!你们不让我好过,我也不会让你们好过!我千辛万苦来到这里,就是要在你们的心口上插一刀!”  她说着,将目光直直的刺向云姿,“季云姿,只有我知道萨拉在哪里……”  萨拉两个字顷刻间让云姿脑子一麻,从萧宸的身后向前一个箭步冲了出来,厉声问道:“你把萨拉怎么了?!”  “她在你不知道的地方!季云姿,你要是还想找到她,就用拿把匕首刺进你的心脏,否则这辈子你都别想见到你的好姐妹!”慕清咯咯的笑着,眼里满是得意决绝的神色,她既然敢来这里,就做好了鱼死网破的准备。  萧宸的眼睛瞬间变得比雪还冷,他蓦地伸手,绷紧着脸掐着慕清高高扬起的脖子,指关节收紧,“慕清,我这辈子最讨厌的就是,被别人威胁。”  慕清白的剔透的脸瞬间泛起了红痕,感觉到呼吸困难,她拿眼睛看着萧宸,艰难的说道:“你杀吧……杀了我……有季云姿的亲姐妹陪着我……就是死我也能笑着去死……”她说着,缓缓地闭上了眼睛。  萧宸的手一点点的收紧,阴沉的目光盯着她,这个女人,真是该死!  “萧宸!”云姿大叫了一声,她是着急是生气可还没失去理智,真的杀了慕清,所有盯着萧宸的敌人都不会放过他的!  她话音还没落,萧宸忽然把慕清往外一推,力道很大将她整个人掼倒在了地上。【本书最快更新百度:】  慕清弯着腰拼命地咳嗽着,肺腔里的空气几乎全部被挤压了出来,有那么一刻,她以为萧宸会真的杀了自己。其实真的杀了她也好,她爱了他一辈子,恨了他一辈子,人生因为他而变得乱七八糟,死在他手上,这辈子萧宸都不会再忘了自己,这是她这辈子梦寐以求的!  “慕清,我不会杀了你,以后我也不会再见你。我会通知唐叔,把你接回美国。”萧宸冷冷的说道。  慕清咳嗽的动作戛然而止,抬头不可置信的看着萧宸:“你难道不想知道萨拉在哪里?!只有我一个人知道!”  “凭你一个人,可以混进来?可以把门从外面反锁?慕清,你的威胁对我来说,没有丁点的用处。”萧宸不再看她一眼,拉着云姿的手向前走,而门口已经有问询赶来的保安人员和医护人员。  慕清看着萧宸的背影,一种从未有过的绝望油然而生,就这样结束了?不可以,怎么可以就这么结束了?季云姿没死,萧宸也没把她记住,她不可以就这么离开,还有琪琪,她的女儿……  怎么可以?!  “你们别碰我!都给我滚开!”  对着那些围上来的医护人员和保安人员,慕清大声的哭着、叫喊着,用手和脚阻止那些人的靠近,然而她一个人的力气怎么能抵得上几个健壮的男保安,被人压住,强行注射镇定剂,她还在看着萧宸和云姿离开的方向,眼底满是恨意和不甘。  到了病房门口,云姿推了下门,走进去。  病房里干干净净的,和她离开的时候,没有任何的差别,唯一不同的就是,病床上躺着的萨拉消失不见了。  视线落在空荡荡的床上,云姿强迫自己冷静下来,可还是忍不住的颤抖起来,都是她的错,如果不是她在这个时间离开,萨拉也不会被人带走,明知道秦家一直在找萨拉,秦子良不会放过她,她还是丢下了萨拉一个人。  她怎么就那么混蛋!  咬得下唇泛着不正常的青白色,云姿好半晌抬头看着萧宸,“现在该怎么办……”如果萨拉真的出事,她真是死了都不能原谅自己。她真的怕了,萨拉从小受苦,好不容易才逃脱了魔*,却又被抓回去。想到她可能遭受的待遇,她的心就被人用座山压着,喘不过气来,疼痛至极!  宁愿自己被抓走,她也不愿意萨拉出事!  “除了秦家没人会动这么大的阵仗抓一个人,他们既然敢在这个时候把萨拉抓走,就一定有所图谋。在他们亮出底牌之前,萨拉都不会有事。我会先调查线索,寻找她的下落,等言谨南来a市,我会让他出面和秦家直接要人。”萧宸拧着眉头说道。  “可言谨南会帮我们吗?”找萨拉的事情,多耽搁一分钟的时间,就有可能多出几分的变故。她要尽快的找到萨拉,让言谨南出面要人,固然是最快的。可言谨南那样的人凭什么听他们的?  “姿姿,我还没来得及和你说一件事情,言谨南很可能是你的父亲,他亲口承认的。”萧宸淡淡地说道。  他这句话说出来,云姿一时间没反应过来,等脑子明白过来了,又是嗡的一声响,一窝蜂的蜜蜂在脑子里嗡嗡的乱叫着,“言谨南是我的亲生父亲?你在开玩笑吗?”  她知道母亲当初和帝都的一个有权有事的人有瓜葛,可她从没想过自己的父亲会是四大家族之一的掌家人。在知道这条消息之前,她一度以为自己的父亲很平凡,是一个无法保护自己母亲的人。  言谨南是她的父亲,怎么可能?  她曾经在萧宸搜集的资料上见到过这位,他年纪轻轻就成为帝都最杰出的领导人,执掌言家二十多年,从未有过一次失误。  这样的人会保护不了自己女人和孩子吗?  云姿很想笑,可是笑不出来。真相似乎接近了,可又似乎远了,她忽然有些迷惘,自己那么执着的查出当年的真相到底值不值得,若是查到最后,发现真相比她想象得还要残忍和恶心,她该如何自处?  “他自己承认的,应该错不了,而且楚家那边我已经检验过dna了,楚月薇的dna显示的和你的没有丝毫的关系。他还表示,一直在找你们姐妹,只是秦子良在刻意的隐瞒萨拉的行踪,而你远在a市,还成了季家的孩子,所以他没能够找到你们,让我代替他和你说一声对不起。”  萧宸认真的看着云姿,心里虽然对言谨南是云姿父亲的说法有一丝的疑虑,可想到言谨南说的那番话,还是决定暂时让云姿把言谨南当做亲生父亲。  真相如果真的不堪入目,不如让她相信一个美好的谎言,握住云姿的手,他接着说道,“你要是不能接受他做你的父亲,明天的见面我可以帮你推迟了。”  云姿觉得自己的脑子有些转不过来,不过还是摇了摇头:“我想让萨拉回来,如果他真的是我的亲生父亲的话,我开口求他可能会更有把握一些。”  她不想让萨拉再多留在秦家一天。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