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大叔,不可以>目录>

212 秦子国中套

212 秦子国中套

小说:大叔,不可以作者:唐家小七字数:4891更新时间:2015-05-19 13:58:17
   没跟着周太太过去,周青溪跟着云姿走了几步后,拦在了她跟前,“季云姿,你给我站住,我有话和你说!”  云姿顿下脚步,睨了一眼周青溪,“说吧,我等着。本書同步更新百度搜抓机小说网”  她这幅摸样,把周青溪气得够呛,她从小到大哪里被人这么看低过,季云姿和她说话的时候,竟然连正眼看她一眼都不看,果然穷人家的身份出来的,就是没教养。  “我妈的衣服被侍应生给泼了,这件事情你必须和她道歉。”周青溪咬着牙,满是怒气的说道。  “又不是我泼的,为什么要我道歉?周小姐这是哪家的理论?”云姿语气没有任何起伏的反问。  “你!”周青溪气结,急促的喘息了半晌,没有接下来的话,她跺了跺脚,准备转身离开的时候。本书最快更新到:wWw.haJi.org云姿开口说道,“周青溪,想要我道歉,也可以。你特别不服气我,刚好我看你也不怎么顺眼,今晚有一个小节目,比赛谁和拍档跳舞跳得更好一些。我们就比,谁跳得更好。”  周青溪闻言,顿住了脚,她打小就接受各种培训,自然也包括跳舞,请的舞蹈老师是获过国际奖的,季云姿和她比这个?  心里轻轻地哼了一声,她回头看着傲慢的看着云姿,“你说的,输了你不止要给我妈道歉,还要答应我一个条件。”  “可以。”云姿勾了勾唇角,眼底里一抹狡黠划过。  而另一边。  唐宁宁带着周太太进了换衣间,礼貌的说道:“周太太,今天真是对不起,我也没想到会发生这种事情。”  “没关系,我换一身衣服就可以了,不麻烦唐小姐。”周太太急着把身上的衣服换下来,再加上唐宁宁的态度诚恳,哪里会和她计较这种小事,摆了摆手示意唐宁宁不要放在心上。  唐宁宁告诉她衣柜所在的地方,就推开门走出去了。  刚走了没两步,就被人大力的抓住往后面一拖,整个人瞬间毛骨悚然,张开嘴想要叫,嘴下一刻被牢牢地捂住,只来得及发出一个单音节字,“唔……”。  “嘘,别叫是我。”童冼尧俯首在唐宁宁的耳边低声说道,“我松开你,别大声说话,否则坏了萧宸的大事,我可不负责。”  他说完,慢慢的松开了捂着唐宁宁的手,唐宁宁得了自由,拉着他的胳膊一口就恶狠狠地咬了上去,他刚才捂她嘴巴的时候那么用力,差点把她给捂死了。  “嘶……”童冼尧吃痛,却不敢大叫出声,怕引起了房间内周太太的注意,咬着牙压低了声音,“唐宁宁,你找死啊,快给我松口!”  咬了他一口,唐宁宁松开嘴,目光直直的看向童冼尧,“那你和我老实交代,你们到底在搞什么鬼?”她现在算是看出来了,从发起这场宴会开始,就是一个局,她还一直是被蒙在鼓里的那个。  他们一个两个的都知道这个局,合着就她不知道,拿她当傻子吗?  “嘘……来了,回头和你解释。”童冼尧抱住唐宁宁的头,把她的头扭向另一边,让她看着换衣间。  走廊处,秦子国一身人模人样的西装,眼角泛着春意的向换衣间里摸过去。他这辈子没别的爱好,就是喜欢美人,还不爱那些水嫩嫩的小姑娘,好的是成熟的女人。  来a市第二天,周家接待他的时候,他就看上了周家的太太。四十岁的女人,保养得皮肤跟二十岁的小姑娘似的,可眉眼间却是成熟的诱惑,不经意瞟了一眼,都能让他半个身子酥麻了。  而且这女人在床上够味,他想多来几次,老爷子却死死地看着他不许出去,这可把他给馋坏了,忍了这么久,他接到周太太的手机短信,说是想他了,这就立刻想尽办法瞒着老爷子奔来了。  想到周太太以往在自己身下的模样,秦子国色急的脚下走路都是生着风的。  要不是家里的老头子再三叮嘱他不要惹是生非,他还真想把周家的太太给带回帝都那边,收做自己的情妇。周家那个下里巴的汉子,哪一点能配得上这样娇滴滴的小妇人。  秦子国敲了敲门,门内的周太太还以为是唐宁宁的,这里的礼服都是束腰的后背式拉链,她一个人没办法弄好,拉了半天没拉上去,正想找人帮忙呢。  所以听到敲门声,就对外面说了声:“请进。”  秦子国一听是周太太的声音,心里一荡,推开门走了进去,入目的一幕就是周家太太整个雪白的后背,他放纵习惯了,最近禁欲了几天看到这幅场景,两眼冒着狼光,急哄哄的走到周太太跟前,一把抱住她,手摸住了她的胸,下嘴就要亲。  周太太被他忽如其来的动静吓了一跳,低声惊呼出声,挣扎着转过身回头看到是他,惊讶的说:“你怎么在这?”  “我看到你的短信就过来了。”秦子国吻着周太太白皙的脖颈,心不在焉的说道,美人在前,他哪里还想回答什么问题。  周太太下意识的觉得事情有些不对,可她刚想说什么,就被秦子国急哄哄的抱住,扔在了一旁的沙发上。  “美人,这么多天你想我没有?我可是想你想的心肝都疼了。我家老爷子说,一周内事情就结束了,等事情结束了,我带你回帝都去,让你荣华富贵享之不尽。”  他这话一说,周太太的注意力立刻被转移了。  能勾搭上秦子国是个意外的收获,她和自家丈夫结婚二十年,只生了青溪一个女儿,丈夫身边莺莺燕燕都是十**岁的小姑娘,她哪里有什么竞争力?秦子国是秦家的第二子,就算再没见识的人,也知道秦家是怎样的势力,家里随便一个管家,一根手指都能捏死周家。  就拿萧家来说,在a市风风光光的,不照样被秦家弄的差点破产?所以在秦子国猛烈的攻势下,她决定甩了自家丈夫,和秦子国一起回帝都。可在秦子国回帝都之前,她还不能张扬,一来坏了自己的名声,二来秦子国也不许。  “你说的是真的?可别骗我啊,我人老珠黄了,你要是真的骗了我,我就没活路了。”周太太眼里满是期待,水汪汪的眼睛里带着魅意,微微的挺起胸脯磨蹭着秦子国的胸膛。  秦子国被她这么一弄,觉得自己的身体都要爆炸了,一个饿狼扑羊就保住了她,“当然是真的,在我看来一点都不老,是你们家那死鬼不懂得欣赏。”  他说着,熟练地剥了周太太的衣服,又猴急的扯自己的衣服,很快两人就纠缠在了一起。  门内火热朝天,门外,唐宁宁看着突然冒出来的萧宸以及他身后跟着的几个身材魁梧的保镖,顿时觉得自己脑子都不够数了。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刚才进去的那个男人是谁?周太太又不喊出声?难不成是周先生?可周太太、周先生又与宸哥哥有什么关联?  见她迷茫的样子,童冼尧贱笑了两声开口说道:“刚才进去的那人是秦子国,和周太太有奸情,等他们打的火热了,我们再进去捉奸,吓也把秦子国吓得阳痿。”  “什么?!”唐宁宁面上露出震惊的表情,她怎么也想不到,周太太看起来那么端庄娴静的一个人,会和别人偷情,而且是秦子国?秦家的人?  “嘴巴张的快塞进去一颗鸡蛋了,你怀着身孕,待会站的远着点,免得碰到你了。”童冼尧伸手把她的下巴合上,而后摩拳擦掌,回头对萧宸说道,“算着时间也差不多了,该冲进去了。”  萧宸淡淡地点了点头。  童冼尧一招手,带着那几个保镖兴奋地跑到换衣间门口,拧开锁后大力的推开门。  门反弹在墙上,发出‘嘭’的一声,门内秦子国正在兴头上,被这一声吓得一下栽倒在了周太太的身上,以为是周家人过来抓奸了,也没看清楚是什么人,伸手拿着衣服就要往身上套,可惜越级越乱,他刚扯出了一只袖子,门口传来一声冷笑。  “秦先生,周太太,可真是好兴致,在这种地方也能玩的那么爽。”童冼尧走到秦子国跟前,一把抓住他的衣服,扯过来扔在了一边,“不用穿,秦先生不是还没尽兴吗?继续,我们等秦先生办完事情了,再谈我们想要的也不迟。”  “你们是谁?到底想干嘛?”秦子国浑身**着,满身都是欢爱中的气息,最先的慌乱之后,他的底气就上来了。  他是秦家的人,谁敢动他半根汗毛?!他哪里用得着怕!  “你确定要和我这样谈话?”童冼尧冷笑了一声,睨着秦子国光裸着的挺着锅盖大小啤酒肚的身姿,眼里闪过一抹恶心。  秦子国脸刷的一下涨的通红,弯腰想去捡自己丢在地上的衣服,周太太却抓住了她的手,眼里的泪水直打转,却不肯掉下来,满是可怜的叫了一声,“子国,我好怕。”  这样娇滴滴的美人,全身心依赖自己的模样,让秦子国的大男子保护主义瞬间膨胀了起来,把她护在身后,抬头看向童冼尧,“你想要什么,我都给你,先把她给我放了,否则你什么也别想得到。听没听过秦家?我是秦子国!”  “知道你是秦子国,才会请你的。”  淡淡地嗓音随着轻微的脚步声传来,门口萧宸的身影渐渐地显露了出来,他冷冷的看着秦子国,眸中没有任何的情绪,“秦先生,告诉我萨拉的下落,我就当做这件事情没发生,而你也和我从没见过。”  秦子国看到是萧宸,先是愣了一下,而后陪了一声,“又是你这个狗杂碎,丫的,你们萧家背叛了我们秦家,还敢和我说……”  他的话还没说完,童冼尧抬腿就朝他的啤酒肚上踹了过去,肥硕的身体向后一仰倒在了沙发上,刚巧压着周太太的上半身。周太太体重不及他的一半,被这么一下眼一黑差点背过气。  秦子国赶紧爬起来,又把周太太扶起来,看着她没多大事,才站起来,和急了眼,“你给我等着!”他又想骂人,可想着刚才童冼尧踹他那一脚,是下了狠手的,肚子到现在还疼着,到嘴边的话硬生生的给逼了回去。  “秦先生,你现在要是不说出来,我们就直接把你们两人杀了,撂在这,现场也部署好了。你说你和周太太赤身**的尸体被人发现在酒店里,别人会怎么想?会认为是我们杀的可能性大一些,还是周先生发现你们偷情,气愤之下砍了你们泄愤可能性大一些?”  童冼尧笑眯眯的看着秦子国,眼底没有一点的惧意,凡是人都怕死,秦子国也不例外。  在他说死字的时候,秦子国的面色很明显的不淡定了。  “你们敢!还有没有王法?”秦子国强撑着心底里的害怕,大声的喊着。  “法?在a市,我们就是法。这招不是和你们秦家学来的?敢虐待一个女人二十年,又把她从医院里绑走,你们秦家有把王法放在眼里?现在倒跟我说起法来了,未免太过可笑。”  “秦子国,你考虑清楚,说出萨拉的下落,我们只是去救她,不会泄露关于你的任何事情。闹到最后,倒霉的只会是秦子良。他如果没了,你们其余的兄弟里不就可以得到更多?难道你就服气一辈子屈居在他之下?”  他一字一句满是诱惑,秦子国眉头皱起来,没有之前的嚣张。  周太太听到童冼尧的话,浑身瑟瑟的发抖,她不想死,她还年轻还想多活几年,可以享受荣华富贵。  原以为自己傍上了一个财主,没想到最后却被人设计进了这样的圈套里。  见秦子国还在犹豫,而房间里其他人面上的杀意越来越浓重,她眼泪啪嗒一下就掉了下来,抱住秦子国的腿,声泪俱下,“子国,答应吧,人不为己天诛地灭!我不想死,我还想和你安安稳稳的度过下半辈子,你就这么死在这里,秦家其他人也不会记你半分好。”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