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大叔,不可以>目录>

215 信不信我炸了整个月河会所

215 信不信我炸了整个月河会所

小说:大叔,不可以作者:唐家小七字数:4607更新时间:2015-05-19 13:58:18
   秦老爷子到达酒店的时候,已经是十二点多,言谨南看到他还带了两个儿子,心里更加的放心了一些。  @手机端阅读请登陆m.秦家的人都在他这边,萧宸那边营救的行动才会更加的顺利。  “秦叔,这边请。”言谨南做了个退让的姿态,让秦老爷子率先走在前面,往日两人都是一起走。  这个举动果然讨好了秦老爷子,他满意的抬步向前走,更加觉得言家是在放低姿态。能令斗了那么多年的才对手向自己弯腰臣服,真是人生一大快事。  一行人上了酒店的顶层,正是初春时节,顶楼望下去将半个a市的风景揽入眼底,自是一件享受的事情。而且这家酒店的顶楼设有温泉,言谨南打算,等签了合同,弄到指纹,泡温泉来拖住秦家的脚步。  一一的落座后,言谨南开口说道:“秦叔的提议我已经考虑过了,萧家的确不如表面上那般好,而且咱们两家的确不能因为一家外人而置气,所以我决定放弃对萧家的支持。”  秦老爷子放声笑了两声,满脸都是喜悦:“我就知道贤侄会答应的,不过……”  “不过什么?”言谨南挑眉问道。  “现在恐怕交涉条件要改一下了,萧家股份大跌的事情,想必你也听说了,我思考再三,还是决定多增加一些条件。”秦老爷子倚在椅子上,满是得意的说道,“子国,把准备好的合同给谨南看一下。”  秦子国把资料拿出来,而后递到言谨南的跟前。  言谨南接过资料,看着合同上的条例,剑眉一皱,故意做出怒气的表情,“秦叔,做起起价不是违反当初你自己说的话了?”  “我当初什么也没说,而且当初是当初,现在是现在。任何事情都会变,你现在不答应,等着明天就又是另一个价码了。”秦老爷子笑容依旧,声音里却是带着阴寒,利眸死死地盯着言谨南,将他此刻的怒火尽收眼底,心底是说不出的解气。  当初他决定和秦家的叛徒合作,就应该想到会有这么一天。  要他这点东西还算便宜他了,他想要的是整个言家纳入秦家的羽翼之下。  言谨南迎上秦老爷子的目光,好半晌,才说道:“好,我签,这次希望秦叔能遵守承诺,别再变来变去的让我们后辈的笑话。”  “那是自然。”秦老爷子冷哼了一声说道。  言谨南拿出笔,在合同上签上了自己的名字,而后身旁的人递过来印泥,他按了个红手印在上面。身边的人在他做完这一切后,将合同递到了秦老爷子跟前,秦老爷子毫不犹豫的也在上面盖下了自己的手指印。  秦子国亲眼看着自家老爷子把手指印盖在上面,额头上的汗刷的一下就流了下来,紧张后是长长的舒了口气。他是真的怕老爷子不给这指纹,就不出萨拉那女人,萧家和言家还不得把他给吃了。  秦老爷子还在获得成功后的喜悦中,没有注意到秦子国表情细微的变化,秦子家却是将他这个小动作注意到了,心里直觉性的觉得秦子国有鬼,可又想不出来,只好暗暗地观察着。  合同签完,秦老爷子以为会接着签署,言家放弃和萧家合作的保证合同,言谨南却托词,和萧家还有一项交割没完成,要等两个小时以后才可以。  想着还有几个小时,秦老爷子也就没再催促。  秦子家看了看言谨南,再看看秦子国,眸中划过一丝的怀疑。太过顺利的事情,总能激起他本能的嗅觉,他闻到这件事情的不正常。秦子国不对劲,言谨南也不对劲。  泡温泉换衣服的空档,秦子家和秦老爷子说:“爸,你有没有觉得言谨南不正常?他就那么轻易地妥协了?”  秦老爷子闻言,换衣服的动作停了一下,而后摇了摇头:“不会的,他这么多年没结婚就是为了杜明月那个女人,不可能置她的女儿于不顾。萨拉只要在我们手上,他就不敢轻举妄动。”  “那子国呢?他在这件事情上表现得也太过热情了,我总觉得他又干了蠢事。”秦子家看不上秦子国,因为他一向的行事作风都是烂泥扶不上墙,可这次表现得也太出人意料了。  “哼,是你表现得不积极,别以为我不知道你那点小心思,子家,子良要是出不来,你就给我等着。”秦老爷子套上浴袍,大步的走出了换衣间。  独留下的秦子家一脸的阴鸷,一脚踹翻了脚边的垃圾桶。  “一定有问题,那个野种,怎么可能比我还聪明。”  咬牙切齿的说完这句话,秦子家从换下来的衣服里拿出手机,拨通了一个号码:“你给去查,秦子国最近都接触了什么人,参加的所有活动也都给我查清楚,一个都不要落下。”  *  指纹模型的制作大概需要二十分钟,从合同上提炼出了指纹后,几个制作模型的技术师立刻开始工作。制作好后,立刻送到萧宸和童冼尧的地方。  同一时间,童冼尧看着不远处的月河会所,面上收敛了嬉笑的表情。刚才已经指派了不少的人进去打探,都没能接触关押着萨拉的地方。这家月河会所,表面上看起来和其他的会所没多大的差别。  可私底下却是脏的不能再脏,什么生意都接,只要能给得起钱,买卖人口都敢做,萧宸向来不喜欢到这种违法的场合来,自然也没到过月河会所,童冼尧来a市的鲜少,认识他的可能性更低。而秦老爷子也是看上了这点,才会买了这家会所的整个地下层用来关押萨拉。  “怎么还没来?这都已经一点多了。”捏了把汗,童冼尧有些焦躁。  言谨南说的,他只能拖延秦家人两个小时,眼看着时间越来越近,他觉得自己脑子都快要爆炸开了。  偏过头看着面色不动的萧宸,扯了扯嘴,又让自己冷静下来。小说最快更新到:。  他不能急躁,越是急越会出乱子。  从衣兜里拿出一支烟正要点燃,忽然听到一声压低的声音说:“到了。”  这两个字在这一刻无异于天籁,童冼尧手一压,手里的烟断裂成了两半,而后哗啦一下拉开了车,一个黑色的盒子就递了出来,打开盒子一看,的确是指纹模型。  “终于等到了!”童冼尧眉飞色舞的说道,如果这个指纹不是秦老爷子那个糟老头的话,他说不定要上去亲一口。  “走吧。”萧宸目光在指纹模型上扫视了一眼淡淡地说着,自己率先下了车。  童冼尧把指纹模型套在自己的手上,跟上了他的脚步。  一同去的还有两个保镖,不能带更多的人,怕引起对方的疑心。  四人走近了月河会,直接奔着地下一层走去,有人上前拦着他们,萧宸将秦子国的磁卡交给了对方,检查过后,便放行了。  因为交易的都是见不得光的买卖,避免在警察来检查的时候检查到这一层,所以底下负一层的布局要比上面复杂的多,不熟悉地形的会在里面迷路。  兜兜转转了半个小时,最终到达关着萨拉的房间,童冼尧看着时间,离两点钟只剩下十二分钟的时间。  深吸了口气,把拇指印在了指纹锁上,门有那么一秒钟的时间没用动静,而后在所有人屏息的时候,忽然无声无息的打开。  房间里守着的人站起来,看到是他们没见到秦老爷子,皱了眉头:“不是说好了的五点钟,秦老呢?”  “秦老在和言谨南谈合同,让我们先过来。”萧宸面无表情的说道,看也不看那个守着的人一眼,走到床边,对身后的两个保镖说,“你们把她带走,记住别让人看到,小心着点。”  两个保镖立刻把躺在床上,没有任何清醒的萨拉抱起来,其中一个人背着她。  童冼尧看着这一幕,觉得自己喉咙都在发干,他努力地转过身,跟上两个保镖的步伐。萧宸在三人走出房间后,对留守的那人说道:“那我们先走了。”  “嗯。”那人应了一声,不疑有他,能打开这个房间的门的,肯定是老爷子身旁亲近的人。  他的话音刚落,就听到手机响了,而萧宸已经转身走到了房间的门口。  电话接通,秦老爷子的声音传了过来,“那边的情况怎么样了?”  “一切都好,您派来的人已经把人接走了。”男人恭敬地回答道,声音里一丝不苟。  秦老爷子以为自己听错了,“你说什么?”  “一切都好,您派来的人已经把人给接走了。”男人又重复了一遍。  秦老爷子这下确定自己没有听错,勃然大怒,“我什么时候派人接人了?!蠢货,被人给劫走了人还不知道,给我抓回来!”  男人这才意识到问题,抬眼正好看到萧宸关上门。  门咔哒一声关上,萧宸迅速的将门用一条细丝捆在墙边一个用作装饰的灯柱上。从男人的电话响的那一刻,他就预料到秦老爷子可能已经知道了消息。  “怎么了?”童冼尧听到动静,回过头警惕的问。  “被发现了,赶快走。”萧宸满目的凌厉,既然被发现了,那他们就要闯一闯。  童冼尧心中亦是一凛,他们现在还在秦家的地盘上,就被人发现,实在不是一件好事,但萨拉已经救出来了,那比什么都强。  *  酒店。  秦老爷子挂断了电话,面色扭曲的看着不远处的言谨南,随手拿起一只玻璃杯扔在了地上,‘嘭’的一声酒杯炸裂开来,他高声怒吼:“言谨南!你行!表面和我签约,竟然敢暗地里让萧家的人去救人,你成,你真成!”  言谨南仰躺在温泉池边,看着气急败坏的秦老爷子,面上带了微微的笑意。  “秦老爷子能背地里偷走人,我为什么不能?”  秦老爷子恶狠狠地瞪着他,沉默了很久,一字一句的说道:“你以为你可以?!言谨南,你休想!这辈子你们都别想斗过我!敢背叛我的人,必须死!月河会所下面我早就安置了炸弹,真的抓不到他们,我会将那里整个炸掉。”  言谨南闻言面色一沉,“你敢!”  “你看我敢不敢!”秦老爷子寒着声音说:“月河会所私底下做那些非法交易,是害群之马,我炸了那里也是为公众着想。而且,那里的炸弹足以将整个月河会所夷为平地,你以为你能找到证据?言谨南,你别想赢我,永远都别想!”  说完这番话,秦老爷子转身,秦子家立刻跟在他身边,秦子国刚蒸完桑拿回来,还没开口说话,就感觉到了事情不对劲,小声的问了句:“怎么了?”  秦子家阴阳怪气的笑了笑,说:“哥,周家太太的滋味怎么样?为了一个女人,你就把我们家给出卖了?可真是好兄弟。不知道子良哥出来后,会怎么感谢你的恩情。”  他说完,秦子国觉得自己脑子被一道雷劈过了一般,整个脑子都懵了,脚下一软,整个人跪在了地上,扯着嗓子鬼哭狼嚎了起来,“爸!我是被他们给设计陷害了,才会做下糊涂事……”  这是不打自招了!  秦子家更加的得意,他就说整个事情都太过顺利,下面必定藏着鬼!  秦老爷子闻言,怒火中烧,冲到秦子国的跟前,一脚踹在了他的脸上,这还不解气,又接连在他的肚子上踹了几脚,“来人,把秦子国给我带回去,打断他一条腿!”  秦子国吓得一哆嗦,抱住老爷子的腿求饶,却被秦子家一脚踹开。  秦老爷子看他一眼都觉得脏了眼睛,而且月河会所那边根本不容再等,要是抓不回来萨拉,那他就必须下令,把整个月河会所给炸了!  秦家两父子上了车,秦子家看着老爷子铁青的面色,正了脸色,说道:“爸,为什么不直接炸了?”  秦老爷子沉默了很久,才缓慢的说道:“萨拉还有用处,她不能轻易地死。”  秦子家觉得老爷子这话里有别的意思,按照老爷子的脾气,一个能左右子良的人,他早就除掉了,哪里还会留着她二十年。可萨拉就在老爷子的眼皮子底下活了二十年,几次折腾都非要保住她的命。  这其中一定是有事情,但老爷子却没和他说的。  不说不要紧,他总会查清楚的。  秦子家嘴角微微的翘起来,秦老爷子满面阴沉的看着自己的手,车子快速的向前行驶。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