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大叔,不可以>目录>

216 巧施妙计,对付秦家

216 巧施妙计,对付秦家

小说:大叔,不可以作者:唐家小七字数:4979更新时间:2015-05-19 13:58:18
   车子开到一半的时候,秦老爷子忽然让司机调转了车头,车厢里没人敢再开口说话,秦子家看着老爷子把手机拿出来,给人打了电话,嘴里无情的说出两个字,“炸了。[zhua机书阅读网 ”  两个字,足以知道下面会发生什么事情。  下午三点钟,各家的报道纷纷的报道开来,云姿和唐宁宁从电视上看到了月河会所爆炸的报道,现场,整个月河会所陷了下去,现场有陈振洪指挥着,她脑子嗡的一声,拿出手机给萧宸打电话。  可漫长的忙音里,电话那端始终没人接起。  唐宁宁白了脸,浑身忍不住的颤抖,“不会的,云姿,不会的,他们两点钟左右就会出来的,不会被埋在下面的。”也不知道是在说给自己,还是云姿听。  萧宸和童冼尧怎么可能死呢?  在她过去的人生里,除了爷爷就是他们两人最有能耐,他们是无所不能的。  新闻上现场的报道不停的滚动着,事故的诱因是因为月河会所藏有大量的火药,不知什么原因而引燃了,事故的伤亡惨重,死亡人数不明。  打不通萧宸的电话,云姿就给言谨南打,听到言谨南的话,手里的手机啪的一声掉在地上。【本书最快更新百度:】  她站起来往外走,唐宁宁抓住了她的手,“你要去哪儿?”  “我去找萧宸,他在等着我。”云姿极力的压着心头的慌乱往外跑,心里一个声音一遍遍的低声呢喃着,不会的,他不会死的,他明明答应了她会平安归来的。  “云姿,你等等我。”唐宁宁拿起外套,连忙追了出去,可走到门口的时候,云姿已经叫了司机上车走人了,找了另一个司机过来,告诉他往月河会所。  而此刻的月河已经一片的慌乱,爆炸的范围很广,月河会所往底下挖的又深,引得毗邻的几家店都连锁性的倒塌,很多人还没明白发生了什么事情,就已经被压在了下面。  云姿赶到的时候,月河会上面,陈振洪正在指使着很多人徒手挖上面。因为下面的情况不稳定,动用大型机器挖,会导致下面二次坍塌。  “萧宸呢?”抓住陈振洪的衣服,云姿急声问道。  陈振洪看着她,摇了摇头,“对不起,萧太太,事故发生的当时,萧先生还在月河会所下面,大概……凶多吉少了。”  “……陈局,你在和我开玩笑嘛?”云姿扯了扯嘴角,想要露出一个笑脸,可最后眼泪却奔涌而出,她擦着眼角的泪水,想不让自己的哭,可是眼泪却掉的更加厉害。  “萧太太保重身体,萧先生去之前,就说过,无论发生什么事情,都请你保住自己。”陈振洪上前想要拉住云姿,但还没碰到她,就被她一把甩开。  “他没死!你别诅咒他!”云姿大吼了一声,向月河会所那堆废墟里跑过去,搬起一块破碎的砖墙,往一边扔,嘴里不停的喃喃着:“萧宸,还在等着我,我要救他。”  “萧太太……”  “你要是帮我挖开这里,就直接帮忙,要是再说那番荒谬的言论,就别怪我不客气。”云姿猛地把手里的一块碎石头扔向陈振洪,厉声说道。  陈振洪看着她的模样,张了张嘴不知道该说怎么好,最后还是闭了嘴。  唐宁宁下车,看到陈振洪问他云姿在哪里,陈振洪给她指了指方向。  拔腿走到云姿的跟前,唐宁宁看着面前的一片废墟,心口疼的厉害。炸成了这样,真的还有生还的可能吗?可要她相信萧宸和童冼尧死了,要比让她相信世界上有外星人还要荒谬。  “姿姿,我帮你。”唐宁宁说了一声,弯着腰也去搬石头。  看着两人忙碌的身影,陈振洪眉头紧锁在一起,而后给萧家打了一通电话,让他们过来把云姿接回去,两个人再这么闹下去,只怕到最后,出事的就不只是萧宸和童冼尧了。  萧老太太接到这通电话,一个小时候驱车赶到了现场,陪同她一起来的还有夏岚和单瑶。  举家上下谁也不相信萧宸就这么死了,怎么可能会死呢?明明前几日见着还是好好地。可陈振洪亲口告诉他们,前因后果,萧家上下才觉得这个消息是真实的。  “我的孩子啊……”萧老太太憋了很久,痛哭出声,整个人瘫在了地上。【本书最快更新百度:】  陈振洪看着老太太的情况不对,赶紧让人把她抬上了急救车,夏岚和单瑶一边忙老太太这边,一边还要阻止云姿和唐宁宁做傻事,还要联络老爷子以及家里其他人,脚不沾地。  直到夜幕降临,萧老爷子和萧严才急急匆匆的抵达事发现场。萧严早在车上就听说了,发生了什么事情。  见到云姿和唐宁宁的那一刻,冲上去就抓住云姿,给了他一巴掌,“你个丧门星,没有你,我们萧家怎么会发生那么多的事情?!”  “你给我放手!”唐宁宁扯开他的手,大声的叫嚷着。  萧严一把推开她,“宁宁你给我走开,我要好好教训这个丧门星!”他扬手又要打下去。  萧老爷子沉声厉喝了一声,“住手!”  萧严的动作顿时僵硬在了半空中,他回头看着老爷子,高叫了一声,“爸!”  “我说住手!你再敢动云姿半根手指头,我就把你赶出萧家!老六不在了,不代表你可以在这个家里称王!只要有我老头子在的一天,你就休想再动云姿一根手指头!”萧老爷子面色铁青,话说到最后凌厉的逼视着萧严。  萧严缓缓地放下手,目光里骤然迸出寒光。  老六已经死了,老爷子还和他这么说话,难不成还要把整个萧家交给云姿?!  他不服气!  “去调人手,今晚给我连夜挖,哪怕是尸骨也要给我找到!”萧老爷子对萧严命令,不允许有任何质疑。  *  开挖的才工程一直持续到了第二天凌晨,云姿机械的用手搬着碎裂的瓦片,白皙的手上被割裂的都是血痕,谁劝她也不肯移开一步,唐宁宁因为身体不适而被送去了医院。  萧老爷子站在一旁,眉头皱的很紧,“把她强制带回去。”  夏岚闻言,示意两个佣人上前,强行拉云姿回去。  两个佣人还没碰到云姿,她脚下踩的地方忽然发出轰隆一声,而后整个人往下掉了下去。  “云姿!”单瑶惊叫出声,萧老爷子和夏岚也被这动静吓到了,震惊之余连忙让佣人上前挖人。  乱哄哄的人群都挤着上前,萧严看着这一幕,嘴角竟是露出了一个笑容,而后拿出自己的手机,拨通了一个号码,对手机那边说:“秦先生,可以确定今天不会有任何人出席法庭。”  挂断了电话,萧严才上前。  云姿站的地方发声二次坍塌,导致地面下陷,万幸的是,坍塌的面积不大,虽然受伤昏迷了,可只是皮外伤。  萧老爷子让人把她送去了医院,而后让其余的人继续开挖。  *  医院。  唐宁宁听说云姿受伤了,拔了手上的输液头就往急救室里跑,她已经失去了两个哥哥,不能再没了一个好朋友。心里难受的厉害,可她却哭都哭不出来。长那么大,她第一次感觉到死亡离自己那么近。  当初父母没了,她还小,并不知道死意味着什么。  可这一次她知道,死了就是真的没了。  无论她做什么,都不可能挽回萧宸和童冼尧,这世界上没了他们,还有谁会对自己那么好呢?  走到急救室前,看到一群医生推着云姿走出来,她快步的跟上去,握住了云姿的手,急声叫着:“姿姿,你醒醒好不好?”  她好怕,怕这个世界上只剩下她一个人。  童冼尧那个大骗子,不是说过,要等她到三十岁娶她的吗?为什么他却走了,再也不会回来了?  还有宸哥哥,他明明说过,让她们放心的……  两个人都是大骗子……  “病人需要安静的修养,唐女士请留步。”病房前,医生挡住唐宁宁,禁止她向病房走。  “我不说话,我会保持安静。”唐宁宁拉开医生想要冲过去,可惜的是,医生根本不给她任何的机会,如同一堵墙似的,把她整个拦在外面。  病房的门咔哒一声闭合,唐宁宁的眼泪刷的一下就落了下来,站在门口,难过到了极点。  为什么会这样?  明明一切都要往好的方向发展,可到头来却还不如最开始。  她讨厌秦家!  不知道哭了多久,眼前站了一个穿着白大褂的女医生,对她说:“唐女士,你需要做检查了。”  唐宁宁泪眼朦胧的抬头看着那个医生,一点也不认识,扁了扁嘴,骂道:“我没病,不需要检查,你没看到我正在伤心吗?赶快给我滚开!”  “唐女士,请配合医院的安排。”女医生也不管她是否同意,拉起她的手就走。  唐宁宁挣扎着,想要甩开她的手,可她的力气极大,根本不给她挣脱的可能,拉着她直奔一间检查室,打开门把她推了进去,在唐宁宁还没反应过来的那一刻,嘭的一声关上了门。  “喂!我说——”唐宁宁瞪着眼睛,正要发怒,可是看着房间里站着的另外一个,顿时把剩下的话都噎在了嗓子里。  童冼尧笑眯眯的看着她,张开双手,“宁宁……”  “鬼……鬼……”唐宁宁结结巴巴的叫了一声,刚刹住的眼泪刹那间又奔涌而出,张着嘴巴开始尖叫,“童冼尧,我知道你想娶我,可是,我们人鬼殊途,你死了就别来找我了……”  她哭喊着,丝毫没注意到童冼尧的脸色越来越黑。  上前一步,抓住唐宁宁,把不停挣扎的她按在了胸口,童冼尧捂住她的嘴,张嘴在她鼻子上狠狠地咬了一口,“小爷我没死,你给我看清楚!”  被他咬痛了,唐宁宁捂着鼻子,停止了哭声,尝试着用手摸了摸面前的童冼尧,疑惑的问,“你怎么没死呢?陈振洪明明说了,你和宸哥哥都死了。”  “你就那么想让我们死?”童冼尧没好气的在她受伤的鼻子上狠狠地拧了一下,“我们和陈振洪是事先商量好的,爆炸的那一刻,我们刚好从里面跑了出来,当时情况真的很惊险,幸好……我们福大命大。”  “你们没死,那我去告诉云姿去。”唐宁宁忽然拍了下自己的脑袋,转身要走,却被童冼尧抓了回来。  “你刚才已经当了电灯泡了,现在还想当?萧宸想见的是云姿,你这个大灯泡,还是和我好好地陪着我吧。”童冼尧把她重新抓回怀里。  撞上他的胸膛,唐宁宁才意识到,他们两人的姿势有多暧昧,伸手就把他童冼尧往外推。  “嘶……”她刚推了一下,童冼尧就痛呼出声。  “怎么了?”唐宁宁紧张的问。  “我胸口疼,虽然没被炸伤,可是还是被震到了,可能是内伤。”童冼尧捂着胸口难受的说道。  “那该怎么办?”唐宁宁睁大了眼睛,怪自己下手太重了,忘记童冼尧刚死里逃生。  童冼尧捉住了她的手,往自己的胸口摸,“你帮我揉揉,就没事了。”  “你给我去死!”唐宁宁一把揪住童冼尧的耳朵,一百八十度一拧。  “疼、疼、快撒手!”童冼尧立刻求饶,他是真的震的脑子有些不清醒了,不然怎么会调戏宁宁这只母老虎。  “你说,你们为什么骗我们?骗我们好玩吗?”唐宁宁想起来就来气,从昨天到今天,她的一颗心都揉碎了,为了这两个混蛋了流了多少的眼泪,还差点流产。最惨的是云姿,为了把他们挖出来,受了那么多的罪。  可到头来是他们的骗局,可真是好玩!  看着童冼尧完好无损的站在自己面前,的确是开心的,开心过后就恨不得把他大卸八块!  “还不是为了对付秦家,救萨拉一个人出来,都废了那么大的功夫。要对付秦家难于登天,他们不就怕我们到法庭上去告秦子良吗?我们偏偏要把秦子良送进监狱。萨拉,就是最后的王牌。”  “可害怕秦家在开庭前再耍花招,所以我们干脆将计就计,他把月河会所炸了,我们就装死,让他以为没有任何隐患,再对秦家迎头痛击,看看这次秦子良还不绳之于法?”  童冼尧想到最后一刻出来,就心有余悸。  秦家是真的要把他们往死里弄,把整个会所都给炸了,那么多条性命,全然不顾。  秦老爷子为了保住秦子良能害那么多条人命,若是让他知道萨拉还活着,肯定还会有别的动作。  所以,逃出来的那一刻,萧宸就让陈振洪立刻布控了现场,不让任何人靠近,而他和萧宸则诈死,瞒过秦家的耳目。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