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大叔,不可以>目录>

217 开庭审理,恶有恶报(为钻石满3000加更)

217 开庭审理,恶有恶报(为钻石满3000加更)

小说:大叔,不可以作者:唐家小七字数:4405更新时间:2015-05-19 13:58:19
   不告诉她们,是为了让她们表现得更真实一些,经过昨晚的闹腾,秦家应该已经相信了,他们已经死去的消息。[zhua机书阅读网 而就在刚才,陈振洪已经安排三具尸体,假冒名为他们。  现在只等着开庭审理,让萨拉上庭作证,直接扇秦家一巴掌。  原本他想着多按捺一会儿,可谁知道云姿忽然出事了,萧宸非要亲眼看着她平安,才肯放心。  一切都安排好了,唐宁宁堵在病房门口,可着劲的哭,他逼不得已才让刚才那位女医生出面把宁宁带过来。可真看到她哭的眼睛红肿,心头又软了,真是个宝里宝气的姑娘,哭的眼泪都快把他的心浸的发酸了。  听童冼尧解释完,唐宁宁这才明白,所有的一切又是个局,她依旧是被蒙在骨子里,什么都不知道。  为什么每次对她都这么不公平呢?  一次,两次……他们都把她当做小孩子,皱了皱鼻子,她抬头看着童冼尧,湿漉漉的眼睛里充斥着不满,“下次,你们别再这样了,做完真的吓死我了。还有云姿,她听到陈振洪说宸哥哥死的时候,面色有多吓人,我都担心她会为了宸哥哥去殉情。”  “真是这样的话,她还算有些良心,不枉我们冒死救萨拉……啊!”  童冼尧的话还没说完,就被唐宁宁狠狠地踩了一脚。  *  病房里静悄悄的,云姿的意识时有时无的,有时并非睁不开眼睛,可她却下意识的抵抗着光明,她怕自己醒过来便要面对那个残忍的事实,如果这个世界上没有了萧宸,那么她宁愿这样无知无觉的呆在这个黑暗的深渊里。  “姿姿。”萧宸的声音喑哑,似乎被什么东西磨破了嗓子,握住她纤瘦的手的手臂竟隐隐的有几分的颤抖。  他知道自己假死的信息,会让她承受多大的疼痛,却还是让她承受了整整一晚上……天底下没有比他更混蛋的人了。  云姿的手指微微的动了动,眼前依旧一片迷蒙的黑暗,她听着那个声音,感觉到一边的脸上有温热的液体流下来,很快地冷却,胸口跳动的感觉越来越强。  是梦吗?  萧宸死了,他来到梦里和她说话了吗?  疼痛的感觉越来越强烈,她微微的睁开眼睛,晕眩的光模糊了视线,没来得及看清任何东西,就被拥入一个紧紧地拥抱,附在耳侧的声音嘶哑一场,“老婆,对不起,是我不好,不应该让你担心。”  “萧宸……”轻轻地呢喃出那个名字,她也不知道哪里来的力气,抬手抓住那个人的衣角,忍着强烈的晕眩感,“萧宸……别走……我求求你别离开我……”  她的声音那么的微弱,萧宸捧住她冰凉的面容,心口狠狠地抽疼了一下,说:“我不会再离开你了,这辈子都不会。”  “那就好……”云姿死死地攥住他的衣角,再次昏迷了过去,二次坍塌的时候,她往下坠落的过程,头撞在了一块碎砖墙上,轻微的脑震荡,此外身上还有多处的划痕,避免她的情绪太过激动,医生又给她为了镇定药。  萧宸抱着怀里再次陷入沉睡的云姿,俯首吻了吻她湿漉漉的脸颊,幽邃的眸子里情绪剧烈的起伏着。  知道她受伤的那一刻,他就立刻赶到了医院,看着她躺在病床上的模样,他很想给自己两拳,砸醒自己,让自己看清楚,到底做了什么。  “姿姿,等着我,我会让秦家所有的人得到应有的代价。”  近乎虔诚的吻去她眼角的泪水,萧宸声音是怜惜的,眼眸深处是坚定的。他绝不会让云姿白悲伤一场,也绝不会再给秦家伤害她的可能。  童冼尧估摸着时间差不多了,让人把萧宸从病房里叫了出来,他们做了那么多,都是为了让秦子良绳之于法,如果不能及时赶到庭审现场,一切都白费了。  “医生说萨拉的情况已经可以上庭了,只是坚持的时间不能太久,每次庭审,必须速战速决。”童冼尧边说边把萨拉的诊断报告告诉萧宸。  “她呢?”萧宸面无表情的点了点头。  “在病房里,等着她换衣服。”童冼尧简短的说道。  两人走到病房前,门恰好在这一刻从房间里打开,萨拉一身月白色的连衣裙,身体荏弱的站在门口,看到两人扯了扯嘴角,露出一个若有若无的笑容,“走吧。”  她做梦都不敢想会有那么一天,自己摆脱秦子良那个人渣。  这一天的到来,让她觉得自己还是一个人,一个真真正正的活在这个世界上的人。她再也不用每天面对那么多恶心的男人,不用时不时的担心自己的身体哪一部分又要遭受非人的待遇,不用为了戒掉大麻把自己的手咬的鲜血淋淋……  过去的二十多年,她每一天都想着如果自己死了,是不是就可以不用忍受这些。  可秦子良不让她,要她恶心的活着。  上天真是公平的,要她亲手送那个畜生进监狱。  *  陈振洪挖出萧宸、童冼尧以及一具无名女尸的事情,在新闻上再次成为头条,秦老爷子自然也知道,确认了三人死亡的讯息,秦老爷子对一旁的律师说:“今天让法院准时开庭审理子良的案子,务必保证把他的罪行降到最低,最好是无罪。”  “是。”律师恭敬的说道。  开庭审理的时间是在十一点半钟,原告是萨拉,她若是不出席,这场官司法官就会直接判定秦子良无罪。  纵然萨拉存在的意义比较大,可比起子良,秦老爷子最终还是选择了保住秦子良。  时间快速的向前推移着,秦老爷子乘车到法庭,在开审之前,法庭是允许律师和秦子良见面的。老爷子把萨拉死的消息,让律师转达给了秦子良。之后就落座在了听众席上。  十一点十分,原告席上依旧是空荡荡的,原告的律师不停地看着大厅钟表上的数字,他的助手在整理着文件和档案。  言谨南坐在听众席上,面色严肃的看着法官。  听众席和陪审团随着时间的流失而渐渐地加大了讨论的声音,尤其对原告迟迟不出现的缘故而极大的不满。  十一点十五分,秦子良被带进了被告席上,入狱那么多天,他丝毫没有颓废的样子,脸面干干净净的,带着微笑,仿佛自己不是等待审判,而是在视察某一处。  十一点二十分,法官问了原告的律师,“原告律师,原告到底还来不来,如果不来,本法官就宣布,被告无罪释放。”  “法官大人,请再等等,我的当事人还在赶来的路上。”萨拉的律师向法官致敬说道。  十一点二十五分,当法官不耐烦的再次开口,原告的入庭口忽然被打开。  整个审理厅瞬间安静了下来,纷纷将目光投向那道门口,一道瘦小的人站在那里,白裙因着开门的动作而飘动了起来,她微微的抬起头,看向法官,声音清脆的说:“法官大人,对不起,我因为一些事情迟到了,万分抱歉。”  她这一句话,瞬间将秦家的人以及秦家的律师炸懵了。  在她出现的那一刻,秦子良的身体猛烈的震动了一下,往身后的栏杆上撞了过去,虽然他极力的压抑着自己的失态,不过身体还是在微微的颤抖着,眼眸底处是无法克制的情绪,即将喷涌而出。  萨拉……  他从没有害怕过这个孩子,二十年了,他亲眼看着这个孩子从婴儿长成了女人,褪去了所有的青涩和稚嫩,有了女人的妩媚,她穿着这一身白色的连衣裙,将头发梳成马尾,简介,大方。  可是给他的,却是狠狠地一锥子。  因为他最喜欢杜明月也穿这样的穿着,也喜欢这样的笑……  秦老爷子从听众席上站起来,呼吸急促的看着那道纤瘦的身影,怎么会?!她怎么会出现在这里,她应该被炸死了的!  身边悄无声息的坐下一个高大的身影,秦老爷子侧过头,看向身边,正迎上一脸云淡风轻的萧宸,气急败坏的低吼,“一切都是你们的诡计!”  “秦老爷子,现在是法庭,请注意你的言行。”童冼尧贱笑着坐在萧宸的身边,眼底满是得意。  想想威震满帝都的秦家当家人被他们弄成这样的表情,心底是怎样的爽?如果不是在法庭上不能喧哗,他真想好好地大笑三声,再拿镜子给秦家的这些人看看他们此刻的表情!  萨拉压着最后一刻到来,引起了法庭一阵不小的骚动,法官勒令所有人安静,开始审理案件。  随着开庭,控方律师与辩方律师展开了一番唇枪舌剑,用词之犀利令庭审现场的气氛一再的被绷紧,双方请的都是最知名的律师,哪怕用词、用字有一个不准确,都会不小心钻入对方的漏洞。  一场官司,简直是一场令法律界叹服的辩论,双方都用尽了浑身解数,来攻击对方的证词、证供。  法官听着双方的辩词,一度无法定罪,但随着检控方一再的反驳萨拉提供的证据,以及萨拉的身体随着审判的时长而变差,被检控律师一再的设下的圈套套了话,情况急剧的瞎转,很有可能让秦子良仅以恐吓罪入狱。  金律师拧着眉头看向言谨南,言谨南微微的点了点头。  “法官大人,我想问秦先生几个问题。”  得到法官的允许,金律师踱步到面色镇定的秦子良跟前,然后拿出一张照片,“秦先生,你可认识照片里这位小姐?”  “不认识。”秦子良眼睛一扫,瞳孔骤然紧锁。  “法官大人,被告人说谎,照片中这位女士叫杜明月,也就是我当事人的母亲。很多人可以证明,被告人秦子良先生,爱慕杜明月很多年,甚至长达二十年之久的时光,他说不知道!”  秦子良冷冷的看着金律师,嘴角的笑容也彻底的压了下来。小说最快更新到:。  “请被告如实回答,否则将以藐视法庭做处。”  金律师又拿起一张照片,和刚才那张照片并列在一起,“那么秦先生可认识这个人是谁?”  秦子良沉默着不作答,始终冷冷的看着金律师。  “法官大人,我反对,杜明月和本案没有任何的关联!”秦子良的律师站起来说道。  “法官大人,被告人就是因为爱慕我当事人的母亲不得,进而对我当事人进行性侵、殴打虐待,甚至进行惨无人道的迫害长达二十年之久,所以本案和杜明月女士有着直接的关联,请法官大人让我继续问下去。”金律师面上带着笑容说道。  “反对无效,控方律师请继续。”法官示意金律师继续。  金律师继续看着秦子良,面上的微笑依旧,“秦先生,我当事人今天这副装扮,请问你可还记得?这是我当事人的母亲,在碰到你的第一面,穿的装扮,也是你曾经逼迫过她多次穿这样的装扮,来满足你对杜女士爱而不得遗憾。”  “二十年前,你爱慕杜女士,却无法得到她,因此因爱生恨,在杜女士离世后,将我当事人绑架在身边,来满足自己的一己私欲,在此过程,你逼迫她和你发次发生关系,甚至强迫她去陪别的男人,其中几次,甚至逼迫她使用违禁物品大麻,是与不是?!”  “秦先生,请回答我!”  “不是。”  “不是?我这里有几分证据,全部是秦先生的录音,与我当事人的验伤报告,验伤报告显示,我当事人从小就遭到虐待,肋骨被折断的次数最多的一根可达二十次,除此之外大大小小的伤痕无数,你作为她的监护人,又作何解释!”  金律师最后一句话出来,满场哗然。  “法官大人,请允许我呈上证物。”金律师见收到了效果,抬头对法官大人说道。  “可以。”法官大人说道。  证物很快被呈上庭,偌大的审理厅乱成了一窝粥,萨拉身上的伤简直多到令人无法想象的状况。谁也不知道,到底是多大的仇恨,才能让秦子良对一个无辜的女孩子做出令人发指的事情。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