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大叔,不可以>目录>

224 谁出的手?

224 谁出的手?

小说:大叔,不可以作者:唐家小七字数:4623更新时间:2015-05-19 13:58:21
   “自然是真的,不过这事情我老太婆说的不准,要看看孩子们的意见。[zhua机书阅读网 可以的话,安排个时间让他们见见面吧,说不准就看对眼了呢。”言老太太笑着说道,能和廖家结亲,自然是极好的。但她也不是包办婚姻的家长,更遑论说萨拉才进家门,不怎么熟悉。  “老太太说的是,现在的年轻人主意大,我回头好好地和我们家天佑说。”岑雪梅很自然地接着她的话说了下去。  相亲的事情就这么定下了,云姿看了看岑雪梅,又看了看言老太太,最终只是笑笑没说别的话。  她不觉得现在就给萨拉找一个未婚夫或者男朋友很好,萨拉需要休养一段时间,把过去的那些事情都忘记,或是淡化那些伤痛的存在。言老太太不了解萨拉的情况,这么急着把男人推到萨拉跟前,只怕会引起她的反感。  廖芷荷眼睛微微的眯起来看着相谈甚欢的两人,嘴角微微的一扯,廖天佑是她给女儿看上的女婿,这辈人里人品最好,不在外面胡乱来的廖天佑数第一,没人敢数第二的。  而且廖天佑今年二十八岁,也算不得老,只比月薇大了八岁,大了知道疼老婆。  原本想着,等着月薇满二十一岁生日那天和岑雪梅说的,没想到她就那么着急,和言老太太说定了。她那天去童家的宴会上,如果没看错的话,那个萨拉是和廖家的小公子廖天宝一起鬼混来着。转身一变成了言家的千金。  这么不检点的女人,怎么能和她的月薇比?  改天,一定和岑雪梅好好地说道说道,别被言家骗了,还傻呵呵的以为别人对她好。  几个人又聊了会儿天,言老太太让人把萨拉叫来,被派去的人过了一会儿笑了笑和各位太太说:“对不住了,萨萨说她身体不舒服,谨南带着她去医院看病了。”  云姿太阳穴一跳,“不舒服?”  言老太太叹了声气说,“是啊,萨萨总是这么安静柔弱,真是让人心疼,云姿你也去看看,到底怎么回事,等会给我打电话,免得让人担心。”  云姿点了点头,和各位太太道别后离开。  她看了时间,已经十点钟了,不知道萧宸去哪里了,找了个人问了下,那个侍应生给她指了指洗手间的方向。  云姿往洗手间的方向走,在外面等着,等了一会儿,想起来自己可以给萧宸打电话,手习惯性的摸向手提包,落了个空想起来,自己的手机在离家的时候是没带上的。  而恰在这时,男卫生间里走出来三个人,一个稍微粗狂的男中音说道:“我骗你们干嘛?有一次我去天宝那里,就看到的是那女的,姐姐妹妹我倒是不清楚,不过那女人当时可真惨,被天宝灌了大麻,整个人难受的拿头去撞墙,咚咚响跟敲鼓似的。我看她撞得头都流血了,问天宝要不要送医院,结果你猜怎么着,天宝当着我的面,扯着她的脑袋往墙上撞,那鲜血淋淋的样子,啧啧,别说别人,我一个大老爷们看着都觉得吓人,就那样了,廖天宝还问我要不要和他一起上,老子是疯了才会和他一起上……”  “操!廖天宝那么狠,言家就不知道吗?”  “谁知道呢?我估摸着,言家不知道这事情吧?知道了,还不得把廖天宝给宰了。”  三个人嘻嘻哈哈的说着,走到走廊的拐角,看到站在走廊里看到脸色煞白的云姿,顿时面上的表情全都凝固了。  “我们刚才是说着玩的,玩的……”为首的男人五大三粗,抓着自己脑袋上的短发,结结巴巴的解释。  “言小姐,我们什么都不知道,你千万别放在心上!”另外两个男人像是被踩到尾巴似的,慌张的说道。  云姿看着面前的三个人,只觉得气血上涌,面上的表情僵硬的动弹不了半点,“你刚才说的那个人廖天宝是廖家的第二子?”  “……”男人沉默着没敢回答,他就是看到言家新认的两个女儿像那次在廖天宝住处的人,自己也不确定是不是,因为那个女人实在被折腾的太惨了,面部又是红肿又是血的,他以为没人听到,就逞一时的嘴快,没想到言家的小姐会堵在卫生间门口。他现在都给自己两耳刮子,让这张嘴还胡说!  “那个男人是不是廖天宝!?”云姿再次大声的吼道,声音里充满了愤怒,眼泪从眼眶里簌簌的落下来,她几乎要崩溃了。  她以为只有一个秦子良,为什么还有一个廖天宝?  听他们用那么兴奋地声音说出这种话,她脑子里有个声音不停地说,“让这些畜生都得到应有的惩罚!”她甚至不想遵从法律,直接把廖天宝杀了,不,用刀子一刀刀的割他,让他也知道,什么叫痛苦。  “你们说啊!混蛋!畜生!王八蛋!”云姿冲到为首的男人跟前,一把他,拳头落了下来。小说最快更新到:。  男人被她打着,虽然说不痛,可这也太跌面子了。要不是看在她是言家大小姐的份儿上,敢动他一根手指头,让她好看!  “是,是。”躲着云姿的拳头,男人边退边说道。  他们看着有人往这边来了,赶紧扭身就走,这言家的千金真是疯子!  云姿追不上三人的脚步,站在原地眼泪止不住的往下掉,她真是恨死自己了,连伤害萨拉的凶手都没办法惩治。廖天佑,廖天宝他们是亲兄弟,萨拉被廖天宝那样对待,廖家还想要提亲,她当时就该给廖家的老太太一巴掌,让她管教好自己的儿子!  萧宸和童冼尧跑到她跟前,童冼尧说,“你在这里陪你老婆,我就追那三个兔崽子!”  敢在他们眼皮子底下欺负人,可真是活腻了!  “怎么不叫上我就一个人跑到这里?别哭了,哭多了对孩子不好,他们欺负了,就还回去。”萧宸拿出手帕,把云姿脸上的泪擦干净。  云姿哭的胸腔一阵一阵的,她知道哭对孩子不好,可脑海里不停地回荡着那个男人的话,心里憋屈的厉害,抱着萧宸,把眼泪往他身上一抹,鼻音浓重的说:“萧宸,害萨拉的还有一个,是廖天宝。”  萧宸手上的动作一顿,“不是说好了,要他慢慢的报复他们,一个一个的来。”  “可是我等不及了,我恨不得立刻杀了他!你不知道廖天宝怎么对萨拉的,他们说的那些还是人做的事情吗?我都不知道萨拉怎么活过来的,我好难受。”云姿哭着说着,把自己听到的那番话咬牙切齿的重复了一遍给他听,说到廖天宝做的事情,崩溃的眼泪跟决了堤洪水似的,眼泪浸透了萧宸的衬衫。  萧宸微微的叹息,他也一度以为,萨拉身上的伤是秦子良一个人弄得,没想到廖天宝也有份,或许其他每个人都有份。  这些畜生也的确该死,可以他们现在的能力,要让那些畜生得到报应,除非走非法的手段,否则绝不可能把他们一起送进监狱。而萨拉对那些人也保持缄默,不肯全都说出来。  只怕也是害怕他们,冲动之下做出不好的行动。云姿和萨拉的感情越深,对那些人的恨意就越发重。她想替萨拉报仇的心思,也会随着这份恨意而增加。  他不想让云姿的心底充满了仇恨,说他自私也好,冷漠也罢。  在他眼里,只有云姿才是最重要的,萨拉只是一个和他有血缘关系,值得可怜的亲属。  “姿姿,你真的要他们死的话,我可以帮你达成。可你做了这些,萨拉就会开心吗?”萧宸等着云姿哭够了沉声问道。  云姿抬头看着萧宸,“那就让他们这么逍遥的活着吗?我不甘心!”  “要报复一个人,并非要他死,而是要夺取他最在乎的事情。姿姿,替萨拉报仇这件事情,不能操之过急,你现在最重要的是养好自己的身体,你过得幸福,萨拉才会感觉到幸福。至于报仇的事情,我答应你,在五年内,我会夺去他们最在乎的。”  萧宸摸了摸她红肿的眼睛,淡淡地说道,仿佛内容只是喝茶之类的小事。  云姿抽了抽鼻子,不说好,也不说不好。  沉默了半晌后说,“我想亲手替萨萨报仇,你说的对,不能操之过急,有生之年,我要帮萨萨把曾经伤害过她的人,全都送入地狱。”  童冼尧过了一会儿回来,有些讪讪的看着两人,骂了句:“那三个兔崽子我都认识,嫂子你气了,等回头我找人套着麻袋打他们,让他们不长眼的,还敢欺负你。”  云姿摇了摇头说道,“我没事,他们没拿我怎么样,是我不好,找不到萧宸情绪失控了,就哭了。”  童冼尧对她这番评论有些怀疑,不过云姿不愿意多说这件事情,就把话题转移到了别的地方上。  经过这么一场闹腾,云姿彻底的没了好心情,和萧宸准备离开这里。童冼尧把唐宁宁和萧念找回来,五个人就驱车回宅子那边。  云姿路上给萨拉打了通电话,萨拉告诉她没什么大事,只是累了所以提前离开了,让云姿放心。  听着她的声音,云姿眼眶红了,默默地把头转向窗外,看着玻璃镜子里的自己,而后说了声,“嗯,那你注意身体,先挂了。”  说完这句话,她的泪水再次掉下来,偷偷的抹去了没敢让唐宁宁他们看到。  由于玩了一晚上,也没再玩闹的心思,几个人分开早早的会房间里睡觉。  这一夜,云姿睡得很不踏实,光怪陆离的,她梦到萨拉浑身鲜血粼粼的倒在血泊里,有很多人在对她拳打脚踢,她大喊着住手,住手!喉咙里却像是被梗着了,发不出任何的声音。  直到萧宸把她叫醒,她才从梦中醒来,浑身大汗淋淋的。  萧宸倒了杯牛奶给她喝,看着她满头大汗,脸色很不好,眉头打成了疙瘩。  云姿喝过牛奶后,抱着萧宸,嘟嘟囔囔的说着话,不知道什么时候,再次睡过去。  第二天早上醒来,头痛欲裂洗漱好走到客厅,唐宁宁正在看电视,指着电视上的一则新闻报道说:“昨天参加完你们的宴会,就有人出事了,你说该不会是在宴会上得罪了什么人吧?”  唐宁宁只把这件事情当八卦来说的,没别的意思。  云姿原本精神不好,不想看新闻的,可当听到廖天宝三个字,立刻将目光投了过去。电视上正播放着车祸的现场,廖天宝的车被一辆货车在横向撞翻了,他整个人卡在车子里,看样子很惨烈,就是不知道最后是什么结果。  肇事司机没抓到,在车祸发生后就逃逸了,现场有目击证人,可惜的是那货车司机是带着口罩,穿着大众的衣服,出事的地点偏偏是在偏僻路段,监控录的死角,所以在廖家下了死命令务必抓住凶手后,警方却是连凶手的肖像图都没有。  云姿静静地看完新闻报道,忽然转身向卧室里走过去。  萧宸正要从房间里出来,看到她这样问道,“怎么了?”  “廖天宝出车祸的事情,是不是你安排的?”除了萧宸,她想不到第二个人会做这事。  廖天宝出事的时间和地点都太过巧合,就是肇事司机都是精心策划,不留下任何把柄,巧合太多只能说是精心谋划的。  “廖天宝出车祸了?真是活该。”萧宸笑了笑说道,“我虽然很想也是我做的,最起码告诉你能让你开心一些。可真的不是我做的,我从昨天离开宴会就一直陪着你,你还不知道我做了什么吗?”  笔首发  云姿皱了眉头,她自是知道萧宸做的可能性很小。  可不是他做的,能使谁做的?  “别胡思乱想了,再过两天我们就回a市,爸妈他们都着急了。”萧宸揉了揉云姿的头发说道。  “嗯,我不会再乱想的,不过今天廖天宝出事,还真是让我高兴了。比言谨南认下我们姐妹,都要开心十倍!”云姿真想找出那个幕后的人,替她报了这仇。  当然如果廖天宝这次车祸,直接弄成了植物人,或是残废,她就更加感谢那人了!  ,www..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