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大叔,不可以>目录>

227 前女友这种生物……

227 前女友这种生物……

小说:大叔,不可以作者:唐家小七字数:4453更新时间:2015-05-19 13:58:22
   云姿脸上的笑容一顿,当初她送若水离开,就是为了让若水躲开楚修沛两夫妇,她以为最起码十年的时间若水不会再回到a市安家落户,从没想到这么快若水主动要求回到a市。  温若水把她的表情尽收眼底,她清楚自己提出这个要求会让云姿惊讶,可书恒说的对,她要把过去的一切斩断,就首先要面对过去的一切。而且,楚修沛那边她已经谈过了,现在的他已经有了儿子,两人都很明白,再也回不到过去了。  “我先生要来a市这边做工程师,他不想和我分开,我也想照顾他。你放心,楚家那边我已经打过招呼了,他们不会打扰我的生活。你也知道,我生在a市,长在a市,无论这座城市给了我什么,我骨子里都无法离开这座城市。”  温若水轻轻撩了撩滑落在肩膀上的长发,别有一番的风韵。  云姿看着温若水,笑了笑,她看着若水总算察觉到她和之前有哪里是不一样的了。之前的若水二十岁的人有着三十岁的心,如今的若水却是真正的二十岁的女子,举手投足之间都带着幸福的味道。  那种幸福,她不说却在不经意间流露着,让周边的人感觉得到的。  “你想找什么类型的工作?我先去查一下。”云姿没再问继续问下去。  “老师之类的吧,我之前在海城就做的就是舞蹈老师。”温若水轻轻地摸着咖啡杯的边缘说道。  “嗯,那我回去问问。”云姿其实对教师这一职业没什么人脉,不过既然是若水提出来的,那她就找找,没人脉也能搭上人脉,“对了,你家先生怎么没陪你一起来?”  “他啊整天忙来忙去的,也不知道忙活的是什么。”温若水嘴角弯弯的,露出一道弧度。  “他是类型的人?”云姿只接到了温若水说自己要结婚的讯息,并没有亲自赴宴。温若水本人是不想摆宴席的,两人就简单的摆了桌酒席,请双方的亲人吃饭,然后把这件事情告知了好友。  “典型的书呆子,和他说个笑话,他好半晌才能反应过来。不过他很疼我,什么事情都想得细致周到,手里哪怕只有一块钱也要交给我。我让他多拿点钱去应酬同事,他都会说,省着钱给我买点好吃的,也比外出鬼混好。”温若水目光里洋溢着幸福。  和楚修沛在一起的时候,她是付出的一方,因为她爱他,所以他总是高高在上的,而她卑微到尘土里。  他说的每一句话,她奉若圣旨;他做的每一件事,她竭尽全力帮他达成。就连他和他太太一起秀恩爱的时候,她也要赔笑祝福他们。  可和晋书恒在一起,是完全不同的感觉,他把她捧在手心里,唯恐她受丁点的委屈。他曾经说过,若水,我不在乎你这张脸是丑还是美,也不在乎你的过去是不堪或是荣耀,我在乎的只有你的现在和将来是否和我在一起,是否每一秒都开心。  就是这番话,打动了她。  让她有勇气再次相信感情。  她想老天是公平的,亏待了她一次,总不至于亏待她第二次。  云姿听着若水絮絮叨叨的说着和晋书恒在一起的一点一滴,听着她说到最后,笑着说:“你这样我就放心了,若水,真的很好。”  温若水喝了口咖啡,心头暖暖的,“是啊,我也觉得,一开始和他在一起我总觉得很自卑,现在却不是了。”真正的爱,双方是对等的,而非一方卑微,一方高高在上。  两人聊了两个小时左右,放学的铃声响了起来,温若水耸了耸肩膀,说:“我们先走吧,等着那帮小鬼头过来了,我们就出不去了。”  两人一前一后的站起来,咖啡厅里不知道是谁播放了歌曲。  是当红的一个歌手的成名曲,有着洗尽铅华的沧桑和淡淡地小幸福……  出了咖啡厅,温若水把云姿送上了车后,她站在原地,等着云姿的车子走远了,缓缓地舒了口气,眸中渐渐地沉淀了忧伤。  一辆黑色的奔驰车停在她身边,车窗缓缓地摇下来露出车上人的脸。  “温小姐,请上车吧,您先生在等着你去见他。”萧严抬头看了一眼温若水后,目光注视着前方,面色肃然。  温若水犹豫了片刻,还是上了车。  车子缓缓地向前行进着,空气里飘散着一股粘腻的香味,让人闻着很不舒服,温若水中规中矩的坐在位子上,视线落自己的指甲上,低声开口说道:“你要求的,我都已经办好了,你什么时候兑现你的承诺。”  “现在只是开始,难道温小姐不想保住你先生的命吗?一份企划案,换一个最珍爱你的人,这笔买卖很划算,我想温小姐应该会算这笔账。”萧严侧过头,面上带着温和的笑容,目光却如同一头狼一般没有半点的怜悯。  “我会尽快拿到那份企划案,你最好别食言,否则我把真相告诉萧宸,你捞不到半点好果子吃。”温若水沙哑的声音稍微提高了一些,如湖水的水眸里隐忍着愤怒。  “只要拿到那份企划案,我保证我所说的都会成为现实。”萧严没把她的怒气放在眼里,维持着笑意说道。  “那最好。”温若水咬着下唇说道。  “温小姐,你也最好乖乖的合作,你先生的命现在在我手上,我们的谈话内容我也都有录音,你说如果我把这些给了萧宸或是季云姿,他们会怎么对你,你应该知道下场的。”  “我知道,不用你提醒!”温若水激动地打断了萧严的话。  萧严轻笑了两声,对司机说:“在前面把温小姐放下去。”  司机靠边停稳了车,等着温若水下车后,又开走了车。  萧严看着后视镜里那抹纤瘦的身影,冷笑了两声,依靠在了后椅背上。  自从他把股份转让给了萧宸百分之十后,公司的董事局就没了他说话的份,原本看好的子澈和唐宁宁的婚事,也被童冼尧那小杂毛给搅黄了。他几次三番上门,唐宁宁就推脱,开始还说是萧子澈不乐意,后面就变成了她喜欢上了童冼尧,并没有意思嫁给他们家子澈。  这个荡妇,带着他萧家的种,去嫁给别的男人,在古代就该浸猪笼!失去了唐家这条路,秦家的合作又因为秦子良入狱而被搅黄了,他只能另谋出路。  a市他几乎没什么人可以用了,因为这里几乎所有人都畏惧萧宸的势力而不敢和他有合作。所以他只能另想别的出路,那次他去海城的分公司视察,看到温若水的时候,觉得她第一眼看上去很眼熟,后来留意了下,查了资料才知道,她和云姿是朋友。  而之后的发现,就是一场意外地惊喜了。  温若水和云姿的关系不是一般的朋友那么简单,根据调查的资料显示,季云姿小的时候落水就是温若水救得,而且温若水离开a市跑到海城,也是在季云姿的帮助下。  在这样的时刻,老天把她派到自己身边,可真是天无绝人之路。  从知道温柔水和云姿的以及楚修沛的特殊关系后,他就开始留意起她了,之后的一切发生的更是投了他的心意。  温若水的丈夫是海城的一个工程师,在体检的时候检查出脑部有肿瘤,仅是住院和检查每个月高达三万费用,这些还不包括后期的动手术的费用。一个工程师的月工资不过五千,而温若水做舞蹈老师一个月三千的工资,两人的积蓄很快就花光了。  所以他及时的出现,把晋书恒控制了起来,让温若水听自己的话。  而这一切早在两个月之前就开始了,他安排萨拉靠近云姿,是想让温若水帮忙偷取一份企划案。  自从和秦家斗争之后,萧宸就一直想着让萧家恢复精力,而之前忙碌了那么久就是在忙着欧洲上市公司合作。只要拿下这个合作方案,不仅可以解除萧氏集团现有的危机,更能加快萧氏集团在美国上市的速度。  等着他那道萧宸的企划案,就可以在针对他的企划案做一份更加出彩的,以用自己手头上另一家公司争取这个合作,彻底的打击萧宸。  想到这里,萧严嘴角的弧度越来越大。  另一边。  温若水下了车,一个人沿路走着,表情上没什么变化,她和云姿说的那番话的确是真的。  她遇上了第二个让自己心动的男人,晋书恒。  他很好,对待她像公主一般,每天下了班已经够辛苦的了,他还是拖着一身的疲惫,帮她泡脚,按摩全身,舒活筋络。  可惜的是,好人总是不受上天的眷顾,就在三个月之前,书恒查出了有癌症的事情。靠着她微薄的收入,不足以支付昂贵的医药费,她花光了所有的积蓄,几乎被医院赶出来。她从不在乎自己过的怎样,可是书恒不行,他那么好的人,不应该就这么死了。  她不想看着他死,所以来了a市。  萧严说,帮他偷一份企划案,他就支付书恒所有的医疗费用,并且许诺了书恒锦绣前程。  深吸了口气,温若水口袋里拿出自己的手机,翻看着上面的通讯录。  萧严给的允诺的确很吸引人,可她不想对不起云姿。  犹豫了几秒钟,温若水走到路边的公用电话亭里,拨通了一个号码,几声嘟嘟之后,她听到了电话那边传来的声音,“喂,是萧宸吗?我是云姿的朋友温若水,如果你还记得我的话,可否找个时间好好地聊聊,是关于您二哥的事情……”  挂断了电话,温若水眉心浅浅的川字型消失不见。  萧严以为她不会联络萧宸,实在是低估了她。  她不会让书恒出事,同样地,也不会出卖云姿。  云姿晚上六点钟左右回到家里的,萧老太太正和沈嫂在厨房里熬骨头汤。唐宁宁坐在沙发上,摆弄一些小孩子的衣服,巴掌大的衣服,她拿着在手上比划,“云姿,你说孩子生下来真的会这么大啊?”  决定留下自己的孩子后,唐宁宁对这个孩子是格外的期待,总是幻想着孩子长成什么样子,还有穿什么样的衣服,会不会闹腾的太厉害。  云姿拿起一件小小的衣服,看着笑了笑,她现在对这些衣服也挺感兴趣的。之前路过婴幼儿用品店的时候没感觉,现在路过那里总要看看,再摸摸那里的衣服,才肯走。  “我也不知道,你都怀孕那么久了都不知道?”云姿笑着反问。  唐宁宁抱住衣服冷哼了一声,撅着嘴说道:“你以为谁都和你一样,有个百科老公陪着,我现在是单亲妈妈,不知道这些很正常。”  云姿闻言,停下了手上摆弄小衣服的动作,坐在了沙发上。回来之前她听说,宁宁是因为童冼尧红杏出墙才会负气离开,可具体是怎么回事她不知道的。  在童冼尧、萧子澈和宁宁的三角恋里,宁宁从喜欢萧子澈转变到童冼尧,她都是看在眼里的,两人分明只差一步,就修成正果了,为什么会突然闹僵呢?宁宁不是一个听不进去解释的人,所以事情一定有蹊跷。  “你和冼尧到底是怎么回事?你真不打算理他啦?我听萧宸说,他都打过好几通电话,你都没接。”云姿问道。  “他有他的美娇娘了,还要我做什么?”唐宁宁想起来童冼尧就来气,她好不容易才把那个混蛋给忘了,对童冼尧那家伙产生好感,有那么一刻,她是真的想彻底的忘记萧子澈和童冼尧在一起的。  可那天她亲眼看到的,童冼尧亲了那个女人一口。  而那个女人,还是她认识的!  这怎么可能是一场误会呢?  她就不应该相信童冼尧的话,不对,是个男人她都不应该相信。  该小说www..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