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大叔,不可以>目录>

230 泼的一手好狗血……

230 泼的一手好狗血……

小说:大叔,不可以作者:唐家小七字数:4636更新时间:2015-05-19 13:58:23
   “你、你有什么证据说是我做的这些?!”萧严心虚的低吼,他做这些根本没留下证据,萧宸所谓的证据肯定是在吓唬他!二十年前的事情,他怎么可能调查的出来?!  “的确我是没证据证明这些,不过我有充足的证据,把你送入监狱。本书醉快更新百度搜索抓几書屋。??”萧宸淡淡地冷哼,眸底闪过怒意,他如果能查清楚这些事情,早就把萧严送进监狱了,又何必等到今日。之前是猜测,如今却是可以肯定了,这一切都是萧严的所作所为。  “你亏空公司账目,多达十个亿,相关的证据我已经提交给了司法部门,萧严,今天是你最后的逍遥的日子了。”  “我是你亲哥,你这么对我,老爷子、老太太那里你怎么交代!”萧严不敢置信的瞪着萧宸,他怎么敢就这么把他给交出去了!  “我亲哥?”萧宸重复了一句,没有任何温度的说:“在你害死大哥,毒害云姿的时候,你就已经不是我哥了。妈她那边已经通知了,她说会去监狱里每个月探视你一次。萧严,你已经众叛亲离了!”  萧严闻言猛地推开萧宸,就想往外面跑,可他还没走到门口,会议室的门就从外面打开了,几个穿着警服的人,径直向他走过来。萧严掉头往回走,警察却没给他这个机会,冲上前迅速的制服了他,拷上了手铐。  直到被强制带出会议室,萧严还在骂骂咧咧的,满目狰狞,“我没输!萧宸你给我等着,等着我出来了,一样不会让你们好过!”  声音渐渐地远离,萧宸眸光掠过在场其余的人,余下的人均是身体一哆嗦,都怪萧严那个混蛋,把事情说的跟朵花似的,要不是这样,他们哪里会上当?现在脱离公司另立门户的心愿没达成,工作保得住保不住一说,就是萧宸怎么处置他们,要不要给条活路都是问题。  萧氏集团不想要的人,谁还敢要?只怕a市周遭的几个市都不会再有他们的容身之所。  难道就要这么背井离乡吗?  不甘心啊……  “把这些人都记录在册,凡是账户上和萧严有往来的,都移交给司法部门。没关系的,从公司里面即可离职,不再多留一分钟。”萧宸的话音带着寒意,听到的人无一不被吓到。  王景看着萧宸要走,扑通一声瘫坐在了地上,“萧总,我是无辜的,是他拿着我妻子的性命威胁我,我才过来做讲解的。萧总,我妻子还重病在床上躺着,我求求你,放我一条生路吧,我给你磕头了。”  他说着,低头砰砰的在地上磕头。  他这句话一开口,立刻其余的人也跟着附和起来,纷纷说自己也是有苦衷的。可毕竟是男子汉,做不到王景这么厚颜无耻的程度,没下跪。  “松手!”萧宸厉喝了一声。  王景抓住萧宸裤腿的手却是握的更加的紧,他不能让萧宸走,萧宸这一走肯定再也见不到了。他好不容易才爬到今时今日的地位,怎么可以就这么给毁了?外界说的萧宸那么爱他的妻子,搬出他的妻子说不定能打动他。忍一时的屈辱,换来锦绣前程,这很划算!  王景不要脸的继续哀求,萧宸的眉心越皱越紧,最后沉声道:“阿曼达,把保安叫进来,把这个人从公司里扔出去。通告下去,所有萧家相关产业,都不许再用这个人。”  阿曼达说了声是,转身就叫了站在门口的保安。  没料到萧宸这么无情,王景脸磕头都忘了,手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松开了萧宸的衣服。  萧宸厌恶的看了一眼跪在地上的王景,抬腿继续向前走。  保安走进来把跪在地上的王景拖了出去,经过这么一闹,在场的人谁还敢求饶?乖乖的跟着杨洋去办理离职手续。  走出了会议室,萧宸直接乘上了电梯,到顶楼的会议室。伊莉莎白女士还在那里,他商谈进一步的合约。  乘电梯时,手机响了,他拿出手机看了一眼,是云姿打过来的,面上的寒霜稍微减轻了一些,“事情已经解决了,你不用担心了,在家里多陪陪老太太,她心里会难受。”  “嗯,好。”  听着萧宸挂断了电话,云姿深深地吸了口气,萧严这颗大毒瘤终于解决了。为了找出他的罪证,萧宸从年前就开始搜集,一直到现在,才找到萧严犯罪的蛛丝马迹,不可谓是不容易。  她知道萧宸肯定有很多的事情要忙,所以打这通电话之前,犹豫了很久,怕打扰到萧宸。可最后还是打出了这通电话,不然心要一直悬着。  得知最终的结果,她和老太太都能放心了。  转身折回客厅里,老太太正在泡茶,端着茶壶的手在云姿进来的那一刻是颤抖着的,“老二终究还是走了那步?”  云姿点了点头,对上老太太的目光有些不忍。没有哪一个母亲能轻易地舍弃自己的孩子,尤其萧老太太如今年纪很大了,再亲眼看着自己的儿子被送进监狱里,那种滋味只怕很多人都无法忍受。  “我就在刚才,还盼着他能回头是岸。”萧老太太长叹了一声,眼角微微的红润,她手上并非没有萧严犯罪的证据,就是老爷子那里也有。他们总盼着萧严能收手,或是他做的没那么过分,那么他们手上的证据,到死也只会陪着他们一起化为灰烬。  可这么多年了,盼望成了奢望,最后化为了绝望。  若非对萧严绝望了,她也不会一手促成他进入监狱。  如今萧严被依法惩办,整个萧家也就安静了。  “妈,你要是难过就哭出来吧。”云姿走到老太太身边,手搭在她的肩膀上轻声呢喃出来。  “不哭,不哭,为了这样的孽子不值得。早在老大没了的时候,我的眼泪就哭光了。姿姿,你去告诉沈嫂,今天我们吃饺子。”萧老太太手覆盖在云姿的手上,强做精神的说道。  云姿看着老太太好一会儿,才转身去和沈嫂说。  而就在她转身的那一刹那,老太太抹去了眼角的泪水。  *  唐宁宁留在了萧家,嘴上说是担心云姿,可说到底她还是担心萧子澈。  萧子澈对萧严很孝顺,哪怕萧严很混账,他却依旧是真的把他当成父亲来孝敬着。萧严出事,他肯定很伤心。  她现在对萧子澈是不是还残存着爱恋的心思并不知道,但她对萧子澈的担心却是真心的。哪怕是一个普通的朋友,出了这样的事情也应该陪着他。在他最伤心的时候,身边能有个人陪着,总比他一个人独自舔舐伤口要好一些。  看着云姿在劝老太太,她一个人摸索到了后院。  找到萧子澈的时候,他正坐在湖边发呆,面上没了一贯的笑容,只剩下了空洞。  这个样子的萧子澈像是一个走丢了的孩子。  唐宁宁慢慢的走上前,坐在了萧子澈的身边,石椅的凉意透过来,她轻启唇说道:“萧子澈,我知道你现在很难过。也知道你并不想看到我,我也不知道该怎么说,你爸爸的事情,你别想太多了,他做了那么多的事情,是应该得到这样的报复的。”  凌乱的劝慰着萧子澈,连她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  只是单纯的想安慰他,可怎么安慰他呢?  萧严犯罪的证据是板上钉钉的,他之前做的那些坏事,虽说没有确凿的证据,可这座宅子里的人并非是傻子,大多都清楚萧严的所作所为。可惜的萧子澈,即便知道萧严是十恶不赦的人,还是要替他开脱,这是什么都无法割舍的父子亲情。  她断断续续的组织着语言,萧子澈忽然笑了笑,语气迟缓的说:“你不用劝我了,宁宁,我等这一天等很久了。”  为人子,他不可能把萧严送入监狱,可他清楚的知道,萧严做了什么孽。早些年萧严还会避讳着他,可近几年来,他越发明目张胆的在他跟前做这些事情。他亲眼看着自己的父亲作孽,就盼着有个人能让他收手。  “你……”没料到萧子澈会这么说,面上明显愣了一下。  萧子澈继续说道:“我母亲刚嫁入萧家没几年,脾气骄纵,很不讨这座宅院人里的喜欢,当然也包括我,我那时候小,不懂事,判断谁对我好的标准就是谁给好东西吃,谁对我温柔。大伯母那时候总拿糕点给我吃,我觉得她是这个世界上最好的人。”  “我对她,比对我亲生母亲好亲近。直到我发现她和我父亲有染之前,我因为大伯母伤了我妈的心好多次。那之后,我转去了澳洲求学,去年才回来。宁宁,我们的事情也是他算计的,他想让我娶你,想要得到唐家的势力。”  “萧严从来就没心,他也不在乎父子情,只要能利用的,就立刻利用。我不能害了你,宁宁……你知道吗?”  他和宁宁发生关系醒来的第二天早上,他做的有多过分,他知道。  更知道那么做对一个女孩子来说,是一件多么具有羞辱的事情。  可他真不想害了宁宁,嫁进萧家就要被萧严控制一辈子,他不想让唐宁宁这么单纯的人,也变成萧严手中的一颗棋子。所以在唐宁宁醒来后,他说了那番言不由衷的话,将她赤身**的赶出去,冷面对着她,只不过是想让唐宁宁对自己死心。  他这样的人,配不上唐宁宁的。  可从什么时候开始变了的?他自己似乎也不清楚。  犹记得那天唐宁宁哭的眼睛红肿决绝的的说,“他不愿意娶我,我唐宁宁也不会厚颜求着他娶我。”  之后度过了一段最煎熬的时期,习惯了她一直缠在身边,等着她消失的那天,他才知道自己不知道什么时候喜欢上了她。每日他不停地抽烟,想要把心头的思念压下。  他原本是没有烟瘾的,可知道唐宁宁怀孕的时候,已经抽的很凶了。知道她怀有孩子的时候,他很慌乱,但更多的是惊喜。他曾经妄图想要这个孩子的,想要求唐宁宁留下这个孩子。  但最终还是忍住了,因为萧严的贼心不死。  借着小叔让他过去的名头,他去别墅那边照顾她,看着她为了孩子吐得昏天黑地,看着她和童冼尧在电话里熟稔亲近,心头很疼,也很吃醋,但比起相思,他宁愿这样疼痛的守候在她身边。  宁宁,只要你过得好,那么我所做的决定都值得了。  萧子澈心里一个声音轻声惋惜。  唐宁宁看着萧子澈的侧脸,有那么一刻,她觉得他有很多的话要说,可萧子澈只说了那句‘我不能害了你’就再也没有别的话。  她咬了咬下唇,不让自己再问他为什么会说这句话,她害怕自己知道了这句话的深意,白开心一场。  打碰到萧子澈,他表现得没有丁点的喜欢她的意思,所以还是别痴心妄想了。  心头滑过淡淡地茫然,她该和谁在一起呢?原本是萧子澈,两人闹到不可收拾的地步,她斩断了念想。现在是童冼尧,他却违背了对她的承诺,和别的女人搅合在了一起。  兜兜转转的,似乎她的真命天子又没了。  “奶奶她怎么样了?”良久萧子澈轻声问道。  “萧奶奶她没事,姿姿在那边陪着她。”唐宁宁回答道。  “我们也去吧,奶奶看着挺坚强的,可实际上却很脆弱。”萧子澈起身,伸出一只手到唐宁宁的跟前。  唐宁宁犹豫了一下,还是把手放在了萧子澈的手心里,感觉到他手上微微的用力,她站起来,哪知,刚站起来脚下踩到了苔藓,向前一滑,整个人扑向了萧子澈。  变故来的那么快,她甚至没有惊叫出声的时间,只是瞪大了眼睛,身体快速的趴在了萧子澈的身上。  萧子澈下意识的紧紧的抱住了她,往后趔趄了两步,勉强站稳了身体。  惊险之后,唐宁宁张了张嘴,说:“你……”  刚发出了一个字,她的视线就穿过萧子澈,看到了他身后风尘仆仆的童冼尧。  彼时的唐宁宁心里,只有一句话:老天真是泼的一手好狗血……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