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大叔,不可以>目录>

231 选我还是选他?

231 选我还是选他?

小说:大叔,不可以作者:唐家小七字数:4411更新时间:2015-05-19 13:58:23
   她想过无数次三人聚在一起的场景,却从没想到会是这么狗血的一幕。本文最快\无错到抓机阅读网||||||慌乱的从萧子澈的怀里站起来,唐宁宁的目光微闪,避开了童冼尧的目光,如果在看到童冼尧和别的女人在一起之前,她会和他解释清楚这些。可看到他和前女友在以后,她便没了这个冲动。  童冼尧答应过她,除了她再也不会有别的女人。离他允下承诺短短的两三个月,他就转身琵琶别抱。  她还怎么相信他的话?  可笑的承诺,她现在才真真切切的体会,什么叫男人的话不能信。  童冼尧一步一步的走到两人的跟前,视线自打一开始就锁定在了唐宁宁身上,他不明白,自己到底要做到哪一步,才会让唐宁宁相信,自己和那个女人没有关系。那天和那个女人在一起,是她强行吻上来的,他根本没料到会有这一吻,更想不到的是,刚好被唐宁宁看到。  对这件事情,他已经一再的解释清楚,但无论他解释多少遍,她都不肯信。他以为唐宁宁是在乎自己,所以才会那么生气。可如今看来,不过是她找一个理由想推开他罢了。  萧子澈想和她重新在一起了,所以她说,童冼尧,我们分手吧。  他等候了她整整十年,不及萧子澈和她在一起的半年时间。  “宁宁,我再问你最后一遍,你选择他还是我?”童冼尧盯着唐宁宁,目光里满是伤痛。  他真的累了,十年的时间,人生能有多少个十年呢?他不怕等待,怕的是由始至终,唐宁宁都不曾爱过他,他不过是唐宁宁疗伤的港湾。  空气瞬间沉静了下来,唐宁宁看着童冼尧,眼里满是不可置信,她以为童冼尧会质问她,或是开口向她解释,自己和那个女人为什么谈合同会谈到酒店去,还要开放。却从没想到,他说的是让她选择。  童冼尧到底是哪根筋不对了,才会这么说?!  “选择谁?你觉得呢?我是眼瞎了,才会跟着你这根花心大萝卜走!”唐宁宁怒上心头,口不择言的说道,不经大脑的说出这番话,唐宁宁才意识到自己说了怎样的话。  不是不后悔的,可说出去的话犹如泼出去的水,她咬着下唇,别开脸不去看童冼尧。等着他像以前每次,过来向她赔礼道歉,说是他错了。她没错,错的是童冼尧,是他不遵守约定,到外面胡乱搞的。  “好,我尊重你的选择。”童冼尧觉得自己的面部肌肉僵硬的无法动弹一下,他移开了视线,看向她身边的萧子澈,声音森冷的说:“萧子澈,对她好一些,否则我会让你生不如死。”  唐宁宁听他这么说,就知道童冼尧以为她和萧子澈在一起了,唇动了动想要解释,对上童冼尧那生硬的面容,到嘴边的话又吞咽了下去。她为什么要和他解释呢?明明做错事情的是他。  咬牙看着童冼尧走,忽略了心里隐隐作痛的感觉,故作潇洒的说道:“用不着你警告他,我会选择对我最好的人,你还是先管管你的美娇娘吧!”  满是挑衅的看着童冼尧,她以为童冼尧会像以前那样,和她再斗嘴。  可出乎意料的是,童冼尧只是笑了笑,并没有多说一句话,转身就走。  看着他没有丝毫留恋的模样,唐宁宁眼底蹭的一下就着了火,这个混蛋!他先招惹的他,最后又这么轻易地丢弃,是不是在所有男人眼里,女人就是衣服,喜欢的时候就粘着,不喜欢的时候随时可以抛弃。  萧子澈是这样,童冼尧也是这样!  她就想要个人好好地过日子,怎么就难呢?!  唐宁宁红着眼眶,看着童冼尧的身影一步一步的离开自己的视线,死咬着牙没忍住,冲着他最后成为模糊一团的身影大吼了一声:“混蛋童冼尧,有本事你这辈子都别出现在我眼前!”  她再也不会理会童冼尧这个大混蛋了!他怎么可以,那么轻易的就把她抛下!  不是说好了一辈子对她不离不弃的吗?!  萧子澈沉默的站在一旁,眼眸中满是黯然,或许他真的错过了宁宁。刚才两人哪怕说的话都那么狠心,可他们眼中都是有彼此的,宁宁喜欢上了童冼尧,所以才会倔强着,不肯服软。  他怎么会不了解她?  没开口向童冼尧解释清楚刚才的那一幕,是他的私心,他想再给自己和宁宁一个机会。他们已经有了孩子,如果宁宁可以重新接纳他,他会给宁宁还有两人的孩子一个温馨的家。  如果宁宁无法接受,那么他就亲手把她送回童冼尧的身边。  “宁宁,别哭,他走了还有我陪在你身边。”萧子澈声音沙哑沙哑的,他心里大骂着自己这么做卑鄙无耻,可他实在无法再忍受,看着宁宁和童冼尧在一起。这辈子,他都不曾想过,自己会推开自己的爱的人和孩子。  这次,就当他自私吧。  唐宁宁眼泪刷刷的掉,泪眼朦胧的看着萧子澈,忽然哇的一声,抱住了萧子澈。这个拥抱没有任何暧昧的意思,不过是她心里实在难受,需要一个人来安慰自己。  她不明白,为什么他们一个一个的都可以这么轻易地抛弃她。  是不是因为她脾气太坏了,还是他们的爱太浅薄,所以才轻易地舍弃?  抱着怀里单薄的身体,萧子澈深深地吸了口气,是他最想念的味道。  宁宁,宁宁……  对不起。  *  云姿听到童冼尧来的消息,就去找他,可她刚把老太太哄睡下,沈嫂告诉她,童冼尧已经走了。  匆匆忙忙的来,又匆匆忙忙的走了,云姿直觉告诉她,事情的关键一定在唐宁宁身上。于是改去找唐宁宁个,最后在萧子澈的院子里找到了唐宁宁。  萧子澈的院子前有个秋千,是萧念央他做的,她踏入院子里,入目的就是唐宁宁坐在秋千上,萧子澈在后面有一下没一下的推着。那画面很唯美,可却让云姿觉得更加的不对劲了。  宁宁之前和萧子澈不是走的很远了吗?为什么两人又在一起了?  不是她不希望宁宁和子澈在一起,而是她不希望宁宁受到伤害。萧子澈之前对宁宁实在是太过绝情,她怕宁宁会再次喜欢上萧子澈,再次被伤害。童冼尧比子澈年长那么多岁,知道怎么心疼女孩子,而且他明知道宁宁怀的是子澈的孩子,还愿意接纳宁宁,这一点有几个男人能够做到呢?  “宁宁。”云姿开口叫了一声。  唐宁宁从深思中醒了过来,抬头看向云姿,面上扯出一个笑容,“姿姿,你来啦,过来一起荡秋千。”  “子澈,你先停下,我有话和宁宁说。”云姿让萧子澈停下来,眉头拧成了疙瘩。  萧子澈缓缓地停下了手上的动作,眸子看着云姿。  唐宁宁抬头看着云姿,满是疑惑:“怎么了?”  云姿看了萧子澈一眼,而后说道:“你跟我来。”有些话她不能当着萧子澈的面说,无论是萧子澈还是童冼尧,她都不想伤害,可最不想伤害的还是宁宁,她这么单纯善良的孩子,就应该好好的保护着,而不是被一再的伤害。  唐宁宁犹豫了一下,还是站起来,对萧子澈说道:“今天谢谢你了,我改天再找你。”  她说完,跟着云姿往外走。  走到了院子外,离萧子澈的宅院有一段距离了,云姿才开口问:“童冼尧怎么了?他来了,那么快就走了,是不是发生了什么事情?”  唐宁宁早就有预感,她会问这事情,垂下了眸子,搅着手指头说:“他高兴就来了,不高兴就走了。我怎么会知道他的事情?我又不是他肚子里的蛔虫。爱走就走啊,没人眼巴巴的求着他留下。”  一听就知道是气话。  云姿心里叹了声气,宁宁最可爱的一点是她的孩子气,最可气的一点也是她的孩子气,她怎么就不明白呢,童冼尧肯定是生气了,才会那么干脆。不用想也知道,谁能让老好人童冼尧生气了。  “你到底和他说清楚那天的事情没?宁宁,相爱的人之间要给予彼此最起码的信任。童冼尧既然肯和你解释,就说明他还在乎你,你要是抱着好跟他赌气到底的态度,早晚会后悔的。”  “后悔?我从来不知道后悔两个字怎么写的。而且,我也不爱他……”话说到最后,唐宁宁轻蹙眉头咬牙切齿的说道。  “宁宁……”云姿还想再说话,就被唐宁宁不耐烦的打断。  “你到底是我的好姐妹,还是童冼尧的好姐妹?一直开口帮他说话,再这样,我就不理你了。”唐宁宁没好气的说道。  她给了童冼尧信任,可这个信任在她看到童冼尧和别的女人接吻的时候,已经破灭了。  云姿见她是真的生气了,只好把余下的话吞了下去。  这事情她旁观者清,可宁宁的性子固执,和她说多了,她非但不会理解,反而会倔着脾气更加不去理会童冼尧。算了,还是等着看看有没有转机。  *  晚上,萧家的人都聚集在了一起,萧老爷子把萧严被抓的消息公布出来,出乎意料的是大家都很平静的接受了这个消息,泛起的波澜甚至不如之前萧睿被捕入狱来的让人震惊。包括夏岚,萧严的妻子,她甚至即刻开口提议,让萧老爷子把二院的事情尽快安排给萧子澈。  二院就萧子澈一个男丁,萧严没了,他理所应当的接手萧严的一切。  只是萧严刚出事,夏岚就提出这件事情,未免太过凉薄。  夏岚心思通透,怎会不了解在坐的人的想法,可她谁能又体谅她的苦楚呢?嫁给萧严后,她就一直活在痛苦之中,每日为了他做的那些坏事担惊受怕,如今好不容易盼到他入狱了,她必须为儿子的将来做打算。  萧严没了,萧家的权利只会越来越往萧宸的手里集中,萧子澈不尽快接手萧严的势力,那就什么都落不下了。  作为一个母亲,她会保护好自己的孩子。  萧老爷子沉默了片刻后,同意了夏岚的提议。  这件事情决定了,饭也吃的差不多了,萧老爷子和老太太起身回去休息,其余的人也七七八八的回去了。  夏岚看着余下的云姿和萧宸,起身说道:“要不一起喝杯茶?”  萧严没了,她不能让萧宸对她依旧产生敌意,必须同两人示好,否则接下来的日子,也不会好过到哪里去。  萧宸是不想和夏岚在一起喝茶的,因为他觉得夏岚太工于心计,她能在萧严出事后,将自己摘得干干净净,就说明她并非现在才知道萧严做的那些事情。她一早就知道,却没有做任何的措施阻止萧严去犯错,甚至是推波助澜的促成萧严落得如今的结局,由此可见,她是巴不得萧严这样。  “姿姿,想必你不会拒绝嫂子吧。”夏岚察觉到萧宸的情绪,立刻把主攻的目标转移到云姿身上。  云姿扯了下萧宸,示意他别对夏岚太过冷硬,毕竟是一家人,以后低头不见抬头见。他和夏岚的关系闹僵,最后为难的只会是老太太以及萧子澈。  萧宸视线下拉了一下,看了云姿一眼,勉强放低了些姿态,任由云姿拉着,走到沙发跟前。  夏岚亲自动手泡了茶,给云姿和萧宸一人倒了一杯后,开口说道:“老六,姿姿,我知道在你二哥的事情上,你们都怪我。可我一个宅在院子里的妇道人家能做什么?现在他进去了,我睡个好梦,不用再担心,会不会有哪天警察过来说,萧严犯罪了。”  “如今子澈也长大了,他自小和你的感情亲厚,你看在你们叔侄的关系上,也对他好几分,我就是死也会报答你的恩情的。”夏岚抹了抹眼泪,故作哀伤的说道。  云姿看着她这样子,沉默了。  夏岚这话说的挺体面地,可是话里有话,更让人觉得心烦的事,它说这话,是在防备着萧宸对萧子澈做什么吗?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