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大叔,不可以>目录>

241 只要你一句话,我就跟着你(为靛青同学的南瓜马车加更)

241 只要你一句话,我就跟着你(为靛青同学的南瓜马车加更)

小说:大叔,不可以作者:唐家小七字数:4658更新时间:2015-05-19 13:58:26
   “你脸色看起来很不好,宁宁如果你真的不愿意,我可以和唐叔说的。本書同步更新百度搜抓机小说网。”萧宸站在一旁沉声说道。  “不用,爷爷最后的遗愿是这个,我不能让他死不瞑目。”唐宁宁紧紧地抓着自己的手心,心里有个地方很痛,可她只能选择忽略,虽然现在会痛,但伤口总会愈合,需要的只是时间。  哪怕此刻伤口鲜血直流,溃烂,流脓,痛的她无法呼吸,痛到麻木。  可只要忍着,总有一天会过去的。  从医院到婚礼的现场并不算太远,因为老爷子的身体无法承受太远的距离,坐在婚车上,唐宁宁让人打开了车窗,六月份末的风夹杂着热浪吹在脸上,滚烫的厉害,汗水不停地留下,顺着洁白的婚纱,浸染了胸口的跳动的地方。  阳光正好,盛大的车队行驶在路上,引来路人纷纷侧目,红色的喜字贴在车身上,唐宁宁觉得有些恶心,不知道是因为太热,还是因为此刻的心情太过糟糕。  抵达婚礼现场,绿色的草坪上,装点着白色的丝纱,整个现场唯美的宛如仙境。  老爷子坐在轮椅上,被人推着迎接她。  萧子澈一身白色的燕尾服,在日光下双目含笑的迎接着来宾,在唐宁宁出现的那一刻,他看向她,婚礼的现场热闹非凡,那么多的人他却只看到了她,所有的景物都迅速的倒退。  茫茫人海里只有她一人的身影,他前半生见过的最美的女人。  萧子澈抬步走向唐宁宁,临到跟前,唐老爷子满是笑意的将宁宁的手放在他手里,“子澈,我今天把宁宁交到了你手里,她是我这辈子最珍贵的宝贝,你可要好好地对待她。”  “爷爷,我一定会的。”萧子澈握住唐宁宁带着白色长筒手套的手,低声温柔的说道:“宁宁,走吧。”  唐宁宁望着萧子澈,唇动了动,却最终点了点头。  两人执手,一步一步的想高台走过去,西式化的婚礼现场,鲜花和彩球的海洋里,熙攘着请来的来宾,婚纱迤逦的裙摆足有四五米长,在绿色的草地上缓缓地向前移动。  欢快的而高昂的结婚进行曲,将结婚现场的气氛烘托到了极点。  唐宁宁抬脚,一步,两步……每多走一步,心里的绝望便多了一分。  如果童冼尧现在出现,她会毫不犹豫的选择跟他走,可是直到现在,他都不曾出现,哪怕给她一句话,一则短信。真的忙到和她说句话的时间都没有了吗?还是他出了意外来不了?  如果是后者,她若是结婚了,童冼尧怎么办?  登到高台上,台下响起了如潮水般的掌声,司仪在台前说着话,她听不到那人究竟在说什么,涌入耳中化为嗡嗡的声音。目光穿梭过人群,她觉得自己好像被隔绝在了这个欢乐的世界之外的人。  礼仪小姐将两枚戒指盛放在丝绒盒子的托盘里送到两人的跟前,萧子澈从拿起女款的那枚戒指,侧首看着双目出神的唐宁宁,犹豫了一下,将男款的那枚戒指拿起来,放在了唐宁宁的手心里。  唐宁宁回过神来,看着手心里静静躺着的那枚丝绒盒子,耳边听到司仪不停地在在说着话。  “萧子澈先生,请问您愿意娶唐小姐为妻吗?无论穷困还是富贵……”  “我愿意。”萧子澈干脆利落的给出了答案。  司机笑了笑看着唐宁宁,“唐小姐,请问您愿意嫁给萧子澈先生为妻吗?无论富贵还是贫困……”  唐宁宁死死地掐着手心,眼底的哀伤弥漫,她不愿意,心里有个声音不停地呐喊着。  空气有那么一刻的静止,所有的景物都瞬间静止,时间被无限的拉成丝状,戳破了心,千疮百孔。  萧子澈嘴角的笑意缓缓地消失,他以为因为唐老爷子的遗嘱,宁宁最起码会和他完成婚礼的,可如今,他才清楚的明白,两人永远不可能了,因为宁宁连最起码的表面功夫都不愿意做。  前所未有的悲怆席卷了全部的感官,他甚至能感觉到宁宁对自己莫名的抗拒。  在他抬脚转身准备离开的那一刻。  却忽然听到一声,很轻很轻的声音,“我愿意。”  伴随着那声微不可闻的‘我愿意’,泪水滚滚的落下,唐宁宁抬头视线迷蒙的看着萧子澈。  她最终,还是没有等到童冼尧。  最后的期限,她没能等到他,爷爷说的对,她和没有缘分,如果真的有缘分就会像云姿和宸哥哥那般自一开始就是甜甜蜜蜜的,哪里会像这般,一波三折。  台下的宾客以为她是喜极而泣纷纷的鼓掌欢迎。  只有萧子澈知道,她此刻的哭泣不是因为高兴,而是因为悲伤。  伸手轻轻地抱住宁宁,唐宁宁趴在萧子澈的肩膀上,胸口窒闷的她想要呕吐,可呕也呕不出来。  “宁宁,这是我买的项链,原本是给我妹妹的,现在既然碰到了你,那就给你了。”  “等你到了三十岁还嫁不出去,就让我来娶你吧。”  “谁说我们家宁宁没人要的?!我们家宁宁是最好的!”  “宁宁,他萧子澈不要你们母子,我要!”  句句言犹在耳,许了一生一世的人却迟迟不来,童冼尧,你到底哪里去了呢?  “新娘子,扔花球啊。”  “宁宁,扔出去。”  她手里被塞进去了一个冰凉的东西,而后被人拉着手向后扔过去,人群里发出一阵一阵的惊呼声。  片刻后——  啪!  所有的人都静止了下来,看向人群的最后面,那束鲜艳欲滴的玫瑰不知被谁扔在了地上,花瓣散落下来,而花束的跟前站着一个穿着黑色西装的人,那人目光静静的看着台上相拥哭泣的两人,目光里一片荒芜。  萧宸的面色一变,分开人群向童冼尧走过去,那么多的人拥挤着,他眼睁睁的看着童冼尧冷冷的笑了笑,而后转身向外走,情急之下大声的吼了一声,“童冼尧,你给我站住!”  嘈杂的人群里,童冼尧听到这声吼声顿了一下,可很快脚步又恢复了如初。  唐宁宁看着那抹人影,抬脚要向前走,可她身上穿着的婚纱却成了羁绊,脚踩在洁白的婚纱上,身体一个趔趄差点跌倒在地上。【本书最快更新百度:】萧子澈及时的出手扶住她,才能幸免于难。  童冼尧的脚步却是越走越快,他的左腿有些不便利,走得快了就更加的明显。  眼看着他就要走上车,唐宁宁情急之下,走到司仪的跟前,一把夺过他手里的麦克风,对着麦克风大声的吼了一声:“童冼尧!你敢再向前走一步,我就死给你看!”  她那么狼狈,身上的婚纱在刚才踩破了一个大洞,脸上的妆容也被哭花了,可她都管不了。她只知道,如果让童冼尧就这么走了,她会后悔一辈子。  视线死死地盯着那道身影,唐宁宁觉得自己又活了过来。  太阳烤的她浑身发烫,汗水和泪水顺着洁白的皮肤不停地落下来,她整个人像是从水里被捞起来似的,压抑着汹涌而出的情绪,她大声的接着说道:“我一直在等你,整整七天的时间,我都在等着你,童冼尧,我不愿意,这场婚姻我不愿意,只要你对我说一句话,我就愿意跟着你走,你听到了没有?”  爷爷说她和童冼尧没缘分,不然怎么会十年的时间都走不到一起。  可她不信,那十年她那么小,不懂得情的滋味,为什么要算进缘分里。  萧子澈让她懂得了情,可却没给她走下去的信心。  是童冼尧,让她知道真正的情是两情相悦的,是甜蜜的,而不是一个人傻傻的付出。  十年是什么概念呢?人生最美好的十年,他全部给了她。  如果她错过了童冼尧,这辈子她都不可能再找到一个人,能那么爱她,也让她那么爱的了。  空气里回荡着唐宁宁歇斯底里的声音,没人再开口说话。  这场婚姻出现了那么大变故,新娘子当着所有人的面,说她喜欢的是另外一个男人,谁都知道这婚礼算是黄了。  童冼尧僵直着背,在众人的目光下,缓缓地转过身,开始向高台走去,开始的步子还缓慢,后面越来越快。  强忍着腿上的疼痛,额头上的冷汗不停地流下来,他却丝毫不在意。他以为自己被判了无期徒刑,以为宁宁觉得他来晚了,要和萧子澈在一起,十年的等待成空是什么滋味?整个世界坍塌也不过如此。  可就在他绝望的时刻,她却给了他希望。  童冼尧走上高台,唐宁宁朝着他大步的跑过去,用力地扑进他怀里,失声大哭:“童冼尧,为什么你才来?我以为你不要我了。”  “傻瓜,我怎么可能不要你。”童冼尧抱着失而复得的宝贝,胸口酸涩的同时充斥着满满的幸福。  他就是舍了这条命,也不舍得丢弃她。  昏迷的那段时间,他无时无刻不想着她,点点滴滴每一分都刻在了心上。  最后的时候,得知她和萧子澈要结婚的消息,他恨自己恨不得立刻去死。  明知道极大可能会输,他还是来了,只为亲眼看到她结婚,让自己最后的希望扑灭。  萧子澈看着紧紧抱在一起的两人,手里的戒指啪嗒一声掉在地上。【本书最快更新百度:】  错过了,从他推开宁宁的那一刻,就注定了他和他的错过。是他自己不懂得珍惜,让她与自己擦肩而过。  心里早就预料到了这种可能,就在刚才,宁宁犹豫的刹那,他心底隐隐的有直觉告诉他,他要失去宁宁了。  果然,在最后一刻,童冼尧出现了。  指尖触碰到空气,在所有人尖叫着为两人祝福的那一刻,他无声无息黯然的退场。  这场婚礼,他从来不是主角。  唐宁宁趴在童冼尧的怀里哭的形象尽无,哭完了,嗓子也沙哑了。  童冼尧看着满是憔悴的她,心口疼的紧,“宁宁,对不起,我来晚了。”  如果刚才他真的走了,这辈子只怕就成了最大的遗憾。他的宁宁才是最勇敢的那一个,和她比起来,他就是个彻头彻尾的胆小鬼。  “来的是晚了,童冼尧,我等了你好久,你怎么才来呢?”唐宁宁擦干了脸上的泪水,皮肤被泪水蛰的疼的厉害,她抽抽嗒嗒的问,嗓子沙哑的一只被敲破的锣鼓。  “童先生,打扰我孙女的婚礼,难道你不应该给我一个解释吗?”唐老爷子的声音从台下传来,充满了威严。宁宁喜欢的是童冼尧,他知道,可不能仅凭这点,就原谅他的迟迟到来。  拿出趴在,递给唐宁宁,童冼尧看向唐老爷子,声音里满是认真的说:“唐叔,我在去机场的路上,我被人暗算,过去的一段时间里,一直陷入昏沉,最后逃出来,没来得及联络上你们,实在是抱歉。”  唐老爷子皱了眉头,刚才他就看着童冼尧的腿脚不利索,不像是说假的。  “你遭到暗算了?哪里受伤了?”唐宁宁擦干净了脸上,紧张的看着童冼尧。  童冼尧安慰的拍了拍她的手,低声说:“现在已经没事了,你放心。”那几天的凶险,他并不想告诉宁宁,怕她被吓着了。  “在国内发生的事情?”萧宸走到两人的跟前,拧着眉头问道。  “是国内,事情发生以后,国内没有任何风声流出,如果不是同我救了我,只怕我死了,你们也是不知道消息。应该是有人刻意封锁了消息。”童冼尧想到生死的那一刻,抱着唐宁宁的手就更加用力了一些。  他从不怕死,可这次若是死的不明不白,宁宁只怕会误会他一辈子。  幕后凶手是谁,他一定要找出来!  他这么一说,萧宸眉头皱的越发紧,和冼尧过不去,花这么大手币杀人,还有能力封锁消息的,第一个念头他想到的便是秦家。  秦家自从秦子良、秦明达出事后,就再没有别的动静,如果这一次是秦家做得,很有可能只是一个开始。  而距离冼尧出事,已经过去了一周的时间,那么在这一周的时间里秦家又做了什么?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