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大叔,不可以>目录>

255 往事

255 往事

小说:大叔,不可以作者:唐家小七字数:4301更新时间:2015-05-19 13:58:30
   车子缓缓地行驶在路途中,楚君毅面色阴沉的看着前方,而后陷入沉思。有多少年,他没想过那个女人了?时隔了二十多年,再度想起的时候,那个女人的样貌已经有些模糊了,可给他的感觉却像昨天一样。  杜明月是一剂毒药,沾染上她的人就无法忘记她,哪怕她做了那么多令人厌恶的事情,都无法忘记她。  认识她的那一天,他和言谨南、秦子良还有其他几个同期到a市的人一起第一次参加工作。二十岁的人惯来被人捧在手上,眼高于顶,尤其是以秦子良为甚,他是廖家老爷子最疼爱的儿子,要什么就必须得到,不要的弃如敝履。  而他那时候还不是楚家的掌家人,私生子的身份,让他处在楚家很尴尬的位置。若不是和言谨南交好,大概楚家人根本不会想起有他这么个儿子。  后来,他们出游的时候碰到了杜明月,江南水乡女子,温婉却不失明艳,就像是从画里走出来人,带着春天的温暖与明丽,又带着秋天的飒爽,以及冬天的春节。谈笑之间,带着大家闺秀特有的韵味与书香气,玩闹时,却又有着女孩子的活泼与娇俏。  用红楼梦中的一句话形容就是‘静若处子动若脱兔’。  在这并不发达的a市,能看到这样的美人,毫无意外的让他们眼前一亮。  就连一直抱怨不适应a市的秦子良,也在碰到杜明月后,开始对这个地方变得喜欢起来。最新章节百度搜索:。而后来,他们知道了她的名字,杜明月……明月……她的确是举世无双的明月。  杜明月起初并不知道他们的身份,只知道他们是从帝都过来的,把他们当成了普通的游客,想处的多了,就那他们当朋友,邀请他们去家里玩。杜家的门户小,却是书香之家,言谈举止之间不卑不亢,对待他们也是一视同仁。  越是接触,便对杜家越是满意,对杜明月更是上瘾。  他见过很多的名媛千金,却没有一个能比得上杜明月。  那天,他鼓足了勇气,想要同她表达自己对他的心意,可秦子良却先他一步,宣布了杜明月是他的女朋友。他看着杜明月,希望她站出来否认,可意外的是,她没有,笑盈盈的默认了这个说法。  其实所有人都应该有感觉吧,他们四个人都喜欢上了杜明月。  只不过秦子良下手的比较早,他开口了,谁还敢和他抢呢?四个人明着是兄弟,暗地里地位却也有尊卑。秦子良、言谨南都是老一辈看中的接班人,是重点培养的,就是下放到a市,他们的职务也要比他高的多。  廖家那位早就已经有了发妻,就算心动了,也只能忍着。  而他楚君毅的地位更是尴尬,一个私生子,连自己都保护不了,更别说是和秦子良抢女人了,只怕没抢到,他就已经被秦子良杀了。  克制隐忍着自己的爱慕,他看着杜明月和秦子良越来越亲近,两人言谈举止之间都表示了,他们是彼此相爱的。  只是后来呢……  楚君毅有些头痛的想着,如果当初没有那件事情,是不是后来的一切都不会发生。  秦子良是花花公子,对杜明月感兴趣是真的,爱她也是真的。但对着一个女人久了,也会腻味。所以在公开杜明月是他女朋友三个月后,他找上了别的女人,那个女人叫什么,楚君毅已经忘记了,只记得是秦子良最喜欢的类型,胸大、腰细、丰臀……  他问秦子良,这样不怕杜明月知道吗?  秦子良当时无所谓的说,她就算知道了又能怎样?杜家难不成还能找我不成?别忘了我们秦家是谁?而且,杜明月已经是我的人了,她还能嫁给别的男人?  在那个思想还不怎么开明的时代,一个女人把清白交付给一个男人意味着什么,他自然是清楚地。  他恨秦子良不好好珍惜杜明月,看着杜明月全心全意的对待秦子良,而秦子良背着她胡天海地,他的心就刺痛着。  怜惜她,就忍不住的靠近她。  直到他发现自己越陷越深,再想抽身的时候已经来不及。  纸是包不住火的,秦子良有别的女人的消息,杜明月最终还是知道,她那么刚烈的女子,又怎么会容忍这种事情?当着秦子良的面和他一刀两断,她下了秦子良的面子,秦子良自然不会容忍。  杜明月毫无意外的和秦子良分开。  她失恋的那天晚上,他没能忍住,跟上了她的脚步。两人买了很多的酒,在湖边喝,之后杜明月趴在他的肩头,对秦子良大声的唾骂,然后呢?他借着酒意,对他剖白了心意。  杜明月吻上了他的唇,之后的一切似乎都顺利成章了。  他和杜明月发生了关系,不论杜明月是为了报复秦子良也好,还是对他有那么一丁点的喜欢也好,他那时候是真的想拼着身家性命想要和她在一起的。  恋爱的时光总是那么美好,他和杜明月开始了地下的恋情,每天他无时无刻的想着她,恨不得和她一直在一起。  他一度以为,两人会走向结婚的礼堂。  至少在他看到杜明月和秦子良背着他还在一起之前,他是这么认为的。  杜明月那天生日,他带着蛋糕兴冲冲的去出租屋见她,可隔着门他却听到了男人和女人在欢爱时发出的声音,两人的对话清楚地传入他的耳中,将他满心的欢喜彻底的粉碎。  “我最爱的人当然是你,楚君毅那个傻瓜,不过是我用来气你的,子良,你以后好好地对我,我就和你在一起,为你生儿育女好不好?”  这是杜明月的话,他这一辈子都不会忘记。  嘭的一声,蛋糕坠落,门内一阵悉索声,打开门,杜明月衣衫不整的站在门口,看到他先是一愣,而后笑了笑说:“是你啊,楚君毅,你听到了也好,我和子良重新在一起了,我们分手吧。”  她笑靥如花,看得他眼睛刺疼的紧。  怎么会有那么可恶的女人呢?他疯狂的想要杀了眼前的一对狗男女,可最终忍了下来,他要超过秦子良,要让杜明月对自己的行为后悔。  之后,返回帝都,他和廖家的千金订婚。  订婚的宴席上,他看到秦子良挽着杜明月的手,同他平静的说着恭喜,仿佛两人那段感情从未曾发生过。  他捏紧了手,斩断了和她的一切,毅然决然的和廖芷荷订婚。  在廖家的帮助下,他很快取得了老爷子的欢心,手里的权利一天比一天多,可心里却越发的空洞。他忘不了杜明月,哪怕身边的廖芷荷再怎么温柔体贴,他始终忘不了她。  秦子良对杜明月最终厌恶了,没过多久,他就听说秦子良又有了别的女人,而杜明月再度被抛弃,他每天喝大量的酒,逼迫自己忘记杜明月。  然而那夜醉酒,他还是习惯的跑到她住的地方,敲响了她的门。  他说了很多的事情,很乱,不知道是谁先抱住的谁,之后他们再度在一起,背着廖芷荷和杜明月在一起,他明知道是错误的,可心里却忍不住。  他想,如果杜明月真的是和自己好好在一起的话,那他舍弃了现在拥有的一切,和她做一对平凡的夫妻也好。  但事与愿违。  秦子良拿着一沓的照片,照片上是杜明月和男人纠缠的照片,每一张都是那么不堪入目,而他不过是其中一个男人。  秦子良说,他早就不喜欢杜明月,杜明月根本不像看到的那样,一切不过是她的伪装。骨子里的杜明月是个浪荡的女人,勾引一个又一个男人,也是因此他才和杜明月分开的。看在两人兄弟情分上,他不忍心他也被蒙蔽,才说出这些的。  之后秦子良带着他,去看杜明月和别的男人是怎样纠缠的。  一张大床上,杜明月和别的男人耳鬓厮磨,她说着和他曾经说过的话,一切的甜美化为利刃,狠狠地戳在他的心上。  他是个傻子,被杜明月玩弄于鼓掌之中的傻子。  和杜明月分手的那天,是雨天,秦子良带着她去参加舞会,他当着她的面与廖芷荷宣布结婚的消息。看到她惨白的脸色,有那么一刻,他心里生出了报复的快感。  过了两个月,她与一个德国的黑手党宣布订婚。  那天晚上他喝的酩酊大醉,与廖芷荷发生了关系,廖芷荷怀孕,他与她结婚自然而然。  又过了一年的时间,杜明月忽然从国外回来,抱着一个孩子,同他说当初的一切都是秦子良陷害她的,而她是逼不得已。  真是可笑,她以为他还是当初的那个傻瓜吗?  他让佣人抱出楚月薇,说自己已经有了家室和她再没有半分的关系。  楚月薇打那以后,再也没有出现。  其实只要啊她说一句‘我错了,对不起。’他就会原谅她。  那个女人直到最后一面,还企图用谎言来欺骗他,真是不可原谅。  她说自己是被秦子良逼得,和别的男人没有任何的关系,那为什么言谨南的一双女儿会和她长得那么像?别和他说是巧合,他只相信自己眼睛看到的,言谨南若是和她真的发生了关系,才有了这一双女儿,他一定不会放过她们。  杜明月施加在他身上的二十年的苦楚,他一定会加倍的偿还给他们。  *  “先生,到了。”司机停下了车,回头对楚君毅说道。  思绪被拉回,楚君毅只觉得自己又从地狱里走了一遭,那些往事他一直刻意的遗忘,如今被翻出来,有些感觉还是无法遗忘。  从车上走下来,楚君毅抬步走到门前推开了那扇狭窄的小门,门吱呀一声打开。  院子里静悄悄的,他走到正厅,没敲门就走了进去。  门内言谨南正在喝茶,看到他进来了,抬头看了他一眼,“楚君毅,你真是越活越没礼貌了,进来之前难道敲门都不会了吗?”  “别和我废话,言谨南,那两个人到底是谁的孩子?”楚君毅盛怒之下没有丝毫的客气,他早知道季云姿长得像杜明月,就在秦家对付萧家的时候,一同对萧家下手,弄死这两个孽种。  她们的存在,就是对他的一种侮辱。  “是我的女儿。”言谨南抬起眸子,静静地看着楚君毅说道。  “难怪你这么多年对我越来越疏远,言谨南,我把你当成兄弟,你却做这种事情,你对得起我吗?!”楚君毅一个箭步冲上前,抓住言谨南的衣领,扬手就要打下去。  言谨南却嘭的一声把空茶杯拍在桌子上,冷笑了两声,“对得起你?你赔得起这三个字吗?楚君毅,你自己亲口说的,和杜明月再没半点关系,我和她怎样,与你何干?问我这句话之前,你先自己想想,你对的起她吗?”  “我为什么对不起她?我为了她舍弃了那么多的东西,可她呢!她玩弄了我,和一个又一个男人纠缠!她就是贱人!是个婊子!”楚君毅红通着眼睛开始骂起来,积攒了二十多年的怒火在一这一刻爆发。  他想不通,为什么杜明月要对他这么狠,她爱钱爱势,他都可以满足她。  为什么要背着他去勾引别的男人!  甚至和他的好兄弟都有瓜葛!?  “楚君毅,我以前恨你,现在只可怜你。二十多年了,你还想不通自己错在了哪里。”言谨南笑了笑,忽然抬手,一拳头砸在楚君毅的脸上,“你这种男人,怎么赔得起她?你怎么有脸骂她?!”  若不是明月临终前再三的嘱托他,不要告诉楚君毅真相,他早把真相说出来了,楚君毅这条糊涂虫,他始终不明白,自己的幸运,是一个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