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大叔,不可以>目录>

259 楚家惊魂

259 楚家惊魂

小说:大叔,不可以作者:唐家小七字数:4454更新时间:2015-05-19 13:58:31
   楚家邀请她去做客的时间是在晚上七点钟,云姿想了几个钟头,都没能把萧宸摆脱掉。  @手机端阅读请登陆m.自她上次自作主张的设计颜后,他就不会再离开她身边超过两分钟。摆脱不掉,只能和萧宸说实话,面得到了楚家后,真的见到了楚月薇,他会做出让楚家人心里不痛快的地方。  萧宸有些意外,按道理说,楚月薇作为楚家的唯一的千金,身边应该不少人照顾的。  能发生这种事情,只有两个可能,一是楚月薇不受楚家的重视,没注意她周身的安全,这个可能性几乎为零;二是楚家里出了内奸,和楚家的敌对的人内外勾结,才会使得保护楚月薇的人出现空档,让那些人得逞。  前者的可能性几乎为零,他调查过楚家所有的人,自然知道廖芷荷对楚月薇有多宠爱。  虽然廖芷荷因为忙着打理生意,很少陪在女儿的身边,但她指派给楚月薇的有一个叫忠叔的人却是常年守着楚月薇。  这次楚月薇出事,他没陪在身边,不是太奇怪了吗?  心底里起了疑惑,萧宸却没有说出来。因为楚家的事情和他没有半分的关系,即便有人在算计楚家,他也没责任告诉楚君毅。言谨南说过,楚君毅是害死杜明月的凶手之一,云姿的杀母仇人,他为什么要去帮他?  只是可惜了楚月薇,他记得宁宁和楚月薇的关系不错。因果轮回,父母做的孽,报应在子女身上的事情,他活了三十年见到的不少。却很少有用这么卑劣手段的,比直接杀了楚月薇还要狠。  要么这个报复楚家的人恨楚家入骨,要么是留着楚月薇的命还有用。  “我知道了。”萧宸淡淡的应道,面上并没有太多的表情。  云姿心里有些不安的,她告诉了萧宸,又多了一个人知道,只怕廖芷荷知道了会饶不了她的,“你现在知道了,还是别去了吧。我害怕楚家那边的人知道了,对我们产生不满。”  “他们有对我们满意过吗?你一个人去我不放心,不去或者我陪着你去,二选一。”萧宸摸着云姿的头说道。  “还有第三条路可以选择吗?”云姿眨了眨眼睛,有些恳求的说道。  “你觉得呢?”萧宸反问。  “好吧。”云姿耷拉了脑袋,她早该知道就这两条路可走的。  因为不是正式的拜访,所以云姿就穿了一身很简单、朴素的衣服。她是双胞胎,肚子打从三个月以后就像吹气球似的鼓起来,诡异的肚子和她的纤细的身材极为不符合,昨天去医院检查,医生建议提前生产,不然等到满十月再生产,以她的身体状况是承受不了的。  这也是萧宸寸步不离他身边的最重要的原因之一。  五点钟,萧宸和云姿坐车从言家宅院里出发,帝都这个时间有些塞车,而且言家离楚家是相当远的一段距离。所以,提前出发才可以准时到达楚家。  到达楚家的时候已经过了六点钟,云姿从车上下来,等着萧宸同自己一起走。两人走到楚家的门口,有管家在等着,请两人过去。  楚君毅在两人下车的时候,就听佣人说了这事情,两人到达客厅的时候,他已经起身迎了出来,看到萧宸,楚君毅笑了笑说,“萧先生、萧太太,你们能来真是太好了,月薇这几天一直在念叨萧太太。”  “薇薇……她怎么样了?”云姿厅他这么说,心里放松了一些,发生这种事情,最主要的还是看月薇能不能看开。她看开了,以后还能找到属于自己的幸福,看不开,那这一辈子是真的就毁了。  “已经好了很多了,等会儿见到萧太太,想必更加的开心。”楚君毅面上的表情没有任何的改变,依旧是笑着只是那笑意却未达到眼底。  “两位请进。”楚君毅做了个请的姿势,迎两个人进来。  萧宸的视线冷淡的扫了一眼楚君毅的面容,直觉觉得楚君毅有些古怪,一般自己的女儿发生这种事情,父母都不会笑出来。可楚君毅这频繁的笑容,让他觉得他在刻意的隐瞒着什么。  楚君毅把所有的心思都放在了云姿的身上,自然也没注意到萧宸对自己已经产生了怀疑。  三个人没坐一会儿,楚君毅就提出邀请,让云姿上楼去看看月薇。  云姿起身想要到楼上看,却被萧宸抓住了手,说是要陪着她一起去。  “抱歉,萧先生,我女儿现在的情况,你恐怕不能去看她。”楚君毅笑着按住萧宸的肩膀,想要把他的手拉开,然而萧宸毫不客气的把他的手打掉。  “那我也同样抱歉,我妻子身边没有我陪着,哪里都去不了。”萧宸锐利的眸子盯着楚君毅,不肯退让漫步,散发出强势的气息。  楚君毅面上的表情有那么一刻的僵硬,而后摸了下自己的衣服说:“这样的话,可否请萧先生在门口等着?萧太太,你说呢?”  云姿有些为难的看着萧宸,楚月薇的情况的确是不适合见关系疏远的男人,但萧宸跟着他,也是为了保护她。无论怎么选,都是艰难的选择。  她沉默着不做声,楚君毅也不再说话,良久后,萧宸说:“楚先生的提议我接受了。”  只是一扇门,楚君毅应该没那么傻,在自己家里动手。否则,他也白活了那么多年。  楚君毅面上露出喜悦的神色,“请。”  三人上了楼,或许是因为楚月薇出事了,整个楚家都是冷冷清清的,偶尔有佣人出现也是轻手轻脚的,仿佛幽灵一般。  走到楚月薇的房间前,萧宸和楚君毅都停下了脚步,云姿推开房间,幽暗的灯光映入眼睑,看的并不清楚,不过楚月薇的房间很简单,她上次来过,并不担心。  萧宸要开灯,楚君毅却不答应,云姿怕刺激到楚月薇,也就扶着墙慢慢的走进去,开口叫了一声:“薇薇?”  床上传来悉悉索索的声音,而后是一声微弱的声音,很含糊的一句,听不出到底说的是什么。  云姿松开手,往床边走,就快到楚月薇的床边的时候,脚下一滑,想要稳住身体可已经来不及了,整个人控制不住的向床前倒去。  “萧宸!”下意识里,她惊叫出了这个名字。  萧宸看到这个情景,心里一紧,没等楚君毅反应过来,他身影一闪,以极快的速度往前一冲,在云姿滑倒之前,大手一捞,将快要跌倒在地的她牢牢地抱在怀里。  一切发生的太快,等云姿没感觉到疼痛睁开眼睛的时候,便看到了萧宸的面容。  她张了张嘴,一句话也不出来。  刚才滑倒的那一瞬间,她下意识的护住了腹部,第一个念头就是,如果孩子没了,她该怎么办?!  时间在刹那间凝固,而后在萧宸说出第一句话而溶解开来。  “有没有哪里不舒服的?”萧宸低沉的声音里有些颤抖,他真是不应该相信楚君毅的话,以为这么远的距离没问题。  如果刚才他稍微慢半步,将会发生什么后果,他想想都有一种想要杀了楚君毅的冲动。  楚君毅啪的一声打开灯,满是急色的走进房间里。  他这一开灯,床上的楚月薇就猛地从跳下来,往衣柜里躲。  云姿缓过神来还是后怕不已,房间里的灯光大亮,她被萧宸扶起来,看到脚下那块打了蜡的地板,面色满是怒气,“楚君毅,难道你不应该解释一下吗?!”  她之前以为楚君毅是真的为楚月薇着想,才会做出这些要求,可现在看来,他根本是另有所图!  床的一圈都被打了蜡,无论她从哪边走,都会跌倒。楚君毅的用心何其歹毒!只是她想不通,他为什么要这么做!她和楚君毅到底有什么仇恨,才会让他这么对待?!  “萧太太,你在说什么?这些蜡我事先并不知道,可能是我妻子让人在打理这间房间,回头我去找人问一下,查出来是谁做的,我一定会严查不待。”楚君毅面色平静的看着云姿,并没有被拆穿后的慌乱和害怕。  “自己做的事情,自己心里清楚!”云姿看着他这幅伪善的嘴脸就觉得恶心!如果不是为了楚月薇,她现在就想扇这个男人一耳光!  萧宸拍了拍云姿的背部,“别生气。”  云姿被他这么一提醒,才想起来医生的嘱托,别过脸不再去看楚君毅。因为多看他一眼,都让人恶心万分!  “楚先生,这件事情是不是你做的,我们没有证据证明。但这事情不会就这么完了,今天的拜会就到这里结束,我和云姿先回去,等回头,我会好好的同楚先生讨论今天的事情。”萧宸面色冰冷的说完,揽着云姿的腰肢往外走。  他担心云姿被吓出事情,现在不是和楚君毅耍嘴皮的时候,先带云姿检查,楚君毅今天的所作所为,他一定会同他算账!  走到门口的时候,楚君毅忽然开口说道,“云姿,难道你不要看月薇了吗?”  云姿脚下的步子一顿,抬头看向满目冷然的萧宸,而后说道:“看不看她在我心里都是我的朋友。楚先生,你扪心自问,这么做的时候,有没有为月薇想过?还有你究竟把月薇放在什么地位?”  她这么相信楚君毅,一大部分是因为她相信很少有父亲会利用自己的亲生孩子来达成某种目的。楚月薇已经遭遇了这种事情,楚君毅还利用月薇来设局,想害的她的孩子流产,这样的人根本不配做一个父亲。  月薇出事,她相信和楚君毅失职有很大的关系。  “我们走吧。”云姿面色很不悦的说道。  “嗯。”萧宸应了一声,忽然抱起了她,大步的向外面走去。  看着两人的背影,楚君毅的面色骤然阴沉,今天的事情只是一个开始,杜明月已经死了,他觉得自己继续活下去的念头都没有了,权利、地位、金钱这些他早就腻味了,如果不是为了等着找到杜明月向她报复,他早就想拜托现在的一切。  如今他除了这身皮囊一无所有。只剩下了报仇,他要杀了言谨南,再杀了他们的女儿,为自己过去所受的一切来报仇。  他说过,就算杜明月死了,他也不会让她安生。  这次季云姿没出事,算她命大,下一次就没这么好运了。  扯了扯嘴角,楚君毅冷哼了一声。  *  出了楚家的门,云姿被萧宸直接抱上了车,虽然刚才萧宸抱住了她,可她还是感觉到有些不舒服,或许是惊吓过度了。  萧宸见她面色发白,对司机说:“去医院。”  云姿乖乖的坐在车座里,没和萧宸打别,刚才的情况有多凶险,她都知道。  楚君毅实在是太过阴险,竟然利用楚月薇做局,而且之前没有任何的征兆,他就忽然反目设下圈套,要害她!这个男人要么是疯了,要么就是有利可图!  “月薇有这样的父亲真是可怜。”云姿不敢提刚才自己摔跤的事情,小声的嘀咕。她觉得楚月薇是真的可怜,廖芷荷好歹在得知她出事后哭得撕心裂肺。楚君毅都做了什么?  最起码,在楚月薇出事后,他没立刻察觉到,甚至是在第二天回家后,他也只愤怒了一阵。  现在更是拿楚月薇来做诱饵,有这样畜生不如的父亲还真是不如没有。对比她的养父和生父,她觉得自己的一声真是幸运。  季山柏从小到大都宠着她,在她出事后都会耐心的哄着她,哪怕只是跌倒。虽然后来因为馨雅的事情闹得有些不越快,但季山柏在她心里依旧是一个一百分的父亲。  言谨南为人比较清冷,可他在疼宠女儿的事情上,不比季山柏差到哪里去,这样的生父,接受起来也没那么困难。  比起楚君毅这样的人,他们两个做父亲做的实在是好了几万倍。  “别乱想了。”萧宸俯首看着她的脸色,没有刚才苍白了,才放心了一些。  楚月薇有怎样的父亲,她自己不能选择,但有怎样的人生,却是可以自己选的。落到如今的地步,不得不说,和楚月薇自己也有一定的关系。  萧宸对楚家的人没有半分的好感,以后也绝不会让云姿再踏入楚家半步。  车子停在医院的门口,云姿刚下车,就听到了身后传来一道熟悉的声音。  “云姿,萧宸,你们来这里,是不是云姿哪里不舒服?”言谨南看着两人,云姿的检查时间是固定一周一次,昨天刚检查过,今天又来,难道是哪里有不妥的地方?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