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大叔,不可以>目录>

260 当年明月在(为钻石满4100加更)

260 当年明月在(为钻石满4100加更)

小说:大叔,不可以作者:唐家小七字数:4859更新时间:2015-05-19 13:58:32
   他听老太太说,云姿的底子差,怀胎本身就有危险,更何况是怀了双胞胎,家里人都担心她能不能撑的下去。来医院这边,是为了看望一位老领导,没想到在这里会碰到两人。  云姿扭过身,就看到了站在不远处的言谨南,一同随行的还有几个领导模样的人。  言谨南对身边的人低声说了几句话后,大步的向两人走过了过来。  “爸。”相处了一段时间,她叫言谨南叫的越来越顺溜,在心理上也把他当成了自己真正的父亲来看待,虽然言谨南看起来并不像能生出她这么大女儿的人。  萧宸微微的颔首,却是叫了一声言叔。  言谨南面色严肃,看了萧宸一眼,而后盯着云姿,发现她身上没有伤口,脸色也算正常,语气稍微缓和了一些,“来医院这边做什么?”  “姿姿受了一些惊吓,带她过来看看。”萧宸回答了言谨南的话。  言谨南闻言,眉头拧的更紧,“怎么会被吓到?不是让你好好的照顾她吗?”  他训斥萧宸完全当训斥小孩子来训斥,云姿在一旁捂着嘴偷乐,其实算算年纪,言谨南比萧宸大了十几岁,萧宸比她大了十岁,却是岳父与女婿,老婆与老公的关系,听起来都觉得乱。  “你还知道笑,叮嘱你多少次了?不许再让自己陷入危险,你一句话都听不进去,早晚要吃亏。”言谨南冷睨了云姿一眼,满是责备。  云姿做了个鬼脸,仰头看着言谨南,“我哪里知道楚君毅那么混蛋,连他女儿都利用。爸,你都不知道今天的情况有多凶险……”她正要把当时的情况仔仔细细的叙述给言谨南听,告楚君毅的状,却听到言谨南声音猛地提高,怒气比之前更甚。  “楚君毅做的?”言谨南声音控制不住的大了起来,连站在远处的人都听到了他的声音。  云姿停下了说话,看着失态的言谨南。  言谨南自然也意识到了自己刚才的失常,压了声音问:“他对你做了什么?”面上虽然恢复了平静,可他心里却已是风起云涌,楚君毅这个畜生,他就没一天消停的。  云姿这才接着刚才的话头说起来,添油加醋是难免的,因为她实在是太恶心楚君毅了。连亲人都能利用,还想害死未出生的小宝宝的男人,和秦子良之流有什么区别?她在心里诅咒他,晚年不得善终。  末了,云姿问:“爸,你是不是楚君毅有过节?”  “没有,他这么欺负你,我不会轻易地饶了他的,你放心,他交给我处理。我保证,以后他都不会再害你。”言谨南拍了拍云姿的脑袋,而后抬头望着萧宸说,“你做的很好,萧宸你办事我放心。”  “是我应该做的。”萧宸淡淡的说道。  言谨南和两人告别,没再说别的。  云姿看着言谨南带着那群人进医院,抬头对萧宸说:“我们走吧。”  萧宸点了点头,眸子里堆积起越来越多的困惑。  *  和云姿、萧宸两人告别后,言谨南走到拐角处,等着两人进了门诊楼后,对身后的人说:“今天你们先去,我今天还有事情要处理。”  没人敢说言谨南的不对,言谨南独自离开后,给司机打了一通电话,十分钟后坐上了车,直接让司机开车去楚家。  楚君毅这个疯子,他敢动云姿,他已经警告过他不许动云姿,他还敢动手,那么他也没必要隐瞒着的当年的事情。今天要是云姿流产了,他楚君毅就是杀死自己孙子的凶手!  当初明月和他说的原话就是,如果楚君毅安安稳稳的过日子,就不把真相告诉他。如果他做了有损于言家或者她的女儿的事情,就在他犯错之前告诉他。  车很快就开到了楚家,还有五米左右的时候,正巧楚君毅正要上车离开,身后廖芷荷同他拉拉扯扯的,似乎在吵架。  “给我直接拦住他的车。”言谨南冷声命令。  “你给我放开!”楚君毅费力的拉开廖芷荷,头向后仰着,避开廖芷荷挠向面部的手。  “楚君毅,你个王八蛋!畜生!你趁着我不在的时候,到底对女儿做了什么!”廖芷荷歇斯底里,恨不得将楚君毅给大卸八块,她就离开了一个小时,月薇就待在衣柜里,怎么也劝不出来。问过佣人后才知道,楚君毅带着人去过月薇的发那该件。  这个贱男人,他怎么可以这了对女儿!  楚君毅冷不防的被挠了一下脸,立刻恼怒了,也不管力道的轻重,直接一把推开了廖芷荷。  廖芷荷被他那么大的力道一推,整个人向后倒过去。  楚君毅转身想要上车,言谨南的车子刚好停下来,将他的车挡住,根本开不过去。  “你来做什么?”楚君毅的面色立刻变得难看,目光里淬着毒,恨不得把言谨南立刻毒死。这辈子他最恨的就是背叛,怪不得打杜明月消失后,言谨南就开始疏远他,是觉得心里对不起他!才会躲着他!  “楚君毅,我听说你今天差点害的云姿流产,所以特地来和你说一件事情,让你也难受一下。”言谨南面上是冷静的,与他面上的表情不同的是,他心里此刻涌蹿的怒火。  楚君毅满是讥讽的笑了笑,“说什么?说我故意伤害人?还是要把我告上法庭?言谨南,你未免太小看我了。这点官司,放在我眼里还不算什么。”  “很可惜不是这件事情,跟着我上车,是和杜明月有关的。你爱听不听,不过可别后悔。”言谨南说完,钻进了自己的车子。  楚君毅面色一动,在廖芷荷起来再度纠缠之前,对一旁站着的管家说:“你们都是死人吗?还不快把太太给拉进去?在外面丢人现眼,小心集体解雇你们。”  他说完,也上了车,对司机说的话却是,“跟上他的车。”  车子缓缓地驶离了楚家,言谨南从后视镜里看到了楚君毅跟上来的车,双手交叠在腹部,闭上了眸子。  绕着帝都转了大半圈,最后停在了湖畔一处冷清的地方。  言谨南打开车门走下去,等站定后看着楚君毅带着一个男人走过来,嘴角扯出一个讥讽的笑容,“难不成你以为我会像你那么卑鄙无耻,趁机对你下手?”  楚君毅面色一沉,“言谨南,你有话就说,说这些没用的做什么?”  “让他给我滚。”言谨南冷眼看着那个男人毫不客气的说道,对待楚君毅,他的耐性真是越来越差了。  楚君毅犹豫了一会儿,才侧头对身边的男人说,“你去那边等着我。”  “先生……”男人不肯走开,叫了一声,想要让楚君毅改变主意。  “听不到我说的话了?”楚君毅目光直刺在男人的脸上冷声问。  等着男人走远了,言谨南转身往湖边走过去,这一块地方还没开发,湖边杂草丛生,黑漆漆的一片,在夜光的照射下一片惨白,看起来阴森森的。  跟着言谨南走了一段路程,楚君毅便不肯再往前。  言谨南没回头,听到身后的脚步声停止了,他开口说道:“当初明月最后一段时间是我陪着她的,她被迫注射了毒品,整个人瘦的不成人形,每次发作的时候,她都哀求着求我帮她了解生命。”  “活该!”楚君毅不由自主的抬脚向前走,他爱惨了杜明月,却也恨透了她。听到她最后一段日子走的凄惨,心头郁结的怨气消散了一些,可也有些疼,他却也自动的把那抹疼痛忽略掉。  那个贱人不值得他为她疼!  言谨南闻言,眸子在月光下骤然迸发出阴寒,等着楚君毅跟上来,他又继续向前走,直到走到湖边,才停下来。小说最快更新到:。  “你知道她是怎么染上毒瘾的吗?你不知道……是秦子良强行注射的,打他知道你和明月在一起,他就开始恨透了你们。秦子良为人心狠手辣,独占欲极强,自己要的东西别人碰不得,自己用过的东西不许别的人碰。而明月就是他的所有物,哪怕他在外面有无数的女人,他也不许明月和别的男人有染。”  “你和明月,触犯了他的大忌。”言谨南望着波光粼粼的湖面,声音透过清冷的夜色,一字一句的透入楚君毅的耳中。  楚君毅猛地蹲下了脚步,片刻后冲到了言谨南的跟前,“你在说谎!子良怎么会做那种事情?是他亲口和我说的,他不在乎我和明月的事情!你一定是在骗我!”  “楚君毅,这就是你的可悲之处,你相信秦子良,也不肯相信明月的一句话。二十年的时间,难道你就没有想过,自己当年的所作所为?秦子良如若真的像你所说,那般不在乎你和明月的事情?他为什么会偷走明月的孩子萨拉?又为什么在囚禁萨拉期间对她百般虐待?”言谨南逼视着楚君毅的眸子,咄咄的发问。  “不可能……不可能……”  楚君毅在他问过之后,脑海里瞬间闪过当年的几个画面。  每一次明月出轨,都是秦子良告诉他之后,刚巧发现的。  如果他当时冷静下来认真的琢磨,一定可以发现其中的巧合,可他偏偏想也不想,只相信自己看到的东西。被嫉妒和怒火冲昏了头脑的他,都做了什么事情?和廖芷荷订婚,带着她到杜明的面前羞辱她……  “不可能?楚君毅,你真是一条可怜虫,直到现在还相信秦子良的鬼话。你发现明月和他在公寓里偷情的那次,他用杜家上下全部人的性命作威胁,强迫了明月,并让她说了那些话。你那时候非但没发现,转身就和廖家的千金订婚。”  “哦,对了,我还忘记了。廖家的千金能看上你,也多亏了秦子良,没有他去劝说你家老爷子,你家老爷子怎么会想起来还有你这个儿子?你和廖芷荷亲亲我我的时候,明月正在备受折磨。”  “秦子良有**的癖好,他之前对明月还有一丝的怜爱,可自从知道你和明月在一起后,他就往死里折腾明月。每次明月被折腾的还有半条命的时候,她在心底里叫着的人,是你,楚君毅。”  “玩了一段时间玩腻了,秦子良撒手了,你却又纠缠上了明月。她原本可以平平静静的度过下半生的,可就是因为你的再度纠缠,让秦子良对她变本加厉的折磨了起来。最新章节百度搜索:。”  “她被迫注射了毒品,每次毒品发作的时候,他就让明月去陪别的男人。而你看到的那一次,她已经无法戒掉赌瘾了。你是他最后的救赎,可你却毫不犹豫的把明月再度推进了地狱。”  “你和她说分手,秦子良带着她亲自参加你的婚礼。明月终于认命了,却发现自己怀上了你孩子的事实,为了保住自己的孩子,她拼尽了性命才摆脱了秦子良的囚禁。她躲起来产子,秦子良为了逼她现身,用杜家的人威胁她。可她没出来,杜家落得家破人亡。”  “云姿和萨拉是明月的女儿,楚君毅,你还要继续听下去吗?”言谨南的声音没有任何的温度,清冷的如同天上悬挂的月。  “你说谎,你说谎……”楚君毅无意识的重复着这两句话,似乎陷入了一片混乱之中,眼里满是迷惘,心底里有个声音告诉他,言谨南说的都是真的。  可另一个声音却不愿意承认,如果说言谨南说的是真的,他楚君毅当真是天底下最可怜的可怜虫。  负了自己最爱的人,还被仇人利用了整整二十年的时间,不是糊涂虫、可怜虫又是什么?  “我让人验过云子的dna,她和我并不是父女!你又怎么解释?”猛然见抬起头,楚君毅像是溺水的人抓住最后一根稻草,疯狂的质问言谨南。  言谨南怜悯的看着他,“你到现在还在为自己找借口,楚君毅,我的话说到这里,谁是幕后黑手,你应该清清楚楚。却还问出这种荒唐的问题,明月她真是瞎了眼,才会爱上你。”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