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大叔,不可以>目录>

261 迟来二十年的真相&意外

261 迟来二十年的真相&意外

小说:大叔,不可以作者:唐家小七字数:5011更新时间:2015-05-19 13:58:32
   楚君毅哑然,喉咙口被堵得喘不过气来,是了,他和言谨南做了二十多年的朋友,比起秦子良他应该更了解的是言谨南的为人。本書同步更新百度搜抓机小说网。他不屑于对别人说谎,更不可能编织这一堆不可能存在的事实来骗他。而且,这样解释,才能解释的通当年那些事,那些被他忽略的细节。  气血从身体的各处涌向脑子,楚君毅的身体摇摇欲坠,就在今天,他几乎将自己女儿的孩子弄掉……  心里一个声音想要疯狂的笑,又想要拼命的哭,他白活了四十年的时间。  认不清身边的人,害了自己最爱的人,和仇人为友,差点害死了自己的女儿……桩桩件件压在心头,如同石头一般,压得他眼前一阵一阵的发黑。  “明月死后,按照她的要求,把她的尸体化成了骨灰,就洒在你面前的这片湖里。楚君毅,我们二十年的朋友,我原本不想告诉你的,因为知道不如不知道。可你想动云姿,我只能说出来,现在你就自己同她说吧。”言谨南猛地出手,推了楚君毅一把。  噗通一声,水花四溅。  楚君毅直直的坠落在湖里,言谨南站在岸边,看着他在湖里挣扎,目光中没有任何的波动。  他不可怜楚君毅,走到这一步,都是他一手造成的,不是他一再的犹豫,多疑,又怎么会害死明月?哪怕在被折磨的不成人形的那一刻,明月想要保全的还是他的孩子,在临死之前,她反复念叨的还是楚君毅的名字,楚君毅何德何能能配得上她的爱?  让楚君毅白白快活地活了二十年的时间,他已经是最大的仁慈。  现在告诉他,就是要他背负着这一切活下去。  最起码,让他知道,在这个世界上曾经有一个女人,爱了他一生,为他付出了一切,他没任何资格去指责他。  楚君毅在水里扑腾了很久,才站起来,水位刚好在他胸口。他从水里站起来,却没有立刻爬上岸,反而站在水里,用手捂着脸不停地哭泣。错过了二十年的时间,负了他一生,要怎么去偿还?  为什么活着的还是他?而不是明月?  疼痛在胸口爆炸开来,他手握成拳头,砸在自己的脸上,想要把自己砸的更清醒。  不知道过了多久,言谨南蹲下身,看着浑身湿漉漉的楚君毅,声音平静的说道,“我认下云姿和萨拉做女儿,不是因为你,是因为明月死的太冤,而萨拉和云姿又受了太多的委屈,我想她们也不愿意自己有你这样的生身父亲。我会保她们下半生平平安安,你别来打扰她们,否则我不会帮你隐瞒你做过的那些事情。”  楚君毅张了张嘴,千言万语涌到了嘴边,他却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还有什么脸面见她们呢?他想见云姿和萨拉,她们是他和杜明月的孩子。可时至今日,他再没了资格。  这一切,都是他自己造成的。  悔恨爬上心头,他希望一切重头再来,但时光怎能倒流?  “我走了,你爱泡多久就泡多久。”言谨南起身,大步的离开,身影是说不出的萧索。  闹到这一步,他还能再做什么?  明月已经死了,楚君毅余生只会在悔恨中度过。对了,还有秦家的人还没死,包括廖天宝,他们还没收拾。  言谨南抬手望了望天上的月,心中沉静的如磐石。  二十年都等了,他也不在乎多等几年,他会一个一个的把当年害死明月的人都拔出……  走回到车子边,言谨南上了车,楚君毅跟从的人员赶紧走到车前问:“楚先生呢?”  言谨南冷哼了一声没搭理他,楚君毅被蒙在骨子里那么多年,他身边的人一定有问题。刚才执意让保护他的人离开,也是怕云姿和萨拉的事情被听到,传入别人的耳中。  他不想让云姿和萨拉知道楚君毅才是她们生父的事情,尤其在楚君毅对云姿做了那件事情之后。  谁知道眼前的人能不能相信?  如果无法确定,那他就一个也不相信,只相信自己的人。  “开车。”简洁的说出这两个字,言谨南摇上了车窗,闭着眼睛回想这段时间发生的一切。  *  医生检查后,云姿才放了心,孩子很健康,没有事情,这才是最万幸的。如果孩子出了一丁点的意外,她一定饶不了楚君毅。  “谢谢你呀,吴医生。”云姿笑眯眯的说道。  “谢什么谢,下次小心点,总这么一趟一趟的来医院,下次我可不给你看了。就没见过你这么粗心的妈妈。”吴医生面上挂着和蔼的笑容。  云姿不好意思的抓了抓自己的头发,最近来医院的次数越来越多,她也知道自己做法不妥,可意外总是这么不经意的发生。  楚君毅这次算计她,真是最意外的事情。因为前几次看到他,他都是以长辈的姿态对待她,而且最近也没发生特别的事情,楚家和言家没结仇,萧宸刚从美国回来,更不可能隔着一个太平洋得罪楚君毅。  他真是脑子抽了,才会对她下手。  等回头有机会,她一定要让楚君毅吃点苦头,才能咽下这口气。  同吴医生道别后,云姿挽着萧宸的手往外走,想起来言谨南也在这家医院里,就要给他打电话。  他们明天要走了,今天都会在家里吃饭,这个时间也差不多到饭点了,刚好一起回家吃饭。  和萧宸说了一声,云姿拿出手机,拨通了言谨南的电话。  两人刚好走出门诊楼,云姿开口说了一句话,电话那边言谨南说:“看你的东偏南的方向。”  云姿歪着头看过去,言谨南的车正缓缓地开过来,摇下的车窗里露出言谨南的面容。  “爸,你怎么知道我们刚检查完?”云姿觉得有些意外,也太巧合了。  “刚看完了人,出来就听到你打电话了。”言谨南面上带了一丝的笑意,“你们快上车吧。”  车子停下来,云姿和萧宸上了车,言谨南的车挺大的,足够三个人并排坐在后面,云姿夹在两人中间,看看左边再看看右边,觉得满足极了。她有天底下最好的老公,还有最好的爸爸,人生真是太圆满了。  “检查的结果怎样?”言谨南看着她抿着嘴傻笑,觉得自己做的一切都是值得的。  楚君毅不是东西,却和云姿、萨拉没关系,她们都是明月的女儿,也都是好女孩,她们所做的都对得起他的当初做的决定。  “宝宝没事。”云姿抱着言谨南的胳膊撒娇,“爸,我们明天就走了,你可别训我了,再说了,我也没想到楚君毅活了一大把年纪了,还算计我一个小姑娘。”  言谨南摸了摸云姿的头,“嗯,这一次就不同你计较了,不过再有下一次,我绝不会再留情面,该打手心还是会打手心,知道了吗?无论是谁,都不要轻易相信,哪怕是熟悉的人,也是这样。”  他们两人闹着,萧宸坐在一旁,视线落在言谨南鞋底的泥泞顿了一下。  据他所知,医院并没有水塘,这一天也没下雨。  言谨南离开过医院,然后又返回的,而云姿检查只用了四十分钟左右。中间发生了什么事情,让言谨南放弃手头上的事情,离开了医院,又返回医院,还选择对云姿隐瞒?  他真是越来越觉得言谨南隐瞒了很多的事情,但这一切只是他的感觉,并没有任何的证据。而且言谨南从没做过对云姿不利的事情,他暂时还没有去调查他的必要。  他想要的,是保护云姿母子三人再也不出事。  言谨南只要是对云姿好,那他就相信他。  到了言家老宅,云姿三人从车上下来,家里人已经热热闹闹的准备了一半。言老太太没准备在外面吃,她喜欢一家人在家里聚餐的那种气氛,所以这次宴席就是在家里吃的。  自己准备的食材,一起围在桌子前吃火锅。  云姿走到厨房里,问有没有事情可以帮忙的,言老太太赶紧把她请出了厨房。  “去!去!去!在外面等着,哪里需要你帮忙的?”言老太太把她轰出去。  云姿只好折回客厅,言家一家都在,却独独少了言老爷子。走到沙发前坐下,趴在萧念的耳边,她低声问:“老爷子呢?”  “在祠堂吧,明天你们走了,听说言颜也要被送走了,他心里难过的吃不下饭了。”萧念说这话的时候,有些嘲笑老爷子的意味,活了那么久了,还跟个小孩子似的,闹绝食,真是太幼稚了。  云姿沉默着没做声,言老爷子对言颜的感情,她不可能凭着一时的努力改变。  这几天她已经很努力地再改善自己同言老爷子的关系了,虽然有了一些成效,但这些成效却远不如老爷子对待言颜的半分。人心都是肉长的,你对别人付出几分就会得到几分。  云姿相信的是这个道理。  “有人给爷爷送饭吗?”云姿又问。  萧念摇了摇头,她怎么知道?在言家,她的消息还不如在萧家来的精通。  “姿姿,别管他,我已经让佣人送过去饭了,他爱吃不吃,等着他饿了再去找吃的不迟。”言老太太刚好走出来,听到云姿的话立刻说着,边把水果盘放在了桌子上。  “都来吃饭,赶快吃。”老太太招呼所有的人,等着他们都坐下了,就开始吃饭。  云姿在这个家里住了三周,言家上下的人对她格外的熟悉,忽然要离开了,自然是舍不得的。席间大家说了不少的话,云姿听着眼窝发酸。  吃过了饭,外面传来了阵阵的雷声,其余的几个人都先回了房间,只余下了老太太和萧宸、云姿三个人。老太太执意拉着云姿要谈话的,坐下半个小时后,雷声越发的密集,听起来是要下大雨的前兆。  云姿看了下时间,已经是晚上十一点钟,老爷子还没有过来,云姿就有些担心老爷子。  言家的祠堂在后院最偏僻的角落,路上都是石子路,下雨之后更加的滑。老爷子身体再怎么好,也毕竟是老人,真在路上摔了一跤,只怕要出问题。  “我们去把爷爷劝回来吧?”云姿有些担心的说。  老太太自然也注意到了,她以为老头子只是一时的任性,可到这个时间还没回来,真的是太少见了。  “我去叫,你们明天一早要回去,早点休息吧。老头子他八成是在祠堂那边睡着了,佣人又不敢叫醒他。”言老太太站起来,对两人说道。  可她刚说完,外面又是一道惊心的雷声,风已经很大,坐在客厅里都能感觉到暴风雨来临之前的那种狂怒。  “奶奶,我去,你在这里休息。”萧宸对两个人说道,他哪一个都不放心,一个是老人家,一个是孕妇,这么大的雷声和风声,谁去都可能有危险,只有他去才是最合适的。  云姿看了看外面的天色,有些不放心,可看着萧宸还是点了点头,她相信萧宸能把老爷子平安的带回来。  言老太太让人给萧宸备了雨伞,萧宸就往祠堂那边走过去了。  雷声越来越大,萧宸面色不变的向言家祠堂那边走,因为是祠堂,所以周围都是挺安静的,种着松柏之类的树木,比起言家外面实在是简单清静的多。  到了祠堂,萧宸推开门走进去,首先映入眼睑的是言家列代祖先的灵位,一排一排的,即便满室的灯光也让人觉得有些惊悚。但他见惯了萧家的祠堂,此刻看着也没觉得有什么。  镇定自若的抬脚进了祠堂,低声叫了一声:“爷爷,奶奶叫我接你回去。”  他叫了一声,却没得到言老爷子的回应。  言家的宅子是稍微向后弯的长方形,所谓的后宅是有两处的,主宅在中间,后宅在两边。若是老爷子相回住处,是必定要经过主厅的。老爷子是不可能走了,只可能还在这里。  萧宸四处找了一下,最后在祠堂的小偏厅里,找到了在沙发上睡觉的言老爷子,他身边还放着已经凉了的饭菜。  这么大的雷声都震不醒他,还真是不知道说什么才好。  萧宸走上前,拍了拍老爷子的肩膀,“爷爷。”  言老爷子被拍醒,有些不高兴,看到是萧宸就更加的不高兴了,“你来做什么?”  “奶奶让我来叫爷爷回去,她很担心你。”萧宸不说别的,只提言老太太,言老爷子怕老太太,这事情在言家已经不是什么秘密了。果然提到老太太,言老爷子面上虽然还是不高兴,但已经起身了。  老爷子站起来,沉着脸往外走,边走边和萧宸说,“云姿昨天的检查的结果怎么样了?”  “医生说挺好的。”萧宸嘴角带了一丝的微笑,老爷子这么问也不是不在乎云姿。  “哼……”老爷子冷哼了一声,没说什么。  “别动。”就在两个人要往外走的时候,萧宸忽然拉住了老爷子,他刚才好像听到了一丝的声音,夹杂在风声和雷声里并不明显,可真的是听到了。  “怎么了?”言老爷子不耐烦的问,他饿了一晚上,早就受不住了。【】  “爷爷,你先待在这里,我出门去看看。”他刚才听到的声音绝不是幻觉,那是有东西倒在地上的感觉。  萧宸说着,往门口走去,祠堂的门是大开的,他看了左右看了一眼,并没有特别的,然而就在他收回视线的那一刻,看到旁边埋着言家祖宗坟墓的地方闪过一道身影,正要抬脚过去,就听到了后面嘎吱一声。  随着这一声,言家的祠堂一根房梁从中间断裂了下来,整个祠堂摇摇欲坠,而言老爷子站的地方岌岌可危!  言老爷子自然也注意到了这一点,赶忙向后躲去,避开那根砸下来的房梁,此刻外面劈咔一声巨响,风雨雷电裹挟而来,瞬间席卷了大地。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