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大叔,不可以>目录>

266 姿姿,跟我去医院

266 姿姿,跟我去医院

小说:大叔,不可以作者:唐家小七字数:4737更新时间:2015-05-19 13:58:33
   一声凄厉的尖叫声打破了夜的宁静,僻静的房间里,佣人捂着嘴看着满地的血水,浴池里一片的猩红,里面的人神色安静,带着解脱后的轻松。  廖芷荷正在楼下泡茶,听到了叫声,手里的茶壶啪的一声掉在了地上,瓷片碎裂了一地,她慌乱的往楼上跑,太过着急,以至于在走到楼梯口的时候,被绊了一下,整个人像个车轱辘似的,从楼梯上滚了下来。小说最快更新到:。她却毫不犹豫,爬起来再次跑到楼上。  卧室的门洞开着,佣人听到她进来的动静,指着卫生间的门口,结结巴巴了半天说:“太、太……小姐她……”  没等她说完,廖芷荷就冲到了卫生间门口,一把拨开她。  眼前的情景让她胸口一滞,一口气上不来,身体打了一个趔趄,跌坐在地上,手上摔伤的地方传来剧烈的疼痛,她像是没有感觉似的,连滚带爬的到了浴池边,捧起楚月薇耷拉下来的脑袋,“薇薇,你醒醒,你别吓妈妈好不好?”  门口佣人这才反应过来,慌乱的拿电话,给急救车打电话,而后拿出医药箱,找出止血的药。  楚月薇是用玻璃片割脉自杀的,打她出了事情以后,廖芷荷就小心翼翼的,不让她接近任何可以用来自杀的东西。  可千防万防还是没能防住,也不知道她从哪里哪来的玻璃片,那么钝的东西,她害怕一次不行,又多划了很多次,整个手腕上伤口纵横交错,血肉翻出来,看起来可怕到了极点。  廖芷荷抱着楚月薇不肯撒手,眼泪没停止过,绝望无尽的蔓延,她只是不停地和楚月薇说话,其他的人说的,她一句也听不进去。  急救车很快赶了过了,一同来的,还有楚家的老爷子。  安排楚月薇和廖芷荷住在这边,佣人都是他一手安排的,出了这么大的事情,佣人立刻给他打了电话。  亲自把廖芷荷拉开,楚老爷子让人把楚月薇抬上了急救车。  一路上两人都没说话,廖芷荷和楚君毅闹离婚的事情,楚老爷子是知道的,他也想找到楚君毅,和他商量这件事情。可楚君毅一直在躲着他,所以一直耽搁到了现在。  听说楚月薇自杀的事情,他越发觉得对不起廖芷荷和楚月薇。  楚君毅的资质并不是最好的,太过感性,缺少理性。处理事情总是冲动,而芷荷在这方面和他的性子相互互补,能顺顺利利的掌控楚家这么多年,除了他留下的那些人辅助他之外,最大的功臣还是廖芷荷。  他们夫妻共同管理楚家,才能把楚家发展到如今的地步。  君毅在月薇刚出了事情,就和芷荷提出离婚,实在是薄情寡义,且不论外人怎么看待他,就是自家人都感觉到寒心。而且老爷子最担心的是,两人离婚后,万一廖芷荷心里不平,在楚家的生意里做手脚,他该怎么处理?  君毅这是生生的把楚家往绝路上推,他绝不会看着他犯傻的。  *  到了医院,楚月薇被立刻送进了医院进行抢救,楚老爷子抹了把脸,看着呆愣的坐在长椅上的廖芷荷,沉重的说:“芷荷,我们楚家对不起你,君毅更对不起你,你放心,爸会给你一个交代的。”  “交代?什么交代?你能把月薇好好的还给我吗?”廖芷荷开口,眼里满是茫然和恨意。  她只要女儿健健康康的,女儿死了,她要楚家上下全都给她陪葬。狗屁的交代,她一点都不稀罕!  他以为轻飘飘的一句话就能打发的得了她廖芷荷!未免太小看她了!  楚老爷子沉默了,过了没多久,他正要开口说话的时候,护士忽然推开门,对他们两个人说,“病人失血过多,血库里的血不够了,请病人家属跟我去检验血型,进行抽血。”  楚老爷子和廖芷荷齐刷刷的看向护士,护士抬头看了两人一眼,示意他们跟着过来。  廖芷荷走了几步,忽然停下了脚步,直勾勾的看着老爷子,漠然地说:“你不用去了。”  “芷荷,我是薇薇的爷爷,即便年纪大了,抽点血也没什么……”楚老爷子以为廖芷荷是担心他的身体,自顾自的解释。  廖芷荷冷笑了一声,打断了他的话,“薇薇是我一个人的女儿,她和你们楚家没关系。”  她说的是月薇和楚家没有半分的血管关系,可楚老爷子没有往那方面向,只当她是被楚君毅伤透了心,执意要去。  廖芷荷不耐烦,猛地推了老爷子一把,“薇薇不是你的亲孙女!她和你没有任何的血缘关系,是我同别的男人生的!现在听清楚了吗?你去验了也是白验,别耽误的功夫!”  “我现在也同楚君毅没有任何瓜葛,麻烦你别再自作多情,你这幅伪善的表情,我已经恶心了知道吗?!你现在立刻给我滚!别再让我看到你们楚家的人!”  她大骂完了,拉着护士的手就要走。  楚老爷子哪里料到廖芷荷会突然发疯,直接被她推的向后仰坐在了地上,他被廖芷荷的话炸懵了脑子,怎么可能呢?月薇怎么可能不是他的孙女?他看着长大的孩子,怎么会?  对廖芷荷的话,他当然抱着质疑的态度。  可廖芷荷既然敢说出这种话,也不是没有可能,事关楚家的血脉,当然要好好的查清楚。  楚老爷子想要起来,手支撑着地面,纲要爬起来,却听到尾椎骨咔嚓了一声,面色顿时变得煞白。  *  云姿早上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的被子掉在了地上,房间里的温度是恒温二十三度,她还是很不幸的感冒了。鼻音浓重,脑袋也有些懵懵的。对孕妇来说,生病显然不是什么好事情。  没敢乱吃药,她还是决定去医院问一下医生,要怎么处理。  言老太太听说她要去医院,紧张了一下,萧宸现在头上还缠着纱布,还不能让云姿看到,但云姿平常都是去那家医院检查的,所以老太太特意编了个理由,说服云姿去别的医院去检查。  老太太随口一说,自然也没想到,自己挑选的这家医院就是楚月薇入住的医院。  有时候,命运就是那么的爱捉弄人,兜兜转转的,该碰到人早晚会碰到。  到了医院,云姿把自己的情况同医生说了一下,医生看了她具体的情况,还是建议她不要吃药,多喝开水,也要适当的做些运动,实在是病情太重了,再考虑用中药治疗。  云姿忧心忡忡,都怪她自己睡觉不老实,害的自己感冒了,如果孩子因为她感冒而出了什么意外,她真是一辈子都不会原谅自己的。  三个人走到走廊,正巧碰到了迎面走过来的的廖芷荷。  “楚阿姨。”云姿看到廖芷荷有些意外,淡淡的笑了一下,正想问楚月薇的情况。  下一刻,廖芷荷忽然向她扑了过来,“都是你们楚家的人,害得月薇走到了这一步!为什么你们不去死!”  云姿吓了一跳,一旁的萧念下意识的挡在了云姿的身前,把云姿死死地按在怀里。廖芷荷一把抓住了萧念的头发,把她往一边扯。  言老太太心里惊悚,等反应过来的时候,廖芷荷已经开始对萧念动手,萧念一个小姑娘,哪里是发疯了的人的对手,几次差点被廖芷荷突破。她赶紧去抓住廖芷荷,边往旁边大声的喊,“来人啊,这里有个疯子!杀人了!”  注意到这边动静的人纷纷的围了上来,赶紧把廖芷荷拉开。  廖芷荷满是愤懑的看着云姿,嘴里破口大骂:“贱人!我不会就这么放过你的!你给我等着!”  云姿站在离她远远的地方,一头冷汗,把萧念拉到自己的身边,看她被撤下了一缕的头发,心里既是心疼又是气愤,“你骂谁?你们家是不是全都脑子有病?一个二个的不会发过我?我做了什么,你说清楚!”  云姿简直对楚家的人厌恶到了极点,之前楚君毅也就算了,现在连廖芷荷都变得疯疯癫癫。就算是因为月薇的事情受了刺激,他们干嘛要找她算账?又不是她骗月薇出去,害的她出了事情。  “你别跟我装蒜!”廖芷荷挣扎了两下没挣脱开,忽然像是想到了什么,对着言老太太说:“言老太太,你还不知道吧,这个人根本不是你的孙女,她是楚君毅和杜明月的孽种!你们言家帮别人养了孩子,不知道还拿宝贝似的捧着!”  她还要骂,却被赶来的楚君毅一把抓住,扬手给了他一个耳刮子,“你说够了没有?!还要发疯到什么时候?!”  廖芷荷要说,他又是一个耳刮子落了下来,打的廖芷荷根本说不出话来。  而后将廖芷荷交给跟从的人,转身对言老太太说,“言姨,对不起,月薇出了事,我太太脑子有些不正常,胡乱说的话你别放在心上。”  “我看不止她脑子不正常,你脑子也不正常!”言老太太指着楚君毅的脑门破口大骂,“你们家的破事,别再扯上我们家的人,我管你们是不是女儿出事了!再敢找云姿的麻烦,我拆了你们楚家!”  楚君毅乖乖的听着老太太训话,没说一句不好听的话。  被老太太拉着走的时候,云姿看都没看楚君毅一眼。  楚家的人真的是个个都疯了,说她是楚君毅的女儿,怎么不说楚君毅是她廖家的儿子?  真是荒唐!  走出了医院,老太太还在絮絮叨叨着,告诫云姿,下次碰到楚家的人离远着点,甚至还想着给云姿配两个警卫。刚才的情况实在太凶险了,若不是萧念反应的够快,只怕云姿就被廖芷荷那个疯女人给推倒了。  想想都觉得后怕,云姿也没把廖芷荷的话放在心上,她在心理上已经认定了言谨南才是自己的生身父亲,别人说再多,落入她耳中只会是一个笑话。  萧宸给她打电话的时候,云姿隐去了廖芷荷发生的事情,萧宸在外办事,她并不像让他担心。  可萧宸听说她感冒了,语气还是变得很不好。  他才离开两天,她就能把自己弄得感冒了,果然没陪在她身边,就是没办法好好的照顾自己。  于是结束了通讯后,萧宸要求医生把自己额头上的绷带给解开。医生可不敢跟着他一起胡闹,没同意这件事情。  医生这里说不通,萧宸干脆自己动手拆,他了解自己的身体,这点小伤根本不放在心上,哪里用得着那么小题大作的?  言老爷子回到病房就看到医生、护士围着萧宸转,见他已经把额头上的绷带拆了,吓了一跳,“你这是做什么?还没好就拆了,这伤口要是感染了可怎么得了?”  “没事。”萧宸淡淡的说着,身上已经换了常服。  他要走,言老爷子赶紧拦住他,“是不是因为云姿的事情?你放心,她没事的。你真想见云姿,我把她带过来医院这边不就好了吗?”  “不用,伤在家里养着也可以,我不放心她。”萧宸拨开老爷子要走。  老爷子也不顾形象了,抱住萧宸的胳膊说,“你简直是胡闹!你额头上的伤口看着小,可砸的那么深,不好好处理感染病菌的几率非常高!真出了事情,我怎么和云姿交代?听爷爷的话,现在赶紧上床休息,我保证云姿会好好的到这里。”  萧宸看着老爷子,沉默了半晌后说:“嗯,那就拜托给爷爷了。”  言老爷子松了口气,一脸的后怕。  这两个孩子让人省心的时候太过省心,偶尔闹腾起来,又让人招架不住。  “你乖乖休息,我这就回家去接云姿。”言老爷子吩咐了医生和护士,看紧萧宸别让他乱来,就急匆匆的赶回言家。  云姿正在客厅里看萧念头上的伤,萧念的头发被扯掉了一缕,一块头皮都秃了,有些地方还被扯得流了血,她看着这个伤口,实在觉得对不起萧念。  她没为萧念做多少事情,可萧念只要在她碰到危险的时候,就毫不犹豫的帮她挡着,她现在都不知道该怎么报答萧念了。  听着她在自己的头顶唉声叹息的,萧念拉下云姿的手,扒拉了下自己的头发,“这样不就没事了吗?你这愁眉苦脸的样子,不知道的还以为我快死了呢。”  “呸呸呸!别说这些不吉利的话!”云姿连呸了两声,觉得太过晦气。  萧念吐了吐舌头,想要同云姿说话,言老爷子恰在这个时候进来,二话不说拉住云姿的手说,“姿姿,跟我去医院。”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