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大叔,不可以>目录>

272 你是我不能言说的秘密

272 你是我不能言说的秘密

小说:大叔,不可以作者:唐家小七字数:5459更新时间:2015-05-19 13:58:35
   稳住了身子,云姿也不敢贸然的跑那么快了,直接慢步走过去。阿曼达也被她刚才的动作吓得不轻,云姿的肚子可以说是很显了,这要是一跟头跌下去,妥妥的会出事。  走得近了,云姿看到门内的人,脸色有些黑了。  不用说,能让廖天佑这么开心说话的人,除了萨拉还能有谁?虽然萨拉对着廖天佑没有表情,可想到昨天自己看到的她和廖天佑亲密的样子,说萨拉还像之前那么排斥廖天佑,她是绝对不会相信的。  云姿看到了萨拉,萨拉自然也看到了云姿,眼里闪过一丝的慌乱,她勉强镇定的开口说话:“姿姿,你来了,我等你好久了。”  廖天佑这才注意到云姿,他敛了一部分的笑意,同云姿打招呼:“云姿,你好。”  云姿点了点头,客气的说:“廖先生,你每天都不用做事情吗?整天陪着我妹妹身边,我这个做姐姐要替她感谢你。”  听出她话里带着刺,廖天佑也不生气,面色如常的说:“能陪着萨拉是我的荣幸,天大的事情也会推掉,如果云姿真的想代替萨拉感谢我的话,有空我们三个人可以一起吃一顿饭。”  云姿冷哼了一声,当着她的面,就敢**裸的调戏萨拉,谁和她说的廖天佑为人古板老派不善言辞的?他比萧宸都会追女人,说他不善言辞还真是委屈他了!  “饭还是没必要了,我和我妹妹还有话要说,廖先生请离开吧。”云姿毫不客气的说道。  廖天佑知道云姿不喜欢他,对萨拉点了头说:“那我改日再来看你。”  云姿瞪了一眼廖天佑,廖天佑却报以微笑,转身离开。  等着他走了,云姿一把抓住萨拉的手,拉着她进院子。没看到言谨南,她就和萨拉坐在了客厅里。  “萨萨,我问你话,你不许隐瞒我,要同我说实话。你和廖天佑是不是早就认识了?”云姿有这种感觉,总觉得廖天佑和萨拉的认识是很久之前的事情,而不是最近半年才认识的。  她不喜欢廖天佑,是因为廖天宝的事情。现在她都没办弄清楚他们三人的情况了,廖天佑对萨拉这么上心,难道他就一丁点没察觉到萨拉同廖天宝之间的事情?  可如果他知道了,怎么可能一丁点的动作都没有?  太反常了。  萨拉沉默的看着云姿,手无意识的摸着自己衣服的一角,秀气的眉头拧在一起,过了片刻后才轻启唇说:“我曾经在德国救过他一命,他中了枪伤,我那时候被秦子良寄放在了酒店里,他刚好闯进我的房间里。我帮他处理了伤口,顺带骗过了那群人。”  “我当时也没放在心上,后来就忘记了这事情。见到他的时候也没能想起来,就在言颜出事的那天之后,他和我提起这件事情,我才想起来的。”  “你怎么知道他不是骗你的?那么多年了,他怎么能证明自己就是那个人?”云姿听萨拉这么说,并没有完全的相信廖天佑刚好在德国碰到过萨拉。  “他胸口有那个子弹口,当时我包扎的时候记得很清楚。在温泉那次,我看到他那个伤口了,他就同我说了。”人生第一次帮别人取子弹,当然没那么轻易就忘记。只不过后来她碰到了很多事情,对男人产生了抵触,刻意的把脑子里记忆的很多男人都遗忘了。  云姿没想到事情会是这样的,如果当初萨拉曾经救过廖天佑一命,那么他忽然之间对萨拉苦苦纠缠的事情,似乎有了合理的解释。可仅仅因为这样一点,就爱上萨拉了吗?  太过单薄的理由,让人无法信服。  “那你现在对他是什么感觉?廖……他弟弟的事情他知道吗?萨萨,我并没有别的意思,为什么偏偏是廖天佑呢?别的人不可以吗?”云姿不希望萨拉同廖天佑在一起。  她并不是对廖天佑抱着多大的意见,而是他们中间隔着一个廖天宝,如果廖天佑知道萨拉和廖天宝的事情,能毫无芥蒂的对萨拉吗?退一万步说,就算廖天佑能接受,以后都会对萨拉好,萨拉自己呢?她能面对过去吗?能忘记自己和廖天宝之间发生的事情吗?  两人在一起有太多不确定的因素,她担心萨拉会吃亏、会受伤。  萨拉蜷缩着双腿,抱着膝盖,下巴抵在膝盖上,目光有些茫然,还能有谁呢?其实她根本没考虑过任何人,廖天佑是他自己心甘情愿的陪在她身边,她对他的感觉只能说是不害怕他。  说实话,她觉得自己这辈子已经丧失了爱人的能力。  “姿姿,不需要别人。廖天佑我没想过和他在一起,我们只是朋友。我不告诉你,就是害怕你多想。”萨拉轻声说道。  “那昨天我看到你和他在一起算是怎么回事?”云姿俯身,对视着萨拉的眼睛,望进她眼底,想要看清她是不是在说谎,“萨萨,如果你真的喜欢廖天佑,我不会反对。但我要知道,你最真实的心意是什么,你问问自己的心,到底喜欢的是不是他?想清楚了,再告诉我。”  萨拉静静地望着云姿,脑海中不经意的滑过一个人影。  如果真的要选择和一个人度过余生……她选择的人……是那个人吧……  可是他们怎么可能呢?  萨拉坚定的摇了摇头,说道,“我想的很清楚,姿姿,这辈子我都不会找别人了。廖天佑,我是把她当成朋友看的。昨天,我参加礼仪课的时候,脚扭伤了,想打给爸爸却错打给了他,廖天佑坚持要过来的,我没想到你会看到。”  云姿松了口气,“好吧,萨萨我相信你的话。”  “你们两姐妹,在说什么悄悄话?”言谨南推开门,朗声问道。  萨拉立刻从椅子上站了起来,云姿扭过头看向门口,“哪有什么话?爸,你今天怎么这么有空回家?”  换届选举正在举行,言谨南最近忙的是很,总龙见首不见尾的,他能在这个时间出现在家里还真是少见的。  言谨南看了云姿的肚子一眼,脸上带了笑意,“萨萨昨天扭到脚了,我特地给她带了些东西回来,顺便拿些东西,等下就走了。你刚才说相信什么?萨萨又不乖了,惹出事情了?”  “哪有?萨萨是这么乖的孩子,哪里会惹出事?”云姿眨了眨眼睛。  萨拉看着两人说笑,柔声问:“爸,你要找什么?我去帮你找吧。”  “是一份文件,应该在书柜的第三行第十七格,ap007号文件。”言谨南侧过头对萨拉说道。  萨拉记住了编号,转身去书房里找。这家里总共就三间房间,以前是一间书房,一间言谨南的卧室。打从她住进来以后,言谨南就在院子里的空地另起了一间房,作为书房来用,而之前的书房也成了她的卧房。  萨拉去拿东西,言谨南就同云姿说话。  看着云姿挺着肚子,他觉得自己真是做父亲做的越发的娴熟了,连女儿怀孕这种事情都能这么理所当然的接受。  等云姿把孩子生下来,他就要做外公了,想想都觉得神奇。  聊了一会儿,萨拉还没把文件拿过来,言谨南起身对云姿说:“我去看看萨萨,你坐在这里休息着。”  他说完就往书房的方向走,没几步就到了书房,在门口就看到萨拉惦着脚尖在那资料,大步的走上前,借着身高的优势,伸手轻而易举的将那叠资料取下来,用资料拍了拍萨拉的头,很自然的说:“都忘了我把资料放那么高的地方,你怎么能取到?”  萨拉的鼻尖和耳根微红,紧抿着嘴角没说话。  刚才那一刻,言谨南靠着自己的时候,她闻着他身上的味道,心砰然一下不规律的跳动了起来,那种感觉让她很无措,也很懊恼。明知道他只是把自己当作女儿来看的,她还是可耻的动了不该有的心思,她觉得自己太龌龊了。  她发现自己最近似乎越来越多不该有的心思,父女之间正常的亲昵,都会让她产生异样的情绪。  这种状况持续了多久,她也不知道,等发现的时候已经晚了。  如果让言谨南知道她心里的想法,会不认她这个女儿吧。  所以无论如何,他都要把这些想法埋在心底里,不见光就不会被任何人察觉到。  “傻丫头,怎么愣住了?”言谨南摸了摸萨拉的头,像是自言自语一般,又像是在同萨拉说:“是不是打傻了?”  萨拉稳住了气息,摇了摇头:“没,我没事……爸……你不是还有急事吗?”  她叫出了‘爸’心头越发的苦涩。  是的,他们是父女的关系,即便不是父女的关系,以她这副残破的身子,又怎么能配得上言谨南?这辈子,她只要能陪在他身边,安安静静的度过余生,她就满足了。  还能有什么奢望呢……  “萨萨,你这是在赶我走?”言谨南拉过萨拉的肩膀,和善的说:“我就那么不受欢迎,还要赶着我走?”  “没有,我没这意思。”萨拉连忙否认。  见她急的脸都红了,言谨南拍了拍她的肩膀,“不用那么紧张,我们是父女,开开玩笑还是可以的。萨萨,你不用事事这么小心,有些时候,你应该学着云姿,多和别人接触一下。”  萨拉垂下眼睑,点了点头,看不清情绪。  言谨南拿了资料,没待多久就走了。  云姿把言谨南带回来的东西,打开看了一下,都是一些吃食,快到饭点了,拿到厨房里想要热一下,等着中午同萨拉一起吃。  阿曼达哪里不会做饭,在厨房里自然帮不上忙,云姿做主厨,萨拉打下手。  两个人配合挺默契的,云姿把最后一盘菜热好,和萨拉说:“萨萨,爸爸他对你挺上心的,这么忙还特地给你带吃的回来……”  她的话还没说完,身后就传来了啪的一声。  转过身,看到散落了一地的饭菜和磁盘碎片,萨拉正低头默不作声的捡地上的碎瓷片。  “别动!”云姿出声想要阻止,可她话刚出声,萨拉的手就被碎瓷片割伤了,拇指上一道口子渗出了血,滴落在地上。【本书最快更新百度:】  萨拉下意识的收回手,把指头含在嘴里,眼底发虚。  云姿说那句话的时候,她下意识的觉得云姿看穿了她的心思。  “我去找创可贴。”阿曼达说道。  云姿拿起扫帚和垃圾斗,把散落了一地的垃圾清扫干净,阿曼达创可贴也拿过来了。  “把手伸出来。”云姿对萨拉说着,看着她手指上的口子,有些责怪的说:“你刚才在想什么呢?那么出神,把自己手割了都不知道?”  “没想什么。”萨拉轻阖着眼帘,有些疲惫。  云姿见她不愿意多说,想了一下还是没逼她,即便是最亲密的姐妹,也有无法说的小秘密。她可以接受萨拉心里有小秘密不同她说,只要是不危及到她生命的就可以。  给萨拉处理好伤口后,两个人开始吃饭。  云姿原本想叫阿曼达同他们一起吃的,可阿曼达不肯,只好让她站在那里看着。  *  萧宸从言家出来,直接坐车去泰祥酒楼,他和楚君毅约定好的是在那家酒楼。  到达地方的时候,楚君毅已经到了,看到只有萧宸一个人,皱了眉头,“怎么只有你一个人?姿姿呢?”  “楚先生,我怎么不知道你什么时候同我太太那么熟悉。”萧宸看着楚君毅,眼睛里满是冷冽。  楚君毅呼吸一滞,他倒是忘记了,他们两夫妻都不知道他和云姿的关系,这么亲密的称呼云姿,会让萧宸感觉到不自然。  “对不起,萧先生,我对之前做的事情感到很抱歉。”他开口道歉,想到那天发生的事情心里苦涩的如同吃了莲心一般,如果早点知道云姿是自己的女儿,他不会做出那么多伤害她的事情,落得现在女儿不认他的下场,都是自己作得。  “这件事情我和云姿已经忘了,楚先生,我想提醒你一句,不要再来骚扰我的妻子。”萧宸淡漠的打断楚君毅的话。  楚君毅心里一紧,忙解释道:“对不起,萧先生,我和萧太太之间没什么,我只是想单纯的和她做朋友,把她当作晚辈来看的。”  “楚先生,你现在的所作所为已经超过了这个界限,我不希望别人对我的太太风言风语。”  可是,我是她的亲生父亲,难道连看女儿的权利都没了吗?这句话在楚君毅的嘴边翻滚了好几次,最终还是没说出来。  他自己都觉得,自己没资格。  就算说出来又能怎样呢?  云姿不可能认他,萧宸也不会认下他这个岳父。  “从今天起,请楚先生不要再出现在我妻子的身边,如果楚先生再度骚扰我的妻子,我不介意走司法程序,只要楚先生能丢的起这个脸。话我说到这里,今天这顿饭我请楚先生。”萧宸起身,行了一个礼仪。  楚君毅看着他要走,急忙站起来,“萧先生,如果我说……我……现在后悔了,想好好的保护云姿她们姐妹,把她们当成我的亲生女儿一样疼爱,你能不能让我见见云姿?”  萧宸脚下的步子一顿,过了片刻后说:“你我都清楚,这是不可能的。”  他不说已经知道楚君毅是云姿和萨拉的父亲,就已经给他留下了脸面。撕扯开来说,楚君毅现在已经没资格认下这两个女儿。早在二十年前,他抱着楚月薇,而将求上门的杜明月赶出门的时候,他就错过了最后的机会。  萨拉所受的二十年的罪,归根究底是楚君毅的错。  如果他能多相信杜明月一些,也不会害死杜明月,害惨了萨拉,错过自己的妻女。  落到今天的地步,当真是他自作自受。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