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大叔,不可以>目录>

273 廖天佑,你故意灌醉我妹妹想干嘛?

273 廖天佑,你故意灌醉我妹妹想干嘛?

小说:大叔,不可以作者:唐家小七字数:4552更新时间:2015-05-19 13:58:35
   萨拉同廖天佑的事情,云姿暂时放松了警惕,一方面是对萨拉的信任,另一方面也是因为唐宁宁的婚礼让她忙的像个陀螺,根本没时间停下来去想别的事情。  连续忙碌了一周的时间,最终到了婚礼的前一天。  萧老爷子和萧老太太也是在这一天抵达的帝都,老太太见到云姿的那一刻,眼圈红了忍不住落泪。  当初她让云姿过来是散心的,可从没想过云姿这一来就来了一个月多将近两个月,看看她的肚子都那么大了。  萧老爷子和萧老太太被安顿在酒店里,云姿原本想让他们住言家的,因为毕竟是自家人,可二老说他们想多陪陪宁宁,当初唐老走,他们没能赶去美国见他已经是遗憾,现在宁宁出嫁,他们作为长辈的,再不同她好好的说几句话,以后说不定就没这个机会了。  云姿无奈的妥协,认命的和萧宸一起酒店、言家两头跑。  第二天早上,四点多的时候,云姿就被闹钟吵醒了,她迷迷糊糊的从床上爬起来,随时都有倒下去再睡觉的可能,最后拧了一下自己的腿才醒的。拍了拍自己的脸,她看了下时间,叫醒了萧宸。  他们都要去酒店,帮忙处理事情。宁宁结婚,萧念是伴娘,她也要陪着宁宁一起,算是她的娘家人。  “萧宸,醒醒。”云姿把萧宸从床上拉起来,见他醒了,就下床去梳洗。换好了衣服,萧念已经在外面催促他们开门了。  云姿走出门,看到萧宸已经收拾好了,连忙抓起自己的包,“走吧。”  四点半,三人从酒店里出发,五点钟到酒店的时候,唐宁宁头发已经弄了一半了。真难得她那么早起来,精神十足,坐在椅子上也不老实,发型师都快哭了。  第一次见到大着肚子还这么能折腾的新娘子。  云姿和萧念同童冼尧的母亲打过招呼,就赶快忙起来,她主要负责的是给萧念帮衬,因为童家和唐家来的亲戚,萧念都没怎么见过,平日里也没同这些人打过交道,她一个小姑娘又不懂得交际,云姿在也可以帮衬着些。  上午十一点钟,整个房间才弄好。  唐宁宁对中式的婚礼不怎么喜欢,就是标准的西式婚礼。考虑到唐宁宁现在的身体并不适合太繁杂的婚礼,所以整个婚礼的过程都是简化的。只要等着童冼尧的车队来接人,到教堂里宣誓后,再过晚宴,这场婚礼就结束了。  唐宁宁看着时间一点点的过去,心里开始扑通扑通乱跳。其实她和童冼尧已经领了结婚证,可那一张结婚证来的不真实,现在举行婚礼了,她才有种自己真正结婚了的感觉。  她摸了摸自己的脸,有些害羞。  平日里再怎么大大咧咧,今天也是她大婚的日子,昨天晚上她一整晚没睡,因为婚礼之前新郎和新娘相见会不吉利,所以她是一个人睡的。  一整晚上没见到童冼尧,此刻她觉得自己浑身的细胞都沸腾了,想要看到童冼尧。。  童冼尧的母亲看着她惴惴不安的样子,笑着说:“宁宁,你现在感觉怎么样?会不会吃不消?”  “不会,伯……妈……”唐宁宁原本想叫伯母的,可是话到一半才想起来现在已经是她婆婆了,赶紧改了口,差点把自己的舌头咬到。  “撑不住就和妈说一声,咱们家可不兴累坏新娘子。”兆芮说着,拍了拍宁宁的肩膀,眼里满是怜爱。  宁宁同萧子澈的事情,她已经听说了,最初或许是无法接受的,可儿子十年不交女朋友是为了这姑娘,不接受能怎么办呢?所以还是接受了,相处的过程,她是越发理解,儿子为什么糊喜欢上这么一个姑娘了。  家里能有这样可爱单纯的媳妇,她也放心。孩子不是自家的,也没关系,宁宁又不是生了这个孩子就不生了,两人都还年轻,等着以后再要也可以,只要一家和和乐乐的,还有什么比这更重要的?  唐宁宁点了点头,满眼的笑意。  片刻后,门口传过来声音,萧念几个人把童冼尧堵在门口,给了红包也不开门,拿出一块冰递给童冼尧,“门的钥匙就在这里面,想进去可以,把这块冰捂化了,就给你开门。”  萧念得意的抬着下巴,看着童冼尧。这是她在网上看到的法子,在婚礼之前她就和其他的伴娘商量好了,要用这一招整童冼尧,让他知道,娶新娘不容易,得好好的珍惜才可以。  童冼尧看着那块冰,黑了脸,接过冰,假装往自己的衣服里塞,就在萧念几个人以为他真的要这么做的时候,他忽然大叫了一声,“兄弟们,这里的女人今天都归你们了,抢啊!”  他大叫了一声,伴郎轰然而笑,冲上前一人一个把堵在门口的伴娘抱起来挪到了一边。  童冼尧得意的把冰块扔在地上,而后上前敲门,“妈,你不想早点把儿媳妇娶进家门吗?我知道你在里里面,给你儿子开开门呗。宁宁,你难道忍心把你老公晾在外面?宝贝,快来开门。”  他话音落,外面就轰然大笑,一起起哄。  唐宁宁在房间里脸刷的一下红了,连婚礼都这么不正经,童冼尧也真是够了。  童伯母有些头痛的抚额,这儿子真是惯的没天了。不过真要儿子捂冰来开门,她这个做母亲的自然是心疼的,轻笑着问唐宁宁,“宁宁,你决定吧,你要是不想那么轻易地开门那咱们就不开。”  当这未来婆婆的面,唐宁宁哪能说什么?  而且她心里也想快点见到童冼尧。  童伯母还没开口让人去开门,唐宁宁已经拎着婚纱的裙摆,乐颠颠的去开门了。  真不矜持!  云姿捂脸,有些不忍心看唐宁宁现在的傻样。  唐宁宁打开门,童冼尧看到她眼前一亮,而后上前一步就抱着唐宁宁,在她脸上狠狠地亲了一下,“老婆,你今天真漂亮!”  唐宁宁抱着童冼尧的脖子,直接在他唇上盖了一个戳,“老公,你也很帅!”  两个人好不遮拦的话让一旁听着的人哄笑,今天这场婚礼的两主角,就是为了搞笑来的吧。  迎接了新娘子,一行人就往教堂出发了。  云姿这才见到萧宸,和他坐在一辆车上。  举行婚礼的过程异常的顺利,除了宁宁太紧张在宣誓的时候念错了台词,一切都挺圆满的。  结束后,众人拥簇着唐宁宁到外面,进行扔花球。  萧念拉着萨拉一起出去,萨拉并不怎么热情,可大家都在抢,她也不好意思自己冷冷清清的站着,就上前想假装抢一下。  花球抛出来,在几个人手里兜兜转转,最后落在萧念的手里,可她被人撞了一下,花球蹦了一下,稳稳当当的落在了萨拉的怀里。  萨拉看着怀里的花球,面色有些僵硬。  萧念走到萨拉的跟前,半是羡慕半是祝福的说:“萨萨你抢到了花球,这可是个好兆头,说不定今年你能找到自己如意的人。”  萨拉勉强笑了笑,拿着花球转身想走的时候,就看到自己身后对着自己满是笑容的人。  “那是当然,我的女儿能有错?萨萨,你喜欢上哪家小子了,告诉我,我一定好好的对未来的女婿。”言谨南摸着萨拉的头,面上的笑容越发的深厚,他是希望萨拉能过上正常人的生活。  如果能嫁人生子,那等将来百年之后,他在九泉之下,也能对明月有交代了。  萨拉低头看着怀里的花束,面上所有的表情都在听到言谨南所说的话后消失。  等着言谨南转身同别人说话的时候,她把怀里的花球扔到了萧念的怀里。  萧念觉得她有些不高兴,不过又说不出,刚才萨拉还是带着笑容和羞涩的。  不过很快就没功夫想这些了,因为婚礼还有别的活动。  能在婚礼上请一个摇滚乐队来的人,恐怕也就只有唐宁宁这样的脑袋了,唐宁宁喜欢一个乐队,叫black。童冼尧竟然也真的就请过来他们来演唱,萧念同样也是这个乐队的粉丝,捧着花束上前去要签名。  晚上,酒宴开始,云姿到处找萨拉找不到,最后在酒店的包厢里找到了她。  “萨萨,宴席快开始了,你怎么在这里躲着?”云姿看到坐在落地窗前的萨拉,边问边向前走。  萨拉听到动静,从出神中回过神来,嘴角扯了一抹浅笑,“没什么,我不怎么喜欢热闹的地方,你们不用管我的。”  云姿走到床前,揽住萨拉的肩头,“我不管你还有谁管你?爸刚才也问你去哪里了。赶快走吧,宁宁一辈子也就这么一场婚礼了,看在她把你当好朋友的份上,你也得赏脸去。”  萨拉点了点头,“嗯,我这就去。”  “这才乖。”云姿笑了笑说道。  两人一同走出包厢,走到大厅里,云姿看到自己刚才坐的那桌酒席上突然多出来的廖天佑,眉头跳了一下。  这个廖天佑还真是贼心不死,到哪里都能看到他。  那天和萨拉说开了,她对这个人也没那么反感了,不过也说不上喜欢罢了。除非有一天廖天宝不是他廖天佑的弟弟了,或许她会对廖天佑改观。  一桌只剩下了两个位子,中间空出来的位子,左边是萧宸,右边是廖天佑。云姿在心里哼了一声,还是让萨拉坐在了廖天佑的身边,她害怕自己坐在廖天佑的身边,会忍不住做一些冲动的事情。  宴席开始,萨拉就静默的坐在位子上,端起酒杯喝了一口,辛辣的感觉涌入喉咙中。  她并不喜欢喝酒,以前秦子良逼着她喝,和秦子良脱离关系以后就鲜少喝酒。但今天她实在是觉得心里难受,喝酒反而会好一些。  一杯一杯的酒不动声色的喝下去,还是廖天佑先发现了她的异常。  萨拉一直都是很安静的人,坐在那里她不说话,很容易被人透明化。她喝酒的时候没有任何动静,像是在喝白开水而不是在喝酒一样。  “萨萨,你不能再喝了。”廖天佑拧着眉头按住萨拉端着酒杯的手,严肃的说道。  “我没事,酒量很好。”萨拉拿开他的手,将酒杯凑到唇边,轻轻的一嘬,酒杯里已经是空的了。  廖天佑的视线落在她迷蒙的眼睛以及被酒浸染的唇上,眸子微微的一眯,喉结不由自主的滚动了一下。  云姿回头就看到廖天佑眼神直勾勾的盯着萨拉,戒备的拉过萨拉一看,她明显是喝醉了的模样,顿时气不打一处来,咬着牙低声质问:“廖天佑,你什么居心,灌萨萨酒喝?”  “我没灌她,是她自己非要喝的。”廖天佑被云姿这么一质问,从刚才旖旎的气氛中醒过来,扯了扯自己的领带,觉得房间里有些热。  “呸!色胚!你别对我妹妹打鬼主意,不然我饶不了你。”别以为她没看到他刚才的眼神,泛着绿光,廖家的男人没一个好东西!  云姿对廖天佑的好感再度降到零,恶狠狠地瞪了一眼廖天佑,就扶着萨拉起来,带她走。  廖天佑觉得自己真是冤枉,他是一个正常的男人,对着自己喜欢的女人渴望靠近有什么问题吗?不喜欢亲近萨拉,才是不正常的吧?季云姿每次看到他都跟防狼似的,真是让人备感恼怒。  换成别人,他早就想法子解决了,可她是萨拉唯一的亲姐姐,他不可能对她动手。  云姿拉着萨拉的手,对萧宸说了声她很快就回来,然后带着萨拉往外走。  走到长廊处,站住脚,拍了拍萨拉的脸,“萨萨,你醒醒!”  萨拉摇了摇头,看着面前的云姿,笑了笑说:“姿姿,我没醉,你放心。”  放心?  放心才会出事!  云姿在心里忍不住说道,她拿出手机给言谨南打电话,萨拉现已经醉了,再留在酒店不合适,还是先把她送回家的好。换成别人她又不放心,因为廖天佑指不定会做出别的事情。  想来想去,还是让言谨南送她回去。  言谨南接到电话就赶了过来,看到萨拉醉眼朦胧的样子,皱了眉头,“怎么会醉成这样?”  “还不是廖天佑,不怀好意灌萨萨酒,以后让萨萨离他远一点才还。”云姿提起廖天佑就咬牙切齿。  “你先回去吧,我送她回去。”言谨南扶着萨拉对云姿说道。  “嗯,好,路上小心着点。”云姿见萨拉老老实实的依偎着言谨南,这才放心,折回大厅。  廖天佑见到云姿一个人回来,他问:“萨萨呢?”  “要你管!”云姿白了他一眼。  廖天佑看着眼前这张和萨拉一模一样的脸,第一次有种想揍人的冲动。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