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大叔,不可以>目录>

276 摊牌

276 摊牌

小说:大叔,不可以作者:唐家小七字数:5083更新时间:2015-05-19 13:58:36
   云姿没再说第二遍,因为萧子澈已经听清楚了,她不信萧子澈对夏岚的所作所为没有耳闻,他孝敬父母没错,但过分的纵容就不好了。  “对不起,我知道了,回头我会和她说这件事情的。”萧子澈沉默了片刻后抱歉的说道。  “不用对不起,你并没有对不起我。子澈,宁宁回来之前,她让我转告你,她现在过的很幸福,希望你也能找到属于自己的幸福。还有……孩子的预产期在两个月后,你想去看的话,宁宁和冼尧都不会介意的。”云姿松了口气,前面的话题太沉重,于是她另说起了些开心的事情。  她并不希望在三人的事情里萧子澈受到的伤害太深,如果他能忘掉宁宁重新开始最好。  宁宁和冼尧已经看开了这事情,剩下的只有子澈了。  “嗯,我会去看孩子的,谢谢你云姿。”萧子澈微微笑了一下,虽然不能看到孩子成长,但这个孩子是他目前唯一可以高兴的事情了。  云姿的话说到这里也就算完了,两人出来的时间也不算短了,再拖延只怕廖天佑和萨拉会出来找他们,于是就回了包厢里。  吃过饭,廖天佑要送他们两个人回去,云姿犹豫了一下,还是答应了。其实刚才同萧子澈谈话的时候她就想通了,很多事情只要摊开了说,或许会更容易解决。  她之前不同廖天佑说,一是因为廖天佑有那么一个令人恶心的弟弟,她看着他就无法忍受的想起那件事情;二是即便她问了,廖天佑会开口吗?之前言谨南不是没和廖天佑谈过,可他什么都没说,一个隐瞒了太多事情的男人,她怎么放心把萨拉交到他手上?  但她决定同廖天佑谈一下,这是她给他最后一次机会。  如果廖天佑可以坦白和她说那些隐瞒的事情,那她就不拦着他追萨拉。反之,在萨拉和他交往的事情上,她以后都不会再同意。  车子缓缓地行驶向前方,云姿坐在车厢里,萨拉同她都没有说话,两人各想着各自的事情。  廖天佑时不时的说一些事情,萨拉不时的应一声,并不热络,可廖天佑就是能很高兴的接着说话。  云姿看着两人的相处模式,在心里更加肯定了要同廖天佑谈一谈的决心。  如果廖天佑真的对萨拉是真心的,那廖天佑应该会坦白。  到了萧家外面,萨拉先下了车,云姿下车后,对她说:“萨萨,你先进去,我同廖先生有些话说。”  廖天佑挑眉看着云姿,他觉得季云姿和自己摊牌的时间到了。  萨拉看了两人一眼,而后说:“好。”  云姿也没打算藏着掖着,就站在萧家的门口,抬头看着廖天佑,脊背挺得很直,目光清冽冽的,没有一丝开玩笑的意思:“廖先生,我知道你一直很讨厌我阻碍你追求萨萨,你知道我这么做是为了什么吗?”  “大致知道。”廖天佑见她肃了面容,声音也严肃了起来。最新章节百度搜索:。  “那你知道萨萨和你弟弟之间的事情吗?还有,你能和我说清楚,你和言颜之间到底有什么交易,让她这么劳心劳力的拉红线?你既然知道萨萨那么多的事情,就应该明白,不只是我反对你和萨萨的事情,萨萨所有的亲人都会反对,你要和她在一起,要付出比别人十倍乃至百倍的努力。”云姿深吸了两口气,脸色变得很不好。  没谁在知道自己妹妹遭遇了那种事情,还能心平气和的对待禽兽的家人,哪怕廖天佑和廖天宝两人本性不同,但爱屋及乌同样能厌恶及厌恶。  她讨厌廖天宝,除非廖天宝死了,他做的一切才能抵消。  此刻她站在这里同廖天佑谈,已经耗尽了她所有的耐心。  “……我知道。”廖天佑沉默了许久后点了点头,“对不起,他做的那些事情,我当时并不知道,如果知道的话,我绝不会允许它发生。”  “你知道……你知道……”云姿笑了笑,情绪有些过于激动,她不敢谈起廖天宝和萨拉的事情,就是害怕自己会忍不住对廖天佑发火,“廖先生,你既然知道,准备怎么做?你弟弟做的事情,已经构成了犯罪!”  “云姿,就像你对萨拉一样,我同样对我的家人有感情。天宝做的事情,我会让他得到应有的惩罚,但我的母亲是无辜的,她不知道天宝做的事情。等着她百年之后,你们怎么处理天宝,我都没任何的意见。”廖天佑紧绷着面色说道。  “百年?她现在才五十岁,等着她百年,难道萨拉还要再等五十年才能得到公道吗?对不起,你等得起,我和萨拉都等不起。如果你不愿意动手,那我早晚会替我妹妹讨还公道,而我绝不会让她等五十年!”云姿激动的说着,转身就往回走。  她走了一段距离,才听到廖天佑的声音幽幽的传过来。  “一条腿不够,那再加一只手呢?”  云姿蓦地回头,看着廖天佑,眼底里噙着泪花。  廖天宝出车祸,刚好瘸了一条腿!  廖天佑的意思是,他已经知道廖天宝出车祸的真相,却一直假装不知道?  廖天佑的手插在裤兜里,天在他身后沉沉的,他的眸中情绪看不透,仿佛蒙着一层雾气,“云姿,我对萨拉的心,就像你对萧宸的一般,希望你可以体谅。很多事情,我是身不由己,但只要我可以的,就绝不会让她受半分的委屈。若有朝一日,她能嫁进廖家,我会承诺刚才的事情,也绝不会让她再见到他一面。”  这个‘他’自然指的是廖天宝。  云姿怔怔的看着廖天佑,咬着下唇没说话。  廖天佑给她的这个答案已经足够了,废了廖天宝一手一足,这是目前来说最大的惩罚。而且廖天佑知道了萨拉的过去,却还这么执着,世上还能有几个男人能做到这一步呢?  她一直护着萨拉,害怕别人伤害她,就是怕别人知道了她的过去,给她造成更深一步的伤害。  廖天佑做的足够了,他给的这个答案,她接受,只是这个答案来的太过震撼,让她一时间有些反应不过来。  “廖天佑,言颜的事情我暂且不问。从今天起,我也不会再阻拦你追求萨拉。不过我希望,你能尊重她的意见,如果她真的没办法喜欢上你,希望你不要用阴谋诡计算计她,不然我不会饶了你的。言颜的事情……等你真的追到萨拉的那一天,我希望你能和我坦白说清楚。”  不知道过了多久,云姿拖慢了声音,不让自己说的那么急促。  “谢谢你云姿。”廖天佑微微的颔首,对云姿很郑重的说道。他承认,云姿是一个很合格的姐姐,虽然她一直阻拦自己,让人倍感受挫,可她拦着才代表她是真的关心萨拉。  不是关心,谁会管你呢?  萨拉身边有这样的人,他才放心。  *  云姿走进院子里,萨拉在等着她,看到她进来了,淡淡的问:“姐,你和廖天佑说了什么?”  想到刚才廖天佑说的话,她摸了摸萨拉的脑袋,或许是前半生太过倒霉了,所以后半生老天给萨萨派过来了廖天佑。她并不确定萨萨对廖天佑是怎样的感情,但有廖天佑能守着萨萨那么久,就是一种福气吧。  就像童冼尧对宁宁,即便知道宁宁喜欢上自己的可能性很小,他还是坚持着,护着宁宁,也是因为有童冼尧,宁宁在低谷的时候才不至于太难过。  她希望以后她照顾不到萨萨的时候,廖天佑也能像童冼尧一样,照顾着萨萨。  “姐?”萨拉有些迷惑,直觉觉得云姿似乎有话对自己说,然而云姿只是和她说了一些家常话,半句没说和廖天佑的事情。  她不说,萨拉也不愿意多问,因为她相信云姿无论做什么都是为了她好。  晚上,萧宸回来,云姿把廖天佑说的话,同萧宸说了一遍。  萧宸想了想说,“嗯,你考虑的很周全,想让萨拉同他相处一段时间,萨拉心思细密,他若是有别的念头,她一定会察觉。如果没别的念头,萨拉动不动心还是另一说,变数太多,先看着也没错。”  有了云姿的默许,廖天佑往萧家跑得更加勤快了,时不时的约萨拉出去。他看着挺古板的一个人,可哄起女孩子来却是花样百出。  萨拉喜欢安静,不喜欢热闹的地方,他每次约她去的地方,可能是一场钢琴演奏会,或许是一场诗社交流,也或许只是去河边走走,那些凑热闹的地方他从没带萨拉去过。  还有萨拉不喜欢鲜花,不喜欢高调,他便潜移默化的收买萧家的人,帮他说好话。  一个月后,连云姿这么抵触他的人,都觉得廖天佑这个人还是不错的,如果萨拉真的能同他在一起,也算得上是郎才女貌。  不过云姿也没时间去管廖天佑和萨拉的事情了,七个月的肚子大的异常,她打怀孕以后胃口都不怎么好,即便勉强着自己多吃,可身上也没长肉,单薄的身体和大肚子极为不符合,她走路的时候都会让人担心,她会不会跌倒。  去医院做检查,医生已经商定了随时决定进行剖腹产的准备。  萧宸把公司的事情彻底搁置了下来,专心陪着云姿。  季山柏给云姿打电话的时候,云姿腿刚抽筋,疼得直哭,萧宸在给她按摩腿,拿起电话看到是季山柏的电话,她心里刹那间掀起了波澜,也忘记自己的腿刚抽过筋了。  馨雅出事后,季山柏和温成玲就走了,他们说是出去旅游,可他们走后很多个月一通电话都没再打过来。云姿觉得他们这辈子或许都不会原谅她了,对馨雅,她从没想过说抱歉二字,但对季山柏和温成玲,她一直想对他们说一声对不起。  他们养了她二十年,从没亏待过她,可他们的女儿,却因为她而死。  每每想起这事情,她总是黯然。  “喂,爸。”云姿颤抖着声音开口叫了一声,电话那边过了一会儿,才传来季山柏沙哑的声音。  “姿姿,你妈回来了,你有时间回家里一趟,见见她。”季山柏迟缓的说着。  “嗯,好。”云姿鼻子越发酸涩的厉害,“爸,你和妈什么时候回来的?怎么都不告诉我一声,我也好看看你们。”停顿了一会儿,她又说,“……爸,妈她还好吗?”  “……姿姿,你回来再说吧,我最近都在家里,你回来之前给我打一通电话。”季山柏没正面回答云姿的话,特意避开温成玲的话题说道。  “嗯,我知道了,爸,最近天气变了,你和妈多注意身体……”她絮絮叨叨的说道,电话那边季山柏不时的应一声。  最后挂断了电话,云姿捂着脸,眼泪哗哗的掉。  “爸他说了什么?”萧宸拍了拍云姿的肩膀,把她搂在怀里,让她尽情的哭。  季山柏和温成玲一直不原谅云姿,这事情是云姿心头的痛,如今他们既然主动打电话过来了,或许是心里已经准备原谅他们了吧。馨雅犯的错,却折磨所有活着的人,不知道许华年现在有没有后悔自己当初那么教导孙女后悔?  “萧宸……”云姿趴在萧宸怀里,叫了他一声却不知道说什么。  每次看到言谨南的时候,她都会不由自主的想起温成玲和季山柏,季山柏比言谨南来的更加的亲近,二十年的父女情,是任何人都比不上的,她最怕的就是,季山柏和温成玲这辈子都不原谅她。  如果他们一直不联系她,无声无息的消失在了这个世界上,那么她这辈子心里都会内疚、自责。  上天厚爱,她还能等到他们原谅自己的这一天。  哭了一会儿,云姿觉得自己太小孩子气,抹干了脸上的泪水说,“明天我们回家一趟吧,爸说他和妈都回来了,想见我们一面。”  “嗯,好。”萧宸拿出纸巾,擦去她脸上的泪水。  第二天早上,云姿和萧宸一大早起来,准备了厚厚的礼物,云姿把库房里适合季山柏和温成玲的东西都搬了出来,后备车放不下了,又拎了很多东西放了车座里。  萧宸无奈而宠溺的看着她,“我们又不是只看他们一次,你用得着一次带一年的量吗?”  云姿也知道自己夸张了,可她控制不住,那么久没见到他们,她恨不得把自己过缺失的全都补给父母。  只是她没想到的是,有些事情永远都弥补不了,而这次却季家也注定伤心归来。  早上六点钟起来的,九点钟才出发。  萧老太太听说亲家公和亲家母回来了,也想一同去的,但萧宸想让云姿和父母相处一会儿,还是推了老太太的好意,说是改天再一起去。  到了季家,云姿一下车,家里的佣人就出门迎接了出来。  家还是和记忆里一般,只是没有那么热闹了,云姿没走到正厅,季山柏迎了出来,他比以前了老了很多,见到云姿挺着大大的肚子,他笑了笑,脸上的皱纹越发的深。  “爸,妈呢?”云姿看了看季山柏的身后,没看到温成玲有些失望。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