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大叔,不可以>目录>

277 产子

277 产子

小说:大叔,不可以作者:唐家小七字数:5451更新时间:2015-05-19 13:58:36
   季山柏脸上的笑意渐渐的消失,拍了拍云姿的肩膀说,“先进去说话吧,你怀着孩子,站久了不好。”  云姿点了点头,被季山柏这么一打岔也就把刚才那句话掩埋在了心里,其实她有心里准备温成玲会不原谅她,但现在看不到她不再像以前那般接自己,还是有些失落。  萧宸敏感的觉察到季山柏有些不对劲,从昨天开始,他就一直在刻意的回避着温成玲的事情。出现这种情况只有两个可能,一是温成玲依旧不原谅云姿,二是温成玲由于某种原因无法见云姿。  前者的可能性很小,因为季山柏说了,要她回来见温成玲。  那么剩下的只可能是后者。  心里一沉,萧宸抬脚正好走进客厅里,视线触及摆放在客厅里的两张照片,脚下的步子一顿,一张照片是季馨雅的,另一张是……温成玲的。  他看到了,云姿自然也看到了,僵硬着身体站在门口,云姿张了张嘴却说不出话来,面上的笑容僵硬、凋零……最后消失的无影无踪,是她在做梦,还是爸妈同她开的玩笑?  为什么客厅里会摆放着母亲的照片?  她怔怔的盯着那张黑白色的遗照,只觉得肝胆俱裂。  “云姿,你妈她……已经去了,在新加坡回来的飞机上睡觉的时候没了呼吸,她睡觉前还同我说,想看看你和外孙,可她没醒来。我把她尸体火化了带回来,让她看你最后一眼,再下葬。”  “你妈她对馨雅的事情,其实她没什么芥蒂,那时候她已经查出来自己活不了多久了,怕你看着伤心,才会离开的。她嫁给我那么久,我还没带她到处走走,这几个月,我们把想去的地方都去了,也没留下什么遗憾,这是你妈给你留下的一封信,你看完了就知道她是怎么想的了。”  季山柏说的时候很平静,哪怕有些哀伤也并不是很明显,在成玲走的那一刻,他就把自己的悲伤全部耗尽了。  云姿接过信,逐字逐句的看,眼泪不停地往下掉。信很长,从温成玲开始生病就开始写了,她知道自己的命没有多少了,就把自己想说的话全都写出来。最后的日期是一周前,她在信里写道,真想快点见到两个可爱的小外孙,不知道她现在的样子会不会吓到小外孙,末尾处她加了一句话,不知道云姿会不会原谅我这个母亲,这么一走了之,让她一个人独自承受了那么多。  云姿抱着信,哭的上起不接下气。  她怎么会怪她,是她害死了馨雅。  如果季家只有馨雅一个孩子,或许她就不会养成嫉妒的性格,后来也不会落到那样的下场。  萧宸走上前,伸出长臂把云姿揽在怀里,手压在她的后脑勺处,让她靠着自己,亲了亲她的额头,低声说:“姿姿,妈这么做就是不想让你太伤心,如果她看到你现在这样子,她也会难过的。”  “妈……”云姿叫了一声,再也说不出话来。  这辈子,她只叫过温成玲一个人妈,她怎么可能不伤心呢?二十年的养育之恩,她还没来得及报答她,她肚子里的孩子还没来得及见他们的外婆一面……所有的遗憾穷极一生都无法再弥补。  她当初就应该跪下来求母亲,求她见自己一面,也不会连她最后一面都见不到。  云姿趴在萧宸的胸膛里,所有的悔恨化为利剑,狠狠地戳在她的胸口,疼的她受不了了。  哭了一会儿,她觉得肚子有些疼,开始还以为是哭岔气了,可后来越来越疼,她抓住萧宸的肩膀,只来得及小声叫了他一声,“萧宸,我疼……”眼前一黑就晕了过去。  萧宸面色一紧,手下意识的把她紧紧地抱在怀里,才让云姿免于栽倒在地上。【本书最快更新百度:】  季山柏被这突如其来的状况吓了一跳,连忙叫佣人去开车,三个人急匆匆的上了车,萧宸不停的叫着云姿的名字,可云姿一直昏迷不醒。  到了医院,医生直接把人送进了急诊室,不到十分钟,医生就安排云姿进行住院。  她怀孕后身体原本就不好,贫血外加严重的缺钙,一时情绪激动而昏倒。现在七个月的时间,已经随时都会情况不好,进行剖腹产的准备,所以必须住院,以免再发生类似的情况,无法及时的进行抢救。  看着云姿躺在病床上,季山柏懊恼的抱住自己的头,他不应该那么早把事情说出来的,起码在云姿生产后再告诉她,她也不会因为过于激动而昏厥了,“对不起,萧宸,我对不起云姿。成玲在天之灵要是知道姿姿出事了,她一定不会原谅我。”  “爸,姿姿会没事的。”萧宸说这话,紧握着的掌心居然沁着汗水,刚才在来医院的路上,他第一次感觉到害怕。  害怕云姿在生孩子的过程中会出意外,或是在送去医院的半路上出了意外,都说女人生孩子是走一道鬼门关,他看过很多生孩子的影响,血淋淋的一片,生孩子时候所忍受的痛苦,是同时折断十二肋骨的疼痛,更何况云姿是同时生了两个孩子,他有些后悔,让她这么早就生孩子了。  两个人都沉默着没说话,半个小时后,季山柏站起来说:“我去外面抽支烟,姿姿醒来了告诉我一声。”  等萧宸应声后,他往外走。  房间里只剩下了两个人,萧宸握住云姿的手,放在自己的唇边,轻轻地吻着,“姿姿,千万别出事。”  他再也不想看着她晕厥在自己面前的的场景,今天看到她无声无息的倒在自己的面前,浑身的血液瞬间逆流到,那是他生平第一次手无足措。  云姿在睡梦里,眼前闪过很多光怪陆离的画面,有小时候的,有在高中的,还有现在的……梦里温成玲是一个很温柔的母亲,她每天早晨把她从被窝里叫醒,给她梳小辫子,送她到门口去上学。馨雅欺负她的时候,母亲会抱着她,用布偶哄着她,要她坚强一些。奶奶不疼爱她,骂她是赔钱货的时候,软弱的母亲会和她顶嘴……  点点滴滴,如同一卷老胶卷,在她眼前迅速的闪过,她很想母亲,很想很想……  她每天都想和母亲说,对不起……  害她失去了唯一的女儿。  当初如果她没让萧宸松开季馨雅的手,她再坚持一下,或许一切都会改变吧,或许馨雅活下来她会改过自新呢?  人对于自己没走过的路,总是抱着一个美好的想法,把自己所有的遗憾在‘如果’上完善。  梦里浮浮沉沉的,她坐在一片莲花上,随水流向前漂浮着,最后莲花停在了一片雾气之中,她隐约的听到了熟悉的声音,向声源的地方望去,可眼前一片雾蒙蒙的,听了半晌后,她看到从雾气中走来的女子。  身上穿着生前的衣服,面上依旧是温婉的笑容,她弯腰,温暖的手摸着她的脸颊,“姿姿,对不起,妈没来得及和你说一句话。”  “妈……”云姿抬头看着面前的人,泪水顺着脸颊流下。  “不哭,姿姿,还记得妈妈小时候经常和你说的一句话吗?做人最重要的是开开心心,无论碰到什么事情都要笑着活下去。姿姿,好好的和萧宸过日子,妈妈会看着你的。”  她俯首,轻轻地在云姿的脸颊上,落下一个吻,而后身体渐渐的融入了雾气之中。  “妈!”云姿大叫了一声,摇着头从梦中醒过来,眼前是一片刺白的灯光,她茫然的看着前方,最后忽然抓住萧宸的手,不停地呢喃:“萧宸,我刚才梦到妈了,她同我说话了……”  萧宸双手捧住她满是泪痕的脸,稍微的用力固定住云姿的脑袋,“姿姿,你冷静下来,你还有我,还有我们的宝宝,妈去世了,我知道你很难过,可你冷静下来想想妈同你说的话?她已经原谅你了,也想你过的好好的。别再自责了,好不好?”  他话说到最后,声音温柔,夹杂着心疼。  当初温成玲走的时候,一定是预料到了她现在的反应,所以才会给她留下那么多的信。  云姿太重感情,尤其是亲情,温成玲的死对她来说简直是一场灾难,她根本没有还手的余地。  “萧宸,我知道……我知道……”云姿窝在萧宸的身边,半倚靠着他,声音里是浓重的哭音。  她怎么会不知道呢?  身边所有的人都在担心她,她不能倒下去,为了宝宝也不能倒下去,但请允许她伤心一会儿。  她实在无法接受这个突然的消息。  她甚至来不及说一声对不起,养育了二十多年的母亲就走了,内心的自责铺天盖地而来,她觉得那一刻自己像是被人掐着脖子,无法呼吸一样。  萧宸低下头,亲吻着她的额头,“姿姿,不哭,我们好好的活着,才是对妈最好的交到。”  “嗯。”云姿应了一声,抓住萧宸的肩头,平复自己的情绪,眼底里压着所有的悲伤。  人总是要长大,在长大的过程里不断的接受自己身边亲人的离去,因为这些离开和遗憾,才懂得珍惜。她已经无法弥补对温成玲的遗憾,只能努力的让自己不再对活着的人留下遗憾。  母亲走了,她会好好的照顾父亲。  季山柏抽完烟又散了身上的烟味后,才折回房间里,看到云姿醒过来,不发一言的走到床边,摸了摸她的头,“姿姿,你刚才把我和萧宸吓坏了,我告诉你那些,不是让你激动后悔,而是想让你知道,你母亲对你的态度始终是不变的,也好让你好好的待产,不去想你母亲的事情,发生这样的事情,我很后悔告诉你了。”  “对不起,爸,是我让你们担心了。”云姿心里内疚,她当时也没想到自己会晕厥过去,怀孕后,这个身体似乎有些不堪重负,总是会出些毛病。  抽筋是经常的事情,哪怕把钙片当成饭吃,也于事无补。  半夜正睡觉的时候,她会突然被痛醒,萧宸为了这个,还特地学了按摩。可有时候痛到了极点,碰一下都无法忍受,更无法接受按摩了,她就抱着萧宸哭。  这次亦是同样的,她哭着哭着,眼前忽然一黑,就失去了知觉,没有任何的征兆。  中度贫血和缺钙,她血常规的时候检查出来的,这两个孩子或许真的会要了她的命。云姿越觉得辛苦,就越想自己的生母是怎样的一个人,她听言谨南说,母亲怀着她和萨拉的时候,状况同她是一样的。  她一生何其有幸,能有两个母亲,一个生母排除万难给与了她生命,一个养母辛辛苦苦二十年将她养大成人。  云姿摸着肚子,腹部忽然明显动了一下,她手上的动作一顿,之前也有过胎动,不过都不明显,这一次,她是明显的感觉到肚子被狠狠地踢了一下,不痛却清晰的告诉她,宝宝在肚子里很健康。  “爸,你摸摸,宝宝在和我们打招呼呢。”云姿抓着季山柏的手放在自己的肚子上,两个小家伙似乎有感应似的,接连在季山柏掌心下的地方蹬了两下。  季山柏面上的表情刹那间变得空白,而后是狂喜,“真是动了,还动了两下。”  云姿又抓着萧宸的手放在自己的肚子上,两个小家伙又踹了一下。  萧宸忽然俯首,趴在云姿的肚子上隔着衣服亲了一下,低声叫了两声,“宝宝,听到爸爸在叫你们吗?听到了,就好好的待着,别让妈妈再受苦了知不知道?”  他说着,在云姿的肚子上,轻轻的摸了两下,说来也奇怪,肚子里的两个小家伙瞬间安静了下来。小说最快更新到:。  云姿惊奇的摸着肚子,可无论如何她再说什么,两个宝宝都不再动一下。  这是她第一次那么明显、时间那么长的感觉到胎动,之前的胎动都更像是胀气,医生说她是双胞胎,所以胎动比别的孕妇都会晚一些,也会动作更轻微一些。她当初听过别人说,自己太懂得时候是怎样的,还以为那是骗人的。直到自己胎动了,才明白那些话都是真的。  因为宝宝带来的惊喜,似乎失去母亲的悲伤都变得不再那么难挨。  季山柏见云姿终于高兴了,心里松了口气,相必成玲更高兴看到现在的情景。  因为忽然晕厥的事情,云姿被迫留在医院进行治疗,医生给她开补铁的药物,还有补钙的,每天逼着她吃,虽然有些减轻,但云姿还是受了很多的罪,尤其是腿抽筋的时候,在床上抱着肚子满床打滚,就在云姿觉得自己支撑不住的时候,帝都那边传来了消息,唐宁宁提前生了。  知道这个消息的时候,云姿正在被逼着喝补铁口服液,铁锈般的味道很难下咽,可为了两个孩子,她只能忍了。  直到今天,她都不知道自己宝宝的性别,心里不是不好奇的,但她为了保持神秘感,还是忍了下来。小说最快更新到:。  萧念推开门,张嘴就宣布喜讯:“姿姿,宁宁生了!”  “噗——”云姿嘴里的药全都吐了出来,也顾不得干净还是脏了,“怎么会提前半个月?”  “她非要大半夜去吃肯德基,结果还没到肯德基,就在半路上羊水破了……”萧念也是极度的无语,她听到唐宁宁生了的消息,本能的觉得其中一定有不靠谱的事情发生,可没想到竟然是为了吃kfc,真是又一次刷新了,她对宁宁和童冼尧干囧事的程度的认知。  “女孩子还是男孩子?”云姿又问。  “女孩子,童冼尧取的名字,叫唐朵朵,宁宁问你去不去见见?”萧念说着忽然想起来手机里还有新生儿的照片,低头翻找。  “去!当然去了!宁宁……”云姿兴奋的从床上下来,正要说接下来的话,余光里看到萧宸的面色,顿时蔫了,“……我可能去不了了,你还是帮我去看看吧。”  萧宸按住云姿的肩膀对萧念笑着说:“云姿身体不好,在生产之前都不能出这个医院,你代替我们去,等着云姿生完孩子,我们在一起去。”  萧念在心里汗颜了一把,等着云姿生完孩子,唐朵朵的百日宴都要到了吧?到那时候,还能等着他们去看?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