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大叔,不可以>目录>

278 三家联合

278 三家联合

小说:大叔,不可以作者:唐家小七字数:4686更新时间:2015-05-19 13:58:37
   一周后,唐宁宁打电话给云姿,问她要不要到帝都这边来看孩子,云姿依旧是蜿蜒拒绝了,医生给她安排的日子是八个月后随时准备进行剖腹产,在此之前她都要乖乖地在医院里接受调养,唐宁宁把孩子的照片发给云姿,孩子红通通的,还没长开,不过看着萧子澈和唐宁宁的样子,长大后一定会是个小美人。  萧子澈在唐宁宁生孩子第二天就出发去帝都了,是童冼尧给他打的的电话,通知他去的。  三人能做回朋友,大概是这场三角恋最好的结果了吧。  云姿其实有些遗憾的,如果唐宁宁这个孩子不是萧子澈的,倒是能和宁宁结为亲家。  日子不紧不慢的过着,转眼到了云姿八个月的时候,每一天似乎都更为难过。云姿有时候摸着肚子,总觉得肚子会随时裂开一样,手脚也浮肿起来,衣服都换了好几轮。  她不想出去走路,因为这样的大肚子走路很难受,房间里有新闻,显示的是秦子良被人实名举报,说是他在位的时候,有违纪的行为,曾收受贿赂多达上亿,要求法庭对其进行重新审理。  愣了一下,云姿抬头看向萧宸,以前萧家是为秦家提供资金的,秦子良被判重刑固然很好,可如果这件事情会牵连到萧宸,那她不希望这件事情被挖出来,而是用别的法子惩治他。  “萧家没事,没留下任何证据给秦家,你放心。”萧宸把口服液递到她嘴边,轻描淡写的说道。  “这样……那我就放心了。”云姿嘀咕了一声,而后念叨说:“也不知道什么时候会生孩子……”  放在桌子上的手机铃声响起来,云姿停下了说话,伸手拿起手机看到是言家大嫂打过来,想也不想接听了。  “喂,萨萨在哪里?”言家大嫂开口就问,语气里满是焦急。  “她在家里,怎么了,大伯母?”云姿拧了眉头,也不知道为什么心里刹那间沉了一下,让她觉得会有不好的事情发生,她下意识的抬头看向萧宸,电话那边再度传来声音。  “谨南和老爷子都被纪检委那边请走了,说他们涉嫌贿赂以及制造虚假证据,污蔑其他人。现在家里已经乱成了一团,你大伯又不在家。”言家大嫂说着,眼泪啪啪止掉。  “怎么会这样?!不是秦子良吗?新闻上报道的是他啊,怎么会牵扯到爸和爷爷呢?”云姿一听,脑子嗡的一声爆炸了。  萧宸见她面色不对,伸手把手机夺了过来,对电话那边说:“伯母你先别着急,慢慢地把事情说给我听,我稍后会立刻赶去帝都。”  言家大嫂听到萧宸的声音,心里稍微安静了一些,而后把事情原原本本的说了出来。  最开始的确是言谨南决定对付秦家的,他搜集到秦子良犯罪的证据,是一个即将破产的企业家向他说,想实名举报秦子良贪污的事情。调查了一番后,确定这个企业家和秦家的确贿赂过秦子良,也和秦家交恶后,言谨南就让这个人去实名举报秦子良,并承诺会保护他的人身安全。  然而在捅破秦子良受贿的事情后,这个人忽然改了口,说是言谨南用钱收买他的,要他污蔑秦子良。  之后的一切都成了一面倒的状况,言谨南被调查。而在萨拉买的一对花瓶里,找到了多达上亿的金额的支票,言谨南不肯把萨拉牵扯进来,又解释不清支票的来源,身陷囹圄。言老爷子也在随后被实名举报,曾经受过贿赂。  言家先后两位主梁骨被人实名举报,言慎宽在外就职,被事情缠身无法立刻赶回来。  等着他回来,只怕言谨南的罪名已经落实。  这是针对言家设的局,他们都知道,可没人能找出其中的破绽,唯一的实名举报的人,也在言谨南被带走后,意外死去。事情发生就在一夜之间的事情,从被带走到后面所谓的‘罪证’出现,都是瞒着外界进行的,甚至没人听闻消息,一切都已成定局。  言家大嫂在说完后,声音里是止不住的颤抖,整个言家此刻都如履薄冰,如果谨南和老爷子都出事,整个言家就算是完了。  萧宸听完,面色沉着的没有丁点的波澜,“伯母,我会带萨拉回去,您先劝着老太太,别让她乱了分寸,言家不会有事的。”  挂断了电话,云姿急切的问:“怎么了?”  “言家出了点事情,需要萨拉回去,我今晚带她回去,你好好在医院里待着,等着我回来陪着你一起看我们宝宝的出生。”萧宸伸手把她抱进怀里,拉起被子把他裹进去,“还有,记得把身体养的健健康康的,你也不想我在外面做着事情,还替你担心吧?”  云姿觉得不对劲,刚才大伯母说话的语气一切都说明了有事情发生,萧宸总是这样,出了事情就瞒着她,自己去抗一切。巴拉下辈子,手捧住萧宸的脑袋,看进他的眼底,严肃的问:“萧宸,你没告诉我真实的情况,想让我不担心,你就告诉我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否则你走了,我也无法安心。”  “好吧,萨拉的婚事出了一些问题,有人向她提亲了,老太太觉得挺正常的,言叔觉得不好,要我带她回去,再商量。”萧宸笑着刮了刮她的鼻子,“如果不相信,可以打电话给伯母求证的。”  对上他淡然的眸子,云姿好一会儿才说,“萧宸,你别骗我,我姑且相信你,如果让我发现你骗了我,我这辈子都不会原谅你的。”  “我哪里敢骗你呢?”萧宸抱着云姿,狠狠地亲了一下她的额头,“乖,在a市安心等我回来,很快的。”  “嗯,如果萨萨真的不喜欢对方,你和爸要努力说服老太太。”云姿握住萧宸的手,叮嘱萧宸。  “我知道。”  安抚了云姿后,萧宸就离开了医院,给萨拉打电话没打通,他又给廖天佑打了电话,问他萨拉在哪里。  廖天佑给了他一个地址后,萧宸最后在一间书屋里找到了萨拉,没和她解释清楚现在的情况,害怕她担心言谨南而做出糊涂的事情,所以只同她说有要紧的事情,让她赶紧跟自己回帝都一趟。  两人折回萧家收拾好东西,廖天佑已经赶到了萧家,见两人收拾好了东西,愣了一下:“发生什么事情了?”  “没什么事情,廖先生如果有时间的话,还是去帝都一趟吧。”萧宸声音沉着的对廖天佑说道。这次的事情一定是秦家搞出来的,言家现在群龙无首,若是想救两人出来,一定需要花费很大的功夫。  贪墨的事情,越早澄清越好,时间拖得越久,贪guan的形象就越深入人心,哪怕以后平反了,也无济于事。廖天佑肯帮忙的话,速度就会越快,这一次他不仅要救出言谨南和老爷子,同样地要秦家上下都付出应有的代价。  萧宸眸中闪过一抹厉色,杀意尽显。  廖天佑沉默了片刻后,点头说,好。  三人乘坐的是最快的班级,抵达帝都的时候,是中午十二点,没有休息立刻赶去了言家。  一路上廖天佑一直有话想问,可还是忍了下来。小说最快更新到:。  快要下车的时候,廖天佑接到了助理发来的信息,瞳孔骤然一缩,怪不得萧宸会这么沉重,言谨南和言老爷子双双出事,这么大的事情,他不紧张才怪。看完所有的资料,他侧目看了看萨拉。  萨拉垂着头看着自己的掌心,虽然不明白萧宸为什么会急匆匆的带她回帝都这边,但她还是跟着来了,她在等他给自己一个解释。  言老太太听佣人说,两人回来了,立刻出门迎接,在中厅看到萧宸的那刹那,她脚下一软差点跪在地上。【本书最快更新百度:】  萨拉见老太太哭的说不出话来,想劝慰她,可老太太却先话了,抓住她的手问:“萨萨,你买来放在桌子上那对花瓶里藏着的一亿的支票是哪里来的?你这孩子,怎么就那么糊涂……”  “什么一亿的支票?”萨拉一头雾水。  “就放在……”言老太太解释。  萧宸却摇了摇头,打断老太太的话说:“奶奶,如果真的想陷害的话,那张支票随时都可以放进去。”那张支票是后期别人放进去的,萨拉现在已经是言家的女儿要什么有什么,又怎么会傻到把支票放在花瓶里,给人留下把柄?  能进言谨南院子里的人,也就那么几个,每个人都有可能。  言老太太闻言,沉默了,她从老爷子出事,心里是有些怪萨拉的,可现在听萧宸的话,也就想明白了,是她糊涂才会以为只有萨拉才能放,“现在可该怎么办,萧宸,你来了姿姿那边不会有事吧?”  “她会好好的照顾自己的,现在最重要的是爸和爷爷。”萧宸视线落在廖天佑说,“廖先生也会帮助我们的,您就放心吧。”  一直沉默的廖天佑扯了扯唇,说:“是啊,奶奶,你放心,为了萨萨我也会帮家里的。”  他说的亲密,言老太太对他的态度越发的好,危难之中见真情,她虽然也知道萨拉和天宝的事情,可天佑是个好孩子,和天宝是没半分的关系的。如果他真能帮言家度过难关,那么他和萨拉的事情,言家上下都不会再有意见的。  廖天佑抬手,搭在萨拉的肩膀上。  萨拉看着众人没开口,其实她现在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依依的支票,爸爸、爷爷……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言谨南出事了吗?  她心里很担忧,却不想给他们添麻烦,等着有时间再问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廖天佑见萨拉没推开自己,嘴角微微的勾起来。最新章节百度搜索:。  这样是不是代表,萨拉又进一步接受他了?  老太太把出事的经过更进一步讲解给萧宸,包括言谨南的助理也都叫了过来,每一个细节都不放过。之前言家大嫂说的都只是粗略,真的想找到秦家的破绽,还是要把事情无遗漏的过滤几遍。  听完所有的细节,萧宸坐在椅子上,手指敲打着桌面沉思。  破绽并不好找,调查秦家的事情,他一直都是知道的,言谨南也都有告诉他,可这一次言谨南忽然动作,没有任何的预兆,他想置秦子良于死地,却犯了最致命的错误,秦家应该从中搞了鬼,才会让一向冷静的言谨南犯了错误。  现在唯一的证人死了,支票的事情也被言谨南一口咬下,真是没有任何的出路。  他不说话,其余的人也都安安静静的,各怀心思。  廖天佑看着萨拉一脸的担忧,脑海里不由自主的闪过那天晚上看到的画面。萨拉喜欢的人是言谨南,他出事了她心里一定会很焦急。其实他最应该做的事情是坐视不理。  只要看着言谨南被抓进去,或是身败名裂,那么萨拉还会喜欢言谨南吗?  或是以此为要挟,要求萨拉嫁给自己,才会帮萧宸把言谨南捞出来……  每一个法子,逗比守着一块捂不热的石头要好的多,可他看着她紧锁着眉头,就无法做出让她更加伤心的事情。他想要的是她整个人,身体和心都要,而不是一句没有灵魂的空壳。  而且,天宝做的那些事情,原本就亏欠着她。  这一次算是他还给她的,作为无法立刻处置天宝的事情的道歉礼物。  觉察到了他的注视,萨拉微微的偏转了视线,看向廖天佑,目光里满是凄然。  廖天佑冲她微微的点了点头,开口打破了满室的寂静,“其实这个局并不是无法可破,没做过就是没做过除了这一亿的支票,言叔其他的罪名都是莫须有的。而这笔钱是放在萨萨买的花瓶里,她出面承认是自己手下的这笔钱,就可以让言叔脱困。只不过要委屈萨萨进去呆几天。”  他的话让在座的人眉头均是一皱。  廖天佑却依旧是不紧不慢的,他这么说并不是要萨拉真的承认,而是让对方乱了阵脚。  只要言谨南能出来,秦家势必坐不住,他们之所以以萨拉做诱饵,是抓住了言谨南的护女的心思,堵住他的嘴不让他开口。他们反其道而行之,必定会打破秦家的计划,而楚君毅知道云姿和萨拉是他的女儿,在言家、廖家联合对付秦家的时候,他会站在哪边不言自明的事情。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