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大叔,不可以>目录>

279 二十年的深情,二十年的恨(为钻石满4500加更)

279 二十年的深情,二十年的恨(为钻石满4500加更)

小说:大叔,不可以作者:唐家小七字数:5274更新时间:2015-05-19 13:58:37
   他不想让萨拉受苦,但言谨南和萨拉两个人能做的事情,不在同一个等级上。萨萨即便被暂时扣押,有他在也不会受分毫的罪。之所以萧宸没提出来,大概是顾忌着季云姿的情绪,他老婆在怀孕,若是听到自己的妹妹或是言谨南进监狱了,只怕情绪会不稳定。  “萨萨,你自己觉得呢?”廖天佑看向萨拉,他不知道自己是希望她能同意还是不同意。若是萨拉同意了,那说明她很在乎言谨南,哪怕替他扛罪的事情都可以答应。  若不同意,那萨拉就不是萨拉了……  廖天佑想到这里忽然在心里有些自嘲,他在提出这个意见的时候,就想到了萨拉的答案了,不是吗?  心里隐隐的期待不过是他的自欺欺人罢了。  没出任何意外的,萨拉点了点头,很坚定的说:“好。”  廖天佑的在她点头出声的时候,骤然攥在一起,他面上没有表情的看向萧宸说:“那我去安排萨拉的事情,等着言叔出来,接下来的事情就交给你们了。”  他能帮言家的也就只到这一步,不可能做再多的事情。一是他自己不乐意,提出这个决定也不过是看在萨拉的面子上;二是他身后是整个廖家,而不是他一个人,掺合进太多人,会让别人以为他们在拉党结派,这是大忌。  而且,他相信楚家保持中立,不对秦家施予援手,言谨南和萧宸两个人完全可以将秦家扳倒。  “萨萨……”言老太太站起来,看着要跟廖天佑走的萨拉,忽然觉得自己有些残忍。为了救自己的儿子,却要牺牲孙女,这都是做的什么孽啊,听到谨南出事和萨拉有关,她甚至责怪过这个孙女,以往她对萨拉的关心也不够。如今事到临头,却是萨拉第一个站出来的。  “奶奶,我相信天佑。”萨拉上前,犹豫的抱了一下言老太太,她很少和老太太有这么亲密的动作,这一次抱住老太太,她心底里一股暖流涌了上来,或许这就是亲情吧。  同老太太道别后,萨拉就跟着廖天佑一道走了。  客厅里清静了下来,言老太太抹眼泪,她没再开口打断萧宸的思路,这个时候高度集中精力,才会让他想出好办法。不知道过了多久,萧宸忽然站起来对老太太说:“我出去打一通电话。”  言老太太被他这句话弄得有些发怔,原以为他想出来法子了。  萧宸却是没看老太太的面色,径直走出了客厅,他不是没想到办法,但接下来将是一场恶战,他要确定云姿是安全的,才会放心做接下来的事情。  他的电话打过来的时候,云姿从梦境中惊醒,梦里光怪陆离的场景她还记忆犹新,很多画面,乱七八糟的在她脑海里闪过,她记得最清楚的几个镜头也都是关于宝宝的。  她梦到自己生了两个小肉球,肉球像哪咤似的,在空中飞着金光闪闪的,还叫她妈妈,她吓得瘫坐在地上,叫着萧宸的名字,却怎么也找不到萧宸的影子。还有一个梦境,也差不多是同样的梦境,只不过两个孩子变了,成了两尾美人鱼,她要每天帮两个宝宝换水……  接通萧宸电话的时候,她抱着手机,忍不住哭出声,同他一遍遍地说:“萧宸,我们的宝宝生出来真是两个怪物怎么办?”  “怎么会呢?我们不是看过照片吗?两个宝宝都很健康,姿姿别给自己太大的压力,我很快就回去,在你生产之前,一定会回去的。”萧宸低声说着,他看着天边如血的夕阳,抽出一支烟点燃。  他的烟已经戒了,也不是非吸不可,可此刻听着她的声音,想要回去陪着她却无法陪伴的失落感萦绕在心头,猫*似的让人难受,只有吸烟才能缓解这种情绪。  “萧宸,你从没对我食过言,这次也不许。”云姿听他说话,只觉得心被高高的吊起来。最新章节百度搜索:。  她不知道是因为怀孕太大的压力还是因为言家大伯母那一天的异样,她总觉得心里不安稳。  萧宸轻笑了两声说,“嗯,一定不会食言的。”  絮絮叨叨的说了两个小时,听到电话那边护士让云姿开始吃药了,萧宸才让云姿挂断了电话。  再次回到客厅里,萧宸把自己的想法同言老太太说了一下。  言老太太听完眼前一亮。  ……  车子缓缓地向前行驶,萨拉依靠在车窗上,看着廖天佑被灯光折射的斑斓的面容,她其实想对他说一声谢谢的,但一声谢谢太过单薄。  廖家原本和这场争斗无关,但在客厅里说出了那番话,带她走出言家的那一刻,廖家已经被牵扯进来了,而廖天佑要为此承受的压力可想而知。  她最怕的是欠别人的人情,更怕欠廖天佑的人情。  或许是她长这么大都没有一个人能像廖天佑这般对她好吧,哪怕如言谨南也不曾像廖天佑这般,清楚的记得她所有的习惯。女人都是感性的动物,廖天佑对她倾心相待,总是让她感动的。  但为此而对他心动,却是不可能的。  “看我这么久了,难道忽然对我这张脸产生了兴致?”廖天佑面上带了一些笑意,伸手在她的眼前晃了晃。  萨拉微微的抬起身体做端正,“天佑,你有多少把握,能把我父亲换出来?”  听到她说出‘父亲’两个字,廖天佑挑了挑眉,“九成的把握吧,主要还是看萧宸怎么做。”  萧宸无法说服楚君毅那边,那么他们这边成功的可能性会大大的降低。有楚家和秦家压着,负责的人员肯定不会偏向言家。  “哦。”萨拉应了一声,只能在心底里寄望着萧宸做事会顺利一些。  “别垂头丧气的的,不就是去局子里蹲着吗?你放心,我会让他们给你准备一间奢华的套件,让你住的舒舒服服,妥妥帖帖的。再不解气,我可以陪你呆一晚上。”廖天佑越说越开玩笑的成分在。  以他现在的身份和地位,怎么能去拘留所?如果让媒体知道的话,又要大肆渲染了。  虽然知道不可能,萨拉被他这么一闹,心头还是放宽松了一些。  廖天佑盯着她嘴角的那抹浅笑,心头有些痒痒的,伸手在她脸颊上捏了一下说:“萨萨,其实我真想借着这个机会,让你跟我结婚的。”他不是正人君子,也不在乎孔孟之道,对自己的家人都能下手,更何况是别人。  此生能唯一让他谨小慎微的人只有她一人而已,就在刚才那一瞬间,他很想吻她,很想开口提出过分的要求。心头蠢蠢欲动的想法,几乎是近乎残忍的压了下去。  萨拉静静的看着廖天佑,抿了嘴角,第一次像真正的朋友一般说:“其实真的可以。”  如果廖天佑提出来,她会答应的。  但他那么做,结果或许真的不同了,她性子的确软弱,却是个爱憎分明的人,自己所爱之人和所恨之人。爱的人,她会拼尽所有去保护,不忍伤他分毫;恨的人,无论再做什么,都不会原谅。  在今天之前,廖天佑一直处于灰色地带,她恨廖天宝,所以对廖天佑一直抱着疏离的态度,即便他后来做了那么多的事情,她也只不过消除了一部分的恨意,将他当作一个可有可无的人。然而就在他开口说出刚才那番话,她忽然发现,自己对廖天佑的态度其实已经变了。最起码他说出这番话,她体谅他此刻的心情,没有任何的厌恶。  这和之前的态度是完全不同的。  她嘴角噙着浅浅的笑意,廖天佑克制的收回手,知道自己刚才作对了。  真的提出来,他得到的是身。  而现在他离打开她的心门又近了一步,也能看到希望了,世上无难事只怕有心人,他相信总有一天自己可以让萨拉对自己敞开心扉。  到了警察局,廖天佑借着自己手中的权力,很顺利的就见到了言谨南。  和上次见到他似乎没什么大差别,想来他在这个监狱里的日子过的也没那么艰苦。只不过让他有些不悦的是,萨拉对言谨南始终是那么在乎,再怎么大度他此刻也大度不了了。  “爸,你为什么不说出我呢?那钱不是你拿的。”萨拉看着言谨南,眼角微微的发涩。  “萨萨你不是在a市吗?为什么会回来,萧宸和姿姿呢?”言谨南没回答萨拉的问题,而是问起了别的事情。  萨拉咬着下唇不说话。  廖天佑走到萨拉的身边拍了拍她的肩膀,“你到外面等着,让我同言叔说几句话。”  萨拉点了点头,站起来雾气刹那弥漫了双眼,她深吸了两口气把泪水逼了回去,她不会哭,一切都会过去,她相信萧宸,更相信老天是公平的,言谨南和爷爷都是好人不会出事。  等着她走出去,廖天佑目光一瞬也不顺的迎上言谨南的目光:“我让萧宸同楚家摊牌了,或许……不……萨萨可能已经知道她的身世了,言谨南我和萨萨说,让她先代替你承认下那张支票,她不是你的女儿,也不是官员,就构不成行贿,只要在这里呆上几天,等着我们把秦家那边解决了,再接她出来。”  “谁让你们去找楚君毅的?”言谨南听到他第一句话声音骤然沉重了很多,气息也急促起来。最新章节百度搜索:。  “不去找他,难道看着楚家上下被瞒着,继续帮着秦家作恶?言谨南,你们二十年前的恩怨随着杜明月的死已经了结了,不要再把这事情牵扯到萨拉和云姿两姐妹身上。她们已经够苦的了,难道你要等着楚家做下滔天的祸事,那时候再让她们姐妹知道自己的父亲是个十恶不赦的混蛋?”廖天佑冷笑了一声,目光里满是讽刺。  “其实我有时候觉得你们三个人都挺可怜的,哪怕过了二十年,都没能走出那个女人的阴影。言谨南,你一直瞒着她们姐妹,其实是在惩罚楚君毅吧?前段时间,他有女儿不能认,还做了那么多的糊涂事,你这个旁观者,一定觉得心里很痛快。”  “所谓的深明大义,不过是想成全你的私心,杜明月的死,你一直不能释怀,楚君毅、秦子良、秦老爷子……还有谁?你自己吗?每一个害死她的人,你都没放过,到如今的局面,应该是你早就料到的吧?”  “别说了!”言谨南骤然出声打断廖天佑的话,目光里情绪莫测,他的眼睛生的眼窝深陷又漆黑,每次这样盯着人的时候,就像是有很多话要说,在盛怒之下更是。  廖天佑沉默的看着言谨南,没再继续说下去,在得知言谨南出事的时候,他就有种奇怪的感觉——言谨南能被如此轻易地算计?他自二十岁开始接触zheng治,在接触那个实名举报的人时候,会把那个人的祖宗几代都查得清清楚楚,怎么会被反咬一口?  在来的路上,他想到了一个可能,只怕是言谨南计划的一部分。  他要对秦家和楚家开刀,被反咬一口的事情是障眼法,言谨南想出去,是随时都可以的。  所有人都没看到这一点,是因为都低估了杜明月在言谨南心中的地位。  言谨南为了杜明月守身二十年不娶,为了杜明月认下了不是自己的一双女儿,为了他将秦子良送进监狱,折磨了楚君毅的精神……他为了那个女人做了那么多的事情,只说明了一点——他到现在都没忘记那个女人,依旧深爱着她,依旧记恨当年害死她的所有人。  言谨南每一步都走的很谨慎又恰到好处,看似没联系的事情,却统统指向了一件事情。如果那天他没看到言谨南和萨拉在一起的那一幕,他或许也会像其他人被他蒙骗过去。  但上天偏偏就安排了这一幕,言谨南看着萨拉的眼神,并不是单纯的父亲看女人的眼神,是男人看女人,但又不仅仅是这样些,他透过她在看别人。  联系知道的一切,这个别人是杜明月无疑。  他曾在小时候,见过杜明月一面,直到现在依旧记得她那时候的风姿,父亲带着他去的言谨南的一处宅子,也就是在那里,他看到了受尽磨难的杜明月。  很多见到两姐妹的都说云姿更像杜明月一些,但只有他觉得萨拉更像杜明月一些,因为两人的遭遇相同,就连神态里流露出的情绪,也是惊人的相似。  而这些是没有经历过这些的云姿永远无法得到的,他一开始觉得言谨南流露出那个神情,是因为他喜欢萨拉,但后来想通了言谨南的那个眼神。  或许是他看着萨拉这样想起了当初的杜明月,杜明月爱错了人,信错了人,最后一段路是言谨南陪着她走过的,作为一个千疮百孔的女人,碰到言谨南这样倾心以对的男人,会是怎样的情况?他不知道,但他知道的是萨拉从秦子良那里受尽折磨,同样是被言谨南救出来的,同样是强疮百孔……  命运在两个人身上惊人的演绎着,言谨南面对萨拉,会想起杜明月的可能性要大得多。  所以在那一刻,他爆发出的情绪,是对着萨拉,但更多是因为杜明月。  他打发萨拉到a市,或许就是想让她避开这件事情。言谨南很聪明,比很多人都聪明,他不可能被人轻易地算计,所以今天的一切都是他在算计别人。他想着,这一次言谨南大概是想给秦家致命的一击,甚至是彻底的覆灭。  但这一切只是他的猜想,在见到言谨南之前,他还不确定。  在他说出后,观察言谨南的神情,他知道,言谨南的确是这么打算的。  放心的同时,更多的是唏嘘不已,他觉得自己对萨拉的执着已是难得,但比起言谨南的情深,他觉得自己这点执着真的不算什么。  那个女人都已经死了二十年,言谨南还把她刻在心上,甚至为了她算计了那么多的人。  他到底谋划这一天多久了?没人知道。  二十年的时间,只怕言谨南每一天都在想着,怎么把秦家和楚家搞垮。  云姿和萨拉的出现,是个意外,但最后却成了他计划里的一部分,好在,言谨南还没有失去理智,对她们没做伤害的事情,否则他会毫不犹豫的拆穿言谨南。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