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大叔,不可以>目录>

284 我曾经喜欢过你(为钻石满4700加更)

284 我曾经喜欢过你(为钻石满4700加更)

小说:大叔,不可以作者:唐家小七字数:4724更新时间:2015-05-19 13:58:38
   萧宸的计划是把秦老爷子引出秦家老宅,在外面耽搁一天半天的,在这期间散播谣传,说是秦老爷子被带走检查了,以动摇那些帮秦家人的心。现在过了两天的时间,差不多收到成效了。  阿曼达把传真过来的资料拿给萧宸看,上面是被秦家行贿的一个guan员的口供,是秦老爷子行贿的全过程。  “带人把他保护起来,秦老爷子应该很快会找到这些人。”萧宸看着口供,面色凛然地对阿曼达说道,有了这份口供,再加上人证和物证,秦老爷子被调查是早晚的事情。  没了秦老爷子的秦家就不再是那么可怕的存在,手指敲打着桌面,萧宸嘴角勾出一道弧度,楚家不是想依赖秦家吗?那就让他看看,是怎么个依赖法吧。  事情进行到一半,萧宸准备去见言谨南,他现在还被纪检委那边扣押着,云姿生下两个宝宝的事情他还不知道。作为孩子的外公,他肯定也期盼着两个孩子的到来。  准备好了文件,萧宸往门口走,推开门看到站在门外的人,脚下顿了一下。  “萨拉,有什么事情吗?”萧宸开口问道,视线落在萨拉的身上,打从言家出事,萨拉就一直是守在言家,帮着言老太太处理事情,而且做的很不错,他听老太太提起过这件事情。  萨拉迟疑了片刻,面上带着祈求的神色,“萧宸,你能带我去一起去见爸爸一面吗?”  上次见过面之后,言谨南就再也不愿意见她。她不知道自己究竟做错了什么,或是说错了什么,惹得言谨南会忽然对她爱搭不理的。她很担心言谨南,担心他能不能走过这一关。  她有自知之明,言谨南不会喜欢上自己,其实她也在慢慢的把自己心里的喜欢消散一些。做父女没什么不好的,这辈子她都可以陪着他,慢慢的到老。可现在言谨南却连做父女的机会都不再给她,他不见她,让她别再去了。  “你自己不是也可以去吗?”萧宸疑惑的问。  萨拉摇了摇头,“爸他不让我去,拜托你,萧宸就这一次,我问清楚了,就不会再麻烦你。”  她这一次问清楚,若是言谨南讨厌她,不愿意再看到她,那么她不会再去打扰。  若不是,那也有别的原因。  她不想总让言谨南为自己付出,想做点事情,偿还他对自己的恩情。  萧宸也没多想,点了点头说:“嗯,可以,等下我让杨洋过来接你。”  “谢谢你,萧宸。”萨拉没想到萧宸会这么轻易地答应,面上露出一个高兴的笑容,正要转身走的时候,忽然听到萧宸说——  “对了,萨拉,云姿让你有时间回去看看宝宝们,她很挂记你。”  “嗯,我会的。”萨拉用力的点了点头,等着帝都这边的事情解决了,她会去a市好好的陪着云姿一阵,也看看两个宝宝。  萧宸同言老太太说了下现在的事情的进度,言老太太满是欣慰,“你大伯也快回来了,等着你们两人一起,我相信我们言家很快就会度过难关的。”  “奶奶,等下我去见爸的时候,会和他商量,过几天就把他接回来,手头上的资料已经足够扳倒秦家了。”萧宸看着老太太说道,等着把言谨南捞出来,他就可以把手头上的工作都交给他,自己回a市陪着云姿。  “这么快?”言老太太露出惊讶的神色,没料想到会这么快就能办好事情。  “嗯。”萧宸淡淡的应道。  言老太太夸赞萧宸,真是能力出众,从出事到现在,不到两周的时间,萧宸从布局到收集证据每一件事情都井井有条。  萧宸听着老太太的话,心头忽然就滑过了一抹异样,皱了眉头。  “怎么了?”老太太见他神色忽然不对了,出声问道。  “没什么,奶奶,时间差不多了,我先走了。”萧宸起身,心头那抹异样紧紧地攥着他的心,让他没心思再等下去。他早该想到的,扳倒秦家这件事情太过顺利,言家那些人给他的资料很充分,半个月的时间,他能扳倒秦家,不是因为他的智谋,廖天佑、言谨南的才智都不在他之下,他们那么多年都没能扳倒秦家,凭什么他短短的半个月,就能让秦家败如山倒。  一切只能说,这其中有人相助,或者是有问题。  这事情自然不是秦老爷子设的局,他现在几乎把秦家所有可用的人才都搭了进去,这如果是他设的局,那真是蠢透了。  不是秦老爷子,那还有谁?  廖家不可能,楚家更不可能……唯一剩下的就只有言家了。  他之前曾怀疑过这个问题,可惜当时被别的事情打断了,之后又忙着对付秦老爷子,所以搁置了下来。小说最快更新到:。就在刚才,言老太太反复强调他有能力,办事迅速的那一刻,他再次想起了这个问题。  言谨南在瞒着他事情,萧宸皱了眉头。  带着满腹的疑问,萧宸上了车,萨拉已经跟着杨洋坐在了车上,见到萧宸进来了,杨洋先恭喜了他喜得贵子的事情,而后报告了最近的工作。  半个小时后,车子抵达了地方。  已经有人打点好了一切,他们畅通无阻的见到了言谨南。  看到萨拉也一起来了,言谨南沉着的面色上闪过一抹复杂,他不想见到萨拉,廖天佑问他的问题,他想过了,他从始至终爱的都是明月,可萨拉一度让他产生了迷惑。  在和萨拉的相处中,他会混淆明月和萨拉两人,不知不觉中把她当作明月,当初有太多的遗憾,他想在萨拉身上得到弥补,这是他做的最错误的地方。令萨拉误会,对自己产生不妥当的感情,这件事情打萨拉醉酒吐露真心的那天就一直梗在他心里,他明白不能再继续下去了。  再这么下去,他会毁了萨拉的。  因为这个想法,他拒绝再见萨拉,廖天佑这个人他也调查过,除了他许诺言颜的条件不清楚之外,他没什么做的不对的地方。如果两个人真的能修成正果,他百年之后也能欣慰的去见明月了。  萧宸和萨拉先后坐在椅子上,萧宸开口说道:“言叔,我已经把秦老的犯罪证据拿到手了,再等几天就可以对秦家展开最后致命一击。你随时都可以出来,你看……”  “楚家那边的动静呢?”言谨南躲开视线不去看萨拉,盯着自己的手。  二十年的时间,他终于等到了这一天,但还不够,他要的不只是秦家倒台,还有楚家,两家一个都不能少。  “楚老爷子上次邀请我去楚家做客,想强制我同意同秦家合作,现在怕是听到了一些风声,没了动静。”萧宸的手支撑在桌子上,仔细的看着言谨南所有的情绪,想从他的面容上找出一丝破绽,可惜言谨南没有露出丁点的异样。  “那你明天安排吧,我想尽快出去。”言谨南想了想说道。  两人的谈话内容很简洁,该说的都说了,萧宸站起来说:“萨拉还有话要说,言叔,我先出去。”  看着萧宸出去了,言谨南侧过头,对一旁的监警说:“你先出去一下,我们两人留下就可以了。”  那名监警点了点头,走了出去。  言谨南目光沉沉的看向萨拉,他叹了声气,萨拉的心头颤了一下,她忽然有些后悔来了这一趟,心里隐隐的有种感觉,言谨南是要和她摊牌的。  “萨萨,你又何必呢?”他拒绝见她已经说明了态度,她还是想着法子来见他,这么做只会让他更加坚决的斩断两人最后的一丝暧昧。他确定的是,萨拉已经知道他不是她的亲生父亲,是她偶然得知,还是廖天佑告诉她的,那都不重要,重要的是他只想把她当作自己的女儿。  或许他曾经迷惑过,把她当作明月来看待,以至于两人走到这一步,那都是他的错误。  现在他要亲自纠正这个错误。  “爸……我只是担心你,想来看看你。”萨拉红了眼睛,她心里的那种直觉越来越重,她忍不住轻微的颤抖了起来,害怕听到从言谨南口中听到自己最不想听到的事情。  言谨南深深的望进她的眼底,注意到她的不安,心里闪过一丝的犹豫,很快就被甩在了脑后,这一次他不能再心软了,放缓了语气,他再次开口说道:“萨萨,我不是……”  萨拉猛地从座位上站起来,身体颤抖的幅度更大,“别说了。”  她压抑着心头的恐惧,转身想要离开。  可身后言谨南残忍而冷静的说,“我不是你的生身父亲,楚君毅才是。”  萨拉脚下的步子戛然而止,周遭所有的景物都褪去,她无法动弹一下,只能僵硬在原地,听到自己急促的呼吸声和心跳声,空气里轰得一声炸开了什么,又燃烧了什么,她感觉不到,只觉得自己快要窒息而死。  为什么要说出来呢?  她已经决定割舍自己的爱恋,把他当作自己的亲生父亲来看待了。  言谨南啊言谨南,你是不是真的讨厌我到了这种地步,所以才会把我最后的眷恋都要斩断?心里一个声音凄凉的问,凝结在眼睛里的雾气啪嗒一下化为泪水滴落在地上。【本书最快更新百度:】  萨拉深吸了口气,背对着言谨南说,“嗯,我知道了,言先生。”  “萨拉,你不要这样,如果你想,可以继续把我当作你的父亲。”言谨南听到萨拉客气而疏离的称呼他为言先生的那一刻,心口疼了一下。  “对不起,我做不到。”萨拉抬头,避免眼里的泪水再次涌出来,可是泪水还是顺着脸颊缓缓地滑落,电视剧里都是骗人的,什么抬头眼泪就不会掉下来?她的眼泪分明掉的更加快了。  抬手擦去眼角的泪水,她接着说道:“我会尽快从言家搬出去,言先生,谢谢你为我做的一切。”  “萨拉,别任性,难道你想让云姿也知道这事情吗?楚君毅差点害的她流产。”言谨南站起来,走上前,想要抓住萨拉的手。  可在他碰到她身体的前一刻,萨拉猛地躲开了,她倒退了一大步,拉开两人的距离,“我不会同他说的,言先生,你是为了我母亲,才会做的这些吗?”  “是……”言谨南犹豫了一下说道。  萨拉扯了扯嘴角,露出一个难堪的笑容。  其实也不算那么可怜,她输给的是自己的母亲。  早该想到的,言谨南为了她母亲做了那么多的事情,怎么会忘记母亲?整整二十年的爱恋,那么深厚的感情,岂是她短短的半年能撼动的?她羡慕自己的母亲,也不恨言谨南,不过却再也没办法像之前一样,假装什么事情都没发生。  言谨南不是她的父亲,她再留在他那里,名不正言不顺,会给他带来麻烦。  所以还是提早搬出来,躲得远远的。  “言先生,我曾经喜欢过你,所以别再跟上来了。”  他要捅破两人之间最后的窗户纸,她也不是死皮赖脸的人,既然断,就断的干干净净。  说出她对他的单相思,心里反倒清醒了很多。  言谨南因为她这句话愣住,也就在他闪身的刹那,萨拉打开门走了出去。  看着紧闭的那扇门,他站在原地很久后,缓缓地收回了自己的手,面上怅然所失。  萨拉走出房间,门外站着两个人,一个是萧宸,一个是廖天佑,不知道后者是什么时候赶过来的。  看到她红着眼睛出来,廖天佑上前默不作声的拉住她的手,对萧宸说:“我带她离开。”  萨拉想要摆脱他的手,可廖天佑抓的极紧,让人甩都甩不开,他在前面大步的走着,她跟在后面几乎要小跑着才能跟上。  到了外面,廖天佑对等候的司机说,“你先回去吧,我自己开车。”  他边说着,边把萨拉推进了车厢里,自己转身回到了驾驶座上。  车子发动,萨拉忍不住爆发,“廖天佑,你能不能不要老这么缠着我?”她已经够烦的了,为什么廖天佑就不肯让她安静一下?哪怕只是一个小时,让她独自疗伤,不要再这么难过的时候,让人看她是多么的狼狈。  她真的很伤心,很伤心,伤心的快要支撑不下去了。  “不能。”廖天佑面无表情的说了两个字,一脚踩在了油门上。  车子快速的滑过黑夜,车内两人一个面色严峻,一个绝望到了极点。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