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大叔,不可以>目录>

285 情不知其所起,一往而深(月底,求钻钻啦~~~)

285 情不知其所起,一往而深(月底,求钻钻啦~~~)

小说:大叔,不可以作者:唐家小七字数:4384更新时间:2015-05-19 13:58:39
   路边斑斓的霓虹灯不停地滑过,萨拉紧紧地咬着自己的下唇捂着自己的脸,不让自己哭出来,然而咸涩的液体还是从酸胀的眼眶里流了出来,她觉得身体快要承受不了了。  那么多负面的情绪累积着忽然爆发出来的威力,要比她想象的要来的难受的多。  以前她每次被折磨后,就把她自己想象成一个木偶,感觉不到疼痛,听不到声音,只要忍忍就可以过去。可这一次怎么忍过去呢?有了感情的木偶就不再是木偶,会心痛,会难受……  车子迅速得到驶向前方,听着她呜咽着嘴里发出小声的啜泣声,廖天佑紧攥着方向盘的手青筋暴露。他知道她跟着萧宸过来的时候,就有了预感,言谨南怕是要摊牌了。  他和言谨南互为对手,自然把他的脾性了解的清清楚楚。言谨南不是拖泥带水的人,他上次同他说的那番话,一定会让言谨南有所动作。没有任何意外的,言谨南不让萨拉再去看她。  萨拉曾经求过他,求他带着她去看言谨南,他拒绝了。  他想着等这件事情解决之后,言谨南会同萨拉说清楚,可没想到萨拉会求萧宸带着她去。匆匆忙忙赶到了那里,他隔着窗户看到两人在里面坐着,嘴里说出的话,虽然听不到再说什么,但大致内容他已经知道了。  站在门口,他忽然失去了打开门带她出来的勇气。  言谨南这么决绝的说出一切,说到底是因为他那番话的刺激。如果没有他,言谨南和萨拉会这样得过且过下去,萨拉也会安静的度过余生。是他自私,执意要将她敲醒,让她认清一切。  他一直觉得自己没错,让她从那错误的感情里抽身出来,可是此刻,他心里觉得自己有些残忍。  萨拉一直没大声哭,只是小声的啜泣,这样的哭反而更加的压抑。  车子停在了一间公寓前,廖天佑把萨拉从车上抱了下来,萨拉没有反抗他,或许是已经没力气反抗。乘电梯直接到了十二层,他打开门,将她放在地上,“想哭就大声的哭吧,今天晚上你可以把你所有的情绪都发泄在这里。”  萨拉站在地上,怔怔的看着他,泪水从眼眶里流出来,没有任何的动静,她习惯了忍耐,让她发泄她也不知道怎么发泄。  廖天佑的面色紧绷着,许久后,他伸手将她冲进拉扯在自己的怀里,将她整个人压在墙上,只有脚尖可以勉强支撑着身体,整个过程不到两秒钟的时间。  阴影笼罩在她的身前,廖天佑的唇越逼越近,萨拉难堪的别过脸。  然而在她别过脸的刹那,他忽然俯首,吻住了她的唇,像是一头要把人生吞活剥的狮子,狠狠地碾压着她的唇。  为什么当年救他的人会是她?为什么要让他们错过五年?为什么他会晚言谨南一步找到她?为什么他要对她一直念念不忘……  太多的不甘在胸腔里冲击着,他恶狠狠地盯着她,心里有刻骨的痛楚。  有那么一刻,萨拉觉得廖天佑是想把她撕碎的,他突如其来的动作,让她始料不及,感觉到他的吻落在肩膀上的时候,她忽然尖叫出声。  别碰她,别再碰她了!  心里一个声音拼命的尖叫着,他所做的一切都让她想起了过去的那些人,她不愿意,不想再回想起那些不看的回忆。  为什么要在她最伤心的时候对她做这种事情?  她不该跟着廖天佑走,更不应该上他的车!  灼热的吻落在身上,衣服在四车间滑落到腰间,滚烫的身体贴在一起,急促的喘息声在耳畔响起,萨拉的惊叫声一声比一声高,肝胆俱裂,“廖天佑!住手!你住手!”  她尖叫着,哭喊着,眼泪奔涌而下。  廖天佑的动作戛然而止,身体依旧散发着危险的气息,除了静静的看着歇斯底里的萨拉,在没有别的动作。  他停止了,萨拉却没有停止,他刚才所做的一切,如同引爆火药的引子,将她所有的悲伤和怒火都在顷刻间爆发出来。她伸手拼命的捶打着他的胸膛,像个疯子一样,发出凄厉的叫声,她不能再想任何事情,因为再多想一点,她觉得自己都要疯掉。  打的浑身的力气没了,萨拉浑身软绵绵的不自觉的向身后的墙靠去,身体抑制不住的颤抖。  为什么偏偏是她呢?  如果当初母亲没有生下她就好了,没有生下她,也就不会让她活的那么绝望。  廖天佑抱着双眼红肿,形象全无的萨拉,往室内走去,放她在床上,转身进浴室,拿了条热毛巾,坐在床边将她脸上的泪水一点点的擦干。  “廖天佑,是不是我上辈子做了十恶不赦的孽,才会让我这一生遭受这么多的苦难?”在廖天佑起身换毛巾的时候,躺在床上的萨拉,声音嘶哑的问道。  她现在觉得自己就是个多余的人,生无可恋,死后也没人会记住,当初她在秦子良手下拼命的想要活着的时候是为了什么?那时候的她,只想着有朝一日能自由自在的活着。  可现在,她身体得到了自由,心却死了。  “萨萨,没有了言谨南,你也可以选择别的人。你才二十岁,人生才刚刚开始,为什么不多一个选择呢?”廖天佑答非所问,他明白萨拉忽然这么沮丧是为什么。  失去了言谨南,她就失去了新生活的目标。  这是一件多么残忍的事情,他知道。  可是她为什么不回头看看他呢?他一直在等着她,没有了言谨南,还有他廖天佑守着她。  “多一个选择吗?天佑,你说你喜欢我,可你知道我经历过什么吗?我和你弟弟发生过关系,你和我在一起i的时候,不会感觉到恶心吗?这具身体,连我自己都觉得……”脏,最后一个字被他忽然出声打断。  廖天佑咬牙切齿的嘶吼,如同一只受到了刺激的野兽,“我都知道!我知道他们对你做的一切,萨萨,天宝出事的事情,我是知道的。他那天开车出去的时候,我就已经知道了,我亲自送他上的车!知道真相的那一刻,我想做的,是杀了那群畜生,我从没觉得你脏过,脏的是那些人,你为什么要用他们的错误来惩罚自己?”  “我喜欢你,你的过去我无法改变,但我想让你的将来是幸福的。萨萨,你给我一个机会好吗?”  最后一句话,他近乎哀求。  他一生高傲,从没求过任何人,为了她,他却求了很多次。  每一次说‘萨萨,我喜欢你’,他都做好了她拒绝的准备。  从再一次重逢后,他说了多少次?  三百八十七次?还是三百八十八次?  他不记得了,只记得她每一次拒绝后,自己心里的失落。他并非是铁石心肠,对她的拒绝没感觉,之所以一直坚持下来是他知道,她拒绝的背后是受了多少的伤害才铸造的保护层。  没关系,她拒绝了,说明他努力的还不够。  只要更加努力一点点,她总有一天会回应自己的。  他在心里轻轻的对自己说。  静静的俯瞰着萨拉,廖天佑听到自己的狂躁的心逐渐变得平缓,时间仿佛静止了下来,他不知道过了多久,久到他以为自己停止了呼吸,停止了心跳,以为萨拉这一次要同他划开距离的时候,他听到萨萨的声音。  “你喜欢我什么呢?就因为那一次我救了你?”萨拉不明白,为什么廖天佑对自己那么执着,如果只是因为那次她救了他,就喜欢上了,那么当初换成别的女人,他是不是同样会爱上别的女人?  “不是。”廖天佑半晌才张嘴说道,他没想到她会再同自己说话,他以为说出那番话,她会立刻逃离自己的世界远远的,这句话虽然不是答应的,可却给他沉到谷底的心打了一阵强心剂。  太过意外,让他有些无措,他有些慌乱的组织自己的语言,“萨萨,不只是因为那件事,或许一开始是,可是后来,就不是了。你很善良,有很多的闪光点,我每次看到你都会不由自主的把目光放在你身上……”  从最初的念念不忘,到如今的深入骨髓,他也说不清楚到底什么时候变了质。  是从第一次在宴会上看到所有人都在欢庆,她一个人躲在角落里看着别人的时候?还是在她去探望孤儿时露出的笑容的?亦或是看着她跌倒了,扭了脚踝,还把他的东西还给他的时候?  他不知道。  他只知道,当发现自己爱上她的时候,她的一颦一笑都刻在了他的心上。  用那句话来形容,再恰当不过,情不知其所起,一往而深。  他对萨拉,大抵就是如此。  “我累了,想一个人安静一下可以吗?”萨拉听他断断续续的说完,闭上了眼睛,疲惫的说道。  “你在里面休息,我去外面守着,有什么事情叫我。”廖天佑深吸了一口气,转身向外面走去。  咔嗒一声关门的声音响起,她微微的动了一下,身体酸涩的厉害,她刚才打他的时候耗尽了所有的力气。即便她的力气小,也会打疼他吧?可刚才廖天佑一声也没叫疼。  脑子里乱糟糟的,明明精神和身体已经疲惫到了极点,想要睡觉来逃避今天发生的一切。可闭着眼睛,脑子却清醒的可怕。廖天佑说他喜欢她,她曾经以为,他不了解她的过去,是对她一时兴起罢了。所以她理所当然的,让他围在自己身边,因为她一直深信,他兴趣没了,就会离开。  可他刚才那番话,毁灭了她所有的认知。  廖天佑爱她,爱到可以包容她的过去。  房间里的灯太亮,刺痛了眼睛,萨拉抬手遮挡住光线,任由泪水肆意的留下。这个笨男人,既然一早就知道,为什么不同她说呢?让她误会了他那么久,早知道他是认真的,她就躲得远远的,让他死了这条心。  她配不上廖天佑,更不可能选择和他开始。  廖天宝同她的事情,以后会是梗在廖天佑心头上的一根刺,他能接受,她却不可以。而且,廖天佑能毁了廖天宝一条腿,他就能毁去他更多,日后若是岑雪梅知道了,他们母子怎么面对?  退一万步说,这些能解决,还有最关键的一个——她已经没有生育的能力了。  身体折腾了二十多年,早已经不堪重负,她不同言谨南表白的原因,也是因为自己的身体。  这具残破的身体,看似完整,却是被撕成碎片一片片的重新织起来的。  廖天宝出事了,廖家就只剩下了廖天佑一个人。  他能娶一个不能生育的女人吗?  不能。  娶了她,就代表廖家要断子绝孙了,她不能那么自私。  滚烫的泪水一滴一滴的滴落在嘴角,酸涩的味道从口腔里流入到心底。  对不起,廖天佑。  从一开始,她就将他踢出了局。  第二天早上五点多钟的时候,萨拉就起来了,经过一晚上的时间,她更加的落魄,眼睛肿的只剩下了一条缝,头发被泪水打湿了粘在一起,身上的衣服也是皱巴巴的。  她走到外面,没看到廖天佑,以为他已经走了,抬脚向门口走去,还没走到门口,阳台上的落地窗被拉开,廖天佑从外面走了进来,看着她沙哑着声音问:“你要去哪儿?”  “回去收拾东西,去a市。”萨拉低头看着自己的脚尖。  事情发展到这个地步,她只想着逃避,不要再见到言谨南,也不要再见到廖天佑。  哪怕现在刻骨铭心,十年二十年后,她总会淡忘现在的一切。  “昨天我说的事情……”廖天佑深吸了一口气,迟疑的开口,他从没有像此刻这般小心翼翼过。  “对不起。”萨拉深深的低头,快步的走到门口,拧开了门锁,不想再去听他说一个字,或是看他流露出的情绪。  “萨拉……”  “咔嗒……”  在廖天佑叫出萨拉的名字后,回答他的是一声关门声,以及死一般的空气。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