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大叔,不可以>目录>

290 为你倾家荡产(为钻石满4900加更)

290 为你倾家荡产(为钻石满4900加更)

小说:大叔,不可以作者:唐家小七字数:4484更新时间:2015-05-19 13:58:40
   早就和萧宸提起过把公司总部迁移到帝都的事情,他一直拖着没同意,这一点是让言老太太最不满意的地方。搬到了帝都多好啊,自家人罩着,公司哪里还会受别人的排挤,回家也方便一些,最重要的是,能让她每天看着两个宝贝的重外孙。  言老太太抱着灌汤包,在云姿的耳边嘀嘀咕咕的。  云姿对老太太的想法没说什么,只是抿着嘴笑,她其实不想让萧宸挪去帝都那边的。因为萧家二老年纪也不小了,在a市住了一辈子,哪里会舍得离开?  她近来发现萧家二老是真的老了。  她昨天帮老太太梳头的时候,发现她的头发多了好多的白头发,以前或许还想着去帝都能让萧家的发展更进一步,可看着老太太,她是真的不想去了。  待在a市也不错,萧家赚的钱已经够了,就这样安安静静的度过余生,是她最想过的日子。唯一遗憾的就是,陪着萧家二老,就不能在言家二老跟前伺候着了。  言老太太说了半天,有些渴了,就抱着灌汤包去喝水。  云姿走到言谨南的跟前,笑了笑说:“爸,来抱抱你的外孙吧。”家里人除了言谨南外都抱过两个孩子,她知道言谨南一直在忙,也就没打电话催促他过来。  现在好不容易等着言谨南过来了,可要让他多和两个孩子好好相处。  “我看着就好,还是别抱了,粗手粗脚的会弄疼宝宝的。”言谨南的视线在孩子的面上扫过,有一丝的不自然。  云姿把孩子往前一送,放在言谨南的怀里,“爸,你抱抱吧,孩子没那么脆弱的。萧宸抱过都没事,哪能你一抱就弄疼了呢?”她边说着,边帮言谨南调整姿势。  言谨南这辈子第一次抱这么小的一个孩子,浑身瞬间进入最高警戒状态,肌肉僵硬的跟石头似的,这种感觉简直比让他接见最高领导的时候还要紧张,偏偏小笼包还不老实,在他怀里蹬着腿,一副随时掉在地上或是被他捏疼的样子。  没抱一分钟,言谨南额头上的汗水密密的堆积了一层。  云姿看着他如临大敌的样子,还是把孩子接了回来,“爸,你看你,上战场都没你这么夸张的。”  “我第一次拿枪都没这么紧张过,还是别让我抱了,真的不行。”言谨南摇了摇头,心里有种劫后余生的感觉,他这人天生没有孩子缘,家里的几个孩子他也没抱过,“孩子的名字取好了没?”  “萧帆和萧晗,小名是灌汤包和小笼包。”云姿提起小名的时候,不好意思的笑了笑,这两个小名被萧家二老说过,可她就喜欢这么称呼,亲切而自然。而且萧宸起的名子还不如她呢,说叫什么牛牛、皮皮,难不成等她生了一个女儿再取名叫糖糖,三个刚好凑成牛皮糖?  言谨南面上露出笑容,“很好听。”  “我就说好听吧,他们还都不信。”云姿得意的扬眉,终于得到认可,她真是高兴坏了。  过了会儿,云姿看了一眼大厅,有些纳闷:“萨萨呢?她刚才离开了会儿,这都快开席了,怎么还没回来?”  “她一个人单独离开的?”言谨南闻言皱了眉头,想到秦子良从监狱里跑出来的,心里生出一丝不好的预感,秦子良从逃出来,就没了消息,偌大的北京城他翻了几遍,没找到他的踪影,应该是已经逃出了帝都。这么长的时间,他能在帝都和a市之间几个来回了。  萧宸连窝端了秦家,秦子良肯定不会放过这事情,他若是回来报复……  想到这里,言谨南的心里越发的冷。  “刚才我看到廖天佑跟着她呢,可廖天佑又一个人回来了,怎么了?”云姿抬头看向言谨南觉察到他情绪有些不对劲,连忙问道。  “没什么,我有些事情要同他们说,云姿,萧宸呢?”言谨南压下心底的不安,目光紧紧的盯着廖天佑,千万别是他想的那样。  “他应该在陪着我妈。”云姿找了一下,萧宸在五六米远的地方,萧老爷子正同他说着话,她指了指方向,还没来得及开口,言谨南拍了拍她的肩膀说,“先去找萧宸。”  他说完,就向廖天佑所在的方向走了过去。  云姿看着他离开的背影,总觉得言谨南有些不对劲,可刚才他的情绪没什么变化。想了想还是决定等满月宴过后,再问问是怎么回事。  廖天佑灌下了一杯酒,辛辣的味道刺激着肠胃,明明喝了那么多的酒,可却越来越清醒。不是说借酒浇愁吗?为什么喝了酒之后,反而更加的心里烦躁了。  想着刚才萨拉说的话,嘴里的酒就变成了苦涩的断肠药。  你没问题,是我的问题,我没办法爱上你。  她的话言犹在耳,廖天佑笑了笑,眼睛被灯光刺的有些疼,如果之前他还有信心,让萨拉喜欢上自己,可在刚才她那么坚定的说出那番话后,他有些不确定了。  她若是因为天宝的事情无法接受自己,那么他可以让天宝付出应有的代价;若是因为他的性格不喜欢,他也可以该……可若是无论他怎么做,萨拉都不可能喜欢上他,他该怎么办?  “天佑,萨萨呢?”言谨南走到廖天佑跟前,开口问道。  “萨萨?她……我怎么会知道她在哪里呢?她喜欢待在没我的地方,言叔,你告诉我,该怎么让萨萨喜欢上我好不好?”廖天佑张开嘴自我嘲讽的笑了笑,满嘴的酒气。  “你不知道她在哪里?”言谨南眉头拧的越发的紧,问出的声音也咄咄逼人了起来。最新章节百度搜索:。  廖天佑举起酒杯,又一杯酒被灌了下去,摇了摇头,“不知道,她走了,走了……”  言谨南看着他醉醺醺的样子,转身想要走。  廖天佑看他走了,也站起来,跟上了他的脚步。  他不甘心啊,为什么就没办法爱上他呢?是他比言谨南有哪里不足的吗?还是只是她的借口?  脚下的步子有些踉跄,廖天佑竟还是跟上了言谨南的步子。  言谨南在大厅里问了几个侍应生,都说没看到萨拉,回头撞上醉醺醺的廖天佑,不由得火大,“廖天佑,我把萨拉交给你,你到底怎么照看她的?她现在到处找不到,若是出事了,你就等着给他陪葬吧!”  廖天佑听到萨拉找不到了,加上冷风吹过来,酒意清醒了大半,“她应该在酒店里,怎么会出事?”  “秦子良越狱了!他昨天晚上就跑了出来。他想复仇的话,会抓走谁?萨拉和云姿首当其冲!”言谨南几乎控制不住自己的声音,只要想到萨拉有可能落到秦子良的手上,他就忍不住颤抖。  “怎么会这样……”廖天佑是失声说了一声,而后转身就走。  “你去哪里?”言谨南皱眉问道。  “去调酒店的监控,言叔,我会让萨萨安全的回来的,我保证。”廖天佑背对着言谨南沉声说道。  言谨南眉头紧缩,停了一秒钟,毫不犹豫的跟上了过去。  监控很快就调了出来,廖天佑找了酒店所有清闲着的员工,开始看监控。半个小时后,一个女员工眼尖的发现,在晚上七点半点钟左右,一个清洁工推着手推车出了酒店的大堂,那个清洁工并不是酒店里的人,而且,酒店在这个时间通常不会把东西拿出去做清理,一般是安排在十二点以后!  而根据这条线索,很快就调出了相应的数据。  最后证明,萨拉很有可能被男人放在手推车里运了出去。  廖天佑看着画面,抓着头发懊恼到了极点,如果不是他放任萨拉一个人走,也不会出这样的事情。若是萨拉有个万一,他这辈子都不会原谅自己的。  “我去找萨萨。”廖天佑从椅子上站起来,对言谨南说,“言叔,你调查信息,我这就去安排人手。”  言谨南摇了摇头,“我跟着你一起去。”  “言叔,你难道不相信我会把萨萨带回来吗?就是拼了我这条命,我也会挽回自己所犯的错误。今天是两个孩子的满月酒,我不希望因为我的错误破坏了他们的事情,你放心,我一定会把萨萨带回来的。”  他不容拒绝的说着,拉下了言谨南搭在自己肩膀上的手,大步的走出去。  调查信息和派人去援救少不了人,而出去援救的人是危险最大的。  把最安全的工作交给言谨南,等着他救回来了萨拉,也能对她有个交代。  *  廖天佑从警察局调用了五个大队的人手,沿着沿途的监控录像寻找,因为离萨拉失踪已经是半个小时前的,所以寻找起踪迹也不是那么困难,只是到了永和大道后,车子忽然就消失了踪影。  警局里有经验的人说,应该是察觉到了他们在追查,所以换车逃跑了。  警犬闻过萨拉的衣服,带着几个人继续向前找,最后再次断了线索,在酒吧里彻底失去了萨拉的消息。  廖天佑满目阴沉的看着酒吧里群魔乱舞的人,眼里几欲滴出血来。  “廖先生,现在没有线索了,怎么办……”陈振洪小心翼翼的问道,他真是佩服这群祖宗了,上次是萧家的六少奶奶,这次是六少奶奶的妹妹还是言家的千金,一个比一个来头大,一个比一个能折腾,这次也不知道又要搅浑多少水。  最重要的是,那位可千万别有事,不然最后倒霉的肯定又是一大波人。  “继续找,人就在a市,他出不去,找不到谁也别想休息。”廖天佑冷声说完,转身出了酒吧,开车自己去找,他在a市这边的人不多,想了想让陈振洪把当地的几个地痞头目全都找了过来。  几个地痞头目,还以为自己犯事,要被一网打尽,吓得不轻。  廖天佑没时间和这些人磨蹭,直接把打印出来的萨拉的照片,给几个人一人一张,“找到照片上的女人,提供有效消息的给十万,找到行踪的给一百万,直接把人救出来的,五千万,五个小时内找到她的,价钱再翻倍,几个人共同找到的,每个人都可以得到这么多的钱。”  几个头目看着照片一时间没反应过来,等反应过来的时候,眼里泛着绿光。他们都是a市土生土长的人,消息四通八达,还有什么他们找不到的?而且,那是整整几个亿的钱!  他们这辈子做的违法的买卖都没几个过几个亿,只是找一个人就能有这么多的钱!  廖天佑话刚说完,几个地痞头目就活泛了起来,各显神通。  言谨南得知廖天佑的做法,在电话那端皱了眉头,廖天佑这简直是乱来,这要是传出去,他的名声不要了?他是着急萨拉,可没想过要把廖天佑的前途搭进去。  秦子良最恨的人是他,萨拉真落到秦子良手上了,肯定会联系他。  到时候再想别的办法,也不迟。  廖天佑现在这么做,简直是把自己往悬崖上推。  给陈振洪打电话,让他看着点廖天佑,别让他做傻事,言谨南还是出了酒店。  宴席已经接近尾声,见他要一人出去,云姿连忙拦住了言谨南,一晚上她都没看到萨拉、廖天佑,现在言谨南又要匆匆的出去,说没事情发生,她还真是不相信。  “爸,到底发生什么事情了?萨萨和廖天佑呢?”云姿满目的担忧。  “我有急事,云姿,你先让开。”言谨南转身要走。  “你告诉我萨萨在哪里,我就放你走。”她心底里不安的感觉越来越强烈,或许是双胞胎的心灵感应,她的直觉告诉她,言谨南和廖天佑的异常和萨拉有关,难道萨拉出事了?  心头滑过这个念头,猛地一紧,她为什么一开始没想到这个可能?  “是不是萨萨出事了?”云姿抓住言谨南的手,又急声问。  “她没事,云姿你别胡思乱想,赶快去找两个孩子。”言谨南拨开云姿就往外走。  云姿见他没正面回答自己,心头一阵慌乱,果然是真的吗?  如果萨拉没出事,言谨南就不会是这般闪躲的态度。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